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57                                

Allen Lin

台灣台北人,17歲入美國陸軍預備役,2003年2次入伍,參與OIF3駐防伊拉克,2006年初 下士退伍。軍中經歷為經理士、軍械士、副職是通訊士與民政士。 

1993年11月,經過了四個月的離家生活,我終於拿到了結訓證書,雖然沒能成為本期的第一名結訓而領到一枚勳章,但是最終還是成為一名合格的經理士。離開了李堡的後勤學校,回到了開始有點寒意的紐約,休息了兩週後,再次回到分發的部隊報到,數個月前,在受訓之前我僅僅只能當作見習士兵的在一旁處理一些雜務,而現在我有了正式的職務與權責,我被分配到原先的群部連補給室,作為副經理士來處理最簡單的補給業務,同時也兼著做單位裡頭的軍械士,在部隊裡頭軍械士的責任是很重大的,除了管理槍支的數量外也要負責單位裡所有槍枝的檢查與維修。

我接受分發槍支做為個人專屬的配槍時,頭一次以軍械士身分進入了本單位的軍械室,而以往都是在軍械室的櫃台外領槍的,撲鼻而來的濃厚的油味是軍械室的第一印象,就算是後勤學校也是如此,只是這裡的規模小了許多,打開槍架上的大鎖,我取了一把步槍是M16A1,它與之前受訓的M16A2有了一些差距,使用的彈藥也不一樣,我仔細的檢查後,在文件上簽了字,並且把序號記下來,經理士並分發了一張小卡片,以後領槍就直接靠它。據我所知,很多這型的槍都是越戰後期留下來,經過兵工廠重建的,除了外觀狀況感覺有點陳舊,保養上也沒有新訓的槍枝那樣好,但是作為預備役單位的槍械拿來做國內的訓練仍然是合適的。

稍微一提的是,進入美軍的軍械室有相當嚴格的規定,要拿到槍枝更是關卡重重,首先單位必須要把軍械士的資料送呈給單位指揮官、高司指揮部以及負責基地安全的憲兵單位,然後獲得認證之後才可以讓參二發給軍械室那到最外層裝甲門的密碼,那道防爆裝甲門的厚度大約有45公分以上吧,需要用油壓才能打開,打開之後,內部有讀秒的安全系統與感應器與當地警方連線,必須要在固定秒數內鍵入正確的密碼才可以將其停止,緊接著要打開屬於本單位存放空間的鐵閘門大鎖,最後才是槍架上的大鎖,因此要偷槍除非是內賊,不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美軍預備役的人員平時都有各自的工作,也來自不同的階層,依照合約規定所有的人每一個月都會有一個週末須要到所屬單位去報到,基本上除了所屬部門的業務要完成外,還要進行戰技的複訓或是在室內上一些靜態課程,整個預備役的訓練從早上7:30報到開始,直到下午5:00為止,連續兩天,除了到較遠的基地進行野戰演訓或是射擊鑑測外,基本上是可以回到自己家中休息,隔天繼續。在戰技複訓方面需要由單位內的資深士官擔綱,基本上的內容則是以士兵通用勤務手冊裡頭的技能為主,大致上都是以核生化防護,野戰急救,通訊技巧以及陸地導航的時數占最多,也是最常出現。靜態的課程則多半重於陸戰法則,性騷擾防治,陸軍平權計畫(Equal Opportunity Program),這些比較死板生硬的東西,偶而也會進行所謂的酗酒與毒品方面的政令宣導,美軍在這一方面從越戰之後就十分的重視,也會實際的對部隊官兵不定時的驗血驗尿,一年可達四到六次,預備役單位也不例外!

