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昆陽艦紀事  2018/09/18

網路上有位網友問:「請問海軍昆陽軍艦除役後,軍艦停靠在哪裡?可供參觀嗎?」有位社群的同僚告訴她,昆陽軍艦已在宜蘭外海擔任漁礁任務了,該網友又問:「漁礁任務可供民眾登艦參觀嗎?」有人回說,給她一套潛水裝備,就可以登艦了,哈哈……。

昆陽艦(DDG-919)是我在海軍生涯30多年分派的第一艘船,有許多回憶,那時是民國69年6月1日剛從海軍士校畢業,中士階,年紀才18歲,上船後原在電戰室,後來被派往電工間學雷達、通裝維修,我在船上實際僅僅待了兩個多月,然後因考上海軍官校正期73年班,於是向艦長陳鳴鑣上校(海官50年班,後升少將)辦妥離職手續,接著便去海官校學生總隊報到及至陸官接受入伍教育。

我在昆陽艦任職的時間很短,但卻是我的軍旅生涯裡唯一真正擔任水兵的日子,也是最懷念、最快樂的時光,同袍們常在群組裡說:「一日昆陽,終生昆陽」,確實如此。

昆陽艦於民國88年11月11日除役,目前已成為漁礁葬身宜蘭海底,完成她大半生守護台海的重責大任,前面網友並不瞭解漁礁是什麼?也不懂為何一艘軍艦已除役,已不存在了,但為何仍有這麼多弟兄懷念她?還成立群組社團聯誼,好像昆陽艦永遠不死一樣,這是海軍弟兄們的袍澤之情,海軍人對於軍艦,如魚和水的關係,是絕對不能相忘於江湖的老戰友。

依據海軍沿革史,昆陽艦(美海軍原名USS Yarnall號, 編號為 DD-541)是在民國57年6月移交我國海軍使用,初期編號DD-19,民國65-68年曾改編號為934,後來才改成DDG-919,今年昆陽艦在中華民國成軍正好五十週年,前幾天,同樣曾在昆陽艦前後服役的同袍王鼐兄與徐學全兄告知我,說今年要在南部海光俱樂部擴大舉辦慶祝活動,席間更是有歷任數位艦長及夫人參加,其中亦不乏後來曾任總司令、上中少將的將軍們,真是盛況空前啊!

登上昆陽艦報到之前,我那時先是被派往新訓中心的待命隊(侯船待命),隊長是個上尉軍官,平常看不到人,似乎也並不太管事,畢竟我們只是個剛從士校畢業的小中士,在隊上只是過渡,等船從澎湖回來左營,會有一位教育班長帶隊,帶領我們上船報到,船沒回來,我們就一直在待命隊裡,沒放假,每天就是到北大荒拿鐮刀割草、運草、拿圓鍬清理大池塘裡的淤土,割草割到兩手破皮流血、長繭。

待命隊兩天要站五班衛兵,點十幾次名,必須隨時身心緊張地怕班長吹哨緊急集合,活得像在難民營似的,吃的也不好(每人發一個帶有耳朵的破缽碗、一雙筷子),睡的是大通舖,木造爛房、爛床、發霉的爛棉被、爛泥地板,真不是人過的日子,心裡極企盼昆陽艦趕快回來,回自己母艦,像是回到自己母親懷抱那樣,趕快脫離這非人的生活吧!

新訓中心的教育班長,讓我記憶深刻,平常戴一頂高高的與藍工作服一樣顏色(海軍藍)的鴨舌帽,那樣貌極嚴肅而嚴厲,都是由義務役士兵裡精挑細選的預備士官,經過嚴格訓練後派任,新訓三個月,結訓時必須各區隊踢正步、陸操驗收通過後,才算正式結訓,我們會在黑色航行帽上別起一個橢圓形有海錨和國徽,鑲金邊的徽章,代表脫離新兵,成為正式合格的水兵,那是一種榮譽,教育班長很專業,權力很大,一梯梯帶兵,各種操典口令背得滾瓜爛熟,動作也極標準,不輸給我在陸官受訓的四年級教育班長,但他們真的都很賤,兇狠無比,讓人恨得牙癢癢。

我們通校聯十三期,有四位同學一起調派到昆陽艦,其中張宗權兄與我交情極好,兩人相互扶持,同進同出,他是雷達中士,我是電戰中士,昆陽的戰情室很狹窄,以前出海演訓,室內艙間擠滿了人,早期並不管制抽煙,我那時僅18歲,還不會抽煙,也不喝酒,每次開船,我就暈船,暈到全身無力,嘔吐到膽汁都出來,聞那煙味更是難受。

電戰間就在戰情室裡的旁邊角落,有一台ARGO-681電子截收機,我就是學那機器,在當年可是最先進的模組化電腦設備,設計複雜精巧,是一部很吃香且機密性極高的新玩意兒。另外還有CR-201干擾火箭,電戰部門也僅一位上尉電戰官(中正理工電子科)、兩名電戰士官和一名電戰兵。

張宗權兄我們同學們都叫他大頭,人很憨厚,講話有點大舌頭,不聰明,但卻是十足好人,船泊澎湖的時侯,我們倆每天黏在一起,一起派工,一起放假,一起上桅杆跟猴子一樣爬上爬下刷油漆,那高度大概有十層樓高,在碼頭邊海上搖搖晃晃,好可怕!

