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擊營區1 

留言1

PO完錯誤而危險的霸氣命令:忽視無人機飛行高度與輕重兵器射擊彈道」後,網友一則留言提及2011年的舊聞「金門暴民不算敵人 上校命令 不准反擊」,讓我再度憶起營區集體鬥毆處理與民間廠區突發事件的危機管理回憶。

襲擊營區2

話說民國84~86年的上校旅長任內,所帶領的是全軍最難帶的部隊,每個月除了幾次單日點召之外,還要主辦或協辦(教召營房在我旅的營區),1~2個營、5~7天教召部隊(幹部7天、弟兄5天)。

某次發生集體鬥毆事件,起因係召員見到當年服兵役時
老兵欺負新兵」的仇人後,「梯次對梯次」大打出手,其他湊熱鬧的召員跟者鼓譟叫囂之外還一起奔跑圍觀。

我帶者手拿警棍與盾牌的憲兵班(快打部隊)處理時,用擴音器對營區全體召員宣布,要求憲兵只要見到打架、奔跑、鼓譟叫囂者」,一律用警棍痛擊後(不准打頭部),方纔壓制下來。

隔日將肇事者當者全體召員面前,由憲兵班押者,在營區採步行方式,公開繞行營區後送交禁閉,到解召當天方纔領出。

至於動員師的動員旅召員是全國難帶的部隊,可從當年與我同時擔任旅長(3)與接任旅長職缺者(2),前後共5位旅長中晉昇了少將1、中將2一事可看出。至於本人則因無三軍大學戰爭學院的學歷,按規定不能列入少將缺職務候選名單。
     

多年後,當年的老同事說我笨,換做是別人,一要下級處理、二是請示上級,如此方可保自己平安無事。
我一笑置之也。

#########################



我於43歲退伍轉業民間企業經理人後,親自處理過
菲籍勞工管理、大陸員工管理、車間群毆與重大工傷、蘇州分廠罷工、廠門口多人用西瓜刀相互砍殺、下班於他縣市自撞死後亡家人卻藉機集體鬧事要求巨額賠款、員工偷竊產品與原料、盜賣廢品與食材、廠區火災、廠外自租獨居宿舍死亡.....等
」罄竹難書之事,分別記錄在大陸台商廠工作暨旅遊經驗談」部落格中。其心得與感想誠如下文郭台銘與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的對話


大陸台商廠工作暨旅遊經驗談 http://sunchaoyi.pixnet.net/blog

廠區管理

郭台銘與德州儀器亞洲區總裁程天縱的對話:

-----------------------------------------
程天縱「問」,郭台銘「回答」:
-----------------------------------------

程天縱:你有沒有上過面試技巧課?你如何決定聘用一個人?

郭台銘:沒有。我對人有直覺。

程天縱:你有沒有上過時間管理的課?你怎樣安排你的行程?

郭台銘:沒有。我的行程隨著需要而走。

程天縱:你有沒有學過經營管理及領導統馭的課?

郭台銘:沒有。

程天縱:那你怎樣管理鴻海?

-----------------------------------------
郭台銘「問」,程天縱「回答」:
-----------------------------------------

郭台銘:如果有小混混到公司來要保護費,你怎麼辦?

程天縱:從來沒想過,不知道怎麼處理,也許去報警吧!

郭台銘:如果員工在工廠的生產線打架,你怎麼辦?

程天縱:不知道……

郭台銘:如果你們客戶賴賬,貨交了卻收不到錢怎麼辦?

程天縱:不知道,我們法務部門會告他們吧!

郭台銘:如果公司的支票到期銀行存款不足,你會跑三點半嗎?

程天縱:不會。

郭台銘:那麼你身為一個總經理,公司是怎麼管理經營的?

2005年2月

#########################

前線失控 12煞闖金門軍營 毆傷8官士兵  

上傳日期:2011年12月21日
https://youtu.be/O4F5E_KoPfg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惡煞3度襲營區 監委展開調查-民視新聞
上傳日期:2011年12月22日
【民視即時新聞】前線金門人稱「虎軍部隊」的國軍金東守備隊。21日凌晨遭10多名惡煞結夥攻擊。一名張姓士兵不滿管教,竟唆使朋友,先後3次拿棍棒夜襲軍營尋仇,造成包含上校隊長在內,9名官兵輕重傷,戰備重地不堪一擊,國軍顏面盡失,遭民眾及立委質疑防衛出現漏洞。整起案件目前已經有監委展開調查。
https://youtu.be/exicWjyqj1E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YouTube觀看。


