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徽

NEVER NEVER 2009年6月29日 下午 09:35 電子郵件 來函

日前,一位與我同時退伍並且一直保持連絡的同學來找我閒聊.我先大概介紹一下這位同學.他與我相同,在連長任滿後便退伍.他在連長任內也很優秀,我記得沒錯的話,當時是他們師裡的師長直接把他叫到跟前,命他去接任並整頓一個軍紀敗壞的連隊.而當他決定退伍時,他的長官都很驚訝.當時他的老婆差點為他這個決定鬧到離婚.直到我同學現在身上有四張專業金融相關證照,並曾有過在先前兩家公司欲離職時,同業便爭相重金挖角的紀錄.現在他過得很好,生活也很幸福,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父親.

那這個同學與我的文章又有什麼關係呢?原來他帶著老婆孩子來與我話家常時,說到有時在公司裡,一些工作及企劃案推不動時,真想學軍中常聽到長官們對連級軍官大聲喝斥"我不管!"呵...說到這裡我與同學兩人都笑了他老婆突然插話"你們兩個現在都是獨當一面的主管,怎麼能對你們手底下的同事說這樣的話?".他老婆無心的一語讓我與我同學反思良久.那當年我們任職連級軍官時,師,旅營長又怎麼可以對我們說出那樣的話呢?其實這得回到陸軍官校的教育說起,且經常看到版主及眾多發帖人拿西點與陸官相比,版主是老學長了,我無意也無資格推翻版主的認知,而祇是從另一面來探討兩所學校的不同....

西點軍校的新生有四句標準回答"是..長官!""不是...長官""對不起...長官!"長官...我不明白..長官!"而這樣的接受及執行命令的訓練模式到了中華民國的陸軍官校則被簡化成了三句"是!""不是!""報告!沒有理由!"我相信各位志願役的前輩們應該對這三句話終生難忘,但西點的第四句標準回答到了陸官怎不見了呢?這就是有趣及吊詭的地方了,其實這也是間接引起大部份義務役士兵對志願役連級軍官心生憤恨的原因.....

西點的第四句話其實說穿了是一句反問句,他要求上級長官明卻指示,以便執行,這個反問句反過來要求上級軍官必須要有指揮道德,要為他下給下級軍官的命令負責,同時也是版主曾提到的"我為這個命令負責"的原因.可陸官就少了這個反問句,以致於在部隊裡,你經常聽見上級單位對基層連級軍官拍桌叫罵"我不管!你是連長!你給我把這件事搞好!"的原因.

據我的經驗,長官說"我不管"的情況通常都發生在連級軍官須要上級支援時,而上級長官根本不想負責甚或上級根本也不知如何處理,便用拍桌叫罵的方式將責任及工作全部推回連級單位,並任連級單位自生自滅.而連級軍官被迫要執行不可能任務,祇好將連級幹部的行政裁罰手段提升到幾近酷吏的程度,逼迫所屬部隊士兵完成不可能任務.也許會有人說"你們連級主官不會去申訴嗎?"那我祇能說你太不了解軍隊,也太不了解系統發生學,你去看一下黃仁宇教授寫的"萬曆十五年"你就知道統領幾十萬精銳士兵及眾多武將的古代皇帝為何總被閹人所控制了.原因就是潛規則理論.申訴制度是明規則,而下級不得申訴上級則是潛規則,一旦你違返潛規則,則很可能明規則反而反過頭來作用於你....接下來我開使詳述兩個"我不管!"事件,其中一個事件還造成一名當時小金門上尉連長舉槍自盡,該名連長原本是國家重點培養的人才,他是從美國軍校畢業的....

我個人經驗最深刻的一次是在某小島任連長時,被命令要重蓋一個碉堡.可當時我欲動用我彈藥庫的黃色炸藥來炸碎岩石以為工料.上級堅不同意.我祇得用人力來敲碎花崗岩,你就可以想像當時情況有多麼慘.而我在陸軍官校又沒學過蓋房子,以致當時困難重重.但最後我都尅服了.可料羅灣的運補及師工程組及海軍出了問題.不是不送東西,就是一次送半年份.當時我要求師部給我一支電鑽,但沒想到師部給我的電鑽竟然沒有鑽頭.復我又打了報告後,方才送了一支鑽頭.但一支哪夠,花崗岩硬度甚高,不到兩天就報銷了.而鋼筋則是送來三根手指般粗的六號筋,卻沒給我彎筋器,那是要怎麼裁及彎曲鋼筋?人定勝天?精神戰力大於物質戰力?而料羅彎的運補也很不正常,有時我等了大半月,沒有工料.有時一來就來兩滿船.而我發生這些問題時,我曾跟我的直屬上級,也就是營長回報,得到的答案是一聲大力拍桌聲,及"我不管!"三個字.....

