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十月    

1990年出品的獵殺紅色十月,電影中的蘇聯艦長,變節投誠?叛國投敵?

國軍的林正義連長與張憲義上校,變節投誠?叛國投敵?亦或歷史從不給叛將地位?

當然,就敵我雙方立場,各自有各自的解讀。

但是,當敵我雙立場模糊,甚至還是友軍(美國)。

此時,不妨看看輿論與民意是如何透過林正義與張憲義,來論述國軍。

「獵殺紅色十月」線上觀看視頻
http://tv.sohu.com/20150602/n414268307.shtml

獵殺紅色十月中文歌詞
https://youtu.be/N8wPurD9MWc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

我腦海中的林正義(趙少康)20140124日/蘋果日報

《軍事審判法》修法後,林毅夫的爭議又浮上檯面。

林毅夫不但是我台大的學弟,而且還是同一個學系─農業工程系的學弟,民國60年到61年間,我大四,他大一,我是學生社團畢聯會主席,他是大一代表會主席。

集會每每慷慨激昂

那是一個外交連連失利的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大陸、日本與我斷交、我被排出聯合國……連串的羞辱激盪著學生的情緒,台大校園也彌漫著濃厚的不安氣氛,台灣到底何去何從?我們未來要怎麼辦?從來沒想到國家的命運和個人的前途竟如此密切相關,學生社團的領袖們經常自發性集會,討論要如何表達同學們對國家的關心,寫聲明、發宣言、辦集會,一波接著一波,搞得少將總教官代訓導長張德溥十分緊張,生活管理主任上校教官王雲翀更常婉言相勸,希望校園能平靜,但國難當頭,年輕的學生領袖們怎麼聽得進去?

每次集會時,都可以看到林正義慷慨激昂的搶著發言,他個子高,長手長腳,從宜蘭來的,一臉憨直,但又十分倔強,每次都高聲要求同學要走上街頭,要採取激烈行動抗爭,把台大校方嚇死了,林正義誰的話也不聽,但對我還算尊重,也許我是他同系的學長,也許我和他一樣,也是熱血憤青,也許他看得出來,我蠻喜歡這個大一學弟的,每次社團領袖們爭執不同意見時,林正義基本上還能接受我的折衷協調。

孫運璿當時是經濟部長,我曾單槍匹馬一個人跑到經濟部去邀請他到台大演講,「講什麼?」「講退出聯合國被國際孤立後,台灣在經濟上要如何發展壯大?」孫運璿一口答應,也開創了重要部長到台灣大學演講的先例。 

環境衝擊改變一生

後來我畢業了,到鳳山衛武營受三個月的預官基本訓練,衛武營是由陸軍二軍團司令部改造的新兵訓練營地,打野外要行軍一個鐘頭到陸軍步校的714高地,大約是民國61年的910月吧,上午出完操,中午就地在野外席地吃午飯,吃完飯稍做休息時,突然看到林正義也隨著官校新生在我們旁邊用餐休息,我把他拉到一邊,關切的問:「我之前就聽說你棄文從武,轉學陸官了,適應嗎?」他搖搖頭:「唉,這裡的同學是大學生的年紀,中學生的體力,小學生的思考!」我聽了也不知道怎麼回應,只好要他多保重、多忍耐、後會有期,沒想到一別40年,再沒見面,當日的情景以及他在台大的激動發言,常在我腦海重現。

他是一個單純的鄉下小孩,到台北後受到國際大環境的衝擊,做了幾個常人不會做的決定,改變了他的一生。

我還是希望看到他能回到台灣的。 

---------------------------------------------------------------

還好張憲義當年踢爆核計畫  20140129中國時報 秦東昌

在對林毅夫義憤填膺的討伐中,人們很少談張憲義,要不是羅賢哲拒作美諜而提到張某外,長久以來,他很少被談及。 

林毅夫只是做了他的理想選擇,而張憲義卻是最大的諜,破壞力最大。自民國以來,各種間來諜去,但以造成的影響,對國家打擊之重大論,無人能出張之右,熊向暉、吳石,差之遠矣。 

