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  

每次執行任務出發前,彭鵬都要指揮全連齊唱一遍旅歌。他認為,同唱一首歌,同甘共苦完成一項任務,都有助於增進大家對新單位的認同感。而這份情感也正是大家在選擇走留時的一個重要考慮因素。 何志斌攝

改革調整後,基層部隊士官選取遭遇新情況

2017-08-31 來源: 解放军报 -中國軍網(北京)

(原標題:士官選取,指導員彭鵬遭遇新情況)

“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好,我有可能再次被‘舉報’呢!”

聊到即將展開的士官選取,第81集團軍某旅指導員彭鵬有些尷尬地笑了。眯縫起眼睛時,他露出一臉的疲倦。面對改革調整後士官選取的新情況,昨晚他又一次失眠了。

彭鵬的連隊是這次改革調整後新組建的。有一半以上的官兵都是6月份才轉隸過來的,而且超過90%的人都調整了專業崗位。

那麼,問題來了。這麼短的時間,官兵彼此間都還缺乏瞭解,士官選取時民主評議如何確保公平公正?調整了專業的戰士平時表現該怎麼衡量,是以學習新專業還是掌握老專業的情況來量化打分?彭鵬坦言,這些棘手問題,連隊主官必須認真權衡、妥善解決,否則“大家肯定有意見”。

前不久的“舉報”事件就是前車之鑒。當時,連隊對黨員發展物件組織民主測評,考慮到新轉隸官兵來到連隊不足半月,彭鵬在投票前特意叮囑了一句:“要考慮新轉隸戰士在原單位時的工作和成績。”

誰知,測評結果出來後,旅紀檢科收到了一份舉報:指導員彭鵬幫助一名新轉隸戰士入黨拉票。

雖然旅裡派出的工作組最終調查認定彭鵬是“清白”的,但彭鵬還是由此堅定了一個理念:改革調整後,涉及官兵切身利益的很多事情都有了新情況,帶兵人必須認真分析,努力給出最優解。

因為,這不僅關係連隊的團結,也關乎官兵對於改革的獲得感。

新轉隸戰士留隊為何信心不足

8月初,彭鵬和連隊上等兵逐個談心,發現了一個現象:同往年相比,新轉隸的戰士留隊願望明顯偏低。

“上次你不是還說想要留隊嗎?”彭鵬再三追問,上等兵陳敏飛終於打開了話匣子。陳敏飛坦言,轉隸到新連隊後,短短2個多月時間,自己既要熟悉新環境、適應新崗位,又要學習新專業、執行重大任務,“新炕”還沒暖熱,就將面臨進退走留。誰走誰留,主要看基礎體能、專業考核、民主測評等方面的成績表現,基礎體能拉不開差距,最終結果更多取決於後兩個方面,而這恰恰是陳敏飛的“軟肋”。

為啥是“軟肋”?一方面,陳敏飛剛到連隊,大家對其還不熟悉瞭解,民主測評沒啥優勢;另一方面,陳敏飛換了專業,原來操作的是牽引火炮,現在是自行火炮,和連隊原有的同年兵相比,考專業更處於劣勢。

面臨類似情況的戰士不止陳敏飛一個。在這個新組建的連隊,官兵來自3個不同的單位,很多人都調換了專業。上等兵熊啟豪屬於有意願留隊的,但他覺得形勢並不樂觀,“對新專業掌握得還不夠好,遞交申請也沒有太大希望”。

有此想法的,不止是在夏秋季士官選取中面臨走留抉擇的戰士,今年年底將滿服役期的士官中也有一些人心存顧慮。

新轉隸到連隊的中士王偉進在老單位幹的是偵察專業,在原單位是出了名的大拿。如今,王偉進轉崗成為某型反坦克武器操作手,“老骨幹”變成了“新學員”。上一次專業測試,他輸給了一名上等兵,輸得很沒面子,但也無可奈何。

“這就像跑5公里,別人出發10多分鐘了,我才起步,想趕上挺難!”王偉進對自己面臨的形勢有著清晰的判斷。雖然距年底的士官選取還有一段時間,但他心裡明白,想要練精現專業至少需要一年左右,這點時間遠遠不夠。

個人可以講犧牲利益,但連隊必須講公平

面對面談心時,王偉進對指導員彭鵬表態:“改革總要有人做出利益犧牲。作為一名黨員,需要我作奉獻時,絕對不含糊!”

