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化民  

本文摘轉自: 帥化民立法委員個人網站 http://www.ans.org.tw/index.php


 劉立倫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錄/5 劉立倫教授

主席:請中原大學劉教授立倫發言。

劉教授立倫: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委員。今天討論的主題,老實說是一個比較長遠的東西,因為軍事教育的好壞是會影響軍隊長遠的發展,而且通常沒有辦法在短期之內就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也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在預算的編列上,這部分最容易被犧牲掉。方才很多先進提到,教育效能的提升受很多因素的影響,包括師資、課程、教學品質、財務資源等,而軍事方面,大家都已經多所著墨,所以本人現在想談一談比較soft的面向。

個人覺得,想法影響作法,所以本人打算以管理的思維、角度來看這件事,即國防部在軍事教育方面是否真的沒有辦法在短期內得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嗎?首先,關於軍事教育的改革,目前提出的方法看起來是個治標的方法,至於治什麼標呢?本人認為,應該是治國防預算不足的標,至於可否治本呢?目前看來顯然是沒有。本人現在舉一個例子,這是關於短期的犧牲有時是可以換取長期效益的例子,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被美國託管,當時日本的經濟十分凋疲,財政上根本就是入不敷出,連維持國家基本運作都很困難,換言之,當時麥克阿瑟將軍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如何讓政府運作下去,對此,很多人都曾提出建議,而他最後採用了一位波士頓銀行家的意見,乍看之下,這個意見與解決日本財政問題一點關係也沒有。其內容就是定額免稅郵政儲金制度,其作用可以鼓勵民眾儲蓄,但也提供一個免稅的管道,當時有人就質疑,第一,日本人在戰前是不儲蓄的,所以提出這個制度完全不吻合日本人的生活經驗,所以要日本人儲蓄的用意何在?第二,政府現在根本就徵收不到任何的錢,若再有免稅的措施,則是否表示要把政府搞垮呢?

雖然如此,麥克阿瑟將軍最後還是採用了這個制度,可是事實證明,幾十年以後,日本的國民儲蓄力一直都是維持高儲蓄率,排名可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也正因為如此,讓他們的資本可以快速累積,造就日本戰後的快速崛起,如果當時麥克阿瑟將軍只看到眼前的問題,則我們就看不到今天的日本。同樣地,國防部在面對一些問題時,若只看到眼前的問題,並沒有看到長遠的發展,則將來我們的軍隊就不會有希望。

第二,就實際面來看,軍事教育是否會影響國防決策呢?很多人覺得談這個問題太抽象,或許我們可以回過頭來看,國防部面臨今天的困境,基本上是因為國防預算短缺的關係,可是如果回頭從80年起來看我們的國防預算支出,其實就會發現這並不是因為國防預算短缺的問題所造成的,而是想法及軍事思維邏輯錯誤所造成的結果。我們看看過去15年國防預算的結構及變化,80年時國防預算有2500多億,95年還是2500多億,預算並沒有成長,可是國防部在82年提出高性能戰機特別預算,而國防部的人員維持費從83年開始就大幅攀升,如果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這件事,在收入沒有成長的情況下,管理者一定會先控制成本,減少一些非必要的業務,且機器與人員之間要相互替代,如果機器多,人員就要少,如此才能控制成本,反之,如果機器多,人也多,則成本一定會增加,到時候就沒有辦法和其他人競爭。

此外,武器系統對國防部戰力來說就算是機器的一種,就是替代人力的工具,但國防部在82年引進這些武器系統後,83年的人員維持費竟還隨之增加,換言之,國防部並沒有隨之裁員,而且在這兩項經費都增加的情況下,因為人員維持費是法律義務給與,所以必須第一順位給付,本來應該裁掉的人員,現在竟然還優先給付,以致後來排擠掉軍事投資及武器作業系統的維持費。總之,我們發現現在很多的措施都是在解決以前的問題,也就是因為當時沒有適時進行調整跟平衡,造成現今軍事員額的調整、軍事院校的簡併、義務役、士官役期的調整等背後都是這個因素推著它。換言之,這個部分他們看到可能的是表象,真正深入思考後,可能會發現這是管理上的問題,即這10年來,國防部不斷挖東牆補西牆,最後造成如武器後勤維修、補保的預算不足、性能無法如期發揮等情況,換言之,造成的影響不是來自硬體,而是軟體,即思考模式。事實上,軍事作戰的效能必須要靠專業管理才能發揮,本人從85年開始唸博士學位,當時對軍事是不了解的,畢竟軍事是很專業的東西,可是很感謝帥院長,他當時帶領著我們,花了兩年的時間,讓我們在軍事專業方面從不懂到懂,同時也讓我們能夠把理論觀點帶進軍事中來思考、分析。我們姑且可以這麼說,一架飛機未必能夠改變一場戰役的勝負,可是一架飛機的教育經費投資下去跟腦力的投資,卻可能會改變一場戰爭的結果,因此,本人認為,軍事教育的經費應該要增加,將來得到的效益絕對超過十倍、百倍。

