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原圖出處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我愛咖啡】2019/11/26

清晨醒來,沖一杯咖啡,喝起來令人精神氣爽,我每天除了白開水,就是咖啡,卻從不喝外面坊間飲料店調製的大杯飲料,偶而自己泡茶喝,或便利商店裡的罐裝藍山伯朗,只是太甜,必須克制,其餘飲料無論罐裝、瓶裝,一概謝絕,大概也就舒跑或優酪乳。

流汗多了,體力感到必須補充電解質,喝喝舒跑或寶礦力水得,整個人會舒爽些,覺得排便有些不順暢了,則喝點優酪乳,但多以開水為主,絕不喝外面特調飲料,大杯又難喝,也怕不衛生。與好友們小酌,大多啤酒,因為啤酒少有假,什麼洋酒、紅酒、威士忌,大陸酒香料怪味兒多,好酒喝不起,甚至高粱都可能有假,喝啤酒,不假,除了撐肚,倒挺暢快呢!

最近新聞,有家知名咖啡廠牌商家13種咖啡證實摻了低價咖啡豆,品質不純,作假,事情喧嚷了至少月餘,咖啡商一直不承認,這回終於認了,總經理300萬交保……,真是奸商,這家咖啡我可喝了不少呀!這跟數年前地溝油事件欺騙庶民,有啥兩樣?跟政客欺騙老百姓,又有啥兩樣?咖啡無罪,最難原諒的是商人的黑心,政客的不老實。

我從小就愛喝咖啡,老父親早年在台南美軍機場餐廳做事,民國五十幾年,從我有記憶開始,眷村家裡小客廳有一張木質書桌,抽屜裡滿滿的咖啡包、奶精粉、糖包,全都老美的軍方配給,我老爸偶會帶一些回家,塞得滿抽屜,但糖包、奶精常被我和弟弟偷吃光,只剩那苦苦的黑咖啡包,那咖啡乃即溶式,有一條小棉線一拉就開,有時還有煉奶,鐵罐上有隻老鷹標誌,每次我那海南島同鄉的吳伯伯來,老父親必泡咖啡親迎,吳伯愛喝黑咖啡,抽雪茄,很洋派,海南海口市人,民39年與我父親一同撤來台灣,無親無故,卻非軍人出身,他對我們小孩兒很好,每次來,必塞給我們零用錢去買糖吃。

我後來習慣喝咖啡,大概就小時候開始,那苦苦的味道,延續到我進軍校,原來在士校讀書的時候,因為受訓,部隊裡泡咖啡總也不便,我們其實也不講究,有得喝就好,民國69年我進海軍官校,那年代有一種麥斯威爾即溶咖啡,瓶裝,顆粒較粗,泡起來挺香,我都到福利社買,後來在學生總隊寢室裡,休閒的時候,常與同學們泡來喝,或者畫壁報、編校刊的夜裡,我拿電湯匙燒不銹鋼杯的水,趁剛滾之際,粗顆粒咖啡往水裡倒,拿湯匙稍攪動,讓顆粒接觸鋼杯表面,發出「滋」的聲音,那香味出來,可以飄散整個走道,喝起來真香甜。

早期學生時代那能講究泡咖啡?到了畢業任官上船,海軍艦艇官廳就洋化多了,往往喊一聲:「勤務」,小兄弟就端來已泡好的咖啡放你座前,有糖有奶精,海上航行很是辛苦,一杯咖啡,在惡劣海象的冬夜,暖人心扉,在駕駛台值更就得自己想辦法了,通常就是即溶式咖啡提神,方便而快速,冷嗖嗖的海上,像一劑強心針,總能撐到下值更。

當然咖啡喝多了不好,但這習慣在海軍服務也過了三十年,如今已近花甲,每天還是來一些提提神,不喝全身都「崖搖」(台語怪怪不對勁之意),21世紀了,咖啡居然有假?人心更假,假到連道德都淪喪,特別是有錢人和政客,有次與一位國營事業退休的老大哥聊天,聊到這社會人心,真是「禮義廉」,那廉字還得加重音,然後停頓,再破口而出「無恥啊!」哈哈哈,我說:「老大哥,不僅無恥,前面的禮義廉(加重音),也都沒了。」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這是管子牧民篇的句子,起頭是「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四維張,則君令行。故省刑之要,在禁文巧;守國之度,在飾四維。……」我很佩服楊麗花,這麼大把年紀還能再出來演歌仔戲,扮相依舊,強調「忠孝節義」。

生活裡,來杯咖啡,有時交交朋友,有時品味獨處的寧靜,我泡咖啡還是回歸到原始小時候或讀軍校的簡易式即溶即可,不再那麼講究了,假咖啡?在我們那個年代,還真聽都沒聽過,生活還是簡單的好,程序複雜的泡茶、泡咖啡,對我而言……,太複雜了,這日子有得喝、有得吃就好,品味的是生活,喝的是感覺,一樣能甘之如飴,不是那貴森森又摻假的名咖啡可以比的。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兵器連的克難餐廳與咖啡館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