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享  

罗辑思维 48 未来脑世界

發佈日期:2014年9月11日
https://youtu.be/xpmzu17vZYQ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很多看羅輯思維的朋友對我們有兩個批評,第一,歪理邪說太多,很多結論不能服人;第二,你羅胖子是互聯網拜物教,什麼破事繞著繞著都能回到互聯網這個話題上來。

那今天我們就乾脆來個二病齊發,搞個羅胖子綜合症,今天的話題就是:互聯網的歪理邪說。那歪到啥程度呢?歪到連我自己也不太敢相信的程度。

前不久我們做了一期節目,現在出門左轉還能看到啊,叫《大公司:和螞蟻一起舞蹈》,其中就講到了一個沙堆實驗這個實驗的結論就是,當人類面對一個過於複雜的系統的時候,我們是束手無策的,只能傻呆呆的在旁邊看著。因為我們既不能控制,也不能測量,更沒法預測。

可是我們人類是有理性的生物,我們至少是有自尊心的吧,我們怎麼能夠容忍,自己面對一一種完全不確定的境況呢,那不是絕境嗎?所以人類一定要去試圖,即使我們認為不可預測,我們也試圖換一個角度來把握它的規律啊。

所以上個世紀很多科學家就創立了一門學科,就叫複雜性科學,就專門研究像沙堆實驗這樣的問題。我在上大學的時候,對著玩意特別癡迷,我還記得我手抄過一本書,是耗散結構論的創始人普裡戈金的書,叫《從混沌到有序》。

但是說來慚愧啊,二十年過去了,這門學科發展那叫一日千里,一騎絕塵,羅胖子現在是追不上了。這門學科的前沿結果擱在我面前我也看不懂。所以如果你覺得你有這份學養,有這份能耐,可以用大家聽得懂的話把它說清楚,歡迎大家聯繫《羅輯思維》,因為這門學科魅力實在太大,你要說能說清楚,那真是功德無量。你說也可以,我替你說也可以。

所以今天的複雜性問題我們先閣下不談,但是要說一個跟它有點關係的話題,那就是人類通過互聯網,會構建一個什麼樣的未來?人類的未來。這話題太大,但是也太有魅力。

你想啊,即使一個穴居人,他在仰望星空的時候,和你今天牽著女朋友小手趟在草地上仰望星空的時候,心中多多少少都會泛起這個問題吧,千秋萬代之後,我們的子孫,會是一副什麼模樣啊?會是手指變成六指嗎?還是手指越變越長,更方便我們敲擊鍵盤啊。它們會長成什麼模樣呢。

有一點我們必須承認,就是進化論的規律到人類這兒會失效。雖然進化的洪流仍然滔滔向前,浩浩蕩蕩,但是到人類這兒它會拐一個彎,為啥呢?因為進化的很多條件對於人類這個物種,在當代文明的條件下不適用了。

達爾文扔出來的進化論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換句話說,自然選擇的壓力冷冰冰地盯著每一個物種,你有能耐你就活,你就傳宗接代,你沒本事,你競爭失敗,你就去死,你就斷子絕孫。基因就是這樣一代一代的傳下來的,就是這麼一次一次的選擇過來的。

可是人類在現代文明條件下,我們的倫理條件,允許我們把那些競爭失敗者,換句話說,窮人,趕盡殺絕嗎,不讓人傳宗接代嗎?誰都要娶媳婦嘛,對吧,光棍節前講這個話題,尤其有道理。

所以我們的政府也在補貼窮人,也得讓他過上幸福的生活。所以人類的基因,不管競爭成什麼樣,都會傳下來,自然選擇的壓力到人類這個物種這會兒失效了。所以我們的進化歷程一定會拐一個大彎。可是拐到哪裡去呢?

前不久我看到一句話,這句話我現在死活就找不著,我現在有點兒懷疑是不是外星人給我托夢了,告訴我這句話。但是很有意思。大意是這樣的:說人類有什麼了不起啊?不過就像十幾億年前,一個地球表面的泥坑裡那些黏黏糊糊的,一堆單細胞的細菌而已。

那個時候,什麼藍細菌,就是那堆單細胞生物,連細胞核都沒進化出來,就那麼個玩意兒。人類現在不過就是那個狀態。我們的未來,是一個一個的單體,像細菌那樣,從單細胞構建多細胞生物,我們一個一個的單體,通過互聯網去構建一個更大的生物。

你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奇思妙想,雖然想想挺不堪的,換句話說,再過千萬代之後,我們的子孫將會活在一個巨大的生物體的體內,我們是通過細胞,那個才是主體。混得好點我們能成人家的腦細胞,眼睛細胞,混得不好點,我們就是人家大腸裡拱動的那個蛔蟲啊,有可能的。想到那個場景,真的是令人不堪啊。那這個猜想,會不會成為現實呢?

前不久我在逛書店的時候,看到一本書,叫《互聯網進化論》,他的作者,是中國科學院的客座研究員劉鋒先生。我看這本書的結論和剛才這個想法完全一樣。這本書的結論就是這樣,單細胞生物進化發展出人的大腦,人的大腦從這會開始,借助互聯網構建起另外一個大腦,全球腦。以地球甚至是以宇宙為空間的一個大腦。

它的發展的盡頭就是現在人腦的狀態,換句話講,人腦就是互聯網發展的終極狀態。現在的互聯網技術就是奔著人腦的狀態發展,說明白了吧?這個結論和前面那個猜想完全一樣。

我就迅速約了這個劉先生見面,我說你要跟我講講,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他跟我講這個想法創生的兩個契機。第一個契機,原來他是個程式師,碼農嘛,寫程式的時候發現,現在很多程式其實都是從原來一個原始程式演變過來的。那個原始程式膠水BBs,就是那個榜,就是現在天涯的帖子,就是那個東西。