但因為張憲義是給美國做諜,因此我政府是垂手低頭,一句話不敢吭,也就是說,若羅賢哲接受美國條件作了美諜,他一點沒事,安全榮退,政府不敢動他。 

張憲義在19881月投奔美國,把中山科學院的核能研究所原子彈計畫呈報美方,15日美國派人來台,把該所拆得一乾二淨,就在蔣經國死後第3天,一點面子都不給,氣得院長郝柏村大罵張是叛徒。 

在美國眼中,台灣不過是她所控制的北韓的角色,父傳子、踢正步、核訛詐,一旦敢尾搖狗頭wag the dog,就搞外科手術切除。 

這所以,美國總統罵陳水扁SOB,陳水扁也知道台灣是屬美國軍政府管收,終審權在美國,故他向美軍政府求救平冤。 

蔣經國也知道要拒中,只有臣美,所以江南案後他乖乖地放棄傳子的念頭。溫哈熊就說,宋長志拿了將領被中情局收買的名單報到蔣經國那,蔣痛心的說:「他們不就拿了點錢吧!」擺著算了。 

由美國監聽這事就可看出台灣的「族體性」。全世界都對美國監聽其國家領袖忿忿不平,台灣自己也在吵監聽不應該,但知道美國監聽台灣,卻是舉島欣喜,說是被美國重視了。毒蘋果理論也說馬英九會賣台,只有美國人能御馬,故歡迎美國監聽。 

但對「中華民國」貢獻最大,功勞最著的,又是張憲義,要不是他打斷了台灣的核訛詐計畫,台灣可能落入萬劫不復之境。政黨輪替,難保不出個敢作敢為的領袖,執行蘇貞昌的毒蠍計畫,給上海丟個核彈,那就真會搞成個「你敢唱ㄟ的歌」的悲慘世界了。 

蔣介石當初要搞原子彈,實在是愚笨至極。他找吳大猷回來,就是要搞這玩意兒,吳大猷不肯禍國,認為內戰動原子彈荒唐,大陸有「兩彈一星」也不是要對付蔣政權,美國也不會讓台灣來小孩玩大車。《時代》雜誌當年就說:「台灣丟大陸原子彈,大陸仍在那裡,大陸丟台灣一個,台灣就不見了。」 

但蔣卻不死心,吳大猷的中研院不幹,他就找了最親信的中山科學院去偷偷幹,結果被張憲義給功虧一簣。張說:「我們已完成蔣公所交付的任務─我們有能力,但絕不製造核子武器。」 

張憲義雖然是被美國收買,但其「叛變」實是忠於中國,大有利於我國。同樣的,羅賢哲不肯被美國收買,反對誤國耗財的「博勝」計畫,認為再做無用無益的軍購實無必要,堅此大節,為之受梏,國防部說他是「叛徒」,實屬名至實歸。 

至於功在國家的張憲義,是功屬「既成」,還是「繼續」?是屬忠義,還是重犯?是仍在追訴,還是已被遺忘?是屬敵人,還是良友?他是否在美軍政府任職,脫離黨政軍否?蒞台是以英雄禮炮歡迎,還是由桃園地檢署起訴?這些,司法在處理林毅夫案時,實應簽「他」案辦理,以彰法治。(作者為備役中校) 

---------------------------------------------------------------

國軍教會我們的生存之道 2014-01-13 商業周刊 周偉航

很多男生說當兵是浪費生命。沒錯,的確是浪費生命,但智者還是可以從軍旅生涯(國軍而非替代役)中粹取一些台灣職場的生存之道。以下我就來簡單分析: 

1. 養成渾然天成的馬屁力 

軍隊會訓練男人學會一種階級尊卑的溝通模式,包括反射動作的敬禮與退卻(將舉手禮轉變成鞠躬禮一點都不難),還有口語用詞上的修正(出口就是「報告」,有些單位還不能使用你我他),都讓人顯得畢恭畢敬,活像個龜孫子。外面的大老闆最喜歡這一套啦! 

