1996年1月01日,麥田出版社出版了「美國的軍事革新—從越戰到波灣戰爭」。
2009年7月23日蘋果日報社論的標題:台灣亟需軍事革命。
2009年7月26日中時電子報社論標題:總統豈能無視軍情系統紕漏不斷。

看來「革新」是救不了國軍,需要「革國軍的命」了。





從越戰的慘痛失敗到波灣戰爭的快速勝利,美國陸軍經歷了從谷底到巔峰,從屈辱到榮耀的變革過程。本書作者帶領我們回顧這二十年來美國陸軍在作戰方式、軍官教育、軍事觀念及戰術訓練等方面的各項革新,並進而展望美國軍隊在未來所將面臨的挑戰及所應進行的變革。

這本書對關心RMA(軍事革新)的書友們會有很大的啟發, 臺灣軍隊也正在經歷本身的軍事革新,這本書所描述的美國RMA經驗有相當的借鏡價值。



蘋論:台灣亟需軍事革命 2009年07月23日蘋果日報

成功嶺新兵訓練中心實施體能檢測,可能因天熱,10多名草莓新兵頭暈、體力不支,將近有10輛救護車進出營區,附近居民誤以為營區出現重大傷亡。這樣的少爺兵能打仗嗎?

整合先進科技做訓練

國防部應該要提出募兵制之後,建軍的新方向何在?要組成什麼樣的軍隊?新的戰略、戰術是什麼?在第三波資訊、知識戰的環境中,台灣的武力將以何種面貌呈現?如何發展出適於台灣的不對稱戰爭技術?最重要的是,如何訓練出高效能的作戰官兵。

美軍的例子是很好的參考。越戰之後,美軍崩潰,士氣低落,紀律廢弛,宛如深陷黑洞;軍人吸毒、腐化、暴力等惡行氾濫,國家安全空前脆弱。當時,一批優秀的軍官開始思考新的戰爭方式,與募兵制同時展開,並成立「訓練指揮部」的教育體系,教導新理論與先進科技的整合,並用新的戰爭思維嚴格訓練新的職業募兵。在軍官團中得到新思維的共識非常重要,而募兵也是美國的首次實驗,很多人並不看好;可是兩次波斯灣戰爭,美軍以極少的傷亡代價輕易擊敗伊拉克和阿富汗,震撼全球,驗證了新思維與募兵制的成功。

我們現在耳熟能詳的新戰爭手段,像是空陸阻絕戰、精準武器、斬首突襲、戰場電腦的運用、延伸戰場、巡弋飛彈、隱形軍機、遠距離武力投射、指管通情等等,都發想於美國那場軍事革命中。其中最關鍵的是對軍官和職業士兵展開對新戰爭手段的反覆訓練,使作戰時的執行力能夠達到高標。

第三波戰爭主打資訊

台灣軍方的腐壞很嚴重,紀律、士氣、訓練和戰爭思維都不堪聞問,但比越戰後美軍好一些。美軍可以成功改造軍隊,台灣為什麼不可以?領導人的決心和軍中菁英份子的創造力與想像力,加上嚴格的訓練和多層次的演習,使台灣軍隊脫胎換骨成為現代化的勁旅,不是不可能。募兵可以長期訓練,熟悉使用先進武器,並對協同作戰具備經驗,有利於戰爭爆發時的快速反應與高效能擊潰敵軍。

第三波戰爭打的是資訊與知識,用電腦可能多於用步槍。如果台灣軍方還停留在上刺刀肉搏的前現代,募兵花費的鉅額金錢就白白浪費了;若紀律、士氣與訓練還和現在一樣,我們納稅人就欲哭無淚了。



總統豈能無視軍情系統紕漏不斷 2009-07-26 中國時報

軍情系統到底是哪顆螺絲鬆了,竟能在幾個月之內,紕漏不斷!先是總統府維安出現大漏洞,讓一名婦人如入無人之境;總統府的解釋是憲兵不受侍衛室節制,屬特勤中心,總統府又管不到特勤中心,結論是要成立專案小組,三個月內提出檢討改進報告,國安局長跟沒事人一樣。緊接著,軍備局長竟接到子彈恐嚇信,國防部說這是「內部陳情」,而非恐嚇,意在反映相關單位管理不嚴;總統府維安編制非始於今日,李登輝、陳水扁時代,都沒出事,獨獨此刻出事;軍備局狀況不斷,人事更迭都壓不住陣腳,國防部長也跟沒事人一般,長此以往,國人只會懷疑,螺絲鬆處不在國防部、不在國安局,而在三軍統帥。