體能訓練方面就算是預備役也是按照陸軍的標準來做,平時沒有去部隊報到的時候要靠自己來維持,如果到部隊報到的話則是當天的訓練結束後所有單位裡頭的人換上陸軍的運動服一起做肌耐力訓練或是2.2英哩長跑,在體能測驗方面一年要做兩次記錄性質的,至於模擬測驗(成績不列入正式計算)則是看單位訓練部門安排,次數則不定,另外在測驗前,也會做身高體重的測量與記錄,如果過胖,則會被安排進入重量控制訓練課程進行鍛煉,而如果年紀過大或是身體有某些疾病經過軍醫的而認定不適宜測驗某些項目時也會有其他的替代測驗。  

至於所有軍隊最基本的射擊,預備役則是一年兩次射擊鑑測,由於預備役基地本身並沒有專屬的靶場,所以通常都需要單位全數移動到鄰近的大型訓練中心,紐約市週遭地區的單位最常去的就是位於紐澤西州川頓市外的迪克斯堡陸軍基地,該基地直到1980年代後期都是主要的新兵訓練中心之一,後來節約經費就將新訓改至其他地區,但所有的硬體設施包括靶場與戰鬥訓練場地都完整的保留下來。通常射擊鑑測的訓練多半也包含三天兩夜的野戰訓練,比較麻煩的是預備役的人員如果有上班的話必須要拿著部隊發的假條跟雇主請假,這一點常常讓很多人感到困擾,因為不是所有的雇主都喜歡這樣的情況。

在預備役的合約裡頭,一個訓練年度裡頭,還有為時兩週的集訓或是演習,有的時候甚至會有海外的訓練或是跟其他盟國的部隊進行交流,多半這一類的訓練會有很多人搶著去,因為這等於是免費的出國旅遊,跟盟國部隊交流如果有使用對方的步兵武器進行訓練與鑑測,或是使用盟軍的傘具進行跳傘的話,所得到的盟國資格章與傘徽是可以掛在軍禮服上頭的。 由於我是新進人員,這一類的好事當然輪不到我,因此在一開始的預備役生涯裡,我的工作其實就是很枯燥的辦公桌與文件檔案,與新兵訓練相比,落差甚大,我一開始也不太能適應這種有點散漫的步調,那時沙漠風暴剛結束沒幾年,全軍上下都瀰漫打勝仗的氣氛,所幸補給經理部門工作仍然很繁重,有時還要兼著做車輛維修部門的工單與料單,才不至於說每次到單位報到時,都是成天的上課,與某些部門相比,我們算是很幸運的有正事可做,實著過了一段平靜而忙碌的日子。

支援群是預備役的單位,平時只有極少部分的長駐人員在裡頭,其他的人是一個月才報到訓練兩天,與在受訓時的緊張氣份是完全不同的,群裡頭大部分的都是老兵,對於我們這些十八歲的新兵而言,相較之下他們四五十歲都是老頭子了,不過,單位裡頭有不少都是越戰後期的老兵,加上近期又剛打完沙漠風暴回到國內,實務經驗可謂十分豐富,不過自從新訓回來以後,我發現很多人我所認識的人都離開或是退休退役了,實在有點寂寞,一個單位的人口流動過快其實並非好事,只是那時還是菜鳥一個,對於週遭環境的變化其實並沒有那麼敏銳的可以查覺的到。 

然而我們單位的主官上校指揮官與群部直屬連的連長不知道為何總感覺做不太久,每隔幾個月就換了一個人上任,手底下的部門主管也常常一換再換,這種很不尋常的人事調動原先我並不以為意,但是在後來接連發生業務的銜接問題後,我才從主管的口中知道原來新的柯林頓總統上任後,美軍已經開始傳聞的大裁軍,很多二三十年服役年資的軍官與士官都在合約年限滿後不予續約或是強迫退休,群裡頭的軍士官大多都是這一類的人,所以自然也就人員流失的快,那種速度之快,是你可能只見過這位老士官一面還沒弄熟,等下個月來單位報到時,他已經離開單位。群裡面的參一人事每次訓練報到都會被這些待退的人給"轟炸",個人資歷與一些相關表格還有退休的手續都必須要從參一這裡送件,因此免不了遭到責難,有時我們補給室沒事的時候還要上樓去參一辦公室支援打報告。數個月過去,群裡頭的老兵越來越少,很多科幾乎只剩下一兩位士官在負責,業務幾乎全部停擺,而我們新兵補進來的數量則是極少,幾個月下來也才不過五到六人,而且有一半都分到我們補給室與隔壁的車輛維修組,對我們部門而言,工作有人分擔雖是再好不過了,不過實際上由於我們位階處於單位的最基層,所以很多的雜務,很多時候是跨部門作業,所以平均下來,其實這一點人力幫助並不大。 

