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619  


此文與司法人權的「廢死」或「不廢死」毫無關聯,只是建議榮民朋友與軍職的學長學弟們,能否「不要從軍法的角度」去討論司法人權的「廢死」或「不廢死」。

解放軍劉亞洲將軍撰文:張自忠將軍揮淚斬下屬


20150422來源:軍報記者

 

當軍法處長請示張自忠如何處置此事時,將軍竟足足沉吟了5分鐘,才說出一個字:“殺。副官拿著春宮畫冊轉身要走時,張自忠又叫住他:“對二勇說……”他聲音裡帶著明顯的顫抖,“不要怨我……”


原標題:緬懷|解放軍劉亞洲將軍撰文:張自忠將軍揮淚斬下屬

 

將軍的淚 作者 國防大學政委 劉亞洲 將軍

國軍620

 

 

人們都說,張自忠將軍沒有淚。

 

日本人說,他是中國第一位男子漢。日本人的說法也許是可笑的,然而可以理解,因為他們怕他。為什麼不?喜峰口、盧溝橋、台兒莊、十裡長山,他不止一次讓“大和魂”哭泣。就是當他最後死在日本人手中的時候,殺死他的人仍然整整齊齊地列隊向他的遺體敬禮,並像護送自己將軍的屍體一樣護送他離開戰場。

 

戰勝的日本軍從一個市鎮通過,百姓們得知那具蒙著白布的屍體就是張自忠時,不約而同地湧到街道上,跪倒失聲痛哭。“將軍一去,大樹飄零。”

 

一位被俘的國民黨軍師長也走在行列中,見狀大怒,喝道:“自忠將軍沒有淚!他也不願意看見眼淚!”

 

我準備寫一部《張自忠傳》,這是多好的細節,閃閃發光呢。

 

去年,我採訪了一位曾給張自忠當過副官的老人,把那個細節告訴他。他搖搖頭說:“將軍也有淚。”

國軍621

 

 

那一陣,天老哭。

 

在哭這片被強姦的土地。 

 

通往台兒莊的津浦鐵路旁,張自忠的大軍在疾進。一場震驚世界的大會戰就要在那裡拉開帷幕。中日雙方,它將是誰的奧斯特裡茨?

 

大雨如注。被千軍萬馬碾踏過的土地最是泥濘。

 

突然有令:停止前進。

 

雨中,全軍肅立。張自忠身披黑色大氅,策馬來到軍前。一陣淒厲的軍號聲響起來。將士們統統變了臉。那是殺人的號音呀。

 

兩個士兵被五花大綁地推過來。

 

將軍凝視他們,良久,向站在身旁的警衛營營長孫二勇擺擺下巴。

 

槍聲悅耳。馬蹄前,橫下兩具屍體。

 

張自忠向全軍宣佈了他們的罪狀:昨天,這兩人路過一家小店鋪時拿了兩把傘,不給錢反而打了店老闆。

 

“這種時候,我不得不這樣做。”張自忠說,“我要打仗,而且要打勝仗。”

 

他吩咐孫二勇把綁在他們身上的繩子解開,好生掩埋。

 

屍體被抬走以後,他沉痛地低聲說:

 

“我對不起你們。你們還未殺敵,可我先殺了你們。怨我,怨我,平時沒教好你們。”

 

他低下頭。

 

副官心酸了。他以為將軍也含淚,可是他錯了。將軍很快抬起頭,眼裡沒有水,只有火。

 

“還有比這更壞的事情,”他說,“昨天夜裡,我軍駐紮在田各莊時,一個弟兄竟摸到民房裡去糟踏人家姑娘。16歲的黃花閨女呀,日後要嫁人,要當娘,如今全毀了。天快亮時,那傢伙跑了,可那姑娘肯定地說,他就是我手下的人!現在,他就在佇列中。”

 

佇列凝固了。

 

張自忠目光如劍。

 

“男子漢敢作敢當。這事是誰幹的?站出來,算你有種!”