政權交替,最浮動就在軍情系統,前總統李登輝初掌權,最亟於安撫的就是軍情兩方,李登輝以拔軍職就文職,再請出老將擺平可能的反彈和爭議,成功的渡過權力的危機時刻;第一次政黨輪替,李登輝為陳水扁舖陳穩妥過渡的程序,國安局等重要單位向總統候選人簡報的建制於焉而成,陳水扁第一任總統時,相當尊重老將,除了國安祕帳風波之外,軍情系統相對安定。

照理,二次政黨輪替,政權重回曾執政半世紀以上的國民黨手中,馬總統並非政壇新鮮人,政府用人,從文職到軍職,老將為多,怎會發生人心浮動?偏偏事情發生了,理應最嚴格講究紀律的軍方,先後爆發買官賣官弊案,軍營還發生該在營卻不留守情事,馬英九主張軍人要強健體魄,跑個三千公尺屬「基本能力」,結果兵不能跑,將不能動,接到子彈恐嚇信的軍備局長陳立嘉,就是以跑不完三千公尺為由,準備年底退休走人。

這樣的國軍部隊,莫怪外界老以軍紀渙散嚴厲批評。軍紀渙散不說,最近監察院全面調查,竟發現廿七位退役將領霸用公務車,其實還不乏將領老婆都佔車的情事;霸車不夠,將領佔用官舍的老問題,從李登輝時期到扁政府八年,年年檢討,年年依舊,馬政府就任迄今,還是解決不了。
軍中講究輩份、期別,階層觀念比文職更重,老長官要用車,誰敢不配?老長官要住房,誰敢收回?問題是:配車與官舍都有一定的辦法,退役將領屬終身職,總會有一定程度的優遇,但優遇的方式與內涵,還是得照法規走,老將不是不能用車,但要依辦法和其他公務車相同接受調派,國防部不循此途,照查案監委的說法,這些老將的用車從車號到駕駛員都固定,形同「專車專用」,國防部每天還「製作」出派遣手續,監委痛批這是典型的「矇上欺下」作為。對這些享受配車的老將而言,被監察院「抓包」,實在很難堪,但是,到底是誰讓老將受辱呢?軍中報答老長官,非要用這種方法嗎?前行政院長張俊雄卸任時,是由夫人開車接離行政院,在不打仗的承平歲月,行政院長的功績難道比退役將領更少嗎?

馬劉團隊就任迄今一年多,政府效能始終為人詬病,不論是總統府或行政院,大概想都想不到,政府效能的大紕漏竟發生在應治軍嚴謹的軍情系統,且事態始終無法收束,軍方私下都感嘆,國防部長陳肇敏對自己的去留應該有數。試問,讓屬下看破手腳,隨時準備打包走人的國防部長,還有何治軍的威嚴?軍紀還能貫徹?

馬英九總統身為三軍統帥,豈能無視軍中一而再、再而三爆發的爭端,不做有效處理?還由得總統府祕書長臉不紅氣不喘說管不到侍衛室,如果負責元首維安的單位,總統府都不能管,請問:到底誰能管?談效能不能不談管理,談管理不能不談人事;指揮國政者,就得足夠的視野與睿智,擇定適任的主官,讓主官分責分勞。馬劉就任一年多了,各部會首長能力強弱,眾人有目共睹;缺乏領導能力的主管,只會給馬劉政府添更多麻煩。馬英九也怪不得外界批評:總統只會用報告治國─而且,還是三個月一期、閱後存查的報告。



新戰術在哪裡 2006/12/09 作者: 小飛龍的軍事部落格

本文引用自
http://tw.myblog.yahoo.com/jw!.KIr8_yUEQNNnVB41BD7ldG1/article?mid=1246

「軍事事務革命」已經是世界各國努力追求的方向,對中國人民解放軍來說,更是列為「新世紀建軍」的目標。反觀台灣,在號稱「新一代兵力」籌建完成之際,我們的「新一代戰術」在那裡?我們的軍事準則與戰術是不是也隨著新武器、新時代的來臨而做了改變?這一次的「漢光22號」演習,國軍真的成長了嗎?