襲擊營區

金門暴民不算敵人 上校命令 不准反擊


2012年01月06日 中國時報

本月20日,金門驚爆首宗民眾攻擊軍營事件,引發衝突的金東守備隊二級廠調度士張鈺瑄,被軍方收押,軍事檢察官並以罕見的快速偵辦腳步,在事發第二天就將張起訴,並具體求處重刑15年。本刊記者實地查訪,發現包括張鈺瑄二哥張翊恆在內的其他9名滋事者,都是金門沙美地區的混混,其中一人還是來自台灣的列管幫派分子,早在幾個月前,就曾在成功海灘演出另一場全武行,自恃無人可擋,氣焰日愈張狂,才釀下這起事件。

被東北季風吹襲得冽寒刺骨的金門,這幾天來被一股無形的黑色暴力侵壓得更形冷冽,民眾在街頭巷尾不斷議論著:「在金門從來不曾看過這款代誌發生。唉,這些囝仔哪ㄟ變做安捏?」

金門自從解除軍管十餘年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膽敢闖進軍營打人,還把一個上校打得頭破血流,看在歷經長期軍管時代的老一輩金門人眼中,嚴重性不下於闖進金城的城隍廟撒野,還把城隍爺塑像砸破!

發生這次嚴重軍民衝突事件的金東守備隊二級廠,就位在鄰近陽翟的太武山腳下,緊臨廠區旁的公路,因通往山上軍營管制區,路口設有一個管制哨。事件發生後,大概是上級指示加強戒備,原來只有一名衛兵的管制哨,已加派一名衛兵,一見到有民眾車輛接近,衛兵立刻如臨大敵般地緊盯警戒。

改為雙哨,衛兵配槍

出事的二級廠區,原本只是單哨,配帶短警棍,出事後除了將大門衛兵增加為雙哨,其中一人還改配長槍。記者前往當天,見到七、八名廠區阿兵哥,營門鐵柵門全部裝上鐵皮,遮擋外邊視線,見到記者拍攝營門,衛兵立刻衝出大聲示警:「這是軍事重地,不准拍照!」

「事發隔天,我們在營區外面周邊,搜尋嫌犯丟棄的鐵棒等凶器,偵防車不過就多繞了兩趟,衛兵就緊張兮兮地通報到當地分局,說有不明車輛,行蹤可疑。」協助偵辦本案的金門縣警局員警笑著說,經過這次事件,營區阿兵哥都有點杯弓蛇影,連辦案的警察都被誤認成壞人。

軍方的緊張是當然的,因為這次受傷的最高階軍官,是金東守備隊的上校隊長鍾吉倚,事發後還驚動陸軍司令李翔宙,親自搭機趕往金門坐鎮,緊急程度仿如金門遭到外來武力攻擊一般。

「事情的起因,不過就是部隊同袍間的小磨擦,沒想到最後會搞到如此不可收拾。」當警方查明事發原因,直指事件會變得這麼嚴重,就是因為沙美當地的「猴囝仔」太過囂張。

引起事端的張氏兄弟,以及前往攻擊軍營的八人,都是沙美在地人,這一夥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雖然各有工作,但因好吃懶做,工作都是有一搭沒一搭,平日沒事就聚集在沙美老街路口的便利商店前喝酒打屁,或是結夥跑到附近一家釣蝦場鬼混;若是身上有幾個錢,就相約轉到酒店續攤。

金門雖然工作機會較少,但要認真做事倒不致於找不到事可做,只是當地總有一些年輕人游手好閒,偶爾會受雇於酒店,幫忙索討酒帳賺些外快;有時酒店生意差,店東還會要這些討債的到店裡捧場,在酒單上打點折扣,做為回饋。

「嚴格說來,金門本地並沒有很明確的幫派組織,大部分都是以各集村聚落來稱呼,要真講起來,只能算是聚合分子吧。」當地警方分析,由於金門自古以來,多數村落都以集村方式形成,同住一個聚落的,多半是同姓宗親,許多年輕人從小一起長大,自然就容易混在一起。

本島黑幫,勢力入侵

也就因為傳統上宗親同住一地,所以一些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三不五時地就會和其他聚落的同輩,互看不順眼糾眾打架,像沙美這邊的少年仔,總是挑上金城鎮后埔地區的人火併,兩方打來打去,大小衝突不斷,「大半的火併群架,都在喝了酒以後,藉酒意要討回面子。」警方分析。

不過,根據刑事局警方掌握資料,台灣本地的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等幫派,都有人著眼小三通之利,在金門暗中吸收當地年輕混混充當手下,其中最大的利頭,就是將金門高粱酒銷往大陸的生意。