第三個剛才王司長提到: 軍事院校的人維費1.65, 我覺得不僅止於此,軍事教育訓練業務計畫,大都是教育行政費,這有三個待解決的問題, 第一個是人維費不包括在內; 第二個是學校除了定額經費外,還有專案經費, 而專案經費没包括在內; 第三個: 有關軍事投資的部分,也沒包括在內。所以真正要弄清楚有多少,首先應該做成本歸戶,這樣才能知道我們究竟花了多少,才能評估它的效益到底是什麼。

最後要談的,則是高素質人力本身的重要性。國管院當時曾經做過很多努力,好不容易想辦法讓軍事管理這部分在硬體及軟體方面投資了很多,也作了一系列的研究,基本上是因為當時看到了二十一世紀知識經濟的特色,它是無形的東西比有形的東西更值錢,是腦力優於體力的時代,是高素質軍官價值可能會超過武器系統效益的時代。國防部過去在這方面的培養,就如司長剛才報告的,培養了那麼多的碩博士,包括軍售案在內,加起來大概培訓超過7000多人,但是我們真正關心的是有多少人還留著?其實包括那些唸碩博士的人員,都希望在軍隊中獲得更好的昇遷與發展,能運用他們的所學對軍隊有貢獻,我們說不定可以研究一下,他們為什麼最後會離開?如果離開的人數多,我認為那不是個人意願或態度的問題。

我們回過頭再來看,我記得以前我們曾經到日本公司研究過,去研究他們當時年輕人不願意工作的問題。日本人早期的工作態度很好,我們到他們的公司去就問他們,現在的日本年輕人也不喜歡工作,他們要怎麼辦?他們說「我們就調整制度,讓他們喜歡這個環境,喜歡在裡面工作」,而不是在發現年輕人的態度和他們不同後,仍然堅持不改,要求年經人來適應他們。他們認為環境在變,所以他們就調整制度。因此,我覺得為這方面基本上還是國防管理制度層面的問題!換句話說,如果我們不能發展一套留任高素質人力的管理制度,軍隊未來可能會面臨更大的挑戰。未來在我們不斷引進先進的系統後,在成本及人力的替代策略下,國防部未來的兵力還會減,我們也預期它會減,因為如果要控制成本,它一定要減,在這種情況下,高素質與專業的管理軍官就變得非常重要。因此,作戰軍官與所謂的後勤及專業管理軍官,最好在專業分流的理念下形成昇遷、歷練與運用的管道,這樣才能整個讓國防部提昇國防管理的決策效能。

國防大學整併背後的理由,在座各位可能都比我們清楚,個人只是希望,國防部在提出軍事教育制度變革與組織調整時,能夠看到國防問題的核心到底在什麼地方,要瞭解這些與國防問題之間的邏輯關係。基本上,目前大家都普遍感覺到軍事院校的整併案,不太能看得出軍隊對未來的期望,如何讓這個期望能很清楚地讓所有人都知道,讓大家瞭解採取這些變革後,能為軍隊帶來什麼樣的長期效益;同時,也希望這種解決方案不僅能解決當前的問題,也應該要解決未來的問題,能為國家和軍隊帶來更多的希望。謝謝。

主席:劉立倫教授提到了很嚴肅的問題,他的意思是說,當面臨公司要縮減人才、壓縮經費時,更需要專業的人來做。以前我們的精實案是蠻幹,是每個手指頭都剁一節,剁到每個手指頭都很痛,但是閒的還是閒的,忙的還是忙死。本席非常同情軍教處,我曾經待在軍教處超過2年,每天早上從8點鐘上班到晚上9點半下班,辦公室從來沒有熄過燈,為什麼?就是因為業務。所以本席擔心的是,你們的人力、投資都不足,對於軍事教育將來要何以為繼?本席要麻煩柯副部長對這件事情加以關心。

前一陣子本席聽說你們開內部檢討會時,當時的蔡副部長開宗明義第一句話就說「決策已經這樣了……」,換言之,你們這些校、院長統統給我閉嘴!這種開會作出來的決策,那真是有問題的。另外,今天洪老師在這裡提到政戰學校的存廢問題,這個問題現在一下子也講不清楚,我們將來還要作深入的研討。

最後請行政院反恐辦公室張研究員國城發言。


 

張國城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錄/6 張國城研究員

張國城研究員: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委員。今天很榮幸有機會來參加軍事教育改革的公聽會,在報告之前,首先提出一些個人的感覺。每次在和國防部同仁討論任何國防事務時,我都覺得國防部的同仁,無論是哪個層級或軍種,基本上都是用非常有限或相對有限的人力和資源在做很多事情,不論是哪一件事情、哪一個階段或哪一個軍種,幾乎都是這樣,所以一方面我除了要向國防部從柯副部長以下的各位同仁們,及曾經在國防部服務過的人,包括蘭將軍在內的各位軍中先進,致上個人相當高的敬意外,也希望在國軍軍事教育的規劃過程中,不管是在持續現有成果或進行改革等方面,我們都能思考是否還要繼續以這種態度來實施軍事教育的改革。

今天討論的問題是國軍軍事教育的改革,那我們首先要探討的就是到底要改革什麼東西?我們現在綜合手上的資料,包括李文忠委員辦公室製作的軍事教育公聽會國防改革的資料,以及主席帥委員及蘭將軍等各位先進講過的東西,除了比較細緻的軍事教育實施及課程編比之外,大家大概都不會太反對的是,今天的發言集中在我們的軍事教育有基本上的「三化」。這是哪三化呢?第一「化」就是「官校營區化」。在官校受訓的是軍人,裡面也有一些提供教育訓練用的武器裝備等,所以不能夠完全像文學校一樣那麼開放與自由,但是基本上它的限制還是相當多,所以「官校營區化」的問題,或許在軍事教育改革的過程中,不管是為了國軍的形象、招生的便利以及社會逐漸發展等方面上,是否能作更加詳密的思考?