他發現什麼電子商務網站,什麼搜尋引擎,包括維琪百科,這些網站在底層代碼上,跟這玩意兒一樣。所以這個是不是就是一個單細胞生物演變過來的?這裡面是不是有進化的規律在?這是一個啟發。

第二個啟發就是,有一年他在水利部,發現我們國家的水利部,在中國所有的江河湖海當中,遍佈了各種各樣的探測器,有的探溫度,有的探流速。這種觸點,這些觸點構成的資訊,採集到的資訊,通過互聯網連接到北京的一個主機房,供水利部的專家,去分析全國的水文情況。

他說,這不就跟一個動物的神經系統是類似的嗎?這兩個場景激發他往下研究,於是捧出了這一本《互聯網進化論》。

那我就繼續問他,我說你看,這本書你甭管寫多少,你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你這個猜想是對的,劉鋒先生也坦然承認,說對,現在為止,它就是一個猜想,互聯網構建起來的和大腦一模一樣的各種神經系統,比如說視覺神經,攝像頭你懂的,聽覺神經,各種各樣的聲音採集器,包括自主神經系統,像互聯網的搜尋引擎的爬蟲,包括運動系統的印表機等等,說基本上你在互聯網上能夠看到的進展,和生物神經學的進化基本上能夠一一吻合,但是對不起,我們只能說這是一個猜想。

跟劉鋒先生接觸完之後,我自己倒是可以為這個猜想補充兩個佐證,雖然是佐證,它也仍然是猜想。第一個佐證就是分形學。分形學是上個世紀美國一個數學家,叫曼德爾波特,他提出來的。他最先寫了一篇文章,就叫《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

很多小學生都能報出來,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多少公里。但是你仔細一想,不對,因為這取決於你用什麼樣的尺子去量。如果你一點一點的去量,這個海岸線可以變得無窮長。因為每一個彎曲你都要量啊,對吧?所以這個問題其實是沒有一個標準答案的。由這個問題開始,曼德爾波特就創立了分形學。

當然這是數學,我們今天講的不是數學問題,而是分形現象。什麼意思?就是從宏觀尺度到微觀尺度的一種自相似性。啥意思?比如說你看到一棵樹,這棵樹你從來沒有見過,但是你一眼就能發現,這是一棵樹,這是確定無疑的,為什麼?因為它的形狀是跟你的感知系統,原來的樹的那個原形是對的上號的。

那樹的形狀是什麼形狀呢?就是不斷地分叉,根生幹,幹生枝,枝上有葉,葉上有脈,你會發現它都是這樣分叉的。所以從宏觀尺度到微觀尺度看,是一模一樣的形狀,這就叫自相似性。跨越兩個維度完全一樣,雪花也是一樣,你拿到手裡看雪花,六角形的,你再仔細看它的結構,還是六角形的,再往下分,還是六角形的。

再比如說,人的這個長相,對吧,四肢加上頭,這算五肢,所以你看手伸出來,還是五個。所以有一個科學家就講,說我在電視上看,有人說我抓到外星人了,一看那手四個指頭,他說這不是殘疾外星人,就一定是假的。因為只要你還是一個頭加四肢,是五個這樣的形狀,你的手指頭按照分形學,它就是五個,因為這不是哪個地方的結論,這是整個宇宙的一個現象,宏觀微觀尺度完全一樣。

比方說我們小時候就有這樣的想法,你看那個太陽系的模型,和一個原子裡面的那個模型一模一樣。一個核圍著轉,對不對?都一樣。佛經裡面的講法也一樣,三千大千世界,一千個小千世界構建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構建一個大千世界。所以三千大千世界。當然這個千還是一這個不能較真。

總而然之,宏觀結構微觀結構驚人的這種不同尺度上的相似性,這是宇宙的普遍規律。所以後來很多癡迷於數學和互聯網、電腦的人就發明了一種藝術,就叫分形藝術。給大家看幾張圖片,你看這個圖片很美吧,但是這種美就像武俠小說裡寫的那種,他這一劍劃出,符合天道。

你看這些圖形都有一個規律,就是它的很多宏觀的形狀,幾何性質和它的微觀結構的幾何性質是一樣的,是不斷分下去的。這種分形藝術的特徵,就是這兩個,第一個就是我們剛才講的自相似性;第二,叫無限可精緻性,就是把這個圖不斷地放大,不斷地放大,它的精緻結構和宏觀結構一模一樣。

這就是分形藝術,你看這個圖片多麼的美輪美奐,對,它符合天道。所以如果從分形藝術從上往下看,各個層次都一樣,那我們剛才講的這個互聯網進化論的猜想,就有它一定的道理啊。單細胞生物,變成單細胞生物的頂端就是人,那人再變成構架成一個更大尺度上的生物,完全可能啊!這就是分形啊,這是第一個佐證。

其實我們還可以提供第二個佐證,是一種自下而上的看法。這就要說到物理學的一個定律:熱力學第二定律。我們文科生也不懂什麼熱力學第二定律,什麼熵啊,什麼增熵減熵都不談。宇宙大爆炸大家有概念吧?最開始的宇宙就一個點,密度極大,溫度極高,然後不知道什麼原因,王母娘娘摸了一下,呼就炸了。

然後就開始變得體積越來越大,所有的星雲之間,互相之間飛速地奔離,密度變得越來越稀薄,熱量變得越來越小。。。不說這個了!咱們就說打雞蛋吧,把一雞蛋磕到碗裡,裡面非常清楚的結構,黃的的黃,白的是清,然後你就咣咣咣一通打嗎,最後什麼狀態?

