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獨居老人】
他長期對家人「情緒勒索」最後孤獨死亡,
超過一周完全沒人發現

2019-10-09 今周刊

明明是對家人的愛,卻變成一場人倫悲劇?我們的文化很習慣用「我都是為你好」、「我沒有惡意」來合理化情緒勒索...。這是血淋淋的日子,他父親因長期對家人情緒勒索,所有人都不堪其擾,不想再受情緒勒索而斷然決定分居。多年後,父親孤獨成疾,在外過世超過一周,變成腐屍完全沒有任何人察覺。看似家庭常有的小事,卻變成深仇大恨人倫悲劇。

他父親原來是志願役,退伍之後回到家裡,可能是不適應,就把軍隊那一套帶回家。原本爸爸對他們來說是家裡的支柱、穿著軍服的大英雄,但是退休之後,在家裡卻是不斷以命令的方式指揮大家,出門要被查勤,回家時間若跟報備的不一樣會被鎖在門外,自此後沒有正常的生活,整日on call,家人都困擾不堪...

獨居老人》那一般般的道別,或許是在跟最愛的人做最後的離別

今天又是無趣的開始。早上閒閒沒事,看著「小老闆」(守護冰庫的地藏王菩薩),跟祂眼神交流一下,希望今天不要出任務。交流沒三秒,就有人送了過來,一般般的案件,一般般的家屬。就在填寫資料的時候,下一個往生者又送了過來,然後又來一個。

唉,果然不能說嘴,是會出事情的。

第一組一般般的案件,真的什麼都一般般。等到家屬到齊的時候,因為往生者手中有手尾錢,所以我們請他女兒拿冥紙換往生者手上的錢,就在換的過程中,由於屍僵,所以他女兒感覺手被往生者握住了,原本很難過的女兒突然大哭,她覺得父親還有話要對她說。旁邊的親友也靠過來,不斷自言自語地跟遺體說話。

一旁的我看在眼裡,不知為什麼有種不耐煩的感覺。後面還有一大堆人排隊,而這組家屬因為一般的屍僵,全部擠在這邊不出去。

我正要去告訴他們後面還有人要進來,突然想到,在我眼中一般般的家屬,做著一般般的道別,訴說所謂我眼中一般般最後的話,可能是他們這輩子的一件大事,可能是喪父,可能是喪偶,可能是喪子。那一般般的道別,或許是在跟最愛的人做最後的離別。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對這一切都麻木了。

等到下一組家屬的業者對我說:「能不能快一點?」

我告訴他們,「等這些家屬好好把話說完,這是他們這輩子最後的對話。你們沒差這點時間吧?」

就這樣,在冰庫一直忙到下午要驗屍。驗的是什麼屍呢?

是前一天,專門開車出去接遺體的「老司機」接了的一具腐屍。

孤獨死。

獨居老人》孤獨死的亡者,剩下的家屬也不會親到那裡去

關於孤獨死,我們看到不想看了,應該是每三、五天就有一具孤獨死的。也不奇怪,基本上有家屬的通常都簡單辦,因為孤獨死的亡者,剩下的家屬也不會親到那裡去。沒家屬的就成為長老,等到排隊輪到他後,就火化掉,彷彿不曾存在過一樣。

所以老司機接回來後,也不多說就直接冰存,沒有儀式,也沒有哭泣著捨不得的家屬,就這樣被我們推了進去。

隔天認屍的時候,非常意外地,全家都來了,來的有老婆、兒女,而且看起來並不窮困。這倒是很令人玩味的事情,因為通常這樣的話,不會走到孤獨死的景況。

驗屍前,兒子跟警察說,父親和他們是長期分開住。

他父親原來是志願役,退伍之後回到家裡,可能是不適應,就把軍隊那一套帶回家。原本爸爸對他們來說是家裡的支柱、穿著軍服的大英雄,但是退休之後,在家裡卻是不斷以命令的方式指揮大家,出門要被查勤,回家時間若跟報備的不一樣會被鎖在門外,自此後沒有正常的生活,整日on call,家人都困擾不堪。

獨居老人》小事經過長期精神上的折磨,變成了深仇大恨

在協議之下,他們分開住,只有過節才在一起。

一轉眼十多年過去,慢慢地,他們變得少聯絡,老人家也變得孤僻,就這樣死在外面,變成腐屍,至少死亡一週了,無人問津。

認屍完後,直接用最快的方式處理,幾乎是隔天就結束了。

旁邊一個長輩罵那個兒子,「有那麼嚴重嗎?他沒有養你們嗎?弄得跟仇人一樣!」兒子的臉色壞到不行。

在旁邊的我看了,笑一笑。

有時候,雖然一開始只是小事,但是經過長期精神上的折磨,後來就會發現,這個小事變成了深仇大恨,又或許也不一定是什麼恨,但一定是一個無法解開的,注定不能同在一個屋簷下的死結。

那些親戚沒跟這個退伍軍人住在一起,沒經歷過,自然不會覺得這是什麼大事。

「有這麼嚴重嗎?」永遠都是事不關己的人才說得出口。

獨居老人》在水溝裡的是你很重要的人,會讓他在裡面多泡那麼久嗎?

等到驗完屍的時候,大概下午三點多,感覺是可以開始享福等下班了,但一通電話打碎了我的美夢。「接體,××地區農田旁水溝。」於是我們把裝備穿一穿,急急忙忙趕到現場。

到了現場,聽到家屬的一陣罵,「你們搞什麼?那麼久才來!你知道你們這樣,我老爸要在水裡泡多久嗎?你們死公務員不知道家屬的感受嗎?」

聽了這些話,看看現場的狀況,我們問警察:「請問鑑識小組有說可以移動嗎?」

警察說:「他們離開的時候就說可以移動了,但家屬不敢。」

看著卡在水溝裡面的老人家,那個水溝很小,不到膝蓋,應該是經過時跌倒撞到頭而往生的,我們其中任一人都可以輕鬆地把他抱起來,但旁邊的家屬一句接著一句:

「小心點!」

「那是我爸爸!」

「不要再讓他受苦!」

「快!」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心裡不禁想:假如在水溝裡的那個是你很重要的人,警察又說可以抬起來了,我會讓他在裡面多泡那麼久嗎?

我笑了笑,反正這種言語沒少過。

終於回到公司,打了卡準備下班,同事們順便聊一下最近哪邊有人被打死、哪邊有人上吊、哪邊又有腐屍。

那些活著的人、死去的人,家屬和死者,陰和陽,沒少過的抱怨,和無盡的遺憾,夾雜著多少別人人生的故事……

就只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而已。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寶瓶文化出版,大師兄著)

延伸閱讀:

指揮官與爸爸的角色 (摘轉)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