後來有一梯次驗收,師部來到我駐守的小島,結果我工期又延誤,當時被師部長官狗幹一頓.我很是不滿,我向長官說工料經常沒按時運到.結果一旁的後勤長官馬上拿著工料表說"全都運到了不是嗎,表格上都有啊!"我說原本我缺四百多條鋼筋和打地基整地的水泥兩百包,結果等了一個月什麼都沒有,長官你現在看到是因為海軍昨天一口氣全補滿給我,我如何在一夜之間完成原本一個月的分梯施工....."我不管!!!你還講理由!你不要臉!!你是連長還是我是連長?"呵呵....

結果,我被上級命令禁假直到完工為止.而師部的壓力下到了旅營部.被延宕近四個月的工程,竟然懲罰性的要求我兩個星期後如期完工,等於要壓縮三個月的工程進度.但當時我的據點哨,潛伏哨執務甚重,根本無法全連投入.我向營長報告是否能請將潛伏哨及夜間武裝巡邏排勤務請各連暫時支援後,呵結果...."我不!!!!"........後來我被迫將全連兵力集中工程,分三班制,平均每人眼眠時間不到四小時,強迫白天工傷的地兄夜間仍然揹槍站哨甚或巡邏.而此時弟兄們開始消極抵抗,而我身為連長,處份怠工部屬的手段及強度不斷的加強.最後,工程是完成了,但還是多拖了一個月.....而我在一次晚點名,我甚覺理虧,我向弟兄們倒歉,並且命令副連長將當時施工期間不合理的禁足及原本要送出的禁閉名冊全部取消.也許你們又要說"你不會對你的士兵曉以大義嗎?讓他們不要消極抵抗?"那你試著反過來想想要是你當時在我連隊服役,處在這樣高強度的不合理兵力運用時,我對你曉以大義有用嗎?你就會公忠體國共體時艱?你沒在站哨時開槍打我這個連長就不錯了!

而不久後我移防,在某次夜間巡邏時遇見了那名友軍單位的美國軍校畢業的學長.他的情形也跟我差不多,人力不足,資源不足,當時他守的又是很大一個據點,兵力根本不夠,最後他在長官無數次辱罵後,於半夜四點鐘帶著弟兄構工後回到連長室用四五手槍舉槍自盡,這個你們找一下過期的報紙你們會看到....

自殺

而我有兩個學弟,也因為得不到上級的支援,被迫帶著連上弟兄,到老百姓的工地偷材料而被判軍法,坐牢近兩年半後,不名譽退伍,半毛錢退伍金都沒拿到便離開軍中自生自滅.而"我不管!"這三個字,並不一定祇會出現在構工的情況,祇要是上級長官不想費心幫助下級或是他也無力處理時,這三個字經常出現.而後來我幸遇到幾個優秀的好營長,我發現他們從來不講那三個字,那些優秀營長總是盡力支援連級單位,並且多所關心連級部隊.

原本"誓死逹成任務"與"適時支援下級單位"是兩套可以並存的執行法則,可到了國軍這裡,就又祇餘"誓死逹成任務"了.而我國陸軍官校的訓練裡,從來就沒有教我們"報告長官!我不明白..."而這樣的小小不同,也造成了國軍裡,你的長官經常一推二五六的拍桌大罵"我不管!!!"的原因.但就像我同事老婆那無心但卻絶對有理的反應,你身為上級長官,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不管!"?

