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密接空中支援(1)

2018-01-10 台灣軍警戰術研究發展協會

「空中纏鬥成就一部好片,密接空中支援打贏戰爭。」

隨著F-35聯合打擊戰機將取代A-10C的傳言不斷擴大,密接空中支援(CAS)也成了軍方飛行單位熱烈討論的話題。

雖然CAS在阿富汗、伊拉克戰爭前不不是那麼為人知曉,但實際上已行之有年。可是,CAS究竟是什麼?哪些飛機能進行CAS?地面部隊又如何看待這事?

photo

為了讓大家更了解CAS,我們將針對一些問題,為各位破除些有關支援地面部隊的迷思。首先,我們會談談基本任務擬定的因素及定義,接下來說說如何執行,最後分享些特殊狀況或技巧。


密接空中支援 (CAS)為由定翼機或旋翼機、在離友軍很近的距離內,對敵方目標進行攻擊的任務,需要細膩的整合各空中及地面部隊火力。

國防部聯合出版刊物 3-09.3

CAS的簡單定義是「由空中武力對地面部隊進行的直接支援」任何能攜帶彈藥的飛行器都能執行CAS,無論是一戰的熱氣球,還是B-1B槍騎兵轟炸機。反正,只要能投射某種彈藥的飛行器,就能進行 CAS。

我必須明確說明這點,因為人們似乎認為只有A-10可以做CAS,但這是不正確的。雖然A-10可能在CAS上表現得他媽的有夠好的,但並不是唯一能執行CAS任務的機種。實際上,A-10只是目前CAS機種的冰山一角而已。

CAS為各軍種中少數共通的任務,由所謂的CAS聖經JP 3-09.3所指導。身為曾在空軍及海軍執行CAS任務的飛行員,我可以說兩者是非常相近的。雖然空軍和海軍在戰法、術語上可能完全不同(還真讓人難過),但說到要支援在地面踹門的傻逼們,大家都為了共同目標、說同一種語言。

請注意,陸軍並不把他們的直升機當成CAS。實際上,陸軍把直升機當作另一種作戰工具,就像步兵和裝甲車一樣。 所以,不需要有管制官資格,就能召喚攻擊直升機支援。

photo

CAS任務中有三個關鍵腳色:


地面部隊指揮官  –在任務區域內的現場指揮官,負責指揮部隊移動及完成任務。由地面部隊指揮官指示進行CAS任務。

管制官 – 地面指揮官與空中武力的直接溝通橋樑,他會直接和飛行員通訊,並引導空中攻擊。.

合格管制員稱為JTAC( Joint Terminal Attack Controller,聯合終端攻擊管制官)或是FAC(Forward Air Controller,前進空中管制官)這些JTAC(陸軍/空軍/海軍)和地面部隊整合,作為地面部隊與空中武力的聯繫。

FAC(空中)指揮空中攻擊,且是每個戰機聯隊都認可的資格。FAC(空中)會建立個「戰機列隊」(當現場有多架戰機時,他們會在目標區上空不受影響的高度編隊),同時指揮攻擊行動、標定目標、和地面部隊指揮官聯繫。

空中武力 – 定翼機或旋翼機都行,反正就是能扔炸彈或發射武器(砲彈、火箭、小牛飛彈)把目標炸爛的東西。

任務擬定

CAS相對上是容易擬定的任務,不同於要把特定彈藥投射到目標上、設定進出航道、同時和其他戰機合作的打擊任務,CAS是高度動態的。

首先,要搞清楚任務型態,以及戰區和該任務的ROE。

CAS任務主要分為兩種:被召喚來的、事先計畫的。

在事先計畫的任務中,你會被要求支援特定行動。也許是SEALs在奪取高價值目標,或是史崔克車隊駛過高風險環境。

通常,事先計畫的任務會有比較多明確資訊,你會看到地面部隊的移動路線、目標、潛在威脅、並想像這畫面,好在升空後做為參考。

這並不保證你會在任務中大開殺戒,你在空中的目的是:當事情搞砸的時候,有人能幫忙消滅敵人、把東西炸爛。

被召喚來的任務就看狀況了。有可能是滯空編隊的任務,目的是當友軍開始交戰時,天上有人能支援,但也可能會突然被派去執行其他任務,或者在基地備勤室待命,基本上就是做為QRF。