俗語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來自台灣的幫派大哥,要想在金門發展賺錢,許多的關節,還是得透過當地人才容易推展;除了酒類生意,像近年來針對陸客開放的免稅商店,甚至是地下錢莊、酒店圍勢,背後都不免有黑幫陰影存在。

九十八年五月,北市中山分局破獲天道盟金門會涉及暴力不法,會長王晨翰就是金門人,他因父親和天道盟精神領袖「圓仔花」交好,對外自稱是「圓大仔的乾兒子」,才得成立天道盟金門會。

事隔三個月,金門縣警方查獲金門首個當地幫派「金門幫」,專門招攬當地年輕人入幫,警方動用重兵瓦解金門幫,對當地不良分子雖然壓制作用,但台灣本島幫派勢力入侵金門,並將鬥狠作風帶入純樸的金門,卻已是不爭的事實。

在沙美當地,張是大姓,張氏兄弟家共有六個兄弟,張鈺瑄排行老四,張翊恆則是老二,張家老大和老四都是志願役軍人,老二則和父親一樣,是做泥水工的。二十一歲的張鈺瑄,曾就讀金門高職漁撈科,去年入伍,選擇當志願役士兵,目前軍階一兵,擔任金東守備隊二級廠調度士。

十二月二十日的白天,張鈺瑄沒經報准就把廠內悍馬軍車開到營區外兜風,被同廠一名中士發現責罵,張鈺瑄認為該名中士故意找碴,還拿軍階來壓他,於是晚上偷偷打電話給二哥張翊恆訴苦。

張翊恆當天中午,就和平常在一起廝混的洪睿穎、游志堅、黃家興、陳志嘉、何彥章、莊文豪、張智杰、何冠群等人,窩在沙美老街路口便利商店前喝酒;接到弟弟電話,張翊恆一聲吆喝,九個人就開了三部車,衝到二級廠門口,要找那名中士討公道。

酒後壯膽,出手凶狠

張翊恆一行在廠區大門大聲叫囂,廠區上尉王克寒出面協調,當場被人持伸縮警棍打傷腦袋;張翊恆等見軍官掛彩,趕緊散去,分成二批人馬,分別改往別的地方繼續續攤。

部隊長官得知是張鈺瑄的二哥帶人前來鬧事,當場就對他嚴斥一頓,並命令將張鈺瑄暫時安置在廠長辦公室看管。張鈺瑄乘機再打電話給二哥,已經轉往伯玉路一家酒店續攤的張翊恆,一聽又火冒三丈,帶著莊、張、何三人,趕回二級廠興師問罪!

張翊恆一下車就往廠區大門內衝,值哨的謝姓衛兵上前阻攔,當場被打傷,廠區軍官見事態嚴重,趕緊通知轄區金湖分駐所警方前來,合力將衝進營區的張翊恆三人逮捕;留在車上接應的何冠群見同夥被逮,趕緊打電話通知另五個同夥前來支援,但隨後何也被警方一併逮捕。

第三波前來的人馬,是由游志堅帶頭。二十五歲的游志堅,並不是土生土長的金門人,出生在台灣,從十六、七歲就開始混兄弟,原先在新竹跟著當地一名林姓大哥,犯過妨害自由、槍砲、傷害等前科,被新竹警方蒐報為犯罪組織成員,進行列管。後來游志堅的父母離異,母親怕他變壞,帶他搬家到金門料羅漁村落腳,沒想到他因混過兄弟,耍過狠,很快就和沙美這票年輕人混在一起。

在台灣見識過不少打殺場面的游志堅,出手特別凶狠,加上酒後壯膽,他一到營區大門前,就帶著洪睿穎、黃家興,分持警棍、木棒大開殺戒;此時獲報趕到現場的金東守備隊長鍾吉倚、少校參謀胡壽宏等人,到現場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游等人用棍棒打得頭破血流。

「鍾上校在現場高呼他們是民眾,不是敵人,要士兵不要反擊;也就是因為只用手擋自衛,才會有九名官士兵受傷,否則官兵有人數上的優勢,就算碰上醉漢,現場衛兵也沒有槍,也不會只有挨打的分。」金湖分局偵查隊長李華欣分析。

「金門地方不大,一有事情,警方很快就可以找到人。」由於動手的都是當地小混混,警方平時就掌控這些人的動態,隔沒幾個小時,五個人就乖乖出面投案。

施暴得逞,日益猖狂

由於這是金門首椿暴力攻擊軍營事件,立即掀起全島居民震撼,多數民眾強力譴責滋事者,也有居民認為軍方訓練太差,竟會讓區區幾人打得毫無招架之力;但更有人私下透露,這些滋事的年輕人,就是因先前多次聚眾滋事得逞,氣焰才會愈來愈乖張。