許多上班族與上級溝通時沒禮沒貌,一出口就爆炸,像是「經理!經理!那個YY壞掉了,怎麼辦?」而做為退伍軍人的你,出口就是「XXOOZZ請示入內!跟經理報告一下~YY東西狀況怪怪的,上面還不知道,可不可以先請您裁示.....」這種內建的馬屁詞庫是多麼難得!Win8裡面也沒有附,外面買都買不到! 

上級講話,你會自然跳到一旁立正站好,雙手貼齊褲縫。老闆罵人,其他同事一臉不爽,只差沒有脫口「加倍奉還...」時,而你卻一臉愧疚罪過,裝死裝笨,活像真的智障。看到大咖走過,你會知道自己沒有資格用眼睛看他,先行面壁退避,充份讓上級享受到摩西過紅海兩邊開的尊榮體驗。和身旁那些傻傻不動或差點撞到老闆的人相比,你的言談行動都再再證明了老闆土豪人生的價值,他怎麼能不愛上你!! 

這種卑賤可鄙的舉動,是沒當過兵的妹仔和胖仔辦不到的,因為他們還有羞恥心,而你已經在服役期間把羞恥心丟掉了。你,就是台灣上班族菁英中的菁英! 

2. 對於不公平有表面張力 

職場有太多太多的不公平。錢少給,假不多,罰錯人,職位爛。 

哇靠,這四種狀況,你在部隊碰到的比外面賽三千倍好不好!!那些妹仔和胖仔知道么八和洞八的差別嗎?他們知道10之間的距離比「我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還要遙遠嗎?他們病假被改事假在那靠杯,是有會想要拿槍開主管嗎?不會嘛!但么八改洞八,連長是有可能腦袋開花的。 

罰錯人?有沒有看過一人刺槍刺錯方向,百人一起伏地挺身三十下的。職位爛?知道油水分離槽是什麼東西嗎?鐵槍擦成繡花針有沒有看過?啊他們就是不懂嘛!民人喔,過太爽。 

所以部隊已經給了你珍貴的暴政體驗,讓你能輕鬆消化大社會的不公平,就像撐在杯口的表面張力一般,總是優雅而平淡。 

3. 對於超時工作有調整力 

台灣世界有名的就是無薪加班,加到天荒地老日月無光,卻沒有錢。軍隊也是這樣,所以才有時薪八塊半的美名。但重要的是,你在軍隊就已經先學會面對超時工作的調整力。 

什麼調整力?掃地掃一個小時,明明大家都有在動、在揮掃帚,也聽到刷刷聲,ㄟ~地上的樹葉就是沒有變化哦!整個旅部營部連部過了水電燈火管制時間還是燈火通明,大家都在電腦前一言不發努力敲著鍵盤,ㄟ~就是一張A4的東西都沒有做出來哦! 

這就是調整力,是人類為了面對可怕環境所演化出來的珍貴能力,軍隊讓你早一步開發出這種基因潛能,實在是好棒棒。 

4. 對於惡劣食物有消化力 

許多上班族妹仔抱怨辦公大樓後面巷子的那些小爛飲食店又貴又難吃。拜~~~託~~~,試試軍隊的伙食好不好。一天三餐成本幾十塊,那個基本上和噴(餿水)沒有定義差別的東西,軍人還不是天天照塞進嘴裡。 

垃圾食物不健康?知道演習到一半超想在麥當勞前面架槍進去點餐的感受嗎?你知道什麼叫一卡的熱量都是恩賜嗎? 

叫外送老是來得慢,去好店人又多?拜~~~託~~~,軍隊那個一百多人搶幾盆噴才叫人多好不好,而且有時演習餐車還晚一個半小時才送到,收噴的阿婆都到了送餐(噴)的還沒到。五分鐘用餐完畢看過沒有?沒時間吃飯咧,過太爽。 

有毒食物?拜~~~託~~~軍人專吃有毒食物的好不好,小蜜蜂(移動攤販)的東西一堆沒聽過的小牌甚至還沒牌的,大家還不是又吃又吸,也沒死掉呀! 

