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文茜的世界周報 Sisy's World News

黑鷹直升機墜機意外後,他的名字在公告的名單上。妻子拿著裝滿相關資料的牛皮紙袋對著我的好友説:怎麼一個人,就只剩下了一個牛皮紙袋?

我的朋友陪伴突然喪夫的妻子,繞著大湖公園走。妻子說:我四月去拉薩,本來打算四年後鴻鈞退休再去一次......

她們笑著回憶過往的點點滴滴,想打散過痛的悲傷,也很平靜地討論未來將面對的問題。

朋友説:她不會對頓時喪夫的妻子說~節哀,因為那種隨時湧上心頭的悲淒,是節制不住的眼淚。

她也不會對頓時喪夫的妻子說~加油!在悲傷的時候,朋友除了陪伴,能做的事很少。

今天是他們八個人陸續開始移柩啟靈的日子。

過去一週,許多人熱衷大選,狂熱使衆人暫時忘卻了他們家人的哀戚。

他們的親人還在滴血般的回憶中,苦苦想追回一些影子,一些片段。彷彿最愛的人還在。

延伸閱讀:

「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曹進平(Chin Pin):向總長報告 我會一直記得

「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蔡亞璇:最後一篇司令週記

「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林紹文:沈夫人您「心」苦了

「中華民國的空軍」月刊/昌晏生:副局長,對不起!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