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林逸 

  • 陸官53期 中正預校69年班

    現職:管理「逸間民宿

 

 

亮島-----我來了! 吃兩年鹹稀飯配罐頭
沒水沒電沒女人看的日子

馬祖報到後先在營部待命, 因為要等船運補亮島,所以營部把我和要上島的新兵共30幾個人,分配到大道機場 看守 小蜜蜂 偵察機 ,大概一星期後帶弟兄到午沙港推 發電機、海水淡化機、搬運水泥彈藥等器材補給品上LCU,準備送上島,結果風浪大台灣軍艦運補船隊又沒來媽祖,所以東西通通搬下來 ,再等約 一星期,又因為風浪大沒辦法開船,繼續搬上搬下搞了五六次,終於在4月8號成功 上了LCU (這兩個月期間,就帶著弟兄支援尼姑山排戰鬥射擊場整建 也在坂里沙灘學會了開兩噸半軍卡車 ),LCU開出午沙港,一艘陽字號軍艦已在外海等候,我們靠近後 船上拋下一條粗纜繩 船上的弟兄撈起纜繩繫在LCU前頭 就這樣一路拉著我們前往亮島,中間一道一道 的海浪打在艇上讓大伙站都站不穩、全身淋濕,忽然間蹦一聲,我們這艘小船整個打橫 船上人員 東倒西歪 摔成一片 原來是纜繩斷了,小船在風浪中晃盪,又是嘔吐聲連連,好不容易重新綁上繼續拉往亮島,約莫兩個小時終於看到亮島,陽字號在距亮島500公尺外將我們放了開來 由小艇自行靠岸 亮島--我終於來了!

長1200公尺..最寬的地方不到200公尺...最窄的地方3公尺,平地大概二個籃球場大的一座懸崖峭壁孤島.沒有水沒有電沒有百姓光禿禿,離馬祖本島和東引各26公里,打起仗來沒人幫的上忙我能活下去嗎?

第一晚準備睡覺,想到還在北竿時,聽了亮島水鬼摸哨,一個據點十來個弟兄頭被帶回對岸的傳說,心裡可是毛毛的,看到門邊有支齊眉棍,立馬關門用木棍頂住木門...臉朝門..手槍上膛放在頭旁邊朝門而睡,這樣好像有安心一點...不過躺了一分鐘心裡頭有個細小聲音傳來,你這膽小貪生怕死的傢伙,居然把自己反鎖房內沒去查舖關心弟兄...躲在房裡真可恥,官校是這樣教你的嗎?驚覺這可真丟臉,馬上翻身出門查看衛哨及寢室內的弟兄,見弟兄各個睡得香甜...衛哨也認真執勤才放心回寢室睡覺...

不過三個月後七月大熱天的某一天,倒是讓我大吃一驚,那晚睡到半夜熱醒,起床查看弟兄..結果二十幾個弟兄居然沒半個躺在床上,心裡大驚....人呢?難到全被水鬼摸走了....那我豈不變成國家民族罪人?緊張之下往屋頂衛兵處衝去,嘴巴邊喊衛兵!衛兵!快至屋頂遠處衛兵喊了聲排長好...因為夜晚還沒看到人也搞不清楚是誰,便急著問據點弟兄呢?衛兵答說都在屋頂上!快步踏上屋頂...在手電筒照射下只見弟兄們只穿著內褲七橫八豎躺滿屋頂,一問才知大夥嫌寢室熱,全部跑上來吹海風睡覺.....只有我笨笨的躺在沒電風扇沒窗戶的房間....不過我已不是怕死的小逸,房門有開開喔~

報到第二天中午才想起前一天忙到沒洗澡,轉頭望著一間士官兵寢室、一間排長室、一間廚房、一間廁所的據點,心想---浴室呢?問了據點指揮官大夥都在哪洗澡啊?告訴我都在海邊洗,再用手比了比一百公尺外的蜂腰部,從那邊(離海邊標高約40公尺)下去,於是拿了臉盆盥洗用具衣物..循著峭壁中不怎麼起眼的小徑攀爬至海邊,雖還是寒冷的四月,卻也滿頭大汗,脫到剩一條內褲就跳進冰冷的海裡給他魯啦啦起來,只是心裡頭有點納悶,怎麼我的香皂抹在身上都沒泡泡啊?痛快洗完順便小游一下下後再度攀爬峭壁回到據點,又是滿頭大汗,這和沒洗沒差別啊!?這時眼光撇見一旁有座戰備水池,水池旁衛兵正好朝我望來,我用手在嘴邊比了個噓的姿勢示意他向後轉,移開水池水泥蓋....臉盆不客氣的裝了...八分滿...心想裝滿一臉盆有點對不起弟兄,畢竟打起仗那可是救命飲水啊,然後用一鋼杯水刷牙,毛巾洗臉擦身體,剩下的水洗內衣褲,雖然一定洗不乾淨,起碼全排也只有我有這福利,哈哈哈!心裡還得意得很...下午操課時問了據點指揮官一個好大的問題,你們洗澡香皂有泡泡嗎?回答說有啊?我說剛剛在海裡洗沒泡泡啊!他笑了笑說....排ㄝ....你有看到峭壁旁有水泥灌的50公分大小的水坑嗎?那裡有順著峭壁細岩縫流下來的淡水..我們都在那洗的,看......不說清楚,害我到現在身上還黏黏的.........

@沒電話,寫信回家來回一---二個月
@吃了二年鹹稀飯(煮飯水都會被風浪打到)
@曾經長達17天沒洗澡
@從早到晚飯桌是小魚乾花生罐、毛豆酸菜罐、鰻魚罐、雞肉罐、豬肉罐、牛肉罐-------連續二十幾天三餐都是罐頭日子-------告訴各位一個小秘密,亮島人很好認,您看到罐頭臉的應該就是!

@記錄人生 在老年痴呆前

上文承蒙 林逸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我的二連在哪裡?人事官想了一下說---在26公里外那個小點就是你連上亮島!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