講到吃哦!誰懂得過軍人!你知道冬天時在野外樹下一邊發抖一邊啃鳳姊肉粽的感覺嗎?拜~~~託~~~ 

其他可以在軍隊中養成的能力太多了:一套服裝穿全年的免洗力,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就可以移動的減碳力,只要半坪空間就可以生活的居住力,虐待後輩下屬就可以爽整天的娛樂力,看一個節目一本雜誌就可以擁有一切知識的學習力等等,因為太多,恕我無法詳述,只能讓大家自行體會。喔,只有退伍軍人才能默默體會。 

說真的,當兵不見得能讓你變成一個真男人,但好好當,真的可以讓你變成一個適合台灣職場生活的小賤人。當兵的經驗真的太寶貴了。

延伸閱讀:
1979年林毅夫潛逃事件始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450144

歷史從不給叛將地位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43930520
林毅夫事件 國軍無法承受之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4451917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aoyisun
  • 實話總是傷人最重的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訪客
  • 台灣研發核武起自老蔣 終於張憲義叛逃

    2016-02-21 03:11 聯合報

    美國當年阻止我國發展核武的細節,曾由出身中科院的退役上校、核工博士賀立維出書詳盡披露,書中引述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一份國家安全文檔中的資料指出,台灣發展核武關鍵與最高決策者,是當時的蔣中正總統;而美國早在一九六六年開始干預台灣核武研發,一直到一九七六年九月都在試圖阻止我國擁有獨立的核武研發能力,但一直到張憲義事件後,才真正握有台灣研發核武實據,強制關閉了實驗室。

    蔣中正延請以國核彈之父

    賀立維所撰「核彈MIT」一書,第五章「台灣核武發展史」指出,台灣研製核武,可回溯到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中共在新疆羅布泊試爆了第一顆原子彈,並在一九六六年完成氫彈試爆。
    蔣中正因此決定發展核武,在延請被譽為「核彈之父」的以色列原子能委員會主席恩斯特.大衛.伯格曼協助,成立直屬國防部的中山科學研究院籌備處。

    中科院四研究所負責研發

    當時中科院有四個研究所,第一所負責彈頭,為核能研究所;第二所負責結構設計,為機械研究所;第三所負責電子通訊,為電子研究所;第四所則為推進劑化學化工,為化學研究所。分別負責核彈的彈頭、彈體、導引與推進劑。

    我國當年就根據以色列發展核武經驗,延攬專家到中科院,在一九六八年設立「新竹計畫」,陸續成立核一、二、三廠,利用核電廠使用過的核燃料提練製造核彈所需的鈽同位素。之後於一九七二再立「桃園計畫」,設置重水式核子反應爐,取得鈽239。

    蔣經國繼續支持核武計畫

    蔣中正一九七五年病逝後,蔣經國繼續支持中科院核武計畫。十三年後,就在蔣經國病逝前數日,中科院軍官張憲義叛逃,美國強力介入,我國核武發展自此終結。
    美以居留權、金援挖情報

    我國成立中科院後,美方一度高度關注,尤其針對第一所。賀立維引述前駐美代表「錢復回憶錄」回憶張憲義叛逃事件的內容說,「當時中科院負責人對美國有強烈反感,不時峻拒美國大使館或軍方希望參觀中科院的請求」、「根據一些與美國情報界有關的友人告訴我,中科院派赴美國深造的研究人員,時常會被美方接觸詢問,是否盼獲美國永久居留權及經濟援助,只要他們返回中科院時能提供美方所需的情報資料,這些好處就可輕易得到」。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有個解密文件—美國駐華大使館發給美國國務院,以「中華民國的核子意圖」的電報談話備忘錄中,是美國駐華大使安克志拜訪當時我外交部長沈昌煥時,提及台灣準備建立核廢料再處理的技術,沈昌煥答覆:「台灣若此時建立這種再處理設施,是一件『傻事』(Stupid)」,沈昌煥保證台灣不會做這些事。