""我不管!"與"我來管!"的差異

在那個小島服役時,因為重要地區,以故國防部長,參謀總長及總司令經常來到.而我也可看到高級長官們治軍的思維邏輯.某次,某總長來島視察,到了我連長室一看,怹看見我連長室潮溼不已.牆壁發霉,便當場問我是第幾期的畢業生.我回答後,我請他坐下.他很客氣的對我説"這是你的連長室,你很辛苦.我不能坐你的位子,我坐這裡好了.你坐你的連長位子上,我有話問你..."他問了一些生活上的事,並問我我這個單位為何經常不著上衣光著上身,以致有其他部隊戲稱我們是土匪營?我回說小島上淡水資源不夠,不能把淡水用來洗衣服,故祇得如此.他一聽後在那想了想,便當下命聯勤司令協調海軍,每次運補時必定要連帶運補一定數量的淡水給我們單位.末了他要離開我連長室時,他又環顧了我的連長室,便又命令聯勤司令在下個月內,務必對我這個單位的每個連長室配置一部除溼機.末了我聽見他對陸軍總司令說"唉!這些小連長真可憐...他們大概陸軍官校畢業時從沒想到要住進這種房間...."結果他又停步下了問我"你一個連長在這裡加給多少?"主計署的高級軍官很快回答了"五千九百元報告總長",! 我見到他又嘆氣了.."一個師範學校的畢業生不要說到這裡來,就算祇分發到大金,加給就有一萬二..."主計署的高級軍官立刻回答"報告總長,回去之後我向您提報外島加給提高的方案..."該名總長一走後,果然不久,連長室裡就有了除濕機,而海軍每次都會送上一定數量的淡水.一年後,我的外島加給多了六百元,雖然祇有六百元,我卻一直記得當時坐在我連長室的那位高級長官.可又過了一年,除溼機卻成了被高級長官炮轟的對象.....

一年後,某位高級長官新上任,便優先到了我所駐守的小島上來.這位長官可就不一樣了,他拼命的到各連及各偏遠的碉堡去聞嗅著野戰廁所有無異味,當然答案是肯定的.本單位被罵到臭頭.最後他去視察了另一連的連長室後,叫所有連長過去集合.我趕到時場面很是凝重,看來這位新上任的長官對這個小島上的守軍很不滿意.一臉陰沉的他終於開口說話了"各位連長,陸軍的軍風是什麼?你們要跟士兵們苦在一起,要忠誠勤樸,這個除濕機代表什麼?代表你們忘了陸軍的軍風,祇知享受!軍人是事業不是職業!你們要記清楚,要吃苦!!"結果,那個除溼機就被移到軍械室去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那位喜歡到野戰側所聞異味的高級長官,担任前幾年美軍沙漠風暴的指揮官,我猜那時美軍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會被槍斃,因為當時美軍的一個重要口號就是"要讓前線的官兵喝到冰涼的可口可樂".......

上文承蒙 NEVER NEVER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電子郵件來函」,特此致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ntscmeiho
  • 長官您蒐集的文章以及過往的服役經驗<br />
    每每閱畢後<br />
    晚輩除了感慨還是感慨<br />
    當時考進軍校成為軍校生感覺很榮耀<br />
    有理想有抱負<br />
    希望將來能夠為國貢獻<br />
    不過陸官兩個月的聯合入伍訓<br />
    就讓我對國軍的印象完全盪到谷底<br />
    家父20年的空軍經驗<br />
    沒有告訴我太多事情了<br />
    當時也不鼓勵我去當軍人<br />
    不過最終還是考進軍校<br />
    但我最後還是選擇結訓後就離開軍中<br />
    除了失望還是失望<br />
    現在我念的是業界評價不錯的國立科大<br />
    至少未來也不怕失業<br />
    雖然我不是陸官的學生<br />
    不過陸官校史館上方高掛的國家 責任 榮譽<br />
    我沒有忘記<br />
    但對於現今國軍來說<br />
    實在不知道還有幾個革命軍人有這份使命感
  • 卜祥鴻
  • 文中那位自裁的連長是和我一起去美國的同學,那時我也在金門,他的師長就是我們在官校時的指揮官
  • 訪客
  • 湖井頭連長自裁事件

    民國八十五年七月二十日中國時報第一版報導。

    就讀陸軍官校時被選訓為[交換學生],前往美國接受嚴格軍事教育,目前戍守第一線據點的小金門連長羅大中,疑因工作壓力的因素,於民國八十五年七月十九日清晨舉槍自裁,金防部對此事十分震驚,立即指派高階主官率同政三政四人員前往了解,並通報在台家屬緊急赴金處理。

    羅大忠連長係在昨天清晨五點三十分許,在連部辨公室內,舉槍朝自己的頭部開了一槍,當場傷重死亡。軍方初步調查結果,認係其本人自覺工作壓力過大,對自己表現期許又期許過高,一時想不開所製致確切原因則仍繼續派員調查中。

