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2  

黃清信

三年前(2012),得知復國墩已經排雷完成。興沖沖返金,來到當年一直沒有機會完全走透透的雷區。

雷區內先是撿到多個早期的海漂杯與傳單,慶幸早來的鳥兒有蟲吃。突然眼睛一亮!發現一顆銹蝕的60彈半掩埋在土堆中。用眼光一掃,附近就發現了三顆。

不是排雷完成!那地面上的彈怎麼沒有被發現?⋯⋯
那埋在地面下的應該還些有什麼吧!
腳底先是一涼,再集中60彈拍照存證,最後依來時路退出雷區。

由同行的金友報排雷大隊隔天來移除。
我問了:那排雷大隊有沒有帶來金屬探測器,再將附近仔細的掃一掃?
他們沒有帶探測器!只是將三顆彈抱著就走了...

之後又再返金兩回,我一直不相信七哨前的雷區已經無雷。

老兵7

溪邊灣 會電人的EE-8

電話記錄

部隊中有許多專用術語,就常讓菜兵們搞不清。就如軍友所提到的「平封戰啟」、「晝封夜啟」、「夜封晝啟」、「平戰皆啟」...。幾年前剛聽到這名詞,我也搞不清楚是捨意思,因為當時一線據點沒有這種做法,更沒聽過這種說法。.

一樣是走夜行軍,也有同袍稱為「走岸」,意思也沒錯,就沿著海岸線戰備道走。另外還有部隊老兵留下自創語,譬如水匪我們稱水鬼,而有老兵是說「水雞」青蛙(台語)。偵察機我們稱為蜻蜓(台語),國語又成了小朋友!

基於保密原則,防區當天的重要電話記錄在天亮前才會下達,通知當天第一線各海防班哨應注意事項,衛兵站2~4或3~5就常接到。而軍方那些特殊專有名詞,常搞的那學歷不高、識字不多、報到不久的第一線衛兵忙得手忙腳亂。

電話響起總機只說了一聲:電話記錄!就開始點哨,一哨、二哨、四哨...九哨,各哨衛兵紛紛覆誦哨別就忙著拿出電話記錄簿、找手電筒、找筆...。待各哨所衛兵全就位了,總機才一開口念,馬上就有聲音出現,我的筆沒有水、那個字是要怎麼寫?

每人程度不同,總機這時就要當起老師開班授課,國字與英文單字教學。(嶼):島嶼的嶼,山在左邊,與眾不同與在右邊的嶼。有聽沒有懂就是寫不出來,電話中大夥七嘴八舌互相教拼字。寫不出來的還是寫不出來,最後總機就會很不耐煩的說:另一位衛兵是誰!換他過來寫。

更有衛兵寫不出來,就乾脆不寫也不問,待這通電話記錄結束後,直接拿著電話記錄簿子到隔壁鄰哨抄。有的衛兵用注音,有衛兵寫錯別字,越看越不對,一改再改還是錯。當哨長看見那本滿是注音塗鴉電話記錄簿時真不知該如何批閱。

「今日AM0600, LCM 登陸艇兩艘由料羅灣出發經由峰上灣、溪邊灣、狗嶼灣、許白灣、東割灣,將到北碇、草嶼、后嶼進行例行運補任務,請防區第一線哨所勿發生誤會...」,這樣的電話記錄在第一線很平常。當我還很菜時第一次聽到那地名,峰上=風上、溪邊=西邊、東割=東哥!?

又總會求正確心切免得被班長釘,就每個字必問,越問時間拖越久。電話那頭就會出現好幾位老兵催促的聲音。等你問完所有的字,人家海軍早完成運補任務回去了...。


雷霆演習


這位黃x元,(正確是黃x遠),原來當年的電話記錄就已經寫錯!筆記也就跟著寫錯。他真是會隱形!全金門找了好幾天,就是不見他蹤影。那幾天他的名字比司令官還出名。

每天構工回到班哨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責任區內巡視看看,以免真的出現就在我們的責任區內。
還怕他可能會偷渡、泅水投共,排ㄟ與排副兩人登上漁船與復國墩漁港前的大礁石上搜索,一無所獲。

隔天電話記錄來個全島大搜索,所有人都放下工作,數人編成一組,持槍搜索。樹林、石縫、彈藥庫、廢碉堡坑道、砲兵陣地、只要是能藏人的地方,都要翻一翻、看一看。

人沒找到,倒是找到許多好玩的東西。誤闖溪邊砲兵彈藥庫,鐵軌加上一堆大口徑彈頭,大開眼界。
在四哨發現西瓜苗,西瓜一顆有乒乓球大小。拾獲五零機槍彈兩大箱,誰丟的不可考!還摘了愛玉一大袋。

傍晚回到班哨拿臉盆做起愛玉凍,又洗又搓,結果沒有成功,水水的沒有結凍。那一天真是快樂的野外郊遊。

雷霆演習完結篇
人生舞台有開場就有結局,這過程中你是主角或是跑龍套,自己決定。當年金門就是敵前,敵前逃亡唯一死刑,無一倖免,除非你是第N個林毅夫。

幾次雷霆演習印證,金門幅員很小,兵員很多,人可以藏在那裡?不是等著被捉,就是早已經自裁。在碧山靶場正上演雷霆演習的完結篇,每連都需派員到場觀禮,來一場殺雞警猴。
派誰去!POA心裡早有數。當看槍斃公差回到連上,就會知道誰是POA心中的頑劣份子。歐!原來蔡排副就是其中一位。

而當年雷霆演習次數不及自裁多,自裁又不及暴行多,雖然三種結局是大同小異。軍旅歲月第一就是要學會忍耐,別人撐得過去我也一定可以...