    賀立維在書中說,但張憲義事件讓我國第一線外交人員,不知該如何面對美國官員。

    美吸收張憲義掌握證據

    根據賀立維在書中出示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台灣在核武發展上的新證據」國家安全文檔,報告提及,美國是在一九六六年開始干預台灣核武發展,防止任何核武原料進入台灣;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三年,美國不鼓勵我國從西德購買核廢料再處理設施,不願台灣擁有相關能力;一九七三年有來自台灣核能官員私下向美方通報,台灣有核廢料再處理的熱室設備,位於桃園龍潭的核研所內,因此美國準備派一個考察團來台查證;一九七六年九月,美國曾試圖阻止我國擁有獨立核武研發能力。

    賀立維在書中指出,我國向西德採購核子反應爐,因政治考量被拒絕,但我國後來還是向加拿大採購一座重水式核子反應爐。隨後美國的情報重點,就一直在監視台灣是否有核廢料再處理設施,一直到一九八八年美國吸收的張憲義叛逃,美國才據張憲義提供的情報,關閉台灣的核廢料再實驗室。

    張憲義如何叛逃?美方吸收臥底 毀我核武心血

    一九八八年發生的張憲義叛逃事件,讓美方摧毀台灣核武研發心血。張憲義是怎麼被美方吸收的,一直無從稽考,「核彈MIT」作者賀立維曾是張憲義在中科院的同事,他以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事長李潔明解密的國會證詞中,說明美國吸收張憲義的方法,而他自已也經歷過被美方試圖吸收的歷程。
    賀立維畢業自中正理工學院物理系,一九七四年進入中科院服務,當時同為中正理工出身的張憲義,在院內負責核設施動態模擬分組負責人,一九八三年他自美國柏克萊大學歸國後,被張憲義找進小組,張憲義隨後三級跳,從分組長,直接出任副所長,除可了解核研所整體動態,他還被指派參加中科院主計畫推展、規劃與督導工作;賀立維也擔任能掌握中科院全院大小計畫的計畫評審委員。

    賀立維回憶,他每次開完計畫評審會議後,張憲義一定跟他要會議資料,所以除了核武資料,他很可能也提供美方中科院所有武器研發內情。他並認為,像張憲義這樣的美方臥底,不會只有一位,甚至應有更高的領導在護航,否則他如何從小組計畫分組長,一下子升到副所長。

    賀立維在書中寫到,一次中科院長辦公室要他到國防部,向副參謀總長作一項專題簡報,循例他要向張憲義報備時,張表達要一起去,雖然國防部回電說張不用去,但張仍堅持與行。張叛逃後,他回想,這些大概都成了他通報美方的情報。有了張憲義這顆棋子,中科院等於門戶大開,毫不設防,完全在美國情報網掌握中。

    美方是怎麼吸收中科院到美國深造的研究人員?賀立維說,在他抵達愛荷華校園後,學校負責外籍新生環境介紹的顧問主管自我介紹:「我原來任職於美國中央情報局」,賀立維隨即也接獲一位自稱經貿顧問的R先生來電,藉口想了解台灣經貿狀況,賀經暗地請示上級後,與對方會面,但對方正題不多,一直追問他課外喜歡什麼活動,在美國會不會寂寞,有沒有意願兼差。

    賀立維說,兩人第二度相見,R先生帶他坐豪華遊艇去釣魚,隨後到遊艇俱樂部用餐,對方甚至臨時搭訕到兩位金髮比基尼辣妹,輕易就熱絡起來,旋不幾女孩就建議移到另一個小酒吧去聊天,說會讓他們「有個美好的時光」(have a good time),賀立維看苗頭不對,趕緊藉故抽身。

    賀立維的警覺,來自同班一位來自沙烏地的同學莫罕莫德.索利(Muhammad Soli),因為他也曾接到這位R先生來電,對方說R是中情局人員。賀立維認為,他若不快走,避掉可能的陷阱,否則若被在飲料中下藥,金髮美女的汗毛沒碰到就被照了相,下半輩子就玩完了。