 

空氣也凝固了。

 

“站出來吧。你如果有母親,就想想你母親;你如果有女兒,就想想你女兒。要對得起她們。站出來,我老張先給你敬個禮。”

 

他的戴著雪白手套的右手緩緩舉到帽檐邊。

 

風聲,雨聲,人卻沒聲。

 

“那好吧。”張自忠笑了,笑得很冷。“我只好不客氣了。那姑娘說,她把那個傢伙的大腿根給抓傷了。今晚宿營後,以連為單位,全部把褲頭脫下來,檢查大腿根!全部,一個也不許漏掉,包括我!”

 

副官說,當時他清楚地看見站在張自忠將軍身邊的那個人顫抖了一下。

 

 

宿營後,真相大白了:幹下那醜事的人竟是警衛營營長孫二勇。

 

張自忠大怒:“我瞎眼了,養了一條狗。抓起來!”

 

所有的人心裡都很亮:孫二勇活到頭了。拿走百姓兩把傘的人尚且被處以極刑,他做下這種事,夠死一千次了。誰不知道張自忠將軍眼窩淺,容不得一粒沙子。

 

然而,當軍法處長請示張自忠如何處置此事時,將軍竟足足沉吟了5分鐘,才說出一個字:“殺。”

 

他怎能不沉吟?就算孫二勇是一條狗,那也是一條“功狗”啊。

 

二勇,一個勇字還不夠,再加一個。他使用這名字是當之無愧的。

 

他曾是張自忠手下馳名全國的大刀隊成員之一,喜峰口的長城上,有18顆鬼子的頭顱像皮球一樣在他腳下滾動過。“七七事變”中,他率一個半連扼守盧溝橋,與日軍一個旅團搏殺。橋不動,他也不動。

 

尤其是,他是張自忠的救命恩人。一年前,張自忠代理北平市長,是漢奸們眼裡的釘子。一夜,張自忠路遇刺客,擔任貼身警衛的他奮身撲到前面。他胸膛做了盾牌。三顆子彈竟未打倒他,刺客先軟癱了半邊。

 

有勇氣,又有忠心,一個軍人還需要什麼別的呢?他衣領上的星星飛快地增加著。

 

這一回,星星全部隕落了。

 

 

殺人號又一次在魯南的曠野裡震響。

 

昨天的一幕重演了。不同的是,張自忠沒有出現在佇列前。他不監斬。

 

他坐在自己的行轅裡喝酒,一杯又一杯,是否要澆去心頭的塊壘?不,不是塊壘,是一座悲哀的山。

 

軍法處長代張自忠詔令全軍:孫二勇犯重罪,必死,死有餘辜。爾後,問將死的人:有何話說?

 

“我想再見張軍長一面。”孫二勇說。

 

副官把孫二勇的請求稟告將軍,將軍一跺腳:“不見。快殺!”

 

他端起酒盅。副官看得真切,他的手在微微顫抖。酒溢出來。

 

相同的情形發生在刑場上。殺人的人就是被殺的人的部屬——警衛營士兵。他握槍的手在顫抖。

 

孫二勇圓睜雙目喝道:“抖什麼?快開槍!二十年後老子又是一條好漢!”

 

孫二勇倒下去的同時,張自忠卻在行轅裡站了起來。他那顆堅強的頭顱長時間地垂著。副官又一次覺得他會含淚。

 

將軍的眼神確實是悲哀的,然而並未悲哀到含淚的地步。

 

將軍來到佇列前的時候,一切已歸於沉寂,相信不沉寂的只有將士們的心。他策馬從臥在地上的孫二勇的身邊經過,故意望也不望。

 

他不發一言,胳膊猛烈向前揮動著。地平線上,台兒莊蒼灰色的輪廓隱隱在望。有強風,他的大氅使勁掠向後面,線條極其有力。他的戰馬高揚起前蹄,連連打著響鼻。這情景,令人想起滑鐵盧戰役最後一分鐘時的惠靈頓。

 

他的近衛軍開始蠕蠕移動。

 

當晚,前鋒接敵。

 

 

只要這場戰爭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上被講述過,台兒莊就被講述著。它誕生了也許有千百年,卻如同死著一般默默無聞,這場戰爭使它永遠活著。

 

1938320日開始以後的一個多月裡,台兒莊成了死亡世界。

 

一天晚上,張自忠正在燈下讀《春秋》,忽然傳令兵跌跌撞撞地跑進來。

 

“報,報告軍長……他……他,他回來了。”那小兵一臉惶恐的顏色。

 

“誰回來了?”

