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

黃清信

下基地整理好裝備後,開始各項訓練。

初期,行軍是當天來回,就在東北角附近繞圈子。一路聽著老兵對沿途地點介紹:這裡是山后,前面會經過面前山與美人山,繼續走會到陽翟...。

後期,部隊一拉出去就是四天三夜,繞著金門走。看見那中央公路又直又長,由東往西是爬坡還望不到路的終點,對沒有歷經長途行軍的菜鳥是意志力考驗。一路上也開始有了狀況:砲擊、空襲、毒氣、然後出現旗子戰車、用黃旗代表戰車...,全連就只能跑給幾面旗子追!現在回想起,那真是好笑的畫面。

某夜。滂沱大雨中走到那不知地名的地方,只是一片山坡地與樹林,找不到任何可以躲雨的掩蔽物。值星官一聲令下:各班帶開各自找今晚休息地點。當時我已經改編是火二班的彈藥兵,班長摸黑帶著我們爬上山腰,找到一間廢棄碉堡,今夜總算可以不用裹著雨衣淋雨睡覺了。

可惜天算不如人算,待不到三十分鐘,屁股都還沒坐熱,連長帶著傳令來到各班巡視時。就說了一句:今晚這裡就當連部...。沒辦法,只能退出碉堡。那夜手裡拿著一把蒜頭當花生米咬著驅寒,身體裹在雨衣內、抱著槍渡過漫漫長夜! 


71年10月1日在基地蔡店,中秋節在營休假一天。話說每逢佳節倍思親,尤其是在這代表團圓的月圓日。當天有電話記錄要公差,在營休假誰會想去出公差。結果當公差們回來說:是出公差到陽宅金東戲院看勞軍表演。


中秋節那天我一早就很忙,沒出公差去看勞軍,也不必準備晚上的娛興節目。因為,要到伙房當幫廚。幫廚:就是幫忙伙房洗菜、洗鍋碗瓢盆之類的工作,算是下下手。

POA之前就公佈,中秋節每人加菜金就有一百餘元,是平日的數倍之多。當時部隊就是死腦筋,中秋節的加菜金就非得在中秋節當天把它花光光。⋯⋯
當天中餐就吃得很好,那晚餐見到伙房準備有大黃魚、小火鍋...,許多好料都將陸續上桌,可預期的是非常豐盛的晚餐。

中秋晚餐還有一項很重要的飲料~「雞尾酒」,這很簡單就交給我處理。

先準備好兩個大保溫桶,將庫房搬來的水梨、荔枝、鳳梨...水果罐頭開罐,果肉切成丁。再加入幾瓶蘋果西打、幾瓶烏梅酒與大冰塊混合而成,大保溫桶各裝到八分滿。

自己調的雞尾酒當然要先試喝,喝了好幾杯就只是冰冰甜甜的水果飲料而已,完全喝不出有「酒」的味道!酒...伙房角落,不是還有紅標米酒!

下基地時的餐廳就在露天的樹林底下,也就是連集合場。只要不下雨,還可以邊吃飯邊賞月。那天每班準備的娛樂節目表演到很晚才結束。
反正又不是一線連需要戰備,也不必耽心有長官突然來查哨。只見那大部份弟兄對「雞尾酒」都很捧場,碗不夠大,乾脆拿鋼杯來裝。

多位弟兄都喝得臉紅紅,肢體動作就開始亂了,我也感覺到心臟也怦怦跳得厲害。連長也感覺到了,晚會臨結束前連長說話了:今天晚上衛兵大家要怎麼站!怎麼都喝醉了...。

這不關我的事,那都是烏梅酒惹出來的禍,「醉」愛中秋佳節。

71年10月28日,排附破冬的日子。當時正在蔡店下基地,也是師預測前夕。排附破冬根本就搞不出什麼花樣,排附就約我晚上過去坐坐。

幾個人窩在那小小排部內哈燒酒,酒是排附事先預備的竹葉青。言談中得知排附是破四冬,「恭喜」兩個字很難說出口,四冬對於我們義務役來說還真是一段不能想像的長日子。尤其是自從下基地換了新連長之後,排附依舊是黑到沒有出色,黑得大夥都替他提心吊膽,怕有天會出大狀況。

在金門請喝酒,金門白金龍並不像現在如此的有名氣,有著「近廟欺神」的心態。台灣來的五加皮、竹葉青,奇貨可居才是當時我們的最愛,過鹽水來的貴又不容易買到,排附兵當久了,總會有門路拿到幾瓶。

當我破冬時排附他也拿一瓶竹葉青出來,然後又對我說:「簽下去,等我一起退伍」,我勒走不知路!一定會被你染黑...。


蔡oo,常備士官班oo期(感謝莊士官長查證),陸軍步校體能幹訓班幾期?沒問。最常對我們說:怎麼想、怎麼做;怎麼做、怎麼過。

他在馬山連時,在王連長面前很紅。可惜好景不長,到了廖連長手裡就一直吃不開。只是兵當久了早已經練成「一皮天下無難事、死豬不怕滾水燙」的軍中絕活。當然要皮也要拿得出點本事來,才有可能讓你繼續皮下去。

第一次見到他,金門報到第二天的早點名在連集合場。當廖連長點名不到砲組組長時,連長一聲:「去找」!整個砲組沒人知道組長寢室在那裡,從何找起!?

當連長放大嗓門開始罵人,遠遠見到一位中士不慌不忙就散步而來。面對連長敬禮入列,好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似的。他是老兵口中的「囝仔」(全連年紀最小),范排口中的「破麻」,我們稱呼他為「組ㄟ」,私下則是叫他「少年芋仔」。

傳聞,排附在新北市oo一帶出沒,有認識的軍友,請通報。


練書網友留言:

我們連士官長連長非常器重反而預官經常被罵
只要是搞不清楚狀況,就應該被罵。我還曾經拿手榴彈要丟一位見習官。之後會寫到…
長官的想法,本來就很難揣摩,軍中的社會很特殊
軍中一直是封閉的,許多事該說清楚的、該解密的都用拖的。任由名嘴在媒體說得天花亂墜,任由名筆在網路上寫得跟真的一樣。悲哀!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懷念「警總海防班哨」時代的老士官長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700

少了看家的資深士官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420

陸軍「士官團」快速建制與改革案之我見 @ 神仙、老虎、狗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