第二「化」則是「教育訓練化」。教育當然也包括訓練,但實際上,我們姑且不論英文中education與training的不同,另一方面剛才也提到,軍事院校基本上是一個教育單位,也比照大學給予大學學士的學資,但是沒有研究的預算或是研究預算很少,實際上教育也包括研究在內,在研究方面當然會有一些問題,因為軍事院校在教育方針、師資的編配等方面,恐怕與一般文學校不太相同,所以爭取不到國科會的研究預算。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要精進國軍軍事教育,有時候也不完全是追求如國科會或一般文職學校所要求的,這麼高水準或專精的研究,而在於在這些研究的爭取中,增加師資及學生的視野,培養思考的能力,所以在這方面來講,就研究預算而言,可能就不是要求提出多麼高深的研究計畫才給予研究經費,而是要讓大家有擴充思考、瞭解什麼是學術研究的機會,這或許是國防部可以研究的。

第三「化」則是各位委員、先進提到的「校長經管化」。民間的大學在遴聘校長時,會先瞭解他的辦學理念、在某方面有哪些研究、在學術上是否著有專精等等。而因為國軍軍事教育有一定的目的、軍事院校有一定的編階與編制,所以不能完全比照這個概念來做。但是我們常常看到國軍的高級將領經歷完整,歷任排、連、營長,乃至旅長、軍團司令等等,也經歷過官校校長的職務,也就是說校長不完全是一個教育家,而是一個重要的軍職,軍校只是他經管的一部分,這一點對於國軍軍事教育的發展當然也有一定的好處,因為完全由外界人士來辦國軍軍事教育,至少就現在來看,當然會有格格不入的問題。不過就「校長經管化」來看,其中的教育理念不是那麼清楚,教育落實的時間也沒辦法很落實,因為在職的時間有限,所以這點在國軍軍事教育的改革過程中,這三化是否是我們需要注意和思考的方向,在此謹提出供大家參考。

至於我個人的建議方面,簡單提出以下幾點。首先,過去曾經有人提到三軍官校整併的問題,例如有人提出日本的防衛大學校或澳洲國防大學等等的案例,這當然一部分是為了因應國軍精實案、精進案的人事及預算緊縮要求,但是我個人基本上認為,也曾經寫過一些不成熟的文章,我個人主張官校的整併,在未來國軍軍事教育的改革中應該不要被提起,也就是不要去考慮這個問題,原因是在於,基本上全世界所有著名的先進國家,他們設置的軍校基本上都有一定的歷史,兼顧的是榮譽、尊嚴、傳承和專業這幾個原則。例如日本在戰後自衛隊成立防衛大學校,但是在陸海空三個自衛隊下都還設立幹部學校,假如我現在是海上自衛隊的幹部,那我在防衛大學校畢業之後,還要進入海上自衛隊的幹部學校學習,而且學習的時間長的有超過一年的,也就是說他們在專業的分科上並不追求整併的問題,實際上來講,一個單位與另一個單位整併,也未必能精簡多少資源與預算;相反地,在精簡的過程中,包含業務的調整、人員的疏處、場地的合併、財產的移交等等,都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人家就說「請客的那一天、搬家的那一年」,所以在這個方向來講,我們是否特別要強調為了精簡少數的預算與資源,就導致變化頻仍或一定要精簡成一個區域,才會看起來好像人頭或編階比較少,我想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以日本海上自衛隊來講,它除了幹部學校外,還有四個術科學校,包含航海、輪機、傳譯、造船、武器、航空、艦隊管理等等,所以他們對於本身幹部退役之後專業的培養、個人的尊嚴維繫等等都有考量,譬如在不同術科學校受訓後,國家就發給不同的證照,對於這些人在求職上也有一定的幫助,這些都是值得研究的部分。所以在軍事教育改革的過程中,「整併」應該是作為最後考慮或不應該考慮的概念。

第二個建議部分,是訓練時間與人力應該適度延長,畢竟作戰是越來越複雜的東西,寬列資源也是很重要的。這部分在李文忠委員辦公室今天提出的資料中,跨黨派的委員在提案中都同意國防部希望能夠寬列預算從事軍事教育。中共也有一句話說「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這個概念應該也適用於我們國軍的軍事教育。

