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393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2015/12/03

你若當過軍人,挨罵是正常的。梁實秋說:「罵人,一種高深的學問」。

我真佩服有些長官,罵起人來可以幾小時不間斷,有一年我已升了上校,每天上班被一位同樣也是上校的學長海削,盯這盯那,可以不停地罵一、二小時,那時我已念佛,心裡只是念佛號迴向給他,沒有怒氣,就立正標準姿勢、兩手掌貼緊褲縫、夾卵蛋站好給他修理,很少有像這樣上校對上校,一個坐著罵人,一個站得好好被挨罵的景象,真有夠賤的了,這就是軍人,自己人作賤自己人,全看長官心情好壞。

回想我第一次幹參謀,在海軍總部訓練組,那是民國84年的事,有學長就警告我說,小心你的簽呈公文,若寫不好,有可能會被罵、被丢出來。

還好我平常國文底子不錯,也極用功,組長(黃00上校,後由汪00上校接任)對我挺客氣,那時我才少校,當過124艦隊訓練官,甚至國防部聯二要我去佔中校的缺,黃組長:「不准黃少校去,讓他在我們組裡面,我找缺給他,若讓他走,我們訓練組關門了...」,這話讓我聽了窩心,但我才剛到組裡沒多久,能如此受寵,也是始料未及。

那一年我沒有如期升中校,在訓練組很辛苦,卻也大夥兒相處非常愉快,不過真的,我偶或看我們那頗具威嚴的黃組長,真的丢過幾位參謀的公文,啪一聲,連同卷宗,從組長辦公室往外飛落一地,「你給我滾...」,哈哈,據說更早以前,那是司空見慣的事,不是只有訓練組才這樣,海軍總部對於公文尺牘的要求,可是非常嚴格的,後來等到我們自己也升了上校,也幹組長,幾已不再發生這種事,現在更不大可能,惟挨罵,絕對還是有的,以前長官,愈罵愈愛、愈用你,現在是,愈罵愈小聲,更不敢出口成髒,免得被告被反映,被寫黑函,吃不完兜著走。

當年尹清楓命案剛發生不到二年,部裡面做任何事都非常謹慎,特別是公文簽呈,沒人敢隨便、大意,連總司令批示都極拘謹,就像當年李登輝為怕兵變,批拉法葉艦軍購僅一個「悉」字,大家都不敢負責任,這居然是我們的軍頭與三軍統帥。

網路上有一篇名為「挨罵的藝術」,天下雜誌有關經營管理的文章,外面業界許多高階主管、大老闆們,也罵人,有位好野人的商業理事長罵起人來毫不客氣,不留口德,有次連他的司機也被挨揍,罵說:「厚,你那ㄟ生做這麼醜,恁祖公是安怎生你的...」,「你你,甘那乞丐勒,拿這本什麼?...計算簿,為什麼不拿高級一點的記事本。」講話尖酸刻薄也罷,特別喜歡損人,還具攻擊性,更是出口必成髒...草泥馬、趕羚羊、草枝擺,這是台灣土豪。

軍人多半比較直接,損人酸語較少,口頭禪「他媽的」、「王八蛋」...較多,口氣疾言訓斥,我幹職業軍人三十多年,常挨長官罵,但也常罵人,部隊裡的帶兵藝術,有時不罵不痛快,不罵不長進,愛的教育沒有鐵的紀律支撐,鐵不成鋼。

民國81年,我剛上岳陽艦任作戰長,某次開船,艦隊長李傑少將(後升上將總司令、參謀總長、國防部長)駐艦,我擔任航行值更官,突下大雨,駕駛台前玻璃窗雨刷忘放下來即關窗,一時前方濛濛一片,艦隊長大怒,吼了我一聲,讓我幾乎無地自容。

李傑將軍其實話很少,平常臉上幾無笑容,後來我離開岳陽艦,派到艦隊部去幹訓練官,常向他做航前會、兵推及簡報,每次他來,一上座,也一樣一付樸克牌臉,請示開會之後,他只點頭,開完會問請艦隊長指裁示,他只淡淡回一句:「散會!」這表示會議是很成功的,如若讓他說上一句什麼話,那麻煩可大了。

李將軍是潛艦軍官出身,潛戰隊在海軍算是一個小圈圈,民國90年以後,竟因李傑的抜擢而大放異彩,阿扁時代,一下子升了十幾位海軍中將,搞到連海軍有一陣子多增設了一位副司令,總共三個,這些將領未到屆退年齡,一時間還真沒地方擺,甚至還傳出可能有買官賣官的傳聞。

全世界潛艦軍官多半有一特色,陰沉而冷靜,搞情報的軍官大概也這樣,但潛艦軍官更城府,看來更有智慧。

破口大罵式的,真不如李傑將軍不疾不徐地給你一聲教訓(斥),不只是校級、尉級軍官,當了將軍的人,被更高上級羞辱、受罵也是常有,大體比較沒有了破口、咆哮、怒罵的成分,但那種酸辣,讓你無地自容的程度,比前者還難受,挨罵,還是直接的好...。

我在海總部前後十餘年,見過幾位總司令,這些大官很少有飆口罵人的,多半穩重持成,倒是曾看過陸軍的湯要命,「那個誰誰誰,記大過,給我拔掉」,怒目而視,不留口德情面,底下挨罵的主管官員,沒人敢回嘴。

有一年某日晨會,有位總司令大罵基層有幹部酒駕,非要給予三大過把人給汰除,逼人退伍,現場沒人敢吭聲,只見一位我非常敬佩、學識淵博、敢言的中將督察長起來發言,手裡拿起記錄本,將所有法規條文一一列舉,並且説:「現行法規律定,酒駕最多只給予記兩大過,還不滿三大過勒令退伍標準,除非我們修法,否則執意去做,我們反而有違法,不依法行政之虞,甚至違憲,剝奪官兵受憲法保障的工作權...。」

果然那年有位空軍上士酒駕遭勒退,告到行政法院勝訴,我們的高階將領不懂法令,違法濫權者不勝枚舉,都畏官威,如前所述那位督察長,那才叫道德勇氣,敢做敢言,君子不怒而威,不陷長官於不義,這是挨罵藝術的最高境界。

齊白石最痛恨軍人,說那是「神仙、老虎、狗」,快活享受官威的時候如神仙,罵起人、殺人、吃人的時候如老虎,挨罵奉承如狗,更不准他的女兒嫁給軍人,說:「生不見人,死不見棺」,話說得很絕,最終他女兒還是嫁給了國軍,來到台灣,齊仍留大陸,挨罵是藝術?恐怕齊白石是極端不予苟同的,神仙、老虎、狗...,軍人當自強。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03456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09015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33111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049058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218258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271928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406938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444087

陸軍「上將總司令」的領導統御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568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