大頭還帶我幾次去澎湖街上找他小表妹,準備介紹給我當女友,後來我進官校讀書,很少與張大頭碰面,民國73年我畢業後任官,在瀋陽艦(DDG-923)擔任中尉通信官,這之後幾乎每年調換一條船,張大頭也升了上士,那時他在中字號,看到我還是要幫我介紹他澎湖的小表妹當我女友,直到我當了艦長,才從同學口裡聽說他退伍了,幫人修冷氣,有次累了,開車停在路邊,睡著了,就再也沒起來,讓我好難過,他是那麼好的一個人,那麼善良……!

早期的海軍艦長非常有權威,我的艦長原來是周正義上校(海官47年班,後升少將),沒多久陳鳴鑣艦長來接任,我最記得拿離差單給陳艦長簽名,他問:「嗯,不錯,你到官校是哪一班?」「報告艦長,73年班。」我說。陳艦長當時一改平日嚴肅的表情,跟我說些鼓勵的話:「我是50年班,你73年班,真年輕啊,你一個小士官能考上正期班,真不容易,小伙子,好好幹!」讓我印象深刻,也打了一劑強心針,我因係一名士官,深怕到了官校,跟不上同學,怕是畢不了業,陳艦長當時和藹堅定的表情,讓我生了不少信心。

一艘陽字號驅逐艦,在海軍是最具威力的主力戰艦,船上編制達兩、三百人,五臟俱全,我們很少看到艦長,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離開碼頭出海或是靠好碼頭,我們站進出港部署時,才會看到艦長上下梯口,此時都會有一輛海軍的灰色吉普車在梯口接送,我們當兵的或者小士官,看到艦長,那是無比的高高在上的距離,即使是士官長或資深老兵,我們都怕得要死,有幾次我被叫到下官廳(士官艙),像是被下到惡魔地獄一樣,戰戰兢兢,甚至可以緊張到一直發抖哩!

海軍聯招小士官,在長官眼裡,年紀最小,尤其剛畢業在船上,通常都會給予一些小禮遇,譬如在大飯廳有一個專屬中士桌,不必跟著士兵排隊乘飯,可直接插隊,我因剛上船,那敢不排隊,乘飯區有一位當值警衛長,通常是資深的上士班長,每次看到我會說:「小中士,來來來,過來這裏,直接插隊……」,海軍艦艇上的中士,穿的衣服跟士兵一樣,都是藍工作服,以前沒有任何階級識別,很難分辨出誰是中士,但看年輕稚氣的娃娃臉,老士官們很容易辨別。

我因為是電戰中士,在船上屬於第四隊,昆陽艦四隊住艙是在後甲板,那時正值夏天,早期船上並沒冷氣,只有艙間裡的大抽風,吹出來的風全是熱風,白天非常地悶熱,後甲板住艙因為太陽直曬到甲板,艙間裡熱到令人難受,而且汗臭、腐味、嘔吐味雜陳,奇臭無比,一聞就想吐,我每次要下到住艙前,必須把所有衣服剝光,剩下一條內褲才能進去,否則會汗流浹背,極其痛苦。

住艙裡白天會有不少人在睡覺,因為三班航行值更24小時輪班,許多人必須補眠,以前陽字號人很多,所以吊舖有時由三層舖疊到四層舖,甚至也有五舖的,睡覺的時侯必須側身躺著,否則你的鼻子會碰觸到上舖,影響別人睡眠,我那時因為年輕,才18歲,有時睡覺「那話兒」會不自覺×起,哈哈……,如果不側身睡,也會碰觸到上舖,那還真挺尷尬的。

有一次打靶,我正想去上廁所,那士兵浴廁只有五個小便池,廁所上方正好是一門五吋砲,砲彈發射震動的威力,讓小便池當場就破了四個,唯一的小便池還堵塞了,馬桶也堵塞,公共廁所臭氣四溢。老陽生活空間確實狹窄,那麼多人居住在同一條船上,尤其遇上惡劣天候或冬防,那是很難受的,還好我當時上船,正值盛夏,風浪還不至差到哪裡,航行時沒有值更的時侯,我喜歡待在電工間,在船舯零一甲板附近,有長椅可躺,吹吹海風,看電子士官長在電工間門口修老美的真空管收音機,修理好了,一股成就感,放出來聽點音樂,在當時偵巡任務海域,巴士海峽,夏日午后的海上航行,真是人生最大享受呢。

