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內政部長徐國勇 要求專家評估如何搶救,遭漁民怒嗆「船主最清楚狀況」,等到專家來,救人太晚了!  聯合新聞網 記者戴永華/攝影

photo.jpg

photo.jpg
南方澳斷橋/軍方水下切割 儘速開通航道

https://youtu.be/zfGx7HnSPEI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 ★ ★ ★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等專家來?】2019/10/03

我們常說:「救人如救火」,救人的事,刻不容緩,但大型災難發生,我們政府官員所說的話,所指導的方向,動員人力與搶救的政策指示、命令下達,都必須明確謹慎,特別是在第一時間,人命也重於一切。

報載:「宜蘭南方澳跨海大橋斷裂,內政部長徐國勇11點多到場了解狀況,由於還有船員困在被壓垮的船艙內,部長要專家評估如何搶救,現場遭漁民怒嗆:船主最清楚狀況,等到專家來,救人太晚了!」

凡事「等專家來」再說,什麼是專家?現場已有那麼多單位、人力支援,他們不是專家嗎?部長在想什麼?還是根本仍未搞清楚整個救災狀況?全推給專家?筆者早年曾參與無數軍方高司單位及行政院各部會、國家災害應變中心執勤與開會,凡重大災害發生,部會首長就必須於第一時間匯聚所有專家學者在旁,包括軍方、消防署可動員的人力、物力的指揮層級官員,甚至第一時間進駐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或者到現場勘災,受害的人與家屬急如星火,部長竟說:「等專家來評估搶救?」太離譜了!

真正的專家,早就已經在現場,現在的軍方與地方救災人力、機構都很完善,民間也有許多救災人力資源,這個時候還要等怎樣的專家來?人困在船艙裡,等你所謂的「專家」來早已沒了氣息,等什麼專家?

有次我在環保署參加阿瑪斯貨輪墾丁漏油事件,我是國防部總承辦人,署長旁邊盡是一些專家學者,你一句,我一句,讓署長下不了決定,署長也是環保權威的學者,究竟該如何做?一直裹足不前,猶疑不決,早上開會,到中午吃一個便當,下午繼續開會,晚上再吃一個便當,仍未決定如何處理?然後……明天再來開會、後天再來開會,過程宛如「學術研討會」,以我一個軍人出身的親身參與部會決議的承辦人而言,軍人處理此方面的緊急事件,必然是果斷而明確,指揮官如果猶豫遲遲未做決定,底下官兵真是如無頭蒼蠅,無所適從,那會議讓我感覺,即使是中央政府、部會首長,不過爾爾,全仰賴學者專家研討,搶救的時效一過,後果堪難設想。

這是我們的政府官員,很多都是層峰官派的「政務官」,而非「事務官」,對於重大緊急災難事件,對於自己本身業管的事務,完全沒有進入狀況,連「官」都還不會當,以往我們說「博士」或「學者」誤國,就是這個意思,明明急如星火的災難搶救,他們還能老神在在地做「學術研究」,其次政府辦事效率也是一門學問。

阿瑪斯貨輪漏油,到底污染範圍與影響所及有多大?船公司向交通部申請直升機勘災,層層公文竟回說要一個月後,請船公司向國防部申請,當時立委江綺雯在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的第一次跨部會會議裡直批:「全國所有飛機、船舶、車輛、公路……,包括大型吊車機具,都歸你交通部管,如此緊急的災難事件,要你派個直升機要一個月?什麼都要國軍出面支援,派人力、派飛機、支援重機具,統統交給國軍,那要你交通部、消防署、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是做什麼的?」「軍人有他的戰訓任務,救災全靠軍人,這整個國家救災體系與環節是有問題的。」這事過了快20年,包括921地震,有哪次災害發生,不都必須軍方出面,才能弭平災害?更離譜的是,連善後的清潔與整理工作、環境衛生,都要軍方派人力來清垃圾、打掃,國軍拿掃把的,比拿槍的時間和機會多,這不是正常現象。

網路裡我看海軍水下作業大隊弟兄們正進行南方澳斷橋水下切焊工作的影片,很是辛苦,軍方無論在這方面的救災救難人力、專業、設備上的整補、訓練,一直以來都是規劃完善而不遺餘力,甚至紀律嚴明,動員迅速,確實不輸給民間,今天新聞又報:「南方澳斷橋據說7年沒做過檢測。」甚至有人說21年來港務公司等主管單位從未主動申請檢測,此間只有請健行科技大學檢測卻不包括鋼纜鏽蝕部分,這當中1000萬元係花在點燈、路燈修繕等表面工夫上,沒有鋼纜、橋墩等重要的基座工程……,天啊!怎會這樣?

真正的專家,應該運用在平常的維修保養上,每年編預算維護評估,如同我們自家的車輛維護,多少公里要定期進廠保養?隨時注意及巡視橋體狀況,若等災害搶救的第一時間,再來請專家做「學術研討」、做「評估」,一切都來不及了,政府官員處理事情的本末倒置,把大量時間花在與媒體爭版面,與酸民鬥智鬥力鬥狠,上至總統,下至部會首長,真應該做的事不做,不為百姓謀福,斷橋事件,已非一日之寒了。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