從宏觀上看,性質趨於單一,從微觀上看,所有的點的運動狀態變得混沌而沒有系統感,對,這就是宇宙大爆炸的終點。熱力學第二定律提出一個概念,叫熱寂,也就是熱量變得寂寞了。那個時候宇宙的終點就是,所有的地方密度一樣,所有的地方溫度為零,所有的生命絕跡,這就是宇宙的未來。

物理學家這話剛說完,生物學家就在一旁冷笑,扯什麼呢?沒看見生物現象嗎,我們研究的對象,恰恰是一個相反的過程,你們認為宇宙是從有序到無序的發展,我們看到的恰恰相反,是從無序到有序。從單細胞到多細胞,一直發展出人腦這樣,極其複雜的有序結構。

那你說,到底是物理學家對呢,還是生物學家對呢?到底是有序到無序,還是無序到有序呢?這就成為一個爭論。那誰來一錘定音終結這個爭論呢?有一個量子物理學大師,叫薛定諤,寫了一本書,叫《生命是什麼》,這本書裡其實用另外一種維度重新定義了生命。

他說生命叫生命?生命就是一種系統,他有能力從無序狀態變成有序狀態,所有符合這個特徵的東西,都可以稱作生命系統。這麼一定義。那生命可不是狹義上我們講的那些生物咯,很多你比如說大氣的很多現象,都可以稱之為生命。它突然從無序變成有序狀態。

所以這時候就不得不提到一個人,叫拉茨洛,這個人是匈牙利人,小時候是個音樂神童,出了很多唱片很多碟,我家裡還有。這個人一生都在講一個概念,叫廣義相對論。言下之意,就是進化可不只是生物學的現象,所有的宇宙當中都存在一種逆天的行為,你不是說宇宙會奔向熱寂嗎,會奔向無序嗎?不,有一種逆天的方式就叫生命,會反過來從無序到有序。

按照拉茨洛晚年出的一本書的說法,那本書的名字叫《全球腦的量子躍遷》。什麼意思?就是你看人腦,人腦不過是一乘十的十次方個神經元,然後構建成了這樣的一個複雜的生命系統。那地球上是56億人,那就是0.56乘10的10次方。

那好了,如果它們通過互聯網連接起來,好不好形成一個新的大腦呢?所以這本書的名字叫《全球腦的量子躍遷》。什麼叫量子躍遷?就是突然發生了一個中斷點,一次突變,這個腦,由56億人形成的一個腦,會醒過來。

當然拉茨洛的看法比我們剛才講的互聯網進化論要深了一層,他的意思是,我們進入了另外一種進化的歷程。要知道,進化之路永遠是兇險之路,它是一道窄門,有的物種就過得去,有的物種就活活的,死在這道門前。

那恐龍不就是沒進化過來嗎?所以在這個裂變,這個奇點到來的時刻,人類有沒有可能通過連接,通過重建一種倫理觀,進入一種全球腦的量子躍遷呢?有可能。但是需要我們做出各種各樣的努力。這就是這本書的大意。

但是再回頭來看我們今天這個主題,人類有沒有可能像單細胞動物,變成多細胞動物那樣,通過互聯網變成一個全新的物種?廣義進化論提供了一個新的佐證,看問題的角度。你可能會說,羅胖今天講什麼呀,講這麼多枯燥的科學原理,得出一個完全不靠譜,又沒辦法驗證的所謂猜想。

如果你認為我只是說猜想,那你可就把我們看簡單嘍。

剛才我們講述了一個關於人類和互聯網未來的猜想,沒錯,僅僅是猜想,它不是科學,它不可以證實,也不能證偽,就是一個假設。那今天我們為什麼要說它,給大家說科幻故事?不是,正如一個科幻故事的標題所起的那樣,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在互聯網的介入下,人類文明正在面對一次突變的轉型。

前方就是沉沉的黑夜,完全沒有路標,沒有過去的任何經驗可供我們驅使,怎麼辦?我們這個時候的處境就有點像1492年的哥倫布,他老人家帶領的艦隊從歐洲的海港出發的時候,心中只有一個欲念,那就是我堅信地球是圓的,我堅信往西走能到東方,對吧。什麼海圖都沒有,這個時候的哥倫布多麼希望手裡有一張,哪怕是錯了的海圖呢,木有啊。

所以今天我們比哥倫布幸運得多,我們好歹有一些猜想,因為這些猜想在實踐過程當中會得出一些推論,我們可以不斷地去驗證這些推論。反過來再來豐富這些猜想。這就是所謂的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人類進步的步伐不過如此。

所以接下來,我們把互聯網進化論作為一個猜想,我們來做幾個推論,推推看,看看能不能說服你,有沒有道理?當然,我事先說明,它不是真理,它是推論,如果前提錯,後面推論全錯。

好,我們先說第一個推論,某些科學家,正在致力於研究的人工智慧是一條絕路,這個聽著太傷人了,不知道這話出來,《羅輯思維》要被多少人罵死,有言在先,推論。哪一種人工智慧呢?

就是試圖靠電子元器件,靠人類的鬼斧神工,代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生造出一個擁有人腦那樣的高級智慧的機器來,這個思路是絕路。為什麼?因為這個機器本身排斥了人本身的存在,我們是試圖用人的智慧,代替幾十億年的生物進化史,那種自然選擇造成的鬼斧神工的結果,我們試圖這麼幹。

而按照互聯網進化論,結果可能是另外一種,那就是人工智慧是不外乎人而存在的,它本身就包含了人,人只是人工智慧當中的神經元,而互聯網僅僅是連起來它們的神經。這兩種可是不同的人工智慧,要知道前一種人工智慧,不僅科學家信,很多電影導演最喜歡了。

比方說美國電影《終結者》,它們就在猜想未來某一天,突然有一個互聯網叫天網,突然有一天就醒了,我活了!然後一看人類,好不順眼,小東西,弄死你吧。整個終結者就是圍繞這個故事來展開的。當然雙方互有輸贏,不去管它。

但是你會注意,它這個前提就是,互聯網的智慧的覺醒是脫離人而存在的,所以成為人的敵人。而按照後一直人工智慧的說法,那就不是這樣。如果人參與期間,它只是其中扮演神經元的角色,就像我們人今天,我們也是由單細胞構成的,我們人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個生物系統,我們可不是一個生物。

如果我們脫離了自己腸道裡的寄生蟲,那些細菌,我們一天也活不下去,對吧,還經常喝點優酸乳,補充一下腸道菌群呢。沒有那個東西,你反正有些東西你拉不出來的,對不對?