被召喚來的任務所得到的資訊很少,我們通常和目標區裡的人有通訊,但經常不會先知道我們支援的單位的狀況,除非他們真的很需要我們。

除了知道被分配到的任務外,搞清楚帶出門的武器也很重要。在第三篇會提到「數位化CAS」,但拜今日武器發展所賜,任何戰術機種在執行CAS任務時已簡單許多。

CAS任務的掛載有很多種,大部分包括JDAM(Joint Direct Attack Munitions,聯合直攻彈藥)、LGB(Laser Guided Bombs,雷射導引炸彈)、GP(General Purpose Bombs,通用炸彈或傻瓜炸彈)、小牛飛彈和機砲。

武器掛載取決敵我間的距離,以及希望CAS達成的效果,通常會由現場的JTAC和掛載彈藥的戰機協調。

photo

高威脅與低威脅環境


我之前寫過一篇有關F-35是敘利亞戰場理想CAS機種的文章,但我們的思考都受限「低威脅環境」的CAS,簡單來說,CAS面對的空中及地面威脅都極低。像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CAS機組能在不受地對空飛彈、防空炮火、敵軍戰機的威脅下作戰。最大的威脅則是輕兵器和MANPADS( Man-Portable Surface to Air Missiles,單兵地對空飛彈)。

但這是經常面對的狀況。有時候,部隊就在薩姆飛彈的MEZ(Missile Engagement Zone,飛彈射程)內,也就是說,CAS必須和其他SEAD(Suppression of Enemy Air Defenses,壓制敵方防空火力)機組合作,並調整戰術以免被擊落。這可能意味著要直接癱瘓薩姆飛彈發射載具(如果可以–通常指的是機動車輛,二位元的老薩姆飛彈發射基地就另當別論了),留在MEZ外圍,盡量減少暴露在飛彈威脅下,或在不值得為任務損失一名飛官時,直接退出目標區。

高威脅CAS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在今日槍林彈雨的戰場環境(像是北韓、中國、俄羅斯等),敵方的防空火力勢必會讓CAS任務複雜化。但重點是,即便如此,我們這些專家還是會找出對策。沒有人想因此呆坐著,尤其是在CAS任務中挑大梁的A-10 機組員們。

開了這扇門以後

疣豬、精靈、毒蛇、大黃蜂、打擊鷹、槍騎兵 – 隨便你說得出的機隊,我想不到任何不慎重以對CAS任務的機組。這是神聖而困難的工作。

空中纏鬥可能很酷炫,但CAS任務是能收穫最多的。得以直接影響地面作戰的結果,絕對是種榮譽和特權。

當你踏上登機梯那一秒,任務就開始了。在下一篇文章裡,我們將討論怎麼執行CAS任務,以及戰機飛行員和JTAC間如何溝通。

部分文章及圖片出處:
https://fightersweep.com/3855/what-close-air-support-is-and-isnt-part-one/

photo

密接空中支援(2)

2018-02-22 台灣軍警戰術研究發展協會

在飛抵CAS任務目標區前,飛行員會和ASOC(Air Support Operations Center,空中支援任務指揮中心)聯繫,ASOC會提供飛行員任務及地面部隊資訊,同時也會更新戰況。ASOC也可以提供飛行員建議待命位置或高度,以避免干擾其他進出目標區的飛行器。

在飛進目標區後,飛行員會將無線電切換至 JTAC/FAC的頻道,並向地面管制官報到。建立通訊後,JTAC會提供飛行員待命指令,並建議飛行高度。如果是較繁忙的CAS任務,空中可能有多種飛行器在不同高度巡航、編隊,像是MQ-9死神無人機、AC-130砲艇機、甚至是B-52轟炸機。完成空中武力協調後,JTAC會要求飛行員進行「戰機對FAC簡報(FIGHTER to FAC brief)。」