 

“孫,孫營長。”

 

“什麼?”

 

那個人,20天前他走了,若回來,需要20年,何僅20天?

 

門開了,走進來的果然是警衛營長孫二勇。他像從另一個世界歸來,面容枯槁,頭髮蓬亂,軍衣幾乎爛成破布條。他向張自忠敬了一個禮,未說話,眼圈先紅了。

 

“你活著?”

 

“我沒死。”

 

原來,那天行刑的士兵心慌慌的,連著兩槍都沒打中要害。他在荒野裡躺了一天,被百姓發現,抬回家去。傷口快痊癒時,百姓勸他逃跑,他卻執意來找部隊。

 

自始至終,張自忠的臉沉著。他連續下了三道命令。一、“給他換衣服。”二、“搞飯。炒幾個好點的菜。”最後一道:“關起來,聽候處置!”

 

處置?還能怎麼處置?他已經被處置過了呀,而且是最高一級的處置。副官覺得事情就這麼解決了:既執了法,又活了人,真像當年曹孟德割須代頭,皆大歡喜。他送孫二勇去軍法處,甚至這樣對他說:

 

“你這小子,命真大。”

 

回到張自忠身邊後,他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問了一句:“還讓二勇去警衛營呀?”

 

張自忠厲聲反問:“你還想讓他當營長?”

 

副官竊喜。這話洩露了將軍的心機——沒有殺意。孫二勇的性命在他自己的貼身口袋裡裝著呢。

 

誰知,僅隔一夜,形勢急轉直下。次日清晨,副官剛剛推開張自忠的門,一下驚黃了臉:濃濃的煙霧像野獸一樣朝他撲來。失火了?驚駭稍定,才看清張自忠坐在桌前,煙蒂埋住了他的腳。他抽了一夜煙。桌上攤著一張紙。副官偷偷送去一瞥,那上面寫著:二勇、二勇、二勇……無數。

 

他的心驀然一驚:要壞事。

 

早飯後,張自忠召集全體高級將領開會。

 

 

會議做出的決定像一聲炸雷,把副官打蒙了:將孫二勇再次槍斃。

 

事後副官才知道這主意是張自忠將軍提出來的。他只有一個理由:“我要一支鐵軍。”

 

尤其在此時,面對鐵一樣的敵軍,自個兒也得是鐵。

 

全體高級將領都認為張自忠的決定是正確的,又全體為這個決定流下了眼淚。部隊正在喋血,申明軍紀絕對必要,可對於這樣一個戰功累累的軍官,甚至在死過一次後又來找部隊要求殺敵,做出這個決定是痛苦的,殘酷的。

 

唯有張自忠沒有掉淚。他忽然把話題扯開好遠:

 

“昨天,李長官(李宗仁)召集我們到他的行宮開會,部署向日軍發動最後進攻的事。在那裡,我遇見了我的好朋友邵軍長。分手時,我問他,‘何時再來?’他說:‘快則兩天,晚則一星期,或許……或許再也不來了!’”將軍頓了頓,“留著眼淚吧,大家都是看慣了死亡的人,又都準備去死,犯不著為這樣一個要死的人傷心。”

 

 

天擦黑的時候,軍法處長拿著張自忠的手令走進關押孫二勇的小屋。孫二勇站起來。

 

軍法處長宣讀手令。他心情激動,最後幾句幾乎是哽咽著念完的,倒是孫二勇顯得令人意外地平靜,立正,挺胸,動也不動,像尊雕塑。在他的戎馬生涯中,他無數次這樣受命。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軍法處長問:“你有什麼話要說?”

 

孫二勇毫不猶豫地:“服從。”

 

“那麼隨我來吧,去見軍長。”

 

“做什麼?”