    對於這樁發生在前線的不幸事件,金防部十分重視,要求各所屬單位妥善處理善後,有關人員在兼程前往了解之後,表示整個事件只能以[遺憾]兩個字來形容,對這位優秀的軍中人才,這樣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均非常的難過。



    據了解,該連部管轄的區域內,全係第一線海防重要班哨和觀測站,設有[前進觀測官]監視對岸,防務十分吃重,發生在前年十一月間的[小金門誤擊事件],造成對岸黃厝居民數人受傷的事件即與該處防區戰士試砲不慎有關,因此師部對該連一帶海防據點的防務,平日即[盯]的很緊。

    羅大中連長本人在就讀陸軍官校六十一期時,即因學、術科表現俱佳,在經過校方選訓之後,以[交換學生]的資格被送往美國軍校,接受嚴格的教育而其畢業後所表現的一流語文能力和軍事專業素養,深獲長官的好評和期許,不久前奉命擔任第一線據點連長,即被官校同期袍澤視為上級有意栽培他的重要歷練。

    據了解,羅大中連部最近正進行一些工程,白天他常實地前往督導,加上防務緊繃關係,時有愁眉不展情形。
  • 訪客
  • 連長之死

    http://tw.myblog.yahoo.com/rain19740525/article?mid=1180&prev=-2&next=-2&page=1&sc=1

    84年2月初我剛到金門的時候 我們連上正在湖下

    那時候 連上正值新連長還沒到的空窗期

    而 那時候我們的代理連長 是同營兵器連連長暫時代理

    換句話說 這位連長要兩個地方 跑來跑去

    那時候 還是可以用60砲驅離射擊的時候 因為我們湖下連部是屬於一線海防據點

    有一次 我坐在湖下連部的中山室 輔導長正在跟我們幾位新兵聊剛到金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

    就在那時候 聽到60砲射擊的聲音 整個中山室的玻璃窗和桌上玻璃杯的水也跟著輕微的晃動

    輔導長說:不用緊張 那是正在做驅離射擊 過不久後 我們就要離開這裡 下基地去了

    過了幾天後 我就跟幾位同梯去新兵集訓隊報到受訓 我們大約在新兵集訓隊待了快一個月後

    有一天晚上 集訓隊的班長跟我們說:等一下 你們連長要來接你們回到連上

    於是 我們就整理好自己的一些裝備和生活用品 等待連長來接我們回去

    過不久後 集訓隊的大門口 就來了一輛計程車 車門一打開

    出現了一位蓄著短髮的中尉軍官 我心想:這位應該就是我們的新連長

    我們這位連長 於是就帶著我們坐上計程車 要回到頂堡基地營

    在計程車上 我們連長跟我們這幾位新兵聊一下在集訓隊的生活

    而連長也有跟我們自我介紹 連長說:我叫羅大中 現在是你們的連長 以後有什麼問題 可以來找我

    回到基地連之後 我發覺老兵們不太喜歡這位新連長 因為新連長要把連上一些老兵傳下來的規定廢止

    像打飯班之類的一些規定 我們連上只要服役未滿一年的士兵 都要入列打飯班

    就算是大專兵也要以入伍時間滿一年計算 在連上打飯班除了打飯 一切公差勤務都是打飯班在做

    換句話說 打飯班就是菜鳥的簡稱 倒是我們這些菜鳥 覺得這位連長不錯

    因為 那時候連上在下基地 我常常看到連長手裡拿著一本準則 常常看到他在讀那本厚厚的準則

    不過 我們這位連長在連上待了大約快兩個月的時間 就接到指令 要到美國受訓

    在經過了一年多後 場景一樣是頂堡基地營 不過一年多前的菜鳥們 現在已經都是待退的士兵

    好像事情是發生在七.八月的某一天 我記得是禮拜六 連上一位1716梯的士兵 拿著當天的報紙

    給我們大家看 他手指著報紙的新聞標題 標題上寫著:小金門連長 因不堪部隊任務壓力 舉槍自殺身亡

    我們這些比較資深的士官兵和輔導長 都很驚訝 因為這個新聞的事件主角 曾經是我們的連長

    原來 我們這位連長從美國受訓回來之後 又回到小金門當連長

    連長為什麼會自裁?我們這些人當然是不知道 我們開始就在回想 羅大中連長以前在連上的種種

    在我們心中 那位盡責的連長 竟然會走到自裁的這一步路 我們大家也是覺得很難過

    當時的我 在心中祝 羅大中連長一路好走

    很快的 十二年就過去了 這次返金行 我也有到羅大中連長最後任職的湖井頭參觀

    要離開湖井頭的時候 我跟旁邊小店老闆娘聊天 我問她知道 羅大中連長嗎?

