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Yahoo論壇/林青弘】「吳斯懷們」對戰「段宜康們」

2018年4月26日 Yahoo奇摩新聞

作者:林青弘/自由作家

年金改革的普遍性原則,就是不能有大小眼。如果法官、檢察官可以退休後最多領取98%所得替代率的月退俸,相比段宜康立委指摘將官「貪得無厭」,這些法官與檢察官又該如何形容?軍公教警消都是社會少數,法官與檢察官更是少數中的少數。執政黨如果存心利用「多數暴力」,藉由立法院多數優勢強行通過年金改革方案,在惡性循環、互信不足的狀況下,「以暴制暴」很難脫免。

少數退休軍警人員以暴力攻擊警察與記者,除有法律責任,對於社會大眾來說,形成負面印象之後,必然不會同情軍公教警消的差別待遇,也不會仔細傾聽年金改革的訴求與差異。退伍高階將領,要面對親中赴陸的不良觀感,月領中華民國的退俸,跑去中國大陸示好討拍,台灣人民哪會開心接受?過去存在深遠刻板印象,認為不善讀書、成績不好的國民,才會選擇從軍服役或是報考警察。

數十年過去了,軍人與警察的社會地位,或許比卅年前提高,比較容易獲得重視與尊敬,但是社會階級的刻板印象,以及職業特殊性與某種程度的神祕性,致使社會觀感的變遷很慢,不符合在職、現役與退休、退伍的軍警需求。主流意識對於軍警觀感,或多或少的歧視與誤解,或許是年金改革反彈行為下的潛意識報復與階級反動。

年改無論依循何種學說理論,主要原因在於政府財政能力有限,每個人都要依賴政府,政府則要依賴專業官僚與選舉制度,長期經過,制度弊病與人性常態所糾結而成的社會亂象,一定成為政治議題,所有政治人物逃不過這一關的考驗。馬前總統與國民黨選擇逃避年改考驗,選票讓他們下台,完全執政之後的民進黨,背負既有考驗,更有未來選票流失的挫折。改革不是請吃流水席,沒有吃到飽,更沒有改好改滿的任何可能,看看「滾動式檢討」的預留修法空間,即可知悉年金改革不得不做,做了之後,更要繼續做。

年改若往修好方向進行,有利者多數,反彈聲浪就會相對削弱。年改若往降低給付方向修正,被影響的人想要爭取法律上的權益,這是天經地義的權利,即使多數不認同,但仍要依憲依法尊重他人權利爭取與異議表達。惟獨使用暴力強烈表達不滿,是否能夠引起社會多數共鳴與認同?這是軍公教警消甚至未來千萬勞工,面對年改得要提醒自己的基本原則。

全台灣只有法官與檢察官不附理由,在不知情又刻意遂行的狀況下,被排除在外,業與年金改革絕緣。依據民進黨的年改論述,想來只有法官與檢察官的職業特殊性非常特殊,比保家衛國的軍人更特殊,所以具有特權而不適用年改。看看社會大眾和輿論對於司法的評論,司法公信力就像初一、十五的月亮,公信力因人而異、因個案而異,民進黨特別保護法官與檢察官免受年改損害,道理何在?吳斯懷們如果想不通這層道理,襲警打記者的官司到了法院,這些法官哪會同情你們?

段宜康們沒有同理心體驗年改之後所帶來的財務影響與心理損失,公務員的18%就在多數民主的表決中,推翻年改會共識或多數決議。利用民意反制民意,無須共產黨分化台灣社會,單以立委席次的多數優勢,即能逼退許多政治不正確。民進黨政府想要讓軍公教警消少拿年金,減輕政府財政負擔,得理不饒人、多數優勢不讓人,來百個陳抗就抓百個,想要暴力衝突就以法律嚴厲制裁,吳斯懷們哪有可能打贏段宜康們?

選票就是最好的制裁工具。既然民進黨政府同意滾動式檢討,未來立法院多數黨如果換黨做,修法空間依舊存在。吳斯懷們無須蹧蹋軍人形象而與民進黨政府對抗,想清楚現實障礙與可用救濟方式,真的,打記者與圍毆警察,不會讓年金領好領滿。感性訴求於社會觀感,總比勇敢打人更有說服力。沒有選票支持,年改就像躲不過的意外,總是要面對。

延伸閱讀:
陳熙文:反年改不只反年改 突顯一個世代的茫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