    電文解密…1970年代 美阻我兩波核武發展

    美國政府公布最新解密的完整文件,首度披露台灣曾在一九七○年代後期致力研發可用於武器的核技術。美國在一九七○年代至少兩度堅決阻止台灣取得先進核技術,不讓台灣發展核武。
    網路雜誌「外交官」(The Diplomat)廿日報導,美國採此立場主要基於擔心台灣追求核武會使台海緊張局勢大幅升高。中國大陸在一九六四年代核試爆成功,使得台灣對獲取核能力興趣大增。美國智庫「東西中心」的安全專家饒義指出,台灣核子武器計畫在一九六○年代末展開,曾數度嘗試取得外國核技術,並自行發展鈾濃縮技術。

    最新解密文件揭露了美國卡特政府與台灣政府就核議題進行外交接觸的細節。一九七六年九月,亦即在卡特就職的幾個月前,台美達成了旨在永久關閉核計畫的協議。時任行政院長的蔣經國保證不會發展核廢料再處理設施。而做出此項保證的時間點,恰在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發現台灣試圖生產武器級鈽與濃縮鈾之後。

    這些文件其實是兩封電文,解密日期為二○一五年十二月三日,揭露卡特政府試圖監控台灣有否遵守一九七六年的承諾。根據第一份解密電文,IAEA檢查人員一九七七年發現,台灣試圖把台灣研究用反應器(Taiwan Research Reactor)的核廢料拿到設施外去使用,違反安全防護規定。該反應器在IAEA發現前述行為後便被中止運轉,之後在卡特政府與台灣政府訂定條件後才得以重新啟動。

    第二份解密電文重點則是台灣後來在鈾濃縮技術上的研究工作。一群美國政府核專家在一九七八年來台時發現,一位台灣國家研究機構的科學家一直在致力研發雷射鈾濃縮技術,而該技術顯可用於武器。卡特政府最終對蔣經國政府發出警告,表示美國始終懷疑台灣考慮保留突破核子武器發展的潛在能力,而這將意味美國無法「繼續支持台灣電力計畫所需的國外核原料出口執照。」

    此外,最新解密文件也首度證實,美國政府曾在冷戰時期將自家核子武器存放於日本的沖繩島,但因核武在該島的存在是個公開的秘密,這項揭密就不那麼讓人感到有趣了。

    美國務卿1978年致信蔣經國 要求停止核計畫

    解密文件顯示,第一份電文時間在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主旨為台灣研究用反應器(TRR)。電文一開頭便談到,在台灣與美國雙方就核廢料、適當防護措施以及可接受的研究計畫達成協議以前,TRR停止運轉,並強調它的重啟取決於台灣是否遵守一九七七年三月、四月及五月時雙方談好的條件。
    接下來的內容則涉及核廢料的處理與存放、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發現TRR操作被轉換成低濃縮鈾(LEU)燃料來降低擴散疑慮一事,以及美國可在台灣境內所有核設施內持續、不受限制地進出。台灣方面的研究計畫也受到美國嚴格的審查。

    此外美國並在一封寫於一九七七年六月、談到台灣核能研究所(INER)研究計畫草案的信件中,得知從鈽中分離鎇(或稱鋂,Americium)的作業已被終止。電文末尾則提及有關核出口執照的核發以及美國政府願意讓TRR重啟。

    至於第二份電文時間則在一九七八年九月,主旨為核團隊訪問後續事宜:給蔣總統的行動方針。內容一開頭指出,美國政府已檢視核專家團隊的發現,也派遣駐台大使與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進行初步交涉,最終決定仍應向台灣提出正式的行動方針,重申台灣應避免違反雙方訂定的核協議,並對雷射同位素分離法表示很深的疑慮。

    在給蔣經國信中,美國務卿范錫開門見山指出,像這種跟雷射同位素分離法有關的敏感性研究,引起美國政府對於是否能夠持續對台進行核出口的嚴重懷疑。范錫希望蔣總統能注意台灣雷射同位素分離法相關研究計畫的性質與內容,以及計畫所產生的不確定性。美方也不容許研究計畫再有灰色地帶,要求停止研究計畫。他在信中最後提到,協議的違犯將迫使美國終止核發對台灣出口核原料的許可,希望台灣仔細審查所有核子研究活動。

    2016-02-2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