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長  

那一年我們一起當的教育班長
   老魚頭/一個榮民伯伯的部落格

民國74年的7月各學校都是驪歌高唱的時候,而我們陸官74年班步兵科的二百多位同學,因為特殊學制的關係還沒畢業,同時我們被召回學校準備接訓三軍八校入伍生。

那一年~他媽的換了一個新校長「」,不知道是想弄點績效?還是看我們太閒?竟然要將黃埔湖周邊的小高地美化。

7月學弟們剛放暑假,全校只剩我們這些四年級的學長。照道理我們應該在做接訓準備,結果一個美化校園的命令下來,首先要將小高地上的長草通通清除。誰做?當然是我們這些學長做。從步校停止分科教育回來是要接訓入伍生,這下全便成雜役工,都還沒加班費,連個熱咖啡都沒有給我們喝。真幹~

白天拔野草、種草皮,晚上讀準則,鋪床單做接訓準備。

200多位步科同學被分配在21個連〈接訓連〉,學校也真夠狠~直接將小高地畫分成21份。先前還以為要等入伍生報到後才開始幹活,結果不是,而是我們這些學長們先做。

在山頭上的草不是割短,而是要連根拔除。為了怕我們偷懶還訂定了進度,連颱風天都不放過。記得那天是個傾盆大雨的天氣,我們入12連的14位教育班長就在黃埔先列塔的高地上拔草,從早到下午雨不斷的下,我們死勁的拔。到了4點多鐘將進度完成,曹公圳的水已經漫過操場上的草皮。我、伍迪中、張德昌、白坪、劉展、劉中信、李令安….等14個人全身都泥巴,心想回去也是要洗,後來乾脆通通在淹水的草皮上玩滑壘遊戲,順便將泥巴沖掉。

長草拔完了不代表任務結束,還要種草皮。需要種植的草皮從哪來?當然學校不會花一毛錢買草皮回來種,通通是無本生意。要我們從後山去找去挖,然後種在拔的禿禿的山頭上。草皮還有規定,必須是「狗尾巴草」。我們哪知道狗尾巴草長甚麼德性。剛開始我們還去找了一堆高級的韓國草〈很多是到人家墳前去挖的〉,長官來驗收時說不對要重新種。那時候還真是滿肚子大便,做無本公就算了,還要我們去偷挖別人的草皮。找草皮還自備交通工具,甚至跑到大發工業區去找。

到了8月16日中正預校的入伍生先到,原本以為種草皮公做可以換人做了,結果答案是「不行」。各連只留一個教育班長招呼入伍生,其他人繼續種草皮。等到入伍生到齊後,入伍生前四周的在營會客時,我們這群教育班長仍然繼續是在山頭上苦命種草皮。真是甘苦到我們,爽快到他們!

我們那一年真是一群狼狽的教育班長!使得我們步科同學當年在甄選留校排長時沒一個想去。

種草皮事件一直延續一年,聽說留校當排長的同學還繼續種。當然績效是長官的,我們只有付出的份。

引用網址:
http://tw.myblog.yahoo.com/joy8935/article?mid=3879&prev=3880&next=3878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