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8  
圖:7哨五零機槍陣地 


黃清信

81迫砲的驅離射擊

民國72年1月7日,匪船接近就躲在礁石後面。7哨直射武器不管用,先是召來砲組。在組長帶隊下,砲組來了七員與兩門60砲,其中有兩位是1299T,已經退伍等船中,算是狀況外的老百姓了,也跟出來看熱鬧。

天空下起濛濛細雨,伴隨著海風不規則呼嘯吹過,砲組在暗夜很熟練的完成架砲插標竿工作,然後就發射了幾枚榴彈與照明彈,那照明彈發射聲音特別響亮。因為目標超過最大射程無功而退。

副連命令除衛兵外全部人下坑道待命休息,如匪船一有動靜,衛兵再以緊急電鈴通知。所有火砲還是架在原地,雨勢越來越大,拿出雨衣當砲衣包住所有的火砲、彈藥箱,全部人員包括砲組全進入7哨坑道寑室。

記得才剛睡著,衛兵就下來通知,營長命令兵器連81砲排來支援,大卡車現在就停在廟旁空地,要大夥幫忙抬砲與彈藥。從坑道一上來,雨勢怎麼這麼大,所有的雨衣又全都被武器與彈藥給穿走了,勤儉建軍的年代武器、彈藥當然比人員更重要。

兵器連來了一門81砲,一位少尉排長,兩位上兵射手、六箱彈藥。這種天氣出門想必他們也很xxx。冒雨踏過一路的泥濘幫他們將81砲與彈藥全部就位後,大夥已經全身濕透。

兩名81砲正副射手,拿起工具就開始冒雨挖掘陣地,他們帶來的六箱彈藥全是照明彈(81砲排想這次任務就只是單純打照明彈而已)。大卡車卸下武器與彈藥早已經開走,一位81砲射手說要回去拿榴彈,哨長開口說了:不用這麼麻煩,七哨彈藥庫內就有81砲榴彈。

這在彈藥管制簿中有記載,已經存在很久的東西,確定有嗎?!因為我是從來也沒有實際去清點它。就像那3.5吋火箭筒彈藥,外箱都爛到底了,除非要開打了,沒人會想去動它。

天微亮雨也停了,當時的我正在崗哨內接下站白天衛兵。營長先來當現場指揮官,還帶著作戰官。然後是旅長也陸續聞訊趕來,現場指揮官又換成旅長。旅長一來就下命令,81砲射擊。

第一發偏近,距離離目標有段距離,81砲排長修正好角度、方向、米位,第二發確是不發彈,大家傻眼!旅長與侍從士眼明手快跳進五零機槍陣地內,營長與營輔仔身手矯健立即蹲在石頭後,作戰官則是跑來跟我擠在崗哨內,其他人就地形自行掩護。另外那兩名1299T的老百姓又在現場看熱鬧,真是替他們擔心,老兵八字輕,不要已經退伍了,還出意外那就太不值得。

還是81砲那三位弟兄最神勇,只向後走了幾步,幾秒後兩位砲手走回去,先是在砲管與砲座間踢了幾腳。就開始分解砲座與砲管,從砲口倒出砲彈。

當那枚不發彈被倒出後,他們就隨手放在一旁。這時旅長說話了:將未爆彈拿遠一點...,旅長才又繼續指揮。耽擱這一段時間匪船已經隨海浪移動離開礁石後方,越來越接往海岸線。81砲再修正角度,第三發在發射前作戰官似乎對81砲排長的計算有意見了,看著他們兩人在遠處比手畫腳後時,才又繼續。

這次近距離大仰角發射打得高不見彈,每個人都睜大眼在空中搜尋彈體,看見了...掉下來了...就掉在我們右前方幾百公尺處,離目標嘛~差得離譜!

第四發又是不發彈,這次大家有了經驗,躲的動作斯文一點,就稱之為快走吧!再次排除後那兩位81砲砲手開始發牢騷,說是'因為彈藥潮溼失效,要回去砲排再抬彈藥過來。現場指揮官說:不用了,匪船既然已經現身就打直射武器吧!


三哨!