 

“他請你吃晚飯。”

 

張自忠的屋裡擺了一張圓桌,大碗菜,大碗酒,滿騰騰一桌。張自忠把幾個高級將領都請來作陪。

 

這是名副其實的“最後的晚餐”。面對著比平時不知要好多少倍的菜肴,誰有胃口?飲酒吧,不如說是飲淚。

 

所有的人都默默地向孫二勇勸酒,他來者不拒。看他那架勢,大有把全世界的酒都喝光的意思。

 

他微醉了。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菜盤和酒碗都要見底了,一位師長又提出那個問題:

 

“有什麼話要留下來?”

 

孫二勇站起來,臉紅紅的,頭晃著,呆滯的目光久久地停在張自忠身上。突然,他一把扯開了自己的衣服。

 

哎呀,他的裸露的胸膛叫人看了後是怎樣驚心動魄呵。傷痕斑斑,每一道傷痕,都有著一個流血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清楚地記錄著他衝鋒陷陣時的英勇和無畏。這些傷痕是為張自忠留下的,大多是間接的,但至少有三塊是直接的。

 

眾人都低下了頭,不忍看,真的不忍看,那殘缺的胸膛在喊在泣。

 

只有張自忠不為所動,表情冷漠得近似冷酷。他端坐著,像座難以撼動的山。他用手指著身邊的一個師長:“站起來,解開衣服。”

 

又一具爬滿傷疤的胸膛。

 

張自忠又指指另一位師長:“挽起你的衣袖!”

 

兩道深深的刀痕。

 

張自忠又指向第三個人:“把你的衣服脫下來。”

 

肩頭,彈洞累累。

 

軍人面前,極目一片刀叢劍樹,怎能不帶傷。

 

最後,張自忠嘩啦一下撕開自己的軍裝。他的胸膛上也有幾處傷痕。他那男性味十足的胸膛因為這些傷疤而顯得不完美,又因為這些傷疤而顯得更完美。

 

這些傷疤是為中國留下的。

 

 

夜深了。

 

副官正要就寢,忽然傳令兵進來告訴他:軍長叫他去。

 

張自忠披著大氅站在門口,清清的月光給他全身鍍了一層銀。他仰臉向天,隱約可見他表情淒淒的。

 

“軍長,有何吩咐?”

 

張自忠低聲說:“你知道這附近可有窯子?”

 

副官大驚。張自忠將軍滿身正氣,多得要溢出來,如何能問出這種齷齪的話。准是沒聽清楚。

 

張自忠又問了一遍。

 

自己的耳朵沒有毛病,是將軍的心裡有毛病了嗎?思春?這裡一片殺人場,哪有春?

 

張自忠顯然察覺了副官的心情,說:

 

“我想替二勇找個女人。他只有這一夜好活了。”

 

副官鼻子一酸,淚水止不住湧上眼眶。將軍,我還真以為你是鐵做的呢,原來不。你那鐵鑄的軀體內含著一顆棉花般的心。你殺了他,為的是一個女人,可你在殺他之前又把一個女人給他。你是要讓他帶著歡樂與滿足離開這世界。你一片苦心可鑒。最後的歡樂也許是最好的。

 

“據我所知,這一帶沒有窯子。”副官說完這話,恨死自己了。為什麼沒有?應該有。他恨不得自己開一個,如果可能的話。他周身的熱血沸騰著,好像自己是當事人一般。窯子,這名字是從垃圾堆裡撿起來的,可為什麼今天竟給人以美感和溫馨感?說出它時,他覺得滿心的慷慨和壯烈。窯姐兒也變成極美的極好的了,與平日有本質的不同。

 

張自忠歎了口氣,片刻後,又說:

 

“我這兒有一本從日本人手中繳獲的春宮畫冊,你拿給二勇,明早再還回來。”

 

副官又一次落淚了。將軍執意要讓那將死的人得到快樂。沒有真女人,就用假女人代替吧,只要是女人,他會快樂,會滿足。總是流不盡的水,走不完的山,看不夠的女人。

 

副官拿著春宮畫冊轉身要走時,張自忠又叫住他:“對二勇說……”他聲音裡帶著明顯的顫抖,“不要怨我……”

 

 

日出了。台兒莊的太陽好紅好大,天邊染著血。

 

死刑在清晨執行。

 

這也許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死刑執行儀式了:在一個預先挖好的大坑邊,戰友們依次同二勇握手告別。張自忠也走過來與孫二勇握手,說:“放心走吧,我會替你多殺幾個鬼子!”