第三點則是軍事教育的主辦單位位階提高的問題。在手上的這份資料中,跨黨派的委員基本上都同意,現在要主辦國軍軍事教育,如李文忠委員就提到要設立軍事教育委員會、軍事教育司等等,這當然還有討論的空間,例如要叫什麼名稱、採取什麼組織等,這些是可以再研究的;但是在主辦國軍軍事教育單位的位階上,基本上一般的共識是要予以提高,在人力方面則應該儘量寬列。但是以現在來看,在位階的層次及人力的編制上,好像並不是朝著這個方向,這點對於未來國軍戰力的維持及人員的培養上,是否是最好的方向,是值得我們研究的。

我曾經在另一個公聽會提到,二次大戰之前,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建立新式的陸軍。而日本舊帝國的陸軍,基本上有所謂的「三長」,就是指陸軍的三個最重要職位,第一個就是陸軍大臣,第二個是陸軍參謀總長,第三個是陸軍教育總監,其中陸軍教育總監的地位,基本上與陸軍大臣及陸軍參謀總長是並列的。舊陸軍當然是帝國主義的軍隊,到處侵略,在歷史上自然有非常不好的影響,但純就軍事作戰的角度而言,它以一個這麼小的國家、這麼晚的建軍歷程,能夠獲得軍事上相當的成就,和它重視軍事教育、提高其位階有直接的關係。

第四點,我認為軍事教育應該結合現有戰略發展的方向,例如現在大家都認為「聯合作戰」是非常重要的,那麼從初官教育、進修教育到深造教育,是否有跟隨這個發展腳步,強化這方面的教育,讓受訓的學官能對這部分多加瞭解?至於其他的概念,例如常聽到的「資電先導、戰場決之」等,這些都很重要,可是講得很清楚的人好像也不多,所以在國軍軍事教育的過程中,如何能與時俱進,充實專業應有的知能,我想是一個建議的方向。

最後,我想向國防部自柯副部長以下的各位先進報告。在座的各位先進大概都是曾在軍中服役的前輩,或者是正在軍中服役,當然我也在國防部服務,不過基本上算是社會人士,我想向各位報告的是,基本上我們國軍給社會的觀感,主要來自於兩個方向,第一個就是軍人的紀律,這部分比較沒有問題;第二個就是軍事教育的水準。國軍幹部常常強調說「軍以戰為主、戰以勝為先」,強調本職學能、戰備整備,但是一般社會大眾對這部分是看不到的,或者沒有那個專業素養去瞭解,但是一般社會大眾所看到的國軍就是軍人的紀律及軍事教育的水準,而軍事教育的水準什麼人會看到呢?當兵的人會看到,學生的家屬會看到,軍人的眷屬會看到。一般社會大眾當然都會共同體會到軍人給外界什麼樣的形象,國軍給外界什麼樣的觀感,這些和軍事教育的水準有直接的關係。我個人在服役時曾經歷兩件事情,第一件是我在外島當預官時的事情,當時我們連隊的第三任連長是陸軍官校專科班畢業,他的軍階是中尉,因為當時我們缺人,所以他就來擔任兵器連連長,基本上他的本職學能不是那麼充分,當然這不能怪他。當時我們的武器裝備有迫擊砲和無座力砲,他有一次說無座力砲應該從砲口裝彈,不料這句話一出,從此之後他沒有任何領導威信,因為所有士官兵都認為這個幹部是沒有能力的。第二個經驗是當時陸總部來考核步兵連60砲組連長的運用以及對準則的熟悉程度,結果整個防衛部下令由該營營長直接指揮連的60砲組,然後,由中將司令官負責督導;至於是什麼時候由哪一位負責,我就不說了。

我記得過去先總統蔣公曾說過:「幹部應了解上兩層之戰術素養。」比方說,你是連長,你大概要了解到團長或旅長的想法。但後來我們國軍的教育卻變成幹部通常要兼顧下兩層的戰略整備與教育訓練水準。這是否代表我們在這方面還有需要加強的地方?因為這會直接影響我們建軍備戰的成績。

國防部組織之調整可謂相當頻繁,所有的幹部不僅很努力地應付個人本職學能的挑戰與專業業務的要求,還承受著許多來自組織調整及外界的壓力,以致個人生涯的規劃往往是放在最後,我個人對此抱持相當的敬意。不過,國軍軍事教育是國家除了有形的金錢之外,給國軍幹部具體的承諾,這是對他們的責任,也是對他們的義務。所以,我認為這方面的改革在建軍備戰的過程中,較之武器採購,其重要性不遑多讓。在此謹提出個人意見,供各位參考,謝謝。

主席:非常謝謝張所長提供寶貴意見。其實,他可說是一針見血地點出問題的關鍵。三軍大學教育的內容與教育的目的,根據本人長期的研究,它是以養成教育為主。就是因為有養成教育,才會准許這個學校獨立。如果各軍種不想培養具有軍種特質的軍官,那就可以合併。

剛才張所長提出日本的例子,記得曾有一位日本自衛隊高級將領跟我講說:「我們是一個非常不正常軍隊,問題在於它受到憲法的限制。」所以,我們若要舉例,不能舉一個不恰當的例子。