所以我們不會跟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較勁,我們會看著自己的小手指頭,長得不好看切掉吧,那不是神經病嗎。我們壓根就和未來的人工智慧是兩個層次的存在,而且我們是同舟共濟的,我們好它才好,就像廣告說的那樣,我好,他也好!

所以不存在這種競爭,就像生物學裡提到的領地的概念,很多生物都有領地的習性,對吧?可是一隻啄木鳥的領地和一隻黑猩猩的領地,是可以重複的,領地是特指在同物種當中,有領地的問題,跨物種沒有這個問題,一隻蚊子和一隻老虎,既不是食物鏈關係,也沒有領地衝突關係,對吧?這是打比方說,我們和未來的人工智慧就是這樣,所以不存在未來覺醒的人工智慧,反過來滅殺人類的問題。這是第一個推論,你自己琢磨,有沒有道理?

第二個推論就更有趣了,如果互聯網真的是要拼接起一個大腦,那在這個進化的歷程當中,這個物種它的最大的利益就是,連接,連接,喊著口號,我們要連接起來!那也就可以判定,在所有的互聯網的商業實驗當中,有些互聯網實驗註定是要失敗的,而有些註定是在進化的主過程當中,會走向進一步的成功。

那怎麼分別開呢?就是用這個詞來分別:連接。在劉鋒老師的《互聯網進化論》這本書裡,就提出了互聯網進化的九個規律,其中第一個規律就是連接,連接規律。所有的人類要往更大規模,更通暢,更低成本的連接起來往前走,這就是趨勢,這就是進化的方向。

換句話說,所有的互聯網商業,你判斷自己有沒有未來,有一個第一個天條,就是你是促進了連接呢,還是阻礙了連接呢?舉個例子講,比如說最近三星手機Note3,推出了一種智慧手錶,你看穿戴設備,智慧可穿戴設備現在多熱門啊,科技界的人都嚷嚷動了,天天在討論這個話題。

可是什麼智慧穿戴設備會有未來呢?iWatch,手錶,會不會有未來呢?如果僅從互聯網進化論來推論,它沒有未來。為啥?因為它阻礙了連接,它的螢幕變得更小,也許剛開始很時髦,很多人會買,但是由於更小的螢幕阻礙連接,它沒有真正的未來,它會被進化的洪流淘汰掉。

而相反,另一種可穿戴設備,智慧眼鏡,比如谷歌Glass智慧眼鏡,它就會非常有未來,因為它把螢幕放到了足夠大,可以覆蓋整個人的視野,它加速了連接,讓連接的成本更低,連接的通道更寬,所以它有未來。這就是我們對這兩個產品的商業前景的判斷。

說個中國手機業的小八卦,中國雷軍,有人說雷軍創辦了小米,雷軍有三次變卦,哪三次呢?就是關於小米手機的螢幕,小米一推出來的時候,4寸螢幕,雷軍就解釋,說你不要羡慕什麼大螢幕,對吧,中國人手握不過來,東方人手小,西方人手大,可以握4.3寸的,中國人4寸最好,你相信我,一定是這樣的,小米一代。

第二代的時候,變成4.3寸,雷軍又說了,4.3寸是我們測算之後最合適的,再大就不好了。你看,現在出來小米三代,5寸屏。就說明此前講的都是牽強附會,當然商人嘛,他這麼說有他當時的道理,也允許雷軍同志進步嘛。

但是這個背後說明了什麼?就是人是通過螢幕,在現階段接駁進互聯網的,所以更大的螢幕就是更快、更低成本的連接。我自己就有一個體會,我原來用蘋果手機,大家都知道蘋果系統好嘛,確實。可是當我用了三星的Note2手機之後,5.5寸屏,大屏,我發現我再也退不回去了。

所以我現在扒心扒肺地,真是哭著求他都行,庫克同志,出一個5.5寸屏的iphone吧,為什麼?因為我退不回去,我現在拿起別人的iphone,我仍然覺得真好,iphone系統,蘋果系統,我也知道它真好用,但是一個小螢幕,我真的接受不了,因為我習慣了通過一個大的螢幕和互聯網連接,我相信這個心態很多人都有。

所以據說蘋果iphone6出到5寸屏,但是我相信它還是沒法讓我退回去,就差那麼一點點螢幕面積。當然,這是我個人體會,但是很多我的朋友都這麼說,可見連接這事有多重要,不說手機了,我們來說說生活中的其他現象。

比方說我們《邏輯思維》的主編杜若洋杜胖子,我們一屋都是胖子。杜胖子他媳婦兒教育孩子,就特別擔心,這孩子老用ipad上網,玩遊戲,控制,管理!多少家庭都這樣,我就堅決反對。

在此我要向我們主編夫人提出嚴厲的抗議,要知道你這行為是什麼行為?這是阻礙孩子跟世界跟互聯網連接的行為!你是,你有一套道理,什麼身體,什麼眼睛,什麼智商,什麼學習,不扯那個。