平平靜靜過了一年,我們單位迎來第一次的實兵演習,這是自從單位從中東歸來後的第一次大規模調動,演習地點不是在經常去的迪克斯堡陸軍基地,而是遠在維吉尼亞州的A.P. Hill陸軍基地,據說這次的演習是三軍聯合,大概有八千人之譜,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一些老士官愁眉苦臉,但我卻有熱血沸騰的感覺,因為我喜歡訓練,更喜歡演習,中間過程雖然辛苦,但是一定可以學到新的東西並且了解自己的程度到哪裡,與辦公室的苦悶相比,我倒情願在外頭揮汗如雨,老士官們就不同了,待了二、三十年,實戰都去過了,對他們而言實在只是一件煩人的公務要處理,因為隨即就會有開不完的小組會議與匯報來制定整個部隊的移動計畫,舉凡部隊的糧,彈,水與油料消耗到制訂車隊的結構,數量與職掌,甚至連路徑與預定移動時間與預備計畫,還有緊急應變計畫全都要從一張白紙開始起草,除了個人的意見與想法外,還要能夠符合陸軍的條款,最後指揮官批准後才能執行任務。做為最低階層的士兵,這部分我沒有插嘴的餘地,大部份時候都是在一旁做旁聽與輔助,還有應付接踵而來的支援申請文件,在任務前將裝備車輛維修至戰備狀態。 

到了演習前一天,所有的人員全部回到單位報到,並且將所有裝備裝箱,然後放上軍用卡車,並且開始輪流站哨看管裝備。這次演習的人員將分為兩批行動,所有補給室與車輛維修組的人員,全數列為先遣部隊,凌晨四時準時車隊出發,估計中午以前會到達任務預定的集結點,而其他的人員會在當天的傍晚時分陸續抵達,這中間數個小時的空檔是風雨前的寧靜,大家完成最後的準備與確認後,抽菸的抽菸,聊天的聊天,等待著夜幕低垂。晚餐之後,任務簡報中確認車輛與人員的編制,車隊共10輛大小不同的無武裝車種,還包括一輛救援卡車做為壓陣。我與另一名單位裡稍為年長的女性上士同車,她是駕駛,我是副駕駛,車上還有另外三位參一的同袍;後來這位上士非常的愛護我們這些同車的小兵們,因此全程大約七小時的車程她都沒有讓我們跟她替換駕駛。 

出發之後,車隊在路上其實一直有狀況,先是前導車與一輛民用車擦撞,弄得要等憲兵來處理,因此必須脫隊,改由另外的車輛取代,後來跨過維吉尼亞州界前,救援卡車發出故障信號,反而成了救援的對象,幸好離A.P. Hill陸軍基地並沒有很遠,耽擱大約兩個小時候,他們也總算到達集結區了。 

到達集結區後,我們先遣部隊必須立刻開始建構基地營,等待主力部隊人員到達,因此非常的忙碌,幸運的是我們先遣部隊裡有幾位相當資深的士官長指導,讓我們這些菜鳥在很短的時間之內立即架設了六到七頂重的要命的中型帳外加偽裝網,該型帳棚每頂可以睡上大約10-15人左右,中間有很粗的木樑支撐,也必須要把營釘敲到堅硬的土裡頭來固定營繩,另外還加搭一頂小型帳做為群指揮官與群士官長的專用帳,除此之外我們拉電話線,架設無線電台,準備飲用水與發電機把戰術中心也架設完成,並且在營地周圍拉起倒刺蛇籠作為基礎的防禦圈,也在幾個重要的地點挖了散兵坑與堆放沙包掩體,數個小時沒有停手,但整個基地營除了人員尚未到達外,基本上已經可以開始營運了。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6-話說從頭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69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2/16-入伍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0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3/16-第一天的震撼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69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4/16-紅色時期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1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5/16-新訓中的食衣住行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3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6/16-白色時期的靶場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5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7/16-衝突引爆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1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8/16-不該犯的錯誤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77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9/16-藍色是步兵的顏色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13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0/16-夜間戰鬥實彈射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4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1/16-首次實兵演習(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89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2/16-首次實兵演習(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24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3/16-結訓測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48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4/16-屬於我們的榮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26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5/16-後勤學校的生活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0987
美國陸軍軍旅生涯紀實16/16-預備役生活側寫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781059

上文承蒙 Allen Lin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