事實上,在國軍「精實案」的大幅改制下,過去的軍事準則已經落伍而不切實際,但國軍部隊現有的準則依據,卻只有少部分做了修訂。換言之,裝備了現代化武器的台灣部隊,絕大都數都還是按照30年前的作戰準則做訓練。也就是說,戰術上還沒跟得上戰具的發展。

這個問題,其實早在羅本立上將擔任參謀總長時代就已經講過,但經過這些年,國軍部隊的指揮官還是沒有一套合於現有編制的準則,很多指揮官還是抱持「有什麼打什麼」的觀念。

且就世界先進國家對軍事武力所進行的「軍事事務革命」來說,無疑的,台灣還是在原地踏步的階段,因為不管是「精實案」,或是下一個階段裁員更多的「精進案」,國軍的軍制仍然是在「量」與「編制」上做文章,根本就沒有做「質」的改變。

就軍制上「量」的改變來說,嚴格而言仍然不能算是合於「軍事事務革命」的。因為「精實案」的裁撤依據,軍事高司單位竟是以「績效」來決定單位的裁或不裁,而不是依據單位的任務狀況。所以台灣的「精實案」,距離台灣軍隊真正邁向一個新的時代,仍然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相當值得深思的是,當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在內都全力進行「軍事事務革命」,反觀我國軍方在研擬戰術戰法卻仍然停留在「套用」過去的準則。當其他國家的軍事組織都將類似「準則發展司令部」提升至相當高的位階時,我國的「精實案」卻把這個單位列為中將編階的「教育訓練暨準則發展司令部」。

由於一般擔任這個司令部的司令都有準備待退的意味,所以就時常會有人打趣的將這的單位的簡稱「教準部」倒過來唸,而成為「不准叫」,用以諷刺擔任這個職務的待退中將。

所以,台灣如果想要一步步達到「軍事事務革命」的階段,首先就要從軍隊質的改變來著手。質的改變,當然首先就要由軍事教育與軍事訓練著手,尤其是在軍事教育方面,更是目前台灣軍事教育相當值得檢討的一環。

反觀中國,為了要將整個解放軍體質有本錢繼續走下去,中國國防部早於6年前就強迫基層軍官要研讀各種有關「軍事事務革命」的書籍,其中不乏原文書,藉此同時篩選本質較好的優秀軍官。

而且,中共的下一階段建軍,就是要籌建一支「打什麼有什麼」的高戰力「拳頭部隊」。

們都在說中國軍隊的「質」不如我們之時,其實台灣的軍人也沒有大幅進步,很多軍官還是按照過去「有什麼打什麼」的老觀念。在軍事素養上還停留在「面對面打硬仗、比看誰的子彈多」的觀念。

以空軍來說,妥善率最高的國產IDF戰機,空軍在每一次的任務檢討中都完全排斥原生產廠「漢翔公司」的參與,甚至當戰機出了故障、迫降甚至墜毀時,也都不讓生產廠的工程人員參與調查。

但是當空軍的F-16戰機或幻象2000戰機墜毀時,空軍第一的動作就是趕快找美國的洛克希德.馬丁或法國的達騷公司前來調查。空軍對外國人所表現的「誠意」,連戰機的戰術機密都願意坦然公開。

此外,空軍也完全不讓「漢翔公司」的試飛員接觸部隊的「IDF戰機飛行教範」,這種連原生產廠的試飛員都不准看飛行教範的情況,全世界大概只有台灣的空軍。這對戰力的提升完全是負因。

在海軍方面,很多高級將領還因為美國方面有意出售「紀德」級飛彈驅逐艦而雀躍不已,但這種軍事交易並不是短期內可移交完畢,只有少數幾位真正瞭解「軍事事務革命」真諦的將領,才知道當這種高價位武器到台灣之後,其實早就成了落伍裝備。

何況,要養這些高科技的軍事精品,每一年的預算都至少百億,而當這些國寶級的戰具出航時,又需要許多軍艦隨之護航或掩護,就操作成本與作戰效益來說,實在需要更進一步的檢討。

尤其是,新武器就要有新準則,台灣軍方的準則修訂單位能有足夠的能力,在趕在成軍前送交操作人員的手上嗎?

台灣的主要假想敵-中國,絕不是一個按準則打仗的國家,而且,解放軍顯然已經抓到「軍事事務革命」的精髓。

最重要的還是,台灣軍隊的「軍隊事務革命」,如果沒有針對人員素質這個「質」的一環著手,繼續「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想要改善軍隊的體質,想必也是原地踏步。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仙、虎、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