希望今天列席的三軍官校教育長回去好好思考,以前三軍官校最大的問題在於教學研究的方向是否要朝理工系所發展,這麼多年下來已明顯可見它根本走不通,因為你們是以通識及軍官養成教育為最高的目標。這一點也希望國防部官員能夠把各軍種不同教育的領域弄清楚。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7 陳友武將軍

接下來,請陳將軍友武發言。

陳將軍友武: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委員。個人在軍中已服務多年,也經歷過許多職務,尤其在科技面,曾經親自建立過不少大型系統,所以,對當前國軍的軍事教育有以下幾點看法及建議:

第一,我同意李文忠委員所提應深入檢討軍事教育條例的主張,讓此條例所涵蓋的範圍更寬、更廣、更深,且具彈性與時代意義。因為此一條例是所有從事軍事教育或未來要從事軍事教育者所要遵循的標準法規,它的完備性非常重要。所以,我建議首先要從此一條例的修正著手。

第二,應再深入地分析軍事教育預算或投資的合理性與充足性。不論是經營企業或維持家計,當經費不足時,往往會捉襟見肘;但經費充足時,支出費用則要有優先等級。

第三,如果各位在軍中服役久了,就會發現戰爭型態的演進是隨著高科技國家起舞的。各位現在所談的C4ISR、NET OR CENTRYQUOFAIR…等等,都是先進國家在它的先進科技支撐之下慢慢演繹出來的戰爭型態。這個戰爭型態主導著整個建軍與發展,我們也避不開這個框架。正因如此,我認為,軍事教育的內容與結構需要有相當的前瞻性,同時還要能掌握未來作戰的整個方向以及現代化科技對戰爭的影響。

第四,我覺得軍事教育要能夠成功,一定要能維持傳統的精神,這也是傳承的問題。我們應該同樣重視傳承與現代化,一個沒有精神支柱的軍事教育,也就是一個脫離完整軍事思想或脫離原本應有文化基礎的軍事教育,是永遠培養不出優秀幹部的。如果沒有在良好的軍事思想薰陶之下,我不相信他會運用最好的科技為國家、人民付出心力。換言之,軍事思想以及未來精神戰力的發展是軍事教育裡不可或缺且極為重要的一環,這一點請大家注意。

根據以上的思考,我主張要確立軍事教育的結構框架,也就是英文裡所謂的"architecture framework"。以C4ISR為例,任何先進國家在考量建立C4ISR時,第一個要考慮的就是它結構框架的完整性,光是這個結構框架的發展可能就要花五年甚至十年的時間,然後,其他方面再根據這個框架逐步地以螺旋式的發展方式,慢慢建立起現代化的武力。而這個結構框架中的作戰架構(operational architecture)如果不是很明確且不具前瞻性,軍事教育就跟不上去,根本無法教育軍中幹部,更無法訓練出一個完整的leadership來。所以,當軍隊的作戰架構非常完整時,system architecture就可以跟著上來。而在有了完整的系統結構後,再檢視technical architecture在哪裡。這不一定要全部都建在軍中,也不一定要全都建在中科院,各院校、各大學、各民間組織乃至各民間企業都有這種能量可資運作。因為有了好的框架,自然知道怎麼去做事情,如果沒有好的框架,下面的系統及技術結構就會全盤錯誤,也就不可能建立一支優秀、善戰的軍隊。

所以,軍事教育的改革並不是把軍事教育系統表製作出來就可以了,舉例而言,記得當初國防管理學院成立時,我們非常高興看到國軍有如此優秀的一個單位,裡面不但有相當多好的管理系所,還聘請了許多好老師,更吸引了不少青年學子入學。我們現在看看,如果在一個好的框架體系之下,這個優秀的國防管理學院的結果會是怎樣?美國的Defense Management College發展到現在可以說越來越好,它下面的Defense Acquisition College(採購學校)發展得更好,難怪它的管理及採購人才備出,而且一點問題都沒有。再看看我們的中正理工學院,有這麼悠久的歷史、這麼好的校址、這麼優秀的傳承,可是現在在一個不好的框架結構之下,可能也會被犧牲掉,甚至三軍官校那麼優秀的傳承也可能在不好的框架下會被犧牲掉。所以,我在此特別提出呼籲,務必要確立軍事教育的architecture framework。基本上,每個architecture framework分成下列幾個方式:一、一個operational architecture的組成包括好幾個operationalview、system view、technical view,不能歸納在這些裡面的則稱之為all view AV,有這麼多的view來支撐此一architecture。然後,全部公諸於世,所以民間的學術機構、企業體系都知道應該如何去follow國防部的指導,這就是所謂的DODAF;DOD是指美國國防部,AF則是Architecture Framework。以後又衍生出各種不同的Architecture Framework,像Federal Government有Federal Architecture Framework,民間企業有Enterprise Architecture Framework,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決策點。所以,我在此再次強調,要落實軍事教育改革應先從結構框架上著手。