戰機對FAC簡報是簡短的報告詞,讓飛行員說明他的任務代碼、機種及數量、位置及高度、所攜帶的彈械、進場時間、攜帶的偵測/標定系統,另外,如果有的話,取消攻擊代碼(ABORT CODE)

取消攻擊代碼是極度重要的,所有參與CAS任務的人員都得知道。取消攻擊的狀況可能是「呼叫後取消(in the clear)」,任何人只要說「取消、取消、取消」便得以通知戰機停止炸射。如果律定個代號作為取消攻擊代碼,則所有飛行員都必須知曉這個代碼。通常,SPINS(pre-mission Special Instructions,任務前特殊指示)會詳述這部分。

在收到FTR-FAC簡報後,FAC便會進行FAC-FTR簡報。這個簡報讓飛行員知道地面即時戰況,地面部隊交戰的目標、威脅型態及位置(通常是MANPADS和輕兵器、有時候包括機動薩姆飛彈載具)、友軍位置、周圍的火砲及砲彈飛行高度、火砲射擊線、 JTAC使用的權限、以及其他一般規則。

photo

友軍位置是這串簡報中最重要的部分。如果有時間,我會目視確認友軍位置,並與之通聯,確保我不會把火力投射在他們周圍。好啦,夜視鏡讓這點容易許多,尤其當友軍用不可見光雷射標定自身位置時。

如果無法目視確認目標,飛行員起碼會收到友軍位置座標,並標示在自己的地圖上(數位或傳統地圖),並用機上的感應器進行目視確認(標定夾艙)。

在高威脅或某些低威脅CAS任務中,飛行員可能被指定到目標空域外待命。針對這點,我們會討論低威脅環境中,戰機低空盤旋(wheel)的目的,這實際上是今日大多數任務的型態。

「低空盤旋」指的是在目標區上空巡航,向左或向右都可以,取決於標定夾艙的位置。就F-16而言,我們向右飛,因為狙擊手標定夾艙裝的位置;對F/A-18來說,我們向左飛,因為要用到ATFLIR。距離可能在一浬到五浬之間,就機種及飛行速度而定。

飛行高度大致上由「戰機列隊」以及空域中其他飛行器而定。CAS任務的大迷思是戰機要飛得又低又慢,如此才能有效進行攻擊。但拜最新的標定系統所賜,這根本不成問題。戰機可以在更高、更遠的地方飛行,且提供同樣有效的支援。從中高度空域往下看,經常會發現掠奪者無人機、直升機、監控飛機在CAS任務機組下方飛行。

高度提高有隨之而來的好處。幾千英尺早已超出WEZ(Weapons Engagement Zone,武器射擊區域),以及大部分老式 MANPAD的射程,同時也避免輕兵器的危害。另外,特戰部隊需要高隱匿性,在高空飛行也能避免暴露蹤跡。

在盤旋編隊後,長機和僚機會分開,讓僚機專注於判斷地面狀況,而不用擔心維持編隊,或牠們會分散到不同高度,並靠資料鏈分享資訊。

要發動攻擊時,JTAC會先將第一份9行簡報詞傳給飛行員。9行簡報詞是JTAC將目標資訊傳給飛行員的標準格式。JTAC會先說管制方式,以及標定攻擊目標的方法。

共有三種管制方式。第一種是在攻擊過程中,JTAC能目視戰機及目標,確保戰機炸射正確的目標。第二種是JTAC只要看到戰機或目標之一,在飛行員回報「進場」後,JTAC回答「Cleared Hot」執行以上兩者之一的管制方式。

第三種則是JTAC不需要目視到戰機、也不用看到目標。通常,這代表目標離友軍很遠,例如需要多次空中攻擊才能消滅的車隊、敵軍大部隊,JTAC會跟飛行員說「Cleared to Engage」。

在送出9行簡報詞之前,JTAC通常會說這是「BOC(對座標炸射,Bombs on Coordinate)」還是「BOT( Bombs on Target,對目標炸射)」差別在於,就BOC而言,JTAC會將精確座標傳給飛行員,飛行員輸入該座標到系統內,並投射精準導引武器至該座標上。BOC在空中多雲時很好用。進行BOT時,JTAC會將大略座標傳給飛行員,但這組座標通常不精確,過程中需要持續溝通,或用肉眼及感應器監控目標。