按照互聯網進化論的原理,你阻礙連接,就是在阻礙他的未來。當然很多人會不同意,別扯了,上網有什麼好東西?黃賭毒,對吧,哪天你孩子在搜索框裡輸入美女裸體,你就知道哭了,對吧。

對,可是這問題是什麼問題?是連接錯了嗎?不是!是整個世界還沒有被充分地連接。你看,美國總統奧巴馬他上任之後就提出,我要做一個工程,把所有的知識,孩子的學習變成遊戲。因為美國政府在主導,把學習的過程開發成遊戲,所以當現在我們連接到互聯網上,最主要的是明星什麼露大腿的照片,什麼草榴網。

如果只有這些,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某些人的失職!不要一天到晚嘲笑互聯網,你們那些知識精英,你們不把你們所掌握的人類寶貴的知識資源,放到網上供人們連接,是你們混蛋,你知道嗎?!不要再抱殘守缺,守著你們那個精英在嘲笑互聯網,人類是堅定地要走連接的道路。

所以這個關於互聯網進化論,其實也可以指導我們的具體行為,好,這是第二個推論;第三個推論呢那就更有意思了,關於信用問題,在互聯網上,其實一直有一個問題,隱私,我記得上個世紀,互聯網上有一句名言,說在互聯網上,你永遠沒辦法知道,對方是不是一條狗,這幾乎成了互聯網的公眾形象啊!互聯網不安全,對方是殺人越貨的盜匪,還是一個醜八怪,我都不知道,我怎麼信任互聯網呢,所以互聯網不靠譜,你看,這是一套結論。

可是我要告訴你,在互聯網的前方,當連接成為所有人行動的一致方向的時候,隱私會不存在的,這可能有點跌眼睛,沒有隱私怎麼活,沒有隱私照樣活啊!我們來做幾個論證,第一,有隱私,大家就會不方便,不方便就阻礙了連接,對吧,我們剛才講的規律,你就阻礙了連接,我舉個例子講,你說我什麼我都得保密,行,現在北京地鐵口就出項了一種服務,自動售貨機,你正好上地鐵口渴了,想買一罐可樂,身上沒零錢,請問你怎麼辦,紙幣塞進去不認,怎麼辦?

騰訊公司的微信提供了一種功能,二維碼,微信一掃,後臺微信直接支付,咣當滾出一可樂,要不要,好用吧,對不起,你在這個地鐵口買了一個可樂,這個資訊和你的手機號,和你的微信號捆綁,理論上是有可能被追溯的,沒準兒你這個時候到地鐵,正好是去小情人家呢,沒准你老婆天天制止你喝可樂。你現在不就暴露了嗎?要方便就沒有隱私,這就是隱私問題的根本矛盾所在。

所以互聯網當把更多人連接起來的時候,我告訴你,終極的連接,就是終極的隱私的喪失,事實就是這樣,那你說不行啊,不行社會會強制到你行,比方說你買個車,你在地庫裡,沒問題,你的隱私,你買什麼車,你買賓利還是QQ,隨你,隱私,上路之後,必須不能遮擋號牌,這是起碼的交通倫理吧,你能說,我是隱私,不行,你必須資訊透明,因為你進入了連接,進入了網路,跟他人產生互動,你的行為必須可追溯,就這麼簡單啊,所以在路上遮擋號牌這是個巨大的交通罪過,員警一定不會饒了你,就這個原理。

當然我們還可以把這個道理,說的更深一點,還記得我屢次在節目裡,推廣過的一部小說,叫《三體》,《三體》是說外星人了,三體人就是這麼個特徵,三體人是什麼,一個個跟蟲子一樣那麼大,非常、小,而且智力也不高,但是他們有一個特徵,就是沒有隔肚皮的話,每個人的想法,瞬間所有三體人全部都知道,可不是隱私問題,就是一閃念,很多自私的那一閃念,都會全體三體人都知道,三體人是這麼個文明。

那三體人就特別不理解地球人,說你們地球人,你們每個人的想法都在自己腦子裡,你們這文明能長大,不可能的呀,我們且不說協作的力量,就不扯那個,我們就說一個近在眼前的威脅吧,等你們科技稍微發展發展,你們人類人心隔肚皮,有個別恐怖分子,反社會人格,他有一套想法,說我來搞點什麼東西,我自己家研製個原子彈,研製個氫彈,有可能啊,科技發展以後個人崛起。

我們以前老講,他就有這種能力啊!然後他來一個恐怖事件,人類文明就毀了,我以前節目講過,反物質武器,對不對,當個人的力量可以讓整個文明毀滅的時候,我們文明如果還想再發展,必須要幹一件事情,讓每一個的想法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沒有任何人有隱私,這就是互聯網進化論的未來。

這個你可能不能接受,但是它就是推論之一,當然,你會提前操心,說那未來怎麼活呢,沒有隱私,我這好多髒事不能對外說,要知道,這個時代早就有人為你做出了榜樣,比如說我們網路上著名的木子美姐姐,對吧,人家幹什麼,不是號稱一炮而紅嗎?幹什麼,說出來嘛,人家又不想結婚,我就回歸真實就完了呀,所以你看,前不久,我讀了其他學科的書,城市社會學的書,讀到芝加哥學派的一個結論,我就覺得特別有意思,他就說啊,什麼是城市的最終產品,城市的最終產品就是由城市塑造出來的新型人格。

互聯網進化論的下一個推論,哎呀,我真是想半天該不該講,因為講出來實在可能得罪人,有些人會不高興,但是誰讓我們剛才說呢,互聯網時代倫理法則的第一條是真的嘛,那既然想到了就得把它說出來,這個話題就是,在互聯網商業環境下,小公司該用什麼樣的姿態和大巨頭進行博弈。

我還記得前幾年張朝陽說過,說中國不需要那麼多互聯網公司,有幾家巨頭瓜分瓜分市場就好了,小公司沒有機會的,你看,果然就是這樣,現在中國互聯網市場上不是BA T,百度,阿裡巴巴,騰訊,剩下什麼,新浪、搜狐、網易、優酷對吧,分分市場,也就差不多了。小公司創業好難的呀,但是創業者不服啊,憑什麼呢,王侯將相甯有種乎嘛,不是說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有機會嗎?那個首富的位置我也想幹一干,我憑什麼不能把巨頭從寶座上拉下來呢?

