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决战境外”以武拒统/东方军事/16日

去年5月20日,臺灣完成政黨輪替,民進黨首次實現“綠色執政”,島內政治版圖重新洗牌,臺灣軍事生態也隨之産生了一些新的變數。民進黨上臺後,力圖掌控軍權、積極調整軍事戰略及大肆向外軍購,凸顯一年來臺灣軍表演變的大致發展脈絡。

積極軍中運作力圖收攬軍權掌控軍權是民進黨上臺後穩定政局的一個重要步驟,陳水扁爲此不遺餘力,通過拉攏與排斥並舉、造勢以樹立三軍統帥形象等手段,逐步實現台軍大權的改造“變天”。

民進党上臺之初,台軍高級將領基本上都是國民黨賞。陳水扁任命國民黨籍的原“國防部長”唐飛任“行政院長”,作爲拉攏軍心,降低執政阻力及族群衝突的權宜之計,以改變“弱勢總統”的不利局勢。

民進黨上臺後,繼續打著“軍隊國家化”旗號,陳水扁去年6月主持首次閱兵大典時稱,“軍隊應奉行保國衛民的職責,效忠政府與人民,立場超然,不受任何黨派節制”。民進黨政府以黨派劃線,實施“削藩政策”和以大換小的“布樁”做法,全面清除軍中國民黨勢力,培植自身勢力,以實現軍隊的“改朝換代”,爲民進黨執政護航。

陳水扁上任初,圈定由“國防部國會聯絡室主任”余連發這匹黑馬爲首任“總統府侍衛長”,其重要原因是餘爲臺北縣人,符合民進党“將領本土化”政策,同時其成長背景與陳有諸多相似之處。海軍總部副參謀長季麟連被破格擢升並“空降”海軍陸戰隊任司令,是由於季爲台南一中畢業,與陳有師兄弟兼同鄉關係。台報評論說,從提拔上來的將領背景,不難嗅出其中政治意義大於軍事考量的味道。

長期以來,台軍在國民黨控制下,一直有所謂“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的“五大信念”,“反台獨”是軍中教育的信條。民進黨上臺後,許多軍人提出了“爲誰而戰、爲何而戰”的疑問,不少將領對日後軍隊要懸挂陳水扁肖像感到難以苟同。在軍中彌漫著抵觸情緒之下,爲安撫軍心,“一定會遵守民國憲法”成爲陳上臺後常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部隊安全、軍人安家、軍眷安心”的“三安政策”也成爲陳視察軍隊致詞時的常用詞語。此外
,爲樹立三軍統帥形象,陳水扁“就職”後立即展開“國防之旅”,頻繁視察軍隊、主持各類;軍事活動,借此樹立自己在軍中形象,並達到拉攏、控制軍隊的目的。

調整軍事戰略提升台軍戰備以“台獨黨綱”爲“神主牌”的民進黨實現執政後,爲增強與祖國大陸對抗的實力及討價還價的籌碼,在軍事戰略、體制等方面採取了一系列新的舉動,回劇了以武力抗拒祖國和平統一的傾向。我們可以從三個視角對此作一考察。

1、調整軍事戰略
自1949年以來,台軍事戰略走向大致呈由“攻勢作戰”、“攻守一體”,“守勢防衛”向“有效嚇阻、防衛固守”、“決戰境外”演變。陳水扁在去年6月16日陸官校慶典禮上,首席將“決戰境外”的競選口號列爲台未來軍事戰略。他聲稱,依“有效嚇阻、防衛固守”政策,積極籌建“高素質、現代化、專業化”的“國防”勁旅,並依據“制穴、制海、反登陸”作戰程式,把“精確縱深打擊、提升早期預警、爭取資訊優勢”及“決戰境外”觀念,作爲未來建軍的方向。

“決戰境外”的宣示在島內曾引起巨大波瀾。陳水扁的軍事智囊兵浩天表示,從文字記載分析,台軍對“決戰”宣言,顯然是攻勢作戰,較之台澎金馬的防禦作戰,理念有所差距。台輿論也多認爲,“決戰境外”是對大陸採取“先制攻擊”,“求戰於境外”的攻擊性戰略,是強勢主動作爲。台當局去年8月8日公佈的“國防報告書”,正式改變“防衛固守”與“有效嚇阻”前後順序。“國防部長”伍世文在序言中公開稱,台軍新一代兵力陸續成軍,台軍整體戰力已大幅提升,具“主動”戰略條件,因此台軍將戰略構想調整爲“有效嚇阻”,“防衛固守”。