9行簡報詞的第一行包括理想IP(Ingress Point,進入點),方向及距離。例如,根據友軍及敵方位置分析,JTAC可能會引導戰機由北往南飛行,間距為十浬。然而,在今日的低威脅CAS任務中,前三行通常是N/A。

4至6行則是目標相關資訊。JTAC會將目標海拔、目標描述、MGRS座標傳給飛行員。座標可能用JTAC引導飛行員目視/感應器找到目標來替代(per talk on、per system),因此,飛行員可能不會得到座標。

7到9行是目標標示、友軍和撤離點。管制官會告訴飛行員目標標記的方式,可能是用煙霧、IR指示燈、不可見光雷射。再說一次,友軍位置是最重要的事情。這可能會影響接下來使用的武器,以及大家願意承擔的風險(例如:Danger Close任務需要取得地面部隊指揮官認可,確保指揮官知道戰機將對友軍周圍進行炸射)撤出點指示 JTAC希望戰機攻擊後的飛行方向,可能是回到待命點(有時候會遠離目標區),或者回到上空盤旋的編隊裡。

在CAS任務中,通常由長機接收9行簡報詞,僚機伴飛,同時搜尋可能的威脅。如果僚機較為資深,飛行員也可將9行簡報詞內容抄下來。當9行簡報詞傳送完畢,長機(或要進行攻擊的戰機)會重複4到6行。正確來說,飛行員會重複第8行來確認該戰區的ROE,確保所有人都清楚這件事情,也讓友軍知道接下來將對何處進行攻擊。
如果是 BOC,飛行員會將座標輸入系統,並直接復誦系統呈現的數據。我的習慣是把資料寫下來,再輸入電腦,之後才復誦,無論是BOC或者BOT攻擊任務皆如此。這樣能確保我的座標參數精準無誤。

確認飛行員復誦無誤後,JTAC會傳送攻擊相關標示與限制,這關係到JTAC希望戰機如何進場(確保戰機不會把炸彈扔在自己人頭上,或朝友軍開槍),預期的TOT(Time Over Target,飛越目標時間),接著候命。

「報告方向、確認目標、目視友軍及等待命令」這句話會讓飛行員知道要答「方向240,確認目標,目視友軍」接著聽到「Cleared Hot(准許開火)。」

https://youtu.be/NvIJvPj_pjE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還沒完呢。當飛行員復誦他聽到的規則後,JTAC會和飛行員溝通目標資訊(BOT),這是個「由大到小」的過程,例如目標是個機場,JTAC可能會說「Contact跑道。」建立共同點後,便能以此為參考點,引導目視攻擊行動。

藉由感應器溝通稍微容易些。在飛行員輸入座標後,他便能告訴JTAC看到的狀況,並妥善調整機上的感測器、IR標定器和雷射標定器,藉此確認大家看的是同個目標。如果有ROVER,JTAC和飛行員便能透過資料鏈通訊,看到飛行員所見的畫面。

協調攻擊目標時,溝通非常重要,我們說CONTACT代表參考點,確認目標後改成TALLY,如果是友軍,我們說VISUAL,藉此確保不會誤判敵我位置。

好啦,鎖定目標了,然後呢?這時候就讓長機僚機開始對話,長機會確認僚機看到目標,必要時協助識別目標。當所有人都對著同個目標時,長機會提出作戰計畫—我們要怎麼進行攻擊?

長機會告訴僚機他預期的攻擊成效,要兩架飛機一同攻擊,還是其中一架攻擊、另一架在上空盤旋掩護?他們打算投放哪種彈械?如果要兩架戰機一起攻擊,要同時投彈,還是以30秒間隔進場?最重要的是,當兩架飛機離場時,要如何避免互相影響?