 

孫二勇向坑裡走去,一具棺材在那兒等著他。他在棺材裡躺下,閉上眼睛。

 

遠處,有部隊在列隊,風兒遞出來的一陣歌聲。

 

哥哥爸爸真偉大

 

名譽照我家

 

為國去打仗

 

當兵笑哈哈

 

……

 

槍響了。這一槍是準確無誤的。二勇的臉霎時間變得紅通通的。

 

張自忠大步離開刑場。副官緊跟著他。將軍的步履有些踉蹌,歌聲又響起來了。

 

走吧,走吧

 

哥哥爸爸

 

家裡不用你牽掛

 

只要我長大

 

只要我長大

 

張自忠突然用手捂住面孔。副官看見,淚水從他指縫裡湧出來。

 

 

兩天后,台兒莊會戰結束,“國軍”大勝。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撰文:张自忠将军挥泪斩下属 -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州 - 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军人魂魄刘亚洲文集

來源  解放軍劉亞洲將軍撰文:張自忠將軍揮淚斬下屬|將軍|張自忠將軍_鳳凰資訊
http://lyzwit.blog.163.com/blog/static/176403435201532525244363/

延伸閱讀:
死守:「戰」或「死 」的後遺症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408
黃埔革命軍「連坐法」的優缺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186
黃埔沒有坐辦公室將軍的優缺點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214
抗日名將 張自忠將軍 槍斃強姦犯與揮淚斬下屬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971322
從內鬥出身的退將們出席大陸閱兵與一位寧死不屈抗日師長的現況對比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52129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神仙、老虎、狗 的頭像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haoyisun
  • 當時部隊上下關係不同今日,以此為例牛頭不對馬腳,由黃仁宇的回憶錄中就描述過,當時士兵犯錯會被鞭打,但不會生怨,士兵薪水微薄,附近土匪出高價(可能是十年所得)購槍,但沒人會心動,時空,文化,傳統,民心,倫理觀念都不可以與今日相比的,

    孫肇宜 你說的沒錯,以此次割喉砍頭案為例,激情而情緒化爭執的,不就是拿當年那套無軍事法庭審案的《牛頭不對馬腳》嗎?
    洪案之後,軍檢被撤也是因為積習不改,無視司法人權,聽憑長官指示後《牛頭不對馬腳》的結果。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訪客
  • 別放任情緒 模糊問題本質 2016-03-30 03:47 聯合報

    嚴刑峻法和層出不窮之殺童案有何關聯,顯然是無解的問題,因為有些令人髮指的事情非台灣獨有,特別在文明程度較高、人際關係卻日益疏離的地方,狀況尤其複雜。

    廢死與否和女童慘案究竟有何關聯,請大家在發言前,先弄清楚問題的本質及對應的方法。當然更不可缺少一種「互為主觀的理解」,就像受難母親說「這一課我依然沒想透」,以冷靜理性的態度,否則放任情緒,難保我們不會像疑似精神不穩定的兇嫌,洋洋灑灑寫了廿九本筆記,仍舊是活在想像的世界裡,誤人誤己!
  • chaoyisun
  • 是的 這也是黃仁宇一再強調的 那就是歐美打從文藝復興以後 重視的是法制和能用數字管理[我認為就是在乎制度和檔案管理] 軍事審判制度的消失和這次憲兵追查白色恐怖檔案一案 就是依傳統而不依法 法是現代社會運作的根本 法不適當時 要能依勢 依情依理的修法

    常言道 : 此一時也 , 彼一時也 , 不可同日而語 !
    孔子做大司寇時 , 能言善道 , 辯才無礙的" 少正卯 " , 用邪知邪見 , 蠱惑人心 , 被孔夫子誅殺 . 如果此事發生在現在 , 處處講究自由 ,民主 ,人權的時代 , 那還得了 , 孔夫子不是被名嘴媒體圍剿 , 就是被法官判刑 . 因為少正卯有言論自由的保障 , 何有其罪 ? 由此可見 , 時代不同 , 看法見解亦迴異 . 數十年前 , 張自忠將軍 , 槍斃強姦犯與揮淚斬屬下之事 , 亦應作如是觀 ~ 時代不同 , 判定迥異 !