「就在這個事件發生前不久,參與攻擊軍方的其中幾名成員,也在成功海灘糾眾火併,事後卻未被逮捕送辦,才會犯下這次大錯。」一位深諳內情的陳姓民眾私下透露。

四個月前,二個成功當地漁民,在外海投置漁網,被同村另兩名漁民的漁船攪毀,被害人找對方談判索賠,對方假裝同意,約在成功海灘海畔公園談判,卻暗中找來沙美、成功、金城、山外等地的年輕混混四、五十人,將出面的二名被害人打個半死。

事後,行凶的一方動用各方勢力企圖擺平,還推三人出面頂罪,被害一方見對手人多勢眾,只能吞忍下去。

「沙美這票年輕人逞凶鬥狠,事後都有大人出面擺平,行為才會日益猖狂。」陳姓民眾直指,這票人膽敢硬闖軍營行凶,就是因為膽子養大了。

事件發生後,參與滋事的九名年輕人中,有四人的家長由金沙鎮長陳昆第帶領出面,向社會大眾道歉,並到署立金門醫院探視受傷官兵。陳昆第代表滋事者家屬,向軍方表達深切歉意,並表示將擇期陪同家屬親赴台灣,向鍾吉倚隊長、少校參謀主任胡壽宏致意。

至於引起事端的張鈺瑄,經軍方移送軍事檢察官偵辦,軍檢以罕見的快速度,在事發後第二天起訴,並具體求刑十五年;而張翊恆獲十萬元交保後,連日躲在家中,拒絕外界詢問。

「張家父親從年輕時個性就比較孤僻,講話也很衝,經常得罪人,和隔壁鄰居的同鄉宗親少有來往。」從小就認識張父的鄉里們私下透露,由於張父難有來往,所以連當地鎮長、里長在事發後,都不敢上門查問。

指揮官王世塗 仕途恐受損

金防部金東守備隊二級廠,遭9名喝酒民眾闖入打人事件中,受「內傷」最深的,恐怕是同為金門籍的指揮官王世塗中將。他在拜會金門縣長李沃士時,有感而發表示發生這種事,他的職務恐怕也會異動。另一個角色尷尬的將軍,是陸軍副司令黃奕炳中將,這些打人的青年大多住他老家沙美,他出面代表向社會道歉,多少也有幫家鄉子弟贖罪的意思。

57歲的王世塗,今年6月底才出任金防部指揮官,他是繼顏忠誠之後,第二位接掌金防部的金門籍將領;老家在金城鎮東沙村的他,民國95年晉升中將,之前曾任職國家安全會議祕書處處長,首擅戰略研究、戰略思想,在軍中素有「國軍敵情研判文膽」之美譽。過去金防部指揮官的經歷,是軍中升遷的重大關鍵,這次事件是他軍旅生涯的一大污點。

陸軍副司令黃奕炳是金沙鎮汶浦人,9名打人青年中,有6、7位都住在汶沙里,可以說大都是他的鄰居的小孩,這次老家村里發生「暴走」事件,被打的還是阿兵哥,身為陸軍副司令的他難免左右為難,出面向社會道歉,心中想必百味雜陳。

首謀罪名 張鈺瑄求刑15年

在戒嚴時期,發生這種「民暴軍」打人的事是要槍斃的;目前雖解嚴,但刑責還是很重。根據本刊掌握,軍檢在事發翌日,就將唆使的張鈺瑄依陸海空軍刑法「聚眾對於長官施強暴、脅迫或恐嚇者,首謀」罪名起訴,並具體求刑15年。截至目前為止,軍方尚未對此事發布任何訊息,應是在大選期間,不想節外生枝。

很多人抨擊國軍如此不堪一擊,如何保家衛民?事實上,兩岸三通後,金門早已不再是前線,早年10萬駐軍,現在只剩8,000多人,還不到1個師的兵力,久訓不戰,加上承平已久,部隊難免輕忽,發生地又只是二級保養廠,只有10多名官兵,根本沒想到會有人上門挑釁,才會讓幾個小混混把金防部搞得形象大損。這是很多金門退役軍官,在檢討此一事件後共同的結論。

延伸閱讀:

營區大門遭惡意騷擾的另類處理經驗談

錯誤而危險的霸氣命令:
忽視無人機飛行高度與輕重兵器射擊彈道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