聽起來很費事吧,但實際上就是這麼麻煩,只是這一切都發生得滿快的。CAS需要成千上萬小時的訓練,A-10和AC-130機組員之所以精通此道,是因為CAS是他們的主要任務。他們大量訓練,因此這些事情能流暢進行。

頭盔瞄準系統是讓CAS容易一些。飛行員可以標記敵軍位置,並同時觀察友軍相對位置。在夜晚,用IR雷射標定目標、使用夜視鏡就能達成此一目的。

完成協調後,進場方式就取決於攻擊行動了。例如,大角度俯衝攻擊需要戰機從列隊中脫離、直接向目標俯衝。飛行員會說「河流11進場,方向180,確認目標,目視友軍。」 JTAC會回答「繼續」(如果他還沒準備好)或是「CLEARED HOT」。

這時,一切都很迅速,你以25度俯衝、加上400節以上的高速衝向大地,一邊確認任務參數,一邊等候指令。只要聽到那個神奇的咒語,便可以大開殺戒,接著拉起戰機,開始尋找潛在威脅及僚機。

有時候,JTAC會調整僚機的攻擊路線,尤其是連續攻擊,例如「長機的彈著點向北五十米」僚機便會根據地面的煙霧調整瞄準點。

僚機脫離戰場時,長機會注意他的後方有沒有MANPADS跟著,同時評估攻擊效果,JTAC可能會在無線電上回報「立刻重新攻擊」,或開始準備下個攻擊任務。

https://youtu.be/a9VBkPuuU2Q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這個程序會重複好幾遍,直到戰機彈藥用盡、必須返航,對地面部隊來說也是心理和生理上的煎熬(尤其是交戰中的地面部隊),而且又很緊急。最糟的是聽到 JTAC大聲叫喊、無線電背景傳來槍砲聲,此時,絕對有必要採取一切手段來消滅威脅。

攻擊結束後,JTAC會快速向飛行員進行任務歸詢,包括消滅的目標數量、任何要帶回基地的情報。此時,飛行員們收收回家,地面上的傻逼留著繼續打仗,因此飛行員經常希望能出勤支援地上的弟兄。

以上只是CAS任務的皮毛,CAS任務極度動態,且非常獨特,我只是稍微提到一些狀況罷了。在第三篇中,我們會談談一些特別的CAS任務,例如緊急CAS、武裝護衛、不投彈任務。

部分文章及圖片出處:
https://fightersweep.com/3889/what-close-air-support-is-and-isnt-part-two/#prettyPhoto

空中支援

密接空中支援(3)

2018-03-03 台灣軍警戰術研究發展協會

在第二篇中,我們提到了些飛行員、管制官間協調攻擊行動的皮毛,然而,密接空中支援是充滿變化、且高度動態的環境,對今日的作戰型態更是如此。

在這個系列的結尾,我們將討論一些其他的作法,以及科技對今日戰場的衝擊。

武力展示/友軍兵力展示

把人殺光、把東西炸爛不會每次都是個好辦法,很多時候甚至沒這個選項。有些情況下,地面部隊只需要讓當地勢力知道:如果情況惡化,好人是有後援的。這就是武力展示/友軍兵力展示。

「我帶著和平到來;我沒拖著大砲。我含淚懇求:別找我麻煩,不然我會把你們殺光。」–詹姆斯.馬提斯

photo

OIF/OEF及綏靖作戰的本質就是不對稱的,也就是說,這不是紅藍對抗、敵我分明的戰爭,地面部隊必須說服搖擺不定的當地勢力,為了更遠大的目標,捨棄那些邪惡的作為。這種狀況下,我們有不用投彈炸爛目標的作法。

友軍兵力展示是兩者間較和平的作法。基本上,飛行員只是飛得比平常更低一點,讓戰士(好人和壞人)看得到戰機在該空域飛行。有時候,壞人只要體驗過死神飛略頭頂,便會恍然大悟,停止或放棄抵抗。

對地面部隊來說,這也能激勵士氣,讓他們知道:「嗨,我會顧好你的屁股」而且,通常不需要任何人去協調什麼。

https://youtu.be/pt0K8_NEFvY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武力展示就是下一階段了,就像執法單位的「使用武力」一樣,表示把情勢提高到下個層級。在武力展示階段,飛行員需要和管制官協調,管制官則需決定是否要展現美軍強大的空中武力,以震懾敵人,讓其乖乖就範。