很顯然,他可能將“離開”當成了自己服從改革大局的選擇。

王偉進說這話時,彭鵬從這名老兵的眼神裡分明看出了不甘和不舍。他既為連隊有這樣覺悟的兵感到欣慰,又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多好的戰士!要是還在原單位,他晉升上士肯定沒問題,現在因為轉隸了,就得黯然離開嗎?

面對這些問題,彭鵬一時也想不出好的答案,但是他覺得自己必須找到答案。連隊像王偉進這樣的戰士還有不少,這些人都走了,連隊今後建設怎麼辦?

“戰士個人可以主動講犧牲利益,但連隊必須站在全域的角度講公平。當前,這個公平就是在無法用一把尺子量長短的情況下,盡可能照顧到每一個人的成長進步訴求……”一圈摸底談心下來,彭鵬心裡五味雜陳,晚上輾轉難眠,在心裡把每個面臨走留的戰士都過了一遍——

陳敏飛是大學生士兵,基礎體能過硬,學習專業技能快,再練半年,肯定能成為一名技術骨幹;熊啟豪幹工作認真細緻,説明連隊整理資料一次也沒有出過差錯,是連隊文書的好人選;王偉進管理能力強,帶領戰士單獨執行任務完成得又快又好,是個骨幹苗子……

第二天,彭鵬又開始一個個找將滿服役期的新轉隸戰士談心。面對王偉進,他坦誠交心:“說實話,我當排長就在這個連隊,如果單從熟悉程度和感情上考慮,我還真希望老連隊的戰士多留一點。”

緊接著,彭鵬話鋒一轉:“但是,你精通原專業,本身就是你能力的證明,現在新專業又學得快,如果你放棄留隊,受損的是連隊的戰鬥力!”

就這樣,彭鵬又進行了一圈談心交心。漸漸地,新轉隸戰士的思想發生了轉變,陳敏飛等5名表現優秀的上等兵相繼遞交了留隊申請,一些將滿服役期的士官也都表示會努力學好新專業,進退走留聽組織的。

“人願意留,這也算是取得了初步勝利吧!”彭鵬有點疲憊,又小有成就感。

留好新轉隸戰士,期待更多政策措施

彭鵬自己感到有成就感,別人卻覺得他“有危險”。

“你這樣勸說新轉隸戰士留隊,不怕老連隊官兵說你‘胳膊肘往外拐’嗎?”有人善意提醒彭鵬要汲取“入黨風波”的前車之鑒。

誰知彭鵬犯了強脾氣,脖子一挺:“我的所作所為都是從連隊建設出發,有啥可怕的。”

話雖說得理直氣壯,彭鵬心裡其實還是有些發愁,愁的不是“有危險”,而是好些優秀的新轉隸戰士都願意留了,可按照現有程式制度,他們能留下嗎?

他坦言,戰士這次入黨沒成功,下次還可以再爭取,但如果留隊留不下,就只能脫軍裝了;而且,關於入黨積極分子換單位後的入黨問題有章可循,新轉隸戰士選取士官方面則還沒有“先例”可參考。

今年,如何推薦一份有利於連隊建設發展、讓官兵認同的士官選取物件名單,對連隊來說考驗不小。

怎麼辦?支委會上,彭鵬與其他幾名支委統一了意見:把連隊自己能做的先做到位。

隨後,支委們進行了責任分工。有的負責瞭解新轉隸戰士的表現情況,有的牽頭幫帶新轉隸官兵,還有的則觀察他們對新崗位的適應情況。

前不久,連隊在旅裡承擔了兩項重大任務,他們便把一些工作交給新轉隸的官兵去做,既壓擔子、給機會,也結合任務實踐抓緊展開考察培養。

“不過,按照當下士官選取的程式標準,連隊在執行過程中沒有多少變通的餘地,能做的還是有限。”對此,彭鵬也搜集了不少官兵的意見建議—— 

有的認為,涉及專業考核時,應將轉崗人員和原專業人員分開考核;有的提議,綜合考評時,要將新轉隸戰士在老單位的表現一併考慮;還有的建議,在滿足選晉條件時,能否為新轉隸戰士預留相應指標……

好消息是,前些天,彭鵬帶著這些建議向旅裡彙報時,也聽到了積極的回應:上級下發的關於做好2017年度新兵補充、士官選取和士兵退役工作的通知裡,已明確要求各部隊切實維護好分流士兵的正當權益……

彭鵬和連隊的官兵們期待,各級在落實相關要求時,能出臺更多具體的政策和措施,拉直他們心中的問號。

本文出處:
http://military.people.com.cn/n1/2017/0831/c1011-29506134.html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