    孫肇宜 劉馥 (F.F.Liu) 於1951年所著「中國現代軍事史」一書中,提出抗戰就有「軍法執行總監部」的編制。
    所以問題就在:此一時也 , 彼一時也 , 不可同日而語 !
    抗戰就有軍法執行總監部,結果審判決定權在主官。
    來台後依然如此,洪案若是軍法,一定大快人心!
    但是交給司法後卻是輕判,何故?
    因為
    司法的檢察官與法官必須講究: 證據、民主 、人權。
    而軍檢法卻講究:階級倫理、主官個性、輿情、政治、領導統御。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
  • chaoyisun
  • 軍人的領導統御與一般老百姓當然有所不同。
    以軍人而言,一樣需執行槍決的軍紀案件,不同的處理方式就有不同的結果。東方的將領多以殺雞警猴、殺人立威,西方的將領則激發其榮譽感,特赦給與將功贖罪與戰死沙場的機會(如德將曼斯坦),畢竟手握武器陣亡與槍決,在名譽上是完全不同的。不同的時空環境、處理方式、領導統御之道,產生的結果會不一樣的。
    一般人民則如上孫大哥所說需將求證據、民主法治與人權,所以結果又不一樣了。
    洪案很明顯的是整人,並不是軍隊的法律規定不週延,如果一切依照陸海空三軍獎懲規定的SOP來處理,就不會發生此等憾事,若以規定處理,在法律上也較站得住腳,也不會發生遭民意一路挨打的情況。
    回首軍人生涯,剛畢業時年輕氣盛,有整人為樂的傾向,及至由師幕僚任職營輔導長後,方才思慮較成熟,一切以懲罰規定行之,軍官需熟讀準則、規定、教範,融會貫通的將之融入領導統御及教育訓練與作戰,坦白說許多軍官是不讀書的,不只素養不足外,與社會完全脫節。
    離開軍旅已27年,由洪案…及至最近的白色恐怖泄密文件案,正是所謂的「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
    敝人真的很訝異仿佛回到了27年或更早以前的時空環境。再想想幾年前,小犬於成功嶺入伍時去營區會客所見,只能說陸軍經過了近30年幾乎沒有甚麼大改變,不是駝鳥心態就是井底之蛙,甚至於冥頑不靈,出了事當然被人家追的打了。

    孫肇宜 所以我才會在此文就開宗明義地強調:
    建議榮民朋友與軍職的學長學弟們,能否「不要從軍法的角度」去討論司法人權的「廢死」或「不廢死」。
    因為我們在軍職期間都「集體率員」,一而再地看過靶場槍斃死刑犯的日子。
    有用嗎?軍紀有改善嗎?搧風點火與欺負新兵的老兵有抓出來嗎?
    沒有,死的都是洩憤與無辜者而已。

    廢死議題在臺灣變成藍綠政爭的假議題,兩邊都在胡說八道,軍人也是公民,對社會議題沒有沉默的義務,切莫自我封閉,廢死是基於基督教教義和歐洲二戰後厭惡戰爭,追求公益和人權,福利社會的理想發展而來(這次穆斯林難民問題狠狠的打了歐洲這個理念的臉),聯合國三公約也只是提出一個理想,並沒有強制各國一定要廢除死刑,另外,這個理想是儘量不要有人殺人的刑罰,但認知世上仍有邪惡之人,不執刑死刑,但對罪大惡極著仍需與以和社會革離,所以以終生監禁,不得假釋替代死刑的,我們的廢死,弄到形成一種芬圍,國民黨不重視人權,不顧冤獄累累的事實,只想以暴除暴,是不文明的政權,懦弱的國民黨不敢也無能抗橫,反造成累犯情事反遭民怨,但廢死的配套,平時是加強社會救濟機構和能力,刑罰上是終身監禁永不假釋的立法(必需增大監禁場域),這兩方面兩黨都不於重視,廢死不廢死的空談和對抗,於事無補,

    版主彙整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