老兵6

子彈在金門是有夠充裕。

除了老兵有交待每天三餐餵食小狗黑色火藥拌飯吃,這會讓狗更兇悍。還會搖下彈頭做成項鍊墜子,火藥用鋼杯裝著放煙火。

老兵退伍,會帶著幾顆50彈頭到山外藝品店,刻上金門留念。藝品店內還會有各式用子彈與彈殼焊接做成的紀念品。

7哨地下坑道內就分散大小數個彈藥庫,有著各型式彈藥。全連像這樣的彈藥庫,至少還有十幾座是散佈在各隱蔽處。崗哨內有一本彈藥管制簿,哨長每天要清點數量、每天要簽名。因為彈藥只會多、不會少,也不曾見過哨長認真搬動彈藥箱清點過。為什麼會多?原因很簡單...。

半夜好夢正甜,匪船越界,被叫上來打驅離射擊,心裡就會很不爽。通常彈鏈都已經置入機匣,衛兵拉槍機兩次就可以直接射擊。不熟練的衛兵打五零機槍如像打連珠炮,匪船不但不走,還會越來越接近。有些匪船它們就是來來回回,一夜來騷擾好幾趟,這會讓人氣得直跳腳。

總會抱怨,為什麼匪船不在我站衛兵的時間來?這是在浪費我睡覺時間。匪船越界驅離射擊都是不待命,到了哪裡才算是越界,全靠我們自由心證。我在站衛兵時,有時間可以跟你慢慢耗,你可以再靠近一點。我要下衛兵睡覺了你才來,我管你現在距離是兩千、三千還是四千,先將你趕得遠遠的再說。

咚咚、咚咚咚...匪船遠離、驅離結束,以電話回報戰情。戰情第一件事就是問:打了多少發?
多少發?你問我、我去問誰!請問有誰聽清楚剛才一共打了幾發。半夜又不想洩光在機槍陣地裡找彈殼、數彈殼,只覺得腳下是彈殼一地。我只想著快點下坑道睡覺而已。50機槍燃燒彈50發就隨口報出,當然只能報多不能報少。
天亮開始分解擦槍、掃彈殼,大概看了不超過30發,把彈殼往雷區草叢內一丟,帳冊就會又多了二十發。

剛到金門,對子彈管制還是很注意,那是在新訓中心受到的影響。剛接50機槍副射手時,擦槍時誤擊一發。就很緊張的打電話回報給安全士官。安全士官說:我這裡沒有聽見槍聲,那麼戰情也一定聽不到,那就算了...。之後據點有出現零星槍響,只要是沒人問起,再也懶得回報。慢慢瞭解,當年第一線什麼都會缺,就只有子彈會多。

光是五零彈藥帳冊上就多了不少,包括4月份的雷霆演習,搜索226師逃兵黃瑞遠時撿到那兩箱一百多發。有天傍晚想打五零機槍都到七哨來排隊,每人都可以打幾發。大夥排隊打得興致勃勃,就苦了我成了負責擦槍的,我是擦得咬牙切齒。

大移防前,彈藥士謨利兄說要繳交57步槍彈殼,七哨7.62子彈很多就是沒有彈殼。那幾天站白天衛兵還多了一項任務,就是將子彈彈頭朝下,放進防火帽中,左右搖晃將彈頭搖下、倒出火藥、再將彈殼送進槍膛內擊發。因為只擊發底火聲音不大,但也是只擊發底火步槍不會自動退殼,就需拉一打一,還蠻費事。

71年3月11日下午,319師先遣大甲營來接防。他們見到崗哨內還放著裝滿子彈的彈匣,他們也很緊張的問:這個你不要帶走嗎?
那是多出來的,就送給你們當做見面禮吧!看見他們一臉疑惑樣,子彈對他們來說,還是嚴格管制的東西。

守防部隊最注重的還是射擊,殲敵於水際灘頭。課表總會排有打靶課,常遇到要公差的電話記錄,就把原訂的課程給打亂了。今天打靶,一個連被四分五裂瓜分後,就只剩下十幾人。值星官還是按表操課去打靶。
在金門打靶就是要把帶來的彈藥全部打光,因為沒有人想再把彈藥抬回去。靶場內不要說是彈殼,就連實彈都可以看見,在那裡彈殼、實彈根本就沒人去撿。

部隊回到苗栗打靶是走到南勢山靶場,來回幾個小時爬山越嶺、跨越鐵道就只為了每人打五發,而且還不能多打。又常為了一個彈殼大驚小怪,找不到就是不能回去吃飯。當整連人一字排開,趴在草地上摸索彈殼時,腦海中浮現出有好整堆彈殼,被我丟在金門的畫面。因為人、時、地的轉變,彈殼的價值也會大不同。 子彈在金門如石頭,到了台灣倒成了黃金。

有一點我還是搞不明白,國軍彈藥、武器、裝備,多就讓它多,為什麼一定要埋掉?就留給新兵們練槍法那也不錯阿!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