我所講的結構框架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剛才帥將軍也提到人力與資源的投入夠不夠是重要的關鍵,並不是找一些軍職人員,賦予他們職務結構一個單位就可以把國軍的軍事教育體系發展得很好。應該在國防軍事教育條例中引進外面的資源,或者也可以outsourcing出去,這裡頭有很多研究的機制與結構,透過不斷的研究與分析提供足夠的意見,我們才能獲取一個最合理的方式。同時,這樣一個人力、物力與財力所投資的組織,它必須是長期維持的,不是短暫從事階段性任務的,因為軍事教育體制必須隨著軍事結構、國際軍事環境,甚至敵人軍事環境的變化隨時作調整、因應。

其實教育都是一樣的,軍事教育並非完全不同於民間教育,祇是有若干unique的地方需要強化,它與民間的教育體制一樣,可以運用相同的教育方法論,但最後要產出一個戰場的領導人。也就是說,當戰爭發生時,他是一個睿智、果斷、有決心、有前瞻性,能為國家打勝仗的將領或領導幹部。

另外,剛才有人提到官校要營區化,我不曉得這是什麼道理。有沒有人參訪過西點軍校?當我們進入西點軍校,第一眼看到的通常是West Point Tourism Center(西點軍校參訪接待中心),遊客在那裡搭乘巴士進去參觀,裡面還有Gift Shop。其實,在Tourism Center就可以透過影片看到西點軍校的歷史、教育方針,甚至連男生宿舍裡床舖、櫃子的擺設都看得到。那次我去參訪時,實習團長是個女生,她先跟我們清楚說明他們的國家主義,然後才帶我們去參訪校園,雖然我們可以自由徜徉在西點軍校那樣一個愉快的環境當中,但中間有一塊區域是外人絕對進不去的,就是他們真正的學生訓練區。它還有Westpoint Hotel,我們還可以住在裡面遠觀學生操練的過程,祇是不能進到學生訓練區內。該校的核心是營區化,但整個大的西點校區是非常free。

記得我到西點軍校的教堂參觀時,導覽人員會循著室內的銅牌告訴我們,哪個地方哪位將軍在那裡祈禱過,這也是一種榮耀的表徵。後來,參觀教官宿舍時,樓梯台階上貼滿了小銅牌,仔細一看,是「上校教官某某全家幾年幾月到幾年幾月居住在此」,這讓當事人感到身為西點軍校的老師與教官是非常榮譽的事,更何況從西點出來能為國家貢獻甚至犧牲生命。因此,我在這裡提醒在座各位有心的人士,如果要做好軍事教育體制,不但要長期且持續地投入人力與物力,而且還要長期、持續地引進先進的人才,甚至延聘國外的優秀人才來協助我們進行教育的改造。

主席:本席也曾參訪過西點軍校、科羅拉多空軍官校以及那不勒斯海軍官校,他們都是除了核心的訓練操場外,其他校區都可讓遊客自由參觀。我們這裡常講的軍人榮譽,往往流於空洞的口號,但是要如何落實,其實每個單位都有責任。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錄/8 結語

請國防部人力司王司長發言。

王司長宗海:主席、各位委員。剛剛主席提到今天的主題「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重點在於北部校園調併。有關北部校園調併的過程,我在這裡簡單的向各位說明。

有關北部校園調併,係戰略規劃司依據國軍精英案二階段,所做的人力檢討規劃。在三軍官校維持由各軍司令部直接督導,維持它既有的特性之外,北部校園調併也結合了二階段精英案人力的檢討,做出調整的需要。為此,國防大學成立了調併委員會,延聘國內相關的學者專家,大都是教育行政工作者,如前教育部長楊朝祥等等一起討論,所以在整個過程中,國防部是經過慎思、研討,如何延續國軍建軍備戰持續性的發展,而不是隨隨便便的就把軍事院校做了調整,包括簡併教育行政……

主席:你們找學者專家背書,學者上千上萬,看你找誰背書,在國防部玩這種手法,我看太多了, 人家好意思推翻你的東西嗎?如果你今天還要這樣強調的話,請問你併校的效益在哪裡?你根本不懂得國防管理當初為什麼要針對這麼多兵科,幾十種不同的專長所建立的專識教育,今天被壓縮了,沒有了專屬教育,它要這個國管班做什麼?如果你到現在還不承認這個併校案有瑕疵的話,等於我們浪費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後面你也別想得到我們委員的支持。

今天之所以召開聽證會,因為我們看到立即的危害。當年夏校長主持國防大學併校案,我就跟他說得很清楚,國防大學都是兵科軍官出來的,是搞兵科深造教育的人才,我承認我也是中間的一個;問題是你有能力指導中正理工學院、國防管理學院?國防大學的高層結構根本沒有國管這部分,勉強併了,只是讓國防大學充起來,比較好看。當時我跟夏校長講得很清楚,人事、教育路線,國防大學的手不能伸到管理學院來,中正理工學院亦然。