武力展示需要飛行員和管制官合作。即便在航空展裡,低空高速飛行過頭頂是很爽的享受,但對敵方反抗勢力來說,可能非常駭人。這有點像以前的西方飛行員對敵人丟子彈,告訴對方:「下一架更快喔。」也像是馬提斯所說的,我帶著和平而來,但也帶著地域大門的鑰匙,如果再執迷不悟,落下的是你無法承受的炸彈雨。

當然,武力展示不是每次都是適當的。如果有MANPAD造成的威脅,這可能就太冒險了。如果能妥善執行,武力展示可以有效緩和情勢,並讓反抗勢力逃竄。

緊急CAS

緊急密接空中支援可能讓很多人迷糊了,有些人認為這是計畫外、且危及的任務,但實際上則是在沒有合格JTAC的情況下執行的CAS。

聽起來很可怕吧?沒錯,對任何人來說都是。

JTAC、FAC、FAC(空中)等都有接受密集訓練,使誤擊友軍的風險降到最低,同時也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和飛行員溝通。引導飛行員用正確的武器、對正確的目標進行攻擊,這一切不只是個技術,根本是門藝術。

緊急CAS指的是某個沒接受過上述任何訓練的傻逼,隨手抄起無線電準備大幹一場。這可能代表他們沒有和JTAC一同作業,或JTAC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正常運作。

photo

但這不代表飛行員可以收收回家了,他們可能變得較為保守,但還是會竭盡所能地把炸彈扔到目標上 — 因為地面上的傻逼需要他們這麼做。於是,原本的精確的術語變成平常對話,飛行員從拿著無線電的傻逼話中,抽絲剝繭找到需要的資訊。

我幾個月前出版的書中,序言曾提到類似的情況;精靈轟炸機的機組員面對一個緊急CAS任務,他們負責掩護的車隊遭到伏擊,JTAC中彈,這些機組員只好當下靈機應變了。

數位 CAS

數位 CAS還滿新穎的(過去十年內才出現),簡單來說,就是依靠資料鏈和機上感測器執行CAS任務。

就像我在上一篇提到傳統9行簡報詞仰賴口語溝通及目視確認,但有了標定器和加密資料鏈,很多東西都改變了。

現在的JTAC可以選擇藉由加密訊息(VMF)傳送9行簡報詞給飛行員。JTAC可以用PSS-SOF筆電產生高準確度的座標,並將之傳送給戰機飛行員,過程中無須言語溝通。

藉由影片資料鏈,JTAC也可看到飛行員透過標定器看到的畫面,並引導飛行員將標定器指向正確的目標。

搭配聯合直攻彈藥(JDAM)的數位CAS任務甚至能不受惡劣天候影響,避開下方的威脅或山脈,但也伴隨相當的風險。

但沒有系統是完美的,有時也有人意外把自己的座標當成目標,如果沒有及早發現,結果會非常的災難。

photo

這系列文章只是淺談密接空中支援罷了,而我著眼在當今的任務型態上。和傳統戰爭有明顯的FEBA(Forward Edge of Battle,戰線前緣)或FLOT(Forward Line of Troops,部隊前緣)相較,今日的CAS任務有相當的不同。

在閱讀這些概論性的資訊後,希望您能對CAS有更多了解。就像我說的,能發射武器或扔炸彈的飛行器,就能執行CAS任務,AC-130和A-10機組員則是這方面的專家。

這是否適用於 F-35、或我覺得 F-35能執行CAS任務嗎?是的,在很多狀況下,F-35就像其他戰機一樣優秀。

我覺得 F-35能取代 A-10嗎?當然不行,A-10不只是飛機了(很屌吧),A-10是個社群。我很喜歡那種高度專業的組織,這些人開發戰術戰法,和毒蛇及大黃蜂社群「什麼都會、什麼都不精」的文化有很大的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神仙、老虎、狗
  • 空中密接支援的重點不在於機種 重要的是陸空聯絡的能力 包含聯絡機具和地面人員對地圖判讀的能力 在台海防禦作戰中 我們可以使用美軍在越戰時的火力基地的概念行之[台灣地面攻擊機只有AT-3 吧 好像很久沒見過它現身台南基地了]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