我下部隊報到,不管是早晚點名或是下電話記錄,就一律一哨、二哨、四哨,自動跳過三哨。問了老兵才知道,本連來接復國墩連的時候就沒有了三哨。三哨是在我們來接防之前就被摸走了!當時認為那只是傳說,沒特別放在心上。

廢坑道與廢哨在第一線非常多,七哨崗哨附近就有兩座。六哨旁也有一座,就當彈藥庫使用。初期心中會感覺毛毛的,尤其附近又是一顆顆土饅頭。這是一種視覺上的警惕,晚上站衛兵總會多看它一眼,警告自己千萬不能打瞌睡!日子一久倒也習慣了它們的存在。

71年5月初,POA帶領十幾人公差,來到第一排的據點整理環境。因為5月11日司令官蒞臨溪邊灣視察海龍部隊,也將宣佈溪邊海水浴場於5月20日正式開放。

來到位於溪邊灣上方這一座廢棄碉堡,站在三哨門口往前望就能看見溪邊金砲兵營區的綠色鐵皮屋頂。POA徵求三位公差,在場幾乎都是比我老的兵,只能非常不自願的舉手當自願公差。臨進去前輔仔就交待,把裡面能搬動的全部都搬出來。

當POA拿出鑰匙打開那厚重水泥門,封閉的哨所也不知道經過多久沒人進入。我們三名公差一進門,就先看見木板拼湊成的床舖。而入口右邊最裡頭是座已封閉的火砲射口,射口寬度超過一米,應該是戰防砲。

牆壁上還掛著幾件有階級的軍服,下士還是鐵板老K的領章。地上四處散落雜物、有書本、紙張還有幾只内務櫃木箱...。
我們三名公差特別安靜都沒有講話,心裡想著儘快搬完、儘快離開,只剩下那座搬不動的木板通舖。最後再拿掃把在地面畫上幾個大字。

其他公差則在外面空地上點了一把火,燒掉我們所搬出來的一切。整理完畢POA再度上鎖,鎖住一切,包括記憶。

 

無奈...

吳奈O,綽號就叫「無奈」記得也是砲組阿清取的綽號。1348梯的他確是慢了一週與1349梯同一班船到金門。一起構工時就曾經問過他原因,他親口對我說:他有位親戚很夠力,與當年的警備司令陳OO是結拜兄弟,他會慢一週報到是正在喬關係...。

我則是聽聽就算了,如果真有關係在新訓中心早就喬好了,又何必跟著大家一起來抽籤!抽籤又是抽到金馬獎再來喬!而且喬到最後又是來到最基層的野戰步兵連。

71年5月中,一早到連上集合準備早點名時,就傳聞報到只有2個月的「無奈」喝鹽酸自裁。已經被緊急送往花崗石醫院,現在情況不明...。無奈」他頭殼內又是在想什麼?怎麼事先一點徵兆都沒有!幾天前才與他一起出同樣的公差,還相互勉勵要忍耐。而那天公差時他腳扭傷了,看來沒有什麼大礙,只是走起路來腳怪怪的。

當天一樣吃完早餐後又是外出公差,晚上回到連上打聽結果,下午1400專機後送台灣就醫,還能後送那表示情況還好,至少他不會死在金門。

幾個月後「無奈」居然再度回到八哨,並沒有看見他受到處罰,繼續他未完成的軍旅歲月。嘴巴至喉部是那類似被火烙印過的深褐疤痕,說話聲音也變沙啞了。回來後也沒有人會去問他為什麼想不開,他一定是有什麼靠山才能逃過「自裁有罪」這一條吧!一般人早已經送軍法審判了。在同一天,軍法公報:山外發生軍人當街搶劫,雖然只搶到台幣一百元,而他確定是死定了。

隔年72年4月底,行軍南下野營訓練途中,走到雲林境內「無奈」他又那條筋不對了就棄械逃亡。據說是「無奈」將步槍與裝備往路旁草叢一丟,就坐計程車回家躲好幾天,還真是非常的離譜。

因為有後台、有靠山,才會讓他有恃無恐的一再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他一人就把二九二師步五營步二連這塊招牌給咂了。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