若說併了有好處,為何又讓國防醫學院出去?國防醫學院為何又能獨立於國防大學之外?今天我們把真正懂得軍事教育的專家請來,結果你現在還拿學者專家來為你背書,你認為是對的,那麼今天的會議就到此結束。沒有瑕疵的話,我幹麻辦這個聽證會,你把整個國防教育拆散了。看在部長的面子上,今天這個決策已經走到這個地步,把學校搬到幹校,我們認了,問題是,你們搞了一年還搞不定。搬家經費不足,設施也不足,寄人籬下,還把它的教育體制拆散,師資人力都沒有了,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一點。如果你們對這麼荒謬的簡併案仍不知檢討的話,那麼各黨派很難得凝聚的共識希望提升國軍軍事教育, 你都存有對抗的心態的話, 以後我們就不支持你們了。國軍軍事教育已經在你們幾個人的手上玩完了。你告訴我,兵學教育必須做出什麼成績來?基礎院校做出什麼成績來?以前深造教育、進修教育、基礎教育是一環的,今天你們把進修教育移出去,人力司教育處對此亦無完整的看法。今天司長做出這個回應來,本席認為我們浪費了一個上午的時間。

王司長宗海:跟主席報告,我剛剛是做過程的敘述,整個北部……

主席:我不滿意的是你的態度問題,今天哪一個是來打擊國防部的威信?今天我們談的是最基礎的問題:教育投資足不足,主管教育的編制夠不夠?教育體系有沒有一個完整的思考?其實,搞了半天,就是有人想賣那塊地,其他哪還有什麼教育效果?還拿學者專家來背書?你那些學者專家能不能告訴我,這對國防管理教育有何好處?對指參學院的指參教育有何好處?雙方都在壓縮對方的課程。我當過教官,我不清楚嗎?

今天劉鴻鳴在這裡,你們幫他解決戰院的問題了嗎?兵研所的問題解決了嗎?沒有!我本來還想,透過位階的提高,增加你們的預算,讓你們好好的辦軍事教育。我跟湯處長沒有私人恩怨,我還想建議你們透過這些院校,利用它的師資人力做研究。當年國防二法不就是國管院支持你們做出來的?因為你的幕僚就是辦行政的,沒有研究功能,你必須寬籌經費去這些校院找師資人力,他們比民間大學更懂得軍事問題,自己的能量不用, 再去找一批人來背書。如果大學跟我們所有軍事院校一樣的話,根本沒有成立軍事院校的必要。軍隊教育歸副部長管,現在請國防部柯副部長發言。

柯副部長承亨:主席、各位委員。請主席不要這麼生氣,王司長沒有特別的意思,今天在座這麼多的院校代表,大家也聽到許多寶貴的意見,我們也非常感謝委員和學者專家的建議。歸納各位的發言,大概有三個層面,一、在座各位所關心的軍事教育改革,規劃單位及主導單位,人力夠不夠,位階夠不夠高?二、今天各位的意見中,對國軍在進行軍事教育改革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這樣的規劃能否達到這樣的目的?我想在座各位,有一些質疑與建議,這部分我們會帶回去檢討。三、在座各位認為,我們在國軍軍事教育改革的方向與計畫,的確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也認為我們還有進一步檢討的空間。這些意見,對國防部而言,都非常重要,我們也很同意,軍事教育對國軍確實很重要,誠如剛剛幾位專家所提到的,沒有好的國防管理,軍事專業效能無法發揮出來。國防部希望在有限的資源當中,能夠強化教育預算,也都在規劃當中。

有委員提到一些軍事院校的校長只有經管的資歷,未必有教育方面的專長,的確是有這種現象,但並不是所有的校長、院長都不是教育專家。未來要如何運用一些軍事專才或教育專才,來進行整個軍事教育的改革或是領導院校進行教育改革,對此我們會持續來努力。以上的報告。謝謝各位。

主席:我要跟柯副部長再講一下,我並沒有堅持校院長一定要由教育長或教務長升上來做,因為這要看你們是如何去思考。以美國為例,他們可能希望透過有名的將領,讓學生做為言教、身教的範本,所以會請好的將領來擔任。不過我參觀過美國所有的軍事院校,他們有一個特色是國軍沒有做到的,步校、砲校或官校的職務都是他們的final job,你聽得懂我的意思嗎?那是他們最後一個職務。可是今天我們把校院長當成什麼?當成middle way,當成中間職務!打棒球上了二壘,眼睛在看什麼?看三壘嘛!上了三壘就看本壘,他根本不去看自己腳底下的那個壘,這就是我們人事上的問題。美國所有的陸軍軍官,如果是戰鬥官科出身的,從來不會妄想要去幹後勤次長或後備副部長,戰鬥官科出身的軍官,一輩子都在訓練上面,回到兵科學校去當校長,那就是他的final job,為什麼要用他?因為他沒有第二顆眼睛可以看三壘,他把一輩子的經驗、所長和心得完全灌輸到學校,這個學校才可以得到他的feed back,恩惠。同樣的道理,負責深造教育的陸院和國防大學校長,都應該由這種充滿犧牲、熱情,願意將一輩子經驗、所得灌注到學校的人來擔任。結果這幾年我們變成為什麼樣子?一個變成人員處理中心,讓待退的人去過度個一年、半年,三日京兆,連國防大學的內部組織、編裝都還搞不清楚就走了,費鴻波校長很優秀,他是我的同學,我怎麼會不認識他呢?陳鎮湘也是很好的軍事將領,但是你們把他當成什麼?這並不是榮譽職,因為擔任官校校長是降編,不是榮譽職。這些人要不就是自己升官心切,把學校當成舞台,要不就是在那邊養老待退,無所作為,這就是軍事院校受害的問題,對不對?