    他説:知道呀 他的人很好 可惜已經過世了 我跟她說:以前 我在大金的時候 他是我的連長

    老闆娘說:真有緣 你我都認識這位連長

    要走之前 我回頭看了一下湖井頭 我心裡想:這個地方 竟然會逼死一位連長

    一個 在我心中有著堅強外表和盡責的連長

  • quelqun
  • 小弟從軍至今有 四分之三的時間在擔任主官管,不諱言的,現在部隊裡頭依然充斥著"我不管!" 猶記小弟擔任主官期間,長官同樣的下達各式各樣的"不可能的達成任務"來"考驗及磨練幹部" 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全程無照明無支援" 我如果很白目的去尋求上級的支援(金錢),換來的就是一頓臭罵"我不管!連這事你都搞不定,我要你幹嗎?我限你...完成,不然....",現在已經是公款法用的時代,不是部隊的錢用在部隊上就可以搞定的,一不小心任務沒完成還惹來一身腥,最後只得自掏腰包來解決金錢上能解決的問題,這些年擔任主官來付出的算一算也有六位數了,不過也順利完成了許多"我不管"的任務,也順利調占上缺,只能自嘲"前些年不是在查買官案?我這樣算不算?"
    "我不管!"這句話真的會逼死基層幹部,高階幹部可以對中階幹部說"我不管" 中階幹部也可以對基層幹部說"我不管" 基層幹部要對部隊說什麼? 現在的部隊平均教育水準高,加上民意高漲、申訴管道暢通,基層幹部對部隊說"我不管!"你還要不要幹啊? 如同原文作者所述,不遵守潛規則,你接著就被明規則幹掉,基層幹部怎麼活? 各憑本事,對部隊好言相勸連哄帶騙外加軟硬兼施,棍子蘿蔔一起來,若要說為何不"上下一心共體時艱,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生可與之死而不畏危也",說真的不是幹部領導統御差,是現在年經士官兵根本就不吃這一套,怎麼幹?拎著頭捏著蛋幹,要馬蒙蔽良心尊嚴、遊走規定法條邊緣勢死達成任務,不然就是無能為力、心灰意冷的穿上標示著無能幹部的外衣,週邊多少不知同學心灰意冷的黯然退伍,當年邁出官校大門以一己之身奮勇報國的熱血逐漸冷卻,不是無能,而是無力
    或許小弟過於激動而言重了,但是看到了作者的這邊文章,想到十數年前部隊如此,現在依然如此而感到痛心疾首,但是人微言輕無法力求改變,只能自許在未來的路上,永遠不要對部屬講出"我不管!"這三個字
  • 訪客
  • 歐美軍官:我相信我所做的事而且深感自豪。
    .
    國軍軍官:我不相信我所做的事而且深感無奈。
  • 訪客
  • 真相只有一個...
  • 台南大頭
  • 你文中那位自盡的連長 羅大中是我高中(預校)時期同學.
    謝謝你對當時情境如此詳實的描述,想必他也是在這種不合理的壓力下,不得不做出如此令人遺憾的決定.
  • 路過的丘八
  • 長官說他不管,不願意投入支持時,不就代表你也不用管,放給他自然發展呀!
  • 訪客
  • 大中學長是陸官正61期的........打拳擊的......
    也是我的入伍班長.....
    唉~~~~
  • 訪客
  • 說穿了---長官【主管】無指揮道德,部屬之切痛!長官【主管】無肩膀,部屬之悲哀!長官【主管】事事不敢擔當,責任、懼必降之於部屬!部屬頭頂沒有一片青天,這種長官【主管】不跟也罷!所以我個人並不認為是陸官興西點有何不同,不同的只是在--人格特質--------
  • 江聖謙
  • 文中的小金門湖井頭30據點,我於97.12.01接任連長時,在廁所牆上還可看見當時羅大中學長舉槍自盡的彈孔,雖然在連長室內曾經發生過命案,但我卻絲毫沒有一點恐懼,我相信是大中學長冥冥之中的庇護吧!
  • 訪客
  • 根本性的因素就是現代化 跟標準化不確實 造成的關係
    國軍/中華民國軍隊 向來都不重視後勤補給

    話說得很重? 要說的就是從古代到清朝時代都是這樣的結果導致根本忘記補給該怎麼弄
    中華民國的軍隊現代化才不過幾年的事情 要能夠改變這個軍隊體系 沒這麼簡單..