2、改革軍事體制
陳水扁上臺後,加大了實施李登輝時期就已開始推行的軍事體制改革力度。根據去年1月29日台“立法院”通過的新“國際法”與“國防部組織法”,台將在3年內完成“國防”組織再造工程。在這一過程中,陳水扁可借機建立自己在軍隊的權力基礎,進一步完成“中華民國”軍隊“臺灣化”。

據台“國防部”戰略設想,臺灣屬於海島型防衛作戰,存在“預警短、縱深淺、決戰快”的特技,因此必須建立現代化部隊。民進黨執政後,繼續推行1997年開始實施的“國軍精實案”。“精實案”將於今年6月完成。目前台軍人數已由原來45萬減爲38萬,參謀本部及各軍總部裁並140多個單位。

3、大力加強軍備
當民進党成了臺灣的當家者之後,在“立法院”對“國防”預算審查的角色馬上從批評兼抵制者變成動員護航人。台今年軍費預算達2719億元瓣台幣(1美元約合32元新臺幣),占總預算的15.5%。伍世文多次稱,爲了維護“有效嚇阻”能力,軍費支出必須不能低於國內生産總值的3%。

在戰備方面,台軍著力加強發展電子戰能力。在今年度台“國防”預算報告中,台軍將強化電子戰力列爲首閏。1月2日,台第一個電子戰部隊――“國防部通信資訊指揮部”正式成軍。台軍目前重點是發展“資安計劃”與“脈護計劃”。此外,台軍還大力構建台審電子戰基礎框架,以增強台軍聯合作戰、快速反應能力。該系統由台“國防部”建立的“衡山”總體系統與陸軍“陸資”、海軍“大成”、空軍“強網”等4系統組成。

大肆向外軍購加強美台合作

一年來,台新政府爲擴充軍事實力,加大了以美國爲主要物件的對外軍購,並以此作爲“軍事外交”手段,謀求提升美台實質關係,進一步推動臺灣問題的國際化與兩岸分離的進程。

民進黨上臺才幾個月,美對台軍售就有增無減,並超越防禦性範圍。如去年6月2日美宣佈兩筆對台軍售專案,總價值3.56億美元;9月28日,美再宣佈對台軍售13.8億美元的專案。在今年美台軍售會議上,美更是批准1992年以來最大宗對台軍售案,包括4艘“基德”級驅逐艦、8艘柴油動力潛艇和12架P-3C“獵戶座”反潛巡邏機等大批先進武器,總價值達2500億至3000億元瓣台幣。值得關注的是,此次美對台軍售有明顯的針對性:一是針對台軍弱點出售相應武器裝備,二是針對臺灣武力抗拒統一的要求售台武器。

近來,美台軍事與安全合作發展迅速,“美台軍事一體化”進程步伐加快,已構成美台關係的一個重要內容。其主要動向有:

1、積極爭取加入美TM系統。爲完善防禦體系,台今後向美購武的重點是愛國者PAC-3型導彈、預警雷達系統和4艘“宙斯盾”艦。台把取得“宙斯盾”這一TMD平臺視爲具有“高度政治含義”。台認爲,購買“宙斯盾”不但能提升台防禦力量,更能就此加入美TMD“安全網”,成爲美國安全戰略的一環。此外,台1996年取得“愛國者”導彈系統後,與美進行了多年的協調,終於使美國同意協助台在今年6月進行實彈試射,這是“愛國者”導彈服役以來,首次在美境外實施實彈試射。台當局認爲,“導彈防禦措施涉及到區域國家在政治、軍事之間的相互合作關係,因此深具政治意義”。

2、“電子情報偵搜聯盟”成形。據島內媒體報道,美國安局用商業合作包裝方式,以美國通訊公司名義進駐台“國防部軍情局”所屬的陽明山秘密基地,美方人員均系“軍職外調”方式赴台進行“技術指導”。這種情報合作使台軍預警與偵監能力大幅增強。

3、加強“軟體”軍事交流。美國部在1997年開始推動美台“軟體”合作計劃,以人員訓練、人事制度、士官制度、兵棋推演和後勤爲5大重點。去年6月,台多名軍官赴美西點等校接受訓練,台F-16戰機飛行員和“諾克斯”艦軍官更是常赴美接受培訓。

2001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