第二,你們從民國80幾年就開始凍結校院進用人力,文職老師都停止進用了,你們怎麼能指望其師資能夠改進呢?今天管院併到幹校去,幹校高興嗎?當然不高興!管院一路丟東西,現在連地下管路、線路統統都丟了,搬到一個破破爛爛的地方去,他怎麼依照你們講的「提升教育品質」去做事呢?本席認為你們今天真的是糟蹋我的一番苦心,教育掌握在軍政的手裡面,蔡明憲做錯了,我們讓他過去,今天我們只能指望你柯副部長,因為你好歹也是寫軍事評論的專業人員,你應該深切瞭解軍事教育的重要性。最近幾年,人力司有送過考察軍事教育的顧問團嗎?過去歷任的總長,我認為他們都還不夠重視軍事教育,但是他們最起碼還派人出去看,看完回來還有點心得,只是限於預算、編制,沒辦法去發展而已。今天你們則是壓縮預算、壓縮編制,請問你們怎能指望軍事教育走向好的地方呢?今天的問題不是立法委員在這裡發脾氣、搞淫威,今天你們只要將軍購案隨便刮一點屑屑下來,軍事教育一定可以充分成長,這是我比較擔心的地方,因為仗是人打的,不是武器自動打的。

我跟所有陸軍的上將都談過,我並不是怪指參學院的院長不好,而是我們沒有投注足夠的心力和人力嘛!劉鴻鳴,那些老老師交下來的那批人現在都退役了,誰替你打仗啊!不管是為中華民國或台灣共和國打仗,總是需要一批能打仗的人吧!請問我們的將才在哪裡?因為那時候有格外的投資、格外的努力,才能出現那一陣子輝煌的結果,守不住, 現在呢?常後分離造成的問題,進修教育就切割走了嘛!湯處長,對不對?今天我們的教育處處長,就是美國所謂的聯七次長,他必須全盤去看,從初官到上將,整個人才培訓的過程,他必須經常去檢討部隊裡面的訓練夠不夠、教育夠不夠。可是在今天的國防預算結構裡面,教育經費不足,訓練經費也嚴重不足,本席並不在乎幹幾任立法委員,但是這個最嚴重的問題如果不做導正,只會天天花錢去買軍購,你們就去買吧!將來我們就會跟伊拉克一樣。

今天我並沒有說李委員文忠提出的教育條例就這樣硬行通過,我希望國防部能夠研究一下李委員文忠提案,幾位委員連署的版本,然後告訴我們哪裡做得到、哪裡做不到,甚至可以增加,因為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都是為軍事教育好,不知道柯副部長有沒有聽懂本席的意思。千萬不要像我過去跟過的長官一樣,等到他退伍後才說「檢討了半天,還是軍事教育投資不足」,我親自處理過劉和謙總長和孫震部長為了教育預算所產生的爭端,其實這兩個人都很重視教育,只是看法不一樣而已,劉總長希望孫部長能向教育部挖一點錢,孫部長說他挖不到錢,所以從國防預算裡面挖一點出來,投資在教育上面。今天同樣的道理,不管教育部給不給錢,國軍自己都要去重視軍事教育,把編制和經費釋放出來,這才是今天召開公聽會的目的。請學者專家背書的手法,我們在國防部身上看太多了,哪一個學者專家會在尚未進入狀況下就完全推翻你們的東西?只能背書嘛!他們對軍事教育的瞭解,是不是和今天我請來的人有同樣深入的瞭解?作秀的手法是我這一輩子最討厭看到的東西!

請國防部將李委員文忠的提案帶回去,並由各部門好好研究一番,你們可以加更多的東西,利用各黨委員來支持你們,把軍事教育問題好好的解決,但是絕對不能要求這些校院長代表統一思想、統一命令,你們應該聽聽他們的困難在哪裡,然後找出解決的方法。今天不能因為軍隊編制縮小,就將人事投資訓練經費減少,因為別人是軍隊編制越縮小,人事投資訓練經費就越多,畢竟這樣做才有人才可用。根據人力司上次開過的專業分流,也就是所謂的一專多長,去檢討所有的教育投資、訓額,不能夠像現在這種搞法,否則10年以後整個軍隊就不行的。

今天這個會本席不想再延續下去了,對於學者專家提供的意見,我希望國防部回去以後,能就基礎、進修、深造部分,以及整個體制、預算、教育路線和教育方針去做深入的檢討,將教育條例修得更加完美,屆時我會幫你們去找所有委員來支持你們,讓教育條例給軍事教育界留下一個天花板和地板,讓他們可以在裡面做健全的發展,請問柯副部長是否同意本席的看法?今天不是要搞得你我變成敵對,敵對並沒有意思,我也不是靠這些東西來打響知名度的立法委員,我是真的想在這件事情上為各位做一點事,今天我的發言也許有些不禮貌,但是被我衝撞到人應該去思考一下,我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本次會議到此結束,現在散會。

本文摘轉自: 帥化民立法委員個人網站 http://www.ans.org.tw/index.php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