  • 訪客
  • 呵呵......
    能說什麼呢
    只能說換個位置換個腦袋
    明明知道問題在哪裡
    卻因為環境跟各種[規則]而無力去執行
    所以心冷了血涼了
    也就退伍了
  • 訪客
  • 心有戚戚焉呀!!
    雖然我只是小小的義務役士兵,但是夾在指揮群和營部之間,這種戲碼真的是天天上演,有心作事的長官總是受人愛戴但是仕途不順,只會對上奉迎拍馬,對下拍桌怒罵的長官倒是一路暢通。最後的結果就是憤而退伍要不就同流合污,試問有多少職業軍人弟兄們能夠抬著頭大聲的說我以為我的工作為榮,不是你們不愛部隊,而是這該死的傳統逼死你們。
  • 北國老貓熊
  • 大中是我曾視若兄弟的好老弟,感謝版主給了還原事件始末的機會。謝謝
    因為心緒擾亂,以致語無倫次,不知所云,請版主見諒。
  • 烈嶼主支連長
  • 97.12湖井頭連不是一般連長能接任的,它的重要性與見光度堪稱全158師第一,如果這樣的連長都沒有足夠的支援,還有什麼單位能有足夠支援?為了維修全小金及各附屬小島所有阿祖級的裝備,想盡一切辦法偷、換、拐、拆(底線是只對軍方單位,絕不動民人)給兵以假換物。每每午夜夢迴只能說盡心盡力!對得起國家。那時師長應該是『張黑子』,但營長旅長真該負起支援責任的。軍中的悲哀阿!
  • chaoyisun
  • 彙整臉書留言:

    幾年前中華民國最高學術單位辦了一場研討會,將東柏林衛兵射殺了翻越柏林圍牆的平民,與外島守軍服從上級命令對越界漁船驅離射擊做了比較。我們為金門所做的,是值得嗎!

    確實,因為軍校教育的些微差異就導致了領導風格的截然不同。那句「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導致了習慣性的敷衍造假、導致了幹部與士兵的不團結,在貫徹命令與軍法審判之間遊走,志願役的基層軍官與義務役的士官兵互相的對抗。

    好熟悉的三個字,我營部幕僚長官,幾乎都跟我講過,【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然後就是千篇一律的回答,【什麼時候,他一定要看到東西或成果】而我只是一個義務役的小兵。

    只要成果,不問過程,自己看著辦!

    陸軍文化真是讓我匪夷所思..改天再來寫一篇我的疑問.

    同感

    還有:怪我咧!

    我不管+自己去想辦法+自己看著辦+....

    哈~~~說到我不管,我記得以前剛當記者的時候,年輕氣盛,有一次開會,有個女主管不斷提出不可能的要求,被我用現實狀況一一否定之後,她也是氣得大吼我不管,當時我也火了,當場回她一句:妳不管,那妳就不要當主管啊,妳不管誰管??.....到現在我還記得她氣到滿臉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樣子,哈哈哈

    我記得連隊需要裝修,沒有材料,當周值星班長的我向連長報告狀況,連長拍桌子對我吼:「不會自己想辦法嗎?不會去撿嗎?」我只好找了兩個比我菜的二兵到大坪頂營區外的工地「撿」了幾塊三夾板,木角,回到連上給木工公差使用。當下,我怎麼也沒想到國軍的下士班長要接受這種命令帶隊去偷東西,也沒想過出了事肯定自己扛,只是很難過要去偷東西。後來才知道,汽車駕駛、通信組長、被服經理、兵工彈藥,無一不充斥著「我不管,你自己想辦法」的潛規則,處處都在應付這句話而焦頭爛額。

    之前寫過一篇:完成任務要做賊

    學長說的對極了

    不想偷,也可以花錢買,大坪頂營區外的小店,我還記得叫做「英光」,據說啥都有,有的現貨,有的需要預訂

    你說到潛規則了,知道嗎?【錢】。

    有錢就有規則,「錢」規則!

