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       

72年元旦僑聲戲院 (圖:金門日報)

黃清信
 

不按表操課的日子...例假日

明天例假日,每班哨一名放假人員,好不容易總算是輪到我了。
一早到連上早點名時就服裝儀容整齊,擦亮皮鞋、銅環,準備去放假。
短袖外出服是老兵交接下來,雖然有點退色,但至少還是件外出服。

等待假單的同時,值星官找我,因另有任務,放假名單上沒有我。
兩個月來好不容易,有個沒有工差勤務可以放假的例假日,又是輪到我怎麼會!

班哨改放假人員名單賴O生,他連短袖外出服都還沒有交接到,我只好先脫下衣服借他。看著別人放假趕公車真好!

那天我那「另有任務」,確是無事可做,整天跟著部隊上防衛武器訓練課程。心想著無端被禁假到底是什麼意思?怎麼想都覺得不公平,唉!軍中那有什麼公平可言。

想開了也好,例假日也不過是到僑聲或是中正堂戲院內。運氣好一進去就可以找張椅子睡覺,運氣不好就先倚牆站著等著電影散場,有人起身離去,再找張椅子也是睡覺。

新市里=山外

駐軍一批批撤走新市里街景冷清商店一家家關門「養蚊子」
http://www.kmdn.gov.tw/ch/News_NewsContent.aspx?NewsID=122880&PageType=1&Language=0&CategoryID=6&DepartmentID&Keyword=%E6%96%B0%E5%B8%82%E9%87%8C%E8%A1%97%E6%99%AF

當年看見這篇報導,腦海裡一首老歌響起:我等著你回來,我等著你回來...你為啥不回來,你為啥不回來...。

71年放假,兩~三個月久久才輪到一次。一早放假名單下來,同袍託購或代辦的紙條也就會紛紛而來。
代拿、代領、代買、代換::把短短幾小時屬於我自由的時間費掉一半。但這是互助的,不是我放假的日子,我也會託同袍到山外營站買東西,或是辦些瑣事。

有回連隊的薩克斯風,吹氣口一小塊簧木片壞了,怎麼也吹不響。排長就要我「順便」到山外將樂器零件找回來。這一「順便」就問了整個山外有賣樂器的店就是沒一家有賣。那天的假期就像是放封,只呼吸到山外的空氣。

山外商店真是可以用「日進斗金」的盛況來形容。當年阿兵哥月餉一千多元,沒放假是有錢無處花,一到了山外,每個同袍出手都變得闊綽了,一天就能花掉半個月薪水而面不改色。

那擠不進去的橋聲戲院與中正堂,客滿了也不打個燈號,就票照賣。買了票,一掀開布幔...夭壽,擠進去要找個站的地方都很難。中午用餐時間每家飲食店、路邊攤都要排隊,沒有位置站著吃。當然也有幾家例外,那是長官們去的,小兵就儘量閃遠。

攝影社內的照相機,例假日手腳慢一點就租不到;拍紀念照片,從樓上排到樓下。特產店裡有幾條大黃魚乾高高掛,門口的小姐們總是笑臉迎人的說:「兩九兩來坐,兩兩六來坐:::」。退伍或返台休假買紀念酒是直接拿黃埔大背包到店內裝,一次裝上兩大咖是很平常的事。書局內也是擠進一群文化人在翻書,而我們算是次文化,只是在長春書局門口看著時報週刊封面上美女圖。

藝品店,買退伍紀念品送同袍,我還曾經很風騷的花了幾百元買一支名牌的金色鋼筆,插在左胸口袋上,為自己裝點墨水...!

曾經是當年駐軍的我,回來了!而山外你還能回到我的記憶裡嗎?

山外1

金門的味道

在沙美下基地時的一次例假日,與建華一起放假。建華提起要回到他的老家西園,想著我一放假就是擠進電影院睡覺也沒什麼意思,就跟著去了。路途中,建華說是要回去幫忙他阿伯作農事,其實到了西園什麼事也沒做,做客倒是真的。

由蔡店出發建華熟門熟路的鑽小巷走捷徑,先到沙美鎮內拜見了他的姨婆。再走到沙美車站前我們鑽進一部計程車。籍貫金門的建華他一開口說話,時那金門特殊腔調很快的就與司機聊起許多事情。最後就有如身家調查出爐一樣,「偶!原來你堂兄XXX是我同學」,還會會聊起許多共同認識的人,原來金門就這麼小。抵達目的地西園,要付車資時,司機拒收!

坐公車回到沙美時也是如此也一樣,會與全車內金門百姓聊起家常來,連公車司機都會邊開車邊來認親,然後會有此起彼落精彩對話,而他回答就好像是在背族譜。

那你老爸就是黃**,是啦,他現人站在台灣。
做老師那位是你阿兄,不是啦,是堂兄,是我阿伯的兒子...。
你是那住沙美**人的孫子?不是啦,她是我姨婆...。
那你是...當到達目的地,即將下車,認親大會總算是告一段落。

第一次見到這位建華口中的阿伯,已經是滿頭白髮,硬朗的身體還能駕馭一頭黃牛在犁田。
阿伯您有歲數了還這麼打拚,沒有啦!種一點自己吃,有年節親戚朋友回來金門時,分送給他們吃。你不要看那金門土豆小小的,很硬很香的,還是金門人說話時特殊的腔調。

的確當天中午也吃到阿伯從海邊採收的石蚵煮湯,一樣是小小的蚵仔,味道鮮美極了。阿伯還找了鄰居親戚來幫忙,多加了幾樣菜。金門就像那土豆與石蚵,雖然都是一樣小小的,都散發著獨特的味道。

建華說起幾年之前,他阿伯花生收成後,用扁擔挑起兩擔花生,搭軍艦到高雄,坐火車上台北,只為了給離鄉背井在外打拚工作的族人品嚐自己土地種植出來的花生,然後又匆匆趕著下班船回金門。

阿伯他接著說:一星期後他回到家,打開房門一看奇怪那電風扇怎麼還在轉動著?原來是阿伯他一星期前匆忙離開忘了關電風扇。
還是這舊型的電風卡耐用,吹十幾年了,吹不壞。阿伯他指著那台舊式的大同電扇,直說:真粗勇。

現在想起時間一晃超過二十年了,多希望昔日友情也能像電風扇一樣,能夠永遠繼續轉動著,朋友還是老的好!

84年第一次返金,帶了一些伴手禮來西園探望阿伯,感謝他十三年前的招待。
幾年後建華告知,阿伯已經病逝於台北榮總。

圖:金門西園阿伯

金門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