對,因為實踐不支持,你看實踐,我們說兩條,第一條,你做什麼產品,你再研發市場,再用心,巨頭一看, 哦這個還可以 我也做一個,你看,人家流量比你大,人家做一個,你就沒機會。第二,我們作為用戶,我們也這麼想,你不要搞那麼多帳號,那麼多密碼,煩死人了,最好就是巨頭的那一個帳號,一個密碼,我登錄,然後用所有互聯網產品,多方便啊。

所以在全球市場上都會出現互聯網寡頭,一家獨大,傳統社會還有所謂的二八定律,巨頭占八,我們剩下的分二十。

互聯網可沒這個,人家就是贏家通吃,除了中國之外,全世界的SNS網路,就是人家Facebook,其他人一點兒機會沒有,除了在中國,搜尋引擎就是穀歌,其他一點兒機會都沒有,為什麼呢,我們還是得回到互聯網進化論來解析。

前不久讀到一本書,我只能說讀到,因為真的是沒讀完,也讀不懂,書的名字叫《腦的進化》作者是若貝爾得主埃克爾斯,澳大利亞人,這本書雖然沒讀懂,但是我讀到了一個東西,那就是人腦的構成,人腦不是一種獨特的結構,它包含了幾億年進化史的全部過程,人腦結構是這樣,最裡頭,就拿我羅胖子來說吧,這個腦子裡面,最裡層有一個魚的腦袋,外面包裹著一層兩析動物的腦袋,在外面包裹一層爬行動物,再外面包裹一層哺乳動物的腦子,再外面才是羅胖子的腦子,那個東西叫大腦皮層。

所以從小讀書,受教育,喜怒哀樂所有東西,其實都在皮層裡,至於裡面的深層結構,我們有時候根本意識不到它的存在,但不是說它不起作用,比如說有的人天生怕蜘蛛,你說那個蜘蛛有毒的很少,你憑什麼怕呢?那就是也許你是小飛蟲的那個神經腦的時候,你留下那麼個印象,這個東西好可怕,對吧,當你是一個兩棲動物的時候,你還是只青蛙的時候,你就特別怕蛇,我們現在很多女生怕蛇,就這個道理。

它藏在我們腦的深處,所以人腦實際上是一個像俄羅斯套娃那樣的一個嵌套形結構,如果人腦是這樣,那麼依據互聯網進化論的思路,未來我們搭建成的那個互聯網腦,那個超級腦,那個全球腦,它也是這個進化步驟,它也是這個結構。

那贏家通吃就好解釋了,因為這裡面一套系統它只能是一家,存貯就一家,中樞神經就一家,很多系統就一家,那如果有好多家,大腦不就精神分裂了嗎,所以這就是互聯網時代,很多東西贏家通吃的原因啊。

在我們今天,推薦的劉鋒的那本《互聯網進化論》裡,就專門談到一個規律,叫統一規律,就這個道理。

如果從腦的結構,我們再來回看中國現在的這個互聯網競爭,你就會發現,也許真的,某一個層次的腦的進化已經完成了,它就是基礎設施,這一層再也沒有機會空間了,不是說你的產品不夠好,而是你來遲了,就像我們現在喜歡用的微信,對吧,你看現在各家都在爭,網易做了個易信,阿裡巴巴做了一個來往,有機會嗎,不能說完全沒有機會,可以搏一搏,但是機會確實很小,為什麼,不是說你的產品不好,也許你的產品比微信還好,但是對不起,你來遲了。

其實人類很多商業現象都是這樣,有時候競爭的勝和敗,它不取決於產品的優和劣,比方說,我們中國用的交流電的電壓是220伏,那你說這一定合理嗎,你可以寫一篇論文說,證明220伏又不安全,又這那,能耗高,我用110伏不可以,可以,但是問題是,您沒機會,因為這個系統已經形成了。

所以凱文。凱利講過,互聯網技術它通常分三個期,第一個期叫前標準期,第二個期叫流動期,第三個期叫嵌入期,一種技術標準剛開始,四國奮戰,列國爭雄,可以,各種各樣的系統,標準都可以出來,但是到了嵌入期的時候,對不起,只有一家,剩下全部出局,非常殘酷,在我們身邊當中,我們其實可以看到很多這樣的情景,比如說吧,我們那個電腦鍵盤,那個鍵盤現在叫Qwerty鍵盤,你看最左邊上面,是不是QW E R T Y 對不對,這麼排的,這叫Qwerty 鍵盤,什麼道理這麼排呢,沒道理。

當然也許有人會告訴你,這是根據,打字最符合人體工程學的這個打字方面,扯淡,沒這些,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剛開始的老式打字機,它那個鋼絲怕藏繞,所以他把常用到的字母在鍵盤上給分開了,怕那個鋼絲纏繞,後來技術改進了,沒有這個問題了,但是,鍵盤本身的排列定下來了。

事實上在歷史上,很多人試圖給出一種更優化更符合,人類輸入的習慣的字母的排列方法,但是從來沒有成功過,這種最不合理,或者說最沒有什麼道理的鍵盤排列,就這樣定下來了,不會再改了。

