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  

流水的軍官與義務役的士兵,中間少了看家的資深士官


聯勤總部湳湖彈藥庫發生爆炸意外事件後,國防部發表新聞指出:「參謀總長要求國軍重新辦理作業人員講習,由單位主官、重要幹部親自示範和說明,重建官兵信心,示範講習完畢後,聯勤所屬單位由聯勤總司令親自驗收,餘各軍種由副總司令親自驗收,合格後始可恢復作業。」

2003/04/29 國防部在宣佈:SARS防治不當的單位主官及政戰主管記大過調離現職。

從這兩則新聞,使筆者想起任職陸軍上校主官時,多次聽到當時的陸軍總司令也就是現在的國防部部長,親口要求所有的上校主官負起一切責任,理由係:「唯有上校階級以上的纔有意願在軍中繼續發展!因此,只要出事就唯上校是問。」復又於旅長級以上參加的會議場所,一再且多次的「公然斥責」中將級主官後卻又要求各級幹部要「知兵、親兵、愛兵」。此次又以「由單位主官、重要幹部親自示範和說明,重建官兵信心,……聯勤所屬單位由聯勤總司令親自驗收,餘各軍種由副總司令親自驗收……SARS防治不當的單位主官及政戰主管記大過調離現職。」讓高階長官出面的方式來應付事故。此乃「本末倒置、代下司職」之做法!(同樣是,若不行就換人之做法,反正「重要軍職」待命排隊者不乏其人!)

看來,國防部湯部長已經忘記其在上校軍階時因故選擇轉任「軍訓教官」後,復又「史無前例、後無來者」的方式「回任」陸軍的「緣由」了。(註)

職業軍人若長年擔任「軍事主官」一職,而缺乏總部以上「幕僚職務」的歷練時,通常就較習慣以命令的方式來糾正缺失,而鮮有朝政策制度與計劃方面來長遠考量的。因此導致軍方給社會負面的印象是:只重形式的官僚文化,慣以口號、命令解決問題,卻從不問能否落實、有無落實。就正如民進黨執政後的「執政黨」派任之部會首長的窘況。軍中過來人都知道,國軍一再出事的問題癥結在於「流水的軍官與義務役士兵,中間少了個管家的資深士官」。

就以筆者於學生時代來說:
舉凡連隊的文書薪資作業、辦伙、糧秣後勤等事宜,以及學校糧秣庫房、彈藥庫房、靶場、禁閉室負責人均是「紅牌」士官長。( 紅牌係當時的資深士官長階級臂章的顏色)

而筆者任職「連長」期間:
連上有三位「紅牌」士官長,每遇重要大事到,只要一人出來即可鎮住全連,而全島各海防班哨班哨長全都是「紅牌」士官長一人掌管「吃、喝、拉、撒、睡」,因此那時後絕對聽不到「老兵欺負新兵」(卻美齊名為學長帶學弟制)這個名詞。

至筆者任職「營長」期間:
「紅牌」士官長全數退伍,而士校畢業之新進士官,無紅 牌士官長之做事精神,卻有者「紅牌」士官長軍中養老之弊病。

最後筆者任職「旅長」期間:
當時軍方復又推動「速成的精進士官制度」,無資深士官人才卻有空有制度。因此「制度產生階級」,讓義務役士官變成精進士官制度的要角,再加上素質越來越差的士校畢業生。

而軍方卻又長年大肆宣導,高中畢業就可考「專科班」、初中畢業可考「中正預校」且可直升官校 ,導致「要考軍校就當軍官」的觀念在國內瀰漫;更促使士官學校由原來的三所裁編為一所,在招生上更是力不從心、每況愈下,甚至違法犯紀者尚能畢業任職士官!為了此事還逼退了一士校校長,可說是典型的「倒果為因」。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539 

(註):國防部部長於總長任內既然能公然批評唐飛院長,那就也不能怪筆者 「上行下效、有樣學樣」的無「軍中倫理」了。

2001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