    白天先派出尖兵勘查地形地物(建屋工地),晚上穿上夜行衣(運動服)出擊。隔天早上還可以補休。

    我的連隊是「支援指揮部本部連」,簡稱「支本連」,滿編才二十多人,連上的阿兵哥都是負責各類軍品的三級業務,整個292師的軍品帳目,都是到師部的「補給軍官辦公室」、「彈藥軍官辦公室」辦理,所以舉凡油料、被服、鋁床、武器、車輛,都是我們連上管的,而我是負責五類軍品,也就是彈藥,每個月我要出差到新社的十軍團與台南東山的三彈庫除帳。因為我們連隊管理這些東西,所以每次看到下級單位在為這些軍品頭痛,要不花錢買,要不就趁月黑風高到別的連隊「ㄎ ㄧㄤ」,誓死達成任務

    在金門打靶是不撿彈殼,回到大坪頂就曾經為了少一顆彈殼,全連趴在靶場草地上摸索。當時想著一顆彈殼有那麼嚴重嗎?
    之後與管理彈庫的軍友聊起,他們說繳交彈殼是秤重量的,可以有容許誤差。

    移防前,七哨彈藥庫還多了好幾箱,多的為什麼不能帶回台灣?

    確實彈藥在打完除帳時,是秤重量沒錯,通常准許誤差值,但如果真的撿不回來差太遠,很多連隊彈藥士只好偷偷在彈殼裡塞沙子增重,往往就過關,但是菜鳥真的會被刁到哭不出來

    裝檢時,帳料必須一致,不能少,也不能多。退伍前的一次裝檢,彈藥官與我把彈辦室的所以資料都準備好了,還有多的一些零星的東西裝成一箱,想要放到彈藥庫屋頂夾層藏好,結果~~~卻發現有好幾箱不知哪個年代就藏放著的多餘彈藥

    50多了幾百發,移防前全連到七哨排隊打50機槍。
  • 精誠連大帥
  • 是不是
    改成
    敢不敢
    所以
    提早退
    軍職我真的是拿槍的
  • 訪客
  • 高裝檢"處理"多餘料件的情形,真是國軍優良傳統,到了民國90年間小弟服役時,師早已變成聯兵旅,外島部隊高裝檢前的重點還是多餘料件,原有的"備料"要先藏好,然後整個營區翻過來找,這些"新發現"的也要處理好,同時提防鄰近營區來"倒貨"

    這時候金門籍弟兄就派上用場了,咱們土匪連長平時被超精實營長恨得牙癢癢的,也算是路遙知馬力,只有他神通廣大的弄到了民間小發財車,一車一車的多餘料件往金門籍志願役弟兄家裡載,將藏兵於民的精神掌握得很好

    原本很納悶哪來這麼多的多餘料件,轉念一想,很多骨董不也是前輩們一路傳承下來的? 10萬大軍年代就沒搞清楚過的糊塗帳料,剩下1萬出頭的駐軍年代也很難搞清楚啊
  • bing7810
  • 記得20年前在陸軍服預官役,當時防區尚無副供站,全營每天伙食配菜要到早市買菜,
    每人約52元一天吃3餐,很挑戰,也常常3天 2頭被長官罵菜色不佳,還好挺過那段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日子,也真難為無給足夠資源,又要吃好料的要求指令 !
  • 進攻屎那
  • 根本原因在於你們沒看清楚,你們效忠的國家是什麼樣的國家及文化?支那就是土匪加騙子,你們被騙了,被洗腦了,支那是不公不義的民族,你們效忠就犯下易經乾卦:[不要為虎作倡助紂為虐]乍看來,你們受不了,我盡忠的祖國,竟然是邪惡,但真相就是如此
  • "外人"與"進攻屎那":

    昨日已經有網友提醒留言"#2 是日本人?皇民?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5004763#comment-28704151

    個人判斷是宣揚台獨,本部落格不歡迎政治議題,煩請勿再留言。

    你兩次留言的IP地址分別為:
    111.249.114(經度:121 緯度:23.5)
    1.163.70.58(經度:121.4966度:25.0418)

    另外,你喜歡研讀並用中華民族的"易經"來解釋,顯見你"深深了解"日本是源淵於華人的血脈。

    神仙、老虎、狗 於 2017/03/09 16: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