士官長常翻找老美的原文電子維修書籍和準則給我看,指導我一步一步如何做維修、調機,有時跟著他上駕駛台緊急做維修,夜裡雷達倒了,像是眼睛失明那樣,對長官而言,那可是大事,我幫忙拿器材、遞工具,看士官長趴在雷達複示器(PPI)下方滿頭大汗,我則幫忙拿個燈泡照明,那情況極緊張,駕駛台嚴肅的氣氛,也令我震撼。

「安昆貴慶」是海軍著名的單管船,也就是主力五吋砲屬於單管的Fletcher級驅逐艦,安陽(DDG-918)、昆陽(DDG-919)、貴陽(DDG-908)、慶陽(DDG-909)等四艘,我有幸後來也曾在貴陽艦擔任戰情官、岳陽(雙管船)幹作戰長,單管船空間極窄,老陽字號大多為老美因應二次大戰所建造的產物,不注重官兵生活空間的享受或舒適性,設計上完全以作戰需求為主。

後來的成功級艦、諾克斯艦、拉法葉艦、紀德級艦等較新的作戰艦,生活空間好了許多,我以前在國防部或海軍總部任職參謀,偶或上船督導,那艙間已達人性化,全船24小時有空調冷氣,住艙裡像是住大飯店那樣,比起老陽,舒適性提升不少,現在的官兵幸福多了,但由於兵源少了,一艘作戰艦僅編制剩百餘人,不像以前老陽多達兩三百人,似乎感情已沒我們以前那時代融洽,早期任務繁重,經常出海,生活困苦,物質生活條件都差,義務役士兵都是三年兵,也沒聽說常常官兵間告來告去的事,甚至現在居然可以一個兵,一通電話就能把艦長拔下來,以前的艦長真是艦長,那威嚴與官兵堅定地團結向心力,沒經歷過的人,很難想像。

我在昆陽的時侯,有一次還幫長官搬運家具,當年146、124艦隊每一年七月必須換防,長官們有時會把摩托車、沙發、洗衣機等大型家具一併搬上船,然後跟著軍艦一起換防到澎湖,家屬則自己坐台澎輪去,等於整個家也跟著換防,但並非每個長官如此,這要在現代,早給告翻,真懷念以前那單純的日子,官兵們都能相互體諒,人心也淳樸可愛,遇有任務,大家上下一心,全心全力投入,尤其三年兵,戰技純熟,很少有凸槌或離譜的事發生。

昆陽艦在中華民國服役長達30年期間,總計納編服勤航行時數達53,200小時,航行浬數計464,300浬,執行外島護航、運補、專送、近海偵巡、海偵及敦睦遠航等任務997次,為海軍建軍備戰、屏衛海疆與海權確保,寫下不可磨滅的功勳與輝煌史蹟。

昆陽艦於美方建造時自1943年7月25日下水,同年12月30日成軍,迄今75年,成軍後曾參加二次世界大戰,1947年1月15日於聖地牙哥除役封存,1951年韓戰爆發後,曾啟封參與作戰。1968年(民國57年)6月10日我國依作戰需求及中美租借條款向美國租借該艦並在夏威夷完成移交。同年8月23日由大同艦(ATA-548)拖回左營,9月4日啟封,10月7日由前總司令馮啟聰上將主持成軍典禮,並命名為「昆陽」。

民國58年3月昆陽艦納編海軍五八敦睦支隊,訪問澳洲達爾文、凱恩斯、雪黎、墨爾本、伯斯、紐西蘭威靈頓、菲律賓及馬尼拉等港口,總計航行1680小時,16169.9浬,為海軍敦睦遠航支隊首航南半球的艦艇之一,亦為驅逐艦參加遠航任務之第一艘。

不能相忘於江湖的老戰友,昆陽不死,我們這些老兵也不死,只是逐漸凋零,「一日昆陽,終生昆陽」,這是我在海軍生涯30多年裡的第一艘船,也是唯一擔任過水兵的一艘作戰艦,昆陽艦的回憶,即使短暫,卻永難抹滅……!

後記:寫完此篇,發現正好應景107年9月19日,919昆陽日。(老陽編號以9開頭,每年9月幾乎每天都有戰友紀念日)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https://youtu.be/HyvFS9aweFE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https://youtu.be/-sGbk8tHeNs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https://youtu.be/GrD2nOzIi2U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延伸閱讀:
昆陽軍艦 昆陽沿革史
http://nmda.teldap.tw/page_book01_22_ddg919.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