還比如說,那個火箭推進器,那個大小,是由兩匹馬的屁股決定的,為啥,它也是一個嵌入的道理,最早英國人的馬車那個車輪的寬度,是由兩匹馬的屁股決定的,後來英國人修鐵路,也就是按照這個車輪的寬度定下來的,所以後來用火車鐵軌運送火箭推進器,所以也只能那麼寬,所以是由兩匹馬的屁股決定的。

人類社會大量存在這種基礎設施,一旦嵌入到每一個人的習慣之後,如果它沒有大的害處的話,它只是不是最優的話,那你再也沒有顛覆它的機會,這就是為什麼巨頭永遠是巨頭,你再也沒有機會把它拉下來的原因。

但是有人會說了,你羅胖以前講過,現在是小人物的時代,小而美的公司有的是機會,為什麼你今天又反過來這樣說,你得聽明白,我指的並不是沒有機會,而是沒有這個層次的機會,你有其他層次的機會嘛。

凱文.凱利講過一句話,說什麼是機會,只有能夠生出新機會的機會,才是真正的機會,這句話聽著繞,啥意思呢,就是當一個機會能夠產生新的嫁接的可能的時候,這個機會本身才能真機會,否則就是假的。

比方說,美國人曾經全國流行買一種寵物石頭,那個石頭賣掉好幾百萬個,但是凱文.凱利說這叫什麼機會,因為這陣風過去它就沒有了,它上面不可能產生新機會,但是互聯網的很多東西它就是機會,比如說電子郵箱,很多人發現這個東西好啊,可以免費做廣告啊,你看,電子郵箱產生了新機會吧,可是廣告多了變成了垃圾郵件。

有的公司就會琢磨,這個東西好啊,我可以開發反垃圾郵件軟體,於是垃圾郵件上面又出現了新的機會,這個電子郵箱就可以稱之為機會,因為它能夠產生新機會,大家還記不記得,前幾期的《邏輯思維》我曾經向各位發出邀約,我說如果你有奇思妙想,有很多知識值得跟大家分享,不妨你來夷個提綱我來講,或者你寫文章我來講,或者乾脆你坐到這兒,我們《邏輯思維》願意免費地給大家提供機會。

那你說,這是什麼精神,這是白求恩的精神,還是雷鋒的精神,羅胖為什麼這麼慷慨,不是我慷慨,是我們看準了,如果我們不能成為,大夥的機會的話,我們本身就不是機會,就這麼個道理。所以只有利您,我們才能自利,就像《羅輯思維》一開播的時候,為什麼我們那麼熱情地求著有道雲的筆記,成為我們的第一贊助商?我們不是貪圖這一筆錢,而是因為它是一個開放性的機會,當它成為我們贊助商之後,各位網友可以在有道雲筆記裡給我們投稿,我們成為你們投稿,展示自己思想,存儲自己的資料的機會,這樣我們才能成為機會啊,就這個道理。

想當年,十五年前的馬化騰,如果他想憑什麼微軟獨霸作業系統,我也來搞一套QQWindows,你覺得今天還會有騰訊,還能有馬化騰的今天嗎?不可能了吧,馬化騰一定是先接受,而不是去謾駡那個叫微軟的弄斷性的公司。好,我們認了,你在這一層做基礎設施,我在你上面開發,我去開發我的QQ軟體,於是才會有十五年之後的騰訊這一株大樹。

沒錯,機會永遠生長在上一個機會的上面,就像一個唐代已經過去了的人,非說我也要作詩,你做什麼詩啊,人家唐代人把詩都寫完了,你作為一個唐以後的人,你是宋代人,你就填詞嘛,宋代過了,你就寫曲嘛,曲完了,你就寫小說嘛,跟著曹雪芹混嘛,你在中國當代,連小說也沒得寫,你就寫段子嘛,對吧,一代有一代之體嘛,你得找到屬於你這一代的機會,所以這才是小公司的成長之路。

那小公司應該成長什麼樣呢?按照羅胖的主張,兩種模式你可以選,或者可以嫁接,一種叫做螳螂式,一種叫做犀牛鳥式,啥叫蟑螂式,就是又小,生的又多,還跑得快,比如說現在很多淘寶店家,它就是很小啊,你說它不會跟什麼巨頭們產生什麼競爭,對吧,巨頭們也看不上它,但是很多掙得很好的小的淘寶店啊,它就抓住了這種機會,它掉頭快。

蟑螂這種生物,你可千萬不要小看哦,它在進化史當中,那可是老爺爺輩的生物哦,很多災難都沒有淘汰掉它,快啊,對吧,人類抓蚊子,那手就可以抓,蒼蠅得拿啪,可是人類從來沒有發明手工的工具,可以累倒人家蟑螂小強,只能給人喂藥,用這種卑鄙下流的手段,才能搞得走小強。沒錯,因為它跑得快啊。

那第二種模式呢什麼叫犀牛鳥式?要知道犀牛,你看它皮糙肉厚,但實際上它皮與皮之間的褶皺是非常嫩的,很多蚊蟲就上去叮咬,所以犀牛就特別需要一批犀牛鳥圍繞著它,幫它吃這些蚊蟲,所以犀牛鳥和犀牛就構成了一種非常好的生態,準確地講,其實就是寄生。

你覺得寄生這個詞好難聽吧,但是我們就不妨承認《羅輯思維》就是寄生,我們寄生至少目前兩大平臺,一個平臺,優酷,人家古永鏘花銀子搭建起來,那麼大一個系統,但是它上面需要內容啊,好,我們就寄生在它身上,在看那邊,張小龍,騰訊弄出一個微信,我們就開個微信公眾號,我們寄生在它上面,這丟人嗎,一點兒不丟人,這就是互聯網時代大家的協作方式啊,他們做基礎設施,我們做基礎設施上面的應用啊,這就是我們的活法啊。

