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圖 / 2016-10-17海軍官校69週年校慶 - 活動翦影 - 中華民國海軍

走路 
2018/10/04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漢字的語彙、音韻、結構、詞意有許多不同的表達方式,今天我想談「走路」,這兩字有幾種解釋,一為純粹講一個人或動物用腿走路,也有因為健康理由讓身體強健而走路,甚至說老闆將您辭去工作,要您走路(辭頭路),或者如台語唸音「糟路」,有逃避、躲債、躲仇人,無路可走找個地方躲避藏身之意。

我經常觀察一個人走路的姿勢,有的人走起路來玉樹臨風,有修養,不疾不徐,有的人像是趕市集,急急躁躁,腳步極快,還有的低頭緩步,腳下似乎拖著千斤重擔,拖鞋啪噠啪噠地響,一付戰敗的公雞模樣,更可怕的是那急躁又快,像是趕死的啪噠啪達聲,讓人心臟快跳出來又嘎然停止的可怖,或如一付趾高氣昂,不可一世貌,欠打欠罵的屌樣兒,走路怪樣,不勝枚舉。更可怕者,邊走邊看手機,或上下樓梯也看,辜成允不就這樣走了嗎?

民國83.84年間,我在海軍凌雲艦當副艦長,經常靠泊高雄,領港江先生走路就很快,小皮鞋小碎步,急如星火,但仍能看出其海軍官校老學長出身的軍官凜然氣質,或許跟他的職務有關,擔任領港,所承受的帶船壓力與危險性,我們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我在民國73年剛畢業,在瀋陽艦擔任通信官時,領港就是一位中廣身材的老先生,鄉音非常重,經常戴一頂孫中山帽,講話慢慢,但很難聽得懂,有時還氣若游絲,走路步調就緩許多(大概是老和胖的原因),老薑的辣,不急不徐,很是沉穩,我那時擔任駕駛台(防空站)舵令官,必須聽從艦長或領港下達的俥舵令,再大聲複頌,利用話筒(前有一喇叭型銅製品)傳至舵房(手)、俥鐘手及輪機艙,聲音必須宏亮而明確,一步都不容閃失。

傳俥舵令,例如驅逐艦上,艦長下達命令:「正舵」、「右(左)滿舵」、「右(左)舵10度」、「雙俥(左右俥)進一(至進四),轉速×××rpm」等,有時會混淆,腦袋必須非常靈光清楚,口齒也必須清晰,特別是雙艦課目,那俥舵令下達可快得很呢。當時我是接自72年班楊建忠學長通信官職務,也兼舵令官,他教我用左右手的手指做暗號,絕不會記錯或傳錯話。

其實,一個人走路,也可以看個性,後來我到台北高司單位幹參謀,把艦職中斷之後,有十幾年都在台北,大都會人的腳步是匆忙的,等紅綠燈,過馬路,或者機車流量似猛虎出閘,轟轟轟地,退伍回到高雄,高雄人腳步較緩,步調慢了許多(東部更慢),但急性子依舊,南部人熱情,等紅燈沒耐性,視而不見,步調慢但性子也急,不守規矩者多,因此才有「高雄市左轉」的稱號,其來有自矣。

我兒小時候走路常低着頭,我都會隨時告誡他,不可老是彎腰駝背,低頭走路,一付唯唯諾諾,毫無男子氣概的樣貌,要抬頭挺胸,氣宇軒昂。後來他去當兵,也是海軍艦艇兵,經過海軍新兵入伍訓練,也曾去過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官校入伍訓練,現在可都是抬頭挺胸,舉手投足像了樣兒了,人也帥氣有精神。我跟他老媽說:「妳兒子啊,已經有了海軍水兵的油條味,也有一般軍官那股凜然的氣質了,就差說話的技巧……」。

聽說以前老蔣總統對於晉升少將以上的軍官都必須親自召見,就看你儀態氣宇,曾有人因為緊張,進入老蔣辦公室,居然一個踉蹌,與將軍之路絕緣。

我見過許多將軍,也認識許多老學長,現代人已不打仗,很多人平步青雲直上,縱使你是位將軍,遇上危急時刻,也一樣緊張到毫無頭緒,語無倫次者有之,處理事情亂了套有之,光罵人不知該儘快善後者有之,失其鎮定穩重之將軍風範與氣概。

巴頓將軍在二戰有次乘坐雙人座機至前線視察,途中遇襲,與敵機激戰,平安落返基地後,駕駛員一直稱讚巴頓將軍異常鎮定,臨危不亂,居然還在現場拿起相機「啪啪啪」拍起照來,大加讚揚。後來巴頓對他說:「你以為我不緊張啊,生命垂危關頭,我連照相機的鏡頭蓋都忘了取下來……。」

多走路,抬頭挺胸走路,走健康的路,行事穩重踏實,讓人有安心與正氣凜然的走路方式,在任何職場,你就不會「糟路」,至少得像個人樣。好好走路,不做作,行止優雅有度,給人舒服的感覺,何樂不為?所以,千萬別拖著腳步啪噠啪噠響,那聲音挺擾人的,做事也別急躁,一付成不了大器的俗辣樣兒,啪噠啪噠,除非如女子的高跟鞋或男人的軍靴,走起來有精神,給人婀那多姿振奮的感覺,那則另當別論了。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