當然,你心裡會有一個疑問,說這叫沒有志氣的活法好不好,人家基礎設施,人家是房東,你當一租戶,什麼時候攆你滾蛋你都得走,對不對,你活得好嗎?優酷說,哪天《羅輯思維》滾蛋,我們不要你了,那你們就夾著包裹卷就得走,但是我覺得你算得這個賬也許算錯了,我們不妨重新來算這個賬,在基礎設施上面生長自己的生態一定會吃虧嗎。

不一定哦,我給你舉兩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韓國有一家公司,專門生產iphoneipad的那個殼,公司名字我忘了,三個英文字母(SGP)那告訴就是這樣啊,人家蘋果公司研發組建了一個龐大的系統,iphone ipad它就在旁邊,你出什麼東西,我給你出殼,賣的非常好,人家也是非常好的活著,那你說,誰得利呢,不見得,我風險比你蘋果還要小呢,對吧,這是一個例子。

第二個例子,就是新浪微博,到現在為止我仍然以為,新浪微薄是中國在商業當中的一個感動中國工程,絕對是一個慈善項目,因為主辦方曹國偉,真的沒掙著錢,但是他對中國的貢獻,確實是巨大的,你看,在這個系統裡面,新浪微博雖然沒有掙到錢,但是靠微博發起來的大V那可多得是。你想,任志強老先生,原來啥形象。現在啥社會形象,他不是得利了嗎。

曹國偉沒賺到,任志強賺到了呀,所以當犀牛鳥一定是壞事嗎?我看不一定,但是你可能還有一個疑問,說那憑什麼呢,我也想當犀牛,我就不想當這個鳥,那我就要再給你算算帳,那個犀牛不是好當的。

最近江湖有個一個傳聞,我不知道是真是假,說出來大家分賞,有什麼不高興的說出來大家高興一下。說有一次王石請馬化騰吃飯,席間王石就跟他說,說小馬啊,你應該學學我嘛,爬爬山,到哈弗去留留學,多好啊,這樣對人進步有好處。馬化騰翻了翻眼睛說,我一年到哈弗上學,回來騰訊這家公司在不在我都不知道。江湖傳聞,當不得真,但是我相信他真的就是這麼想的,因為我確實在現場聽過,馬化騰的演講。

馬化騰說在過去的十幾年裡,每一年我都覺得這個公司快完蛋了,但是我們都挺過來了,沒錯,當基礎設施的施工完成之後,包括騰訊這樣的公司在內,他們都要逃亡,向哪兒逃亡?向機會出生的機會上去逃亡,所以為什麼騰訊公司什麼都要做,為什麼?逃亡之旅,進化之旅啊,他跟你們面臨的處境是一樣的,如果馬化騰到哈佛念一年書,把公司交給別人,他真的不放心,因為真的可能它離死就幾天,所以巨頭有屬於巨頭的恐慌,這是一筆賬。

第二筆賬,你以為巨頭一定能掙得壟斷利潤嗎?不見得呀。有的時候壟斷固然會獲得壟斷利潤,而有的時候壟斷反而掙不到錢,你信不信。比如說美國19世紀70%的投資都跟鐵路相關,但是等鐵路建成,鐵路告訴不掙錢。輪到機會上的機會,運輸公司去掙錢,鐵路公司後來就甚至,有一段時間討論是不是要收歸國有,對吧,基礎設施經常會面對這樣的命運。

比如說馬雲,把淘寶這個生態搭建完了,基礎設施做完了,那天說,你看你們掙了這麼多年錢了,我是不是也掙點兒啊。我是不是分點兒錢,前兩年的事嘛,你還記憶猶新,十月圍城,一幫小的淘寶散戶不幹了,跟他玩命,你就不能收錢,你就不能掙錢!所以馬雲氣死了,從美國回來,說我手心裡寫五個忍字,我才能跟你們說話。

就那一回,你說有道理嗎?當然馬雲收錢有道理,基礎設施他搭建的,可是因為是基礎設施,他就承擔很多社會責任,用經濟學的術語來講,這就叫巨大的外部性,外部性巨大的時候,巨頭們未必一定能討好。

我再跟你算第三筆賬,不要看百度,騰訊,阿裡巴巴,在國內橫著膀子晃,膀大腰圓,財大氣粗,但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將來在國際互聯網競爭當中,這些巨頭遲早要碰到更大的巨頭,什麼谷歌,Facebook亞馬遜,對吧,根據互聯網進化論,整個人類未來會拼成一個人腦,所有的神經只能有一家獨大,贏家通吃,那你說你對國內這幾家巨頭,你對它還有那麼大信心,他們勝算其實也未必那麼大了,所以說,如果面對未來還有一場血戰的話,你真的願意去當那個巨頭?而不願意去當我們這些快樂的蟑螂和犀牛鳥嗎?

我們今天不想替任何巨頭辯護,我們只想說,互聯網進化論如果你相信,那麼它真的會給你一系列的推論,去指導你眼下的商業決策和人生決策。

說到這兒,我突然想起了一個段子,有人問米開朗基羅,說你雕刻那個大衛雕像,真的好漂亮啊,你怎麼雕出來的啊,米開朗基羅說,不難啊,因為大衛就在那塊石頭裡,你只要把不是大衛的那部分去掉,它不就是大衛了嗎,對,這就是一個藝術家的回答,沒錯。

如果我們堅信未來的互聯網,會形成一個全新的人類大腦,那它現在的進化當中,就有一些規律可循,我們現在所做的,只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存活在那個趨勢裡,把不是那個趨勢的東西去掉就可以了,這是我們最聰明的生存策略。

本文出處:http://www.luojiji.com/thread-462-1-1.html

創作者介紹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