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140

 國軍133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蘋果日報提到紀德艦釣大旗魚,說什麼破壞國軍形象,我倒不以為然。

看看上圖,老美大辣辣在軍艦上釣魚,甚至比賽,反觀台灣,不可能有這場景,但偶或利用閒暇在海上、在船尾綁個釣繩,拖個魚,大家加個菜,不是常有,總無傷大雅吧?!

海軍當然不是漁船,不可能像漁船那樣大量捕魚,但海軍畢竟是在海上跑的,長期在海上航行,利用任務空檔、閒暇,在不影響戰備任務狀況下,在船尾拉一根釣線,釣釣鬼頭刀、旗魚…,這是無可厚非(如附註)的,就像老美軍艦,在船上烤肉,辦一些文康活動,大家說說笑笑,唱唱跳跳,有什麼大驚小怪,敦睦艦隊航經赤道,不也辦一些海龍王祈福儀式,這是全世界海軍的傳統,自古以來,在海上釣個魚,五百年前鄭和艦隊也一樣,沒什麼大不了。

陸軍野戰、特種部隊,一定也有所謂野戰求生訓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阿兵哥在戰時,在什麼都沒有,物質匱乏的戰場上,不也該學些如何在山中覓食、飲水,打野食、抓蛇、獵山豬…,只要謹守紀律,宿營挖廁所,洗澡避女人,不拿一針一線…(愛民十大紀律),在海上釣個魚、在山上求生覓食,凡不涉及野生動物保育、不影響環境汙染、不違犯愛民紀律,偶而為之的餘興節目,是促進官兵團隊士氣與求生本能,何須予以苛責或禁止,大家或許不知道,在軍艦的救生艇裡,還提供有釣竿、漁具哩!!

你沒有跑過船,沒有在大海中航行,你不知道那其中的無趣與索味(不是一般人想像的浪漫與歡愉,畢竟不是郵輪,還有許多惡浪、演訓操死你),不只釣釣魚,沒輪到值班的,休息時間,偶爾打打橋牌、拱豬、吹吹口琴、彈彈吉他、唱唱歌,有時值班,官兵之間翻翻書、猜猜拳比大小、畫艦隊運動圖比賽,岔涼ㄟ,都是餘興。

你沒有在惡山惡水的深山裡獨立作戰,你不知道該如何求生,就像當年台籍日本兵李光輝,二戰日軍都投降三十年了,1974才被人發現在印尼小島上獨自生存,與世隔絕,甚至還得鑽木取火,他一直都未接獲命令放下槍枝投降,他還在作戰。

軍人不是聖人,不能因噎廢食,長官們也不宜隨媒體起舞,把官兵最基本的無傷大雅的娛樂、餘興,因媒體而嚴加制止,海軍在任務空檔偶或拖釣個魚,自古以來都是這樣,別那麼大驚小怪,台灣人,太小裡小氣,眼光太淺 ,心量也太狹。

時代愈進步,人情味愈淡薄,大概只有台灣才這樣,軍人做什麼都動輒得咎,現代人,動不動就看人不爽,相互揭疤,用【不道德】的言行、文字、圖畫、影像,無情地謾罵、攻訐,要求每個人必須遵從他們所謂的【道德】標準,族群撕裂、政治惡鬥,非國家之福…。

特別是貶損國軍,既要他們犧牲生命、奉獻一輩子的青春,又何必加以無情地苛責與鄙夷,他們是人,但也不是到處任人踐踏的喪家犬,或者神聖到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祈、不殺生的出家僧侶(不殺生何以殺敵、保國)】,《左傳·僖公十年》:“不有廢也,君何以興?欲加之罪,其無辭乎?” ...別苛責國軍,他們也都是我們的父母、兄弟與姊妹,也是人生父母養的,也有尊嚴,也該有那一丁點的娛樂、小確幸,請尊重國軍!!~~

國軍134

 

附註:

 

成語辭典【無可厚非】

【拼音】:wú kě hòu fēi

 
【釋義】:厚:深重;非:非議,否定。不能過分責備。指說話做事雖有缺點,但還有可取之處,應予諒解。

 

【出處】:《漢書·王莽傳中》:“莽怒,免英官。後頗覺悟,曰:‘英亦無可厚非。’”

 

【例子】:作者的動機~,但客觀效果則不盡符合作者的動機。(茅盾《一九六0年短篇小說漫評》)

 

這個成語,出自《漢書•王莽傳》。王莽用陰謀手段篡奪漢室皇位,建立了新朝。王莽稱帝后,任意改變西漢王朝的邊境政策,將句町王亡邯,誘騙到郡城處死。益州郡許多少數民族首領,紛紛起義反對朝廷。

 

王莽派一名將軍,去招募士兵,並向百姓徵收重稅充作軍費,用來進攻句町。戰爭持續了將近3年,消耗了不知多少錢財,動亂還是沒有平息下來。王莽將那名將軍召回京都處死,另派一名將軍,徵調20萬大軍進攻句町。大批糧餉只能依靠沿路州縣提供。

 

當地有個名叫馮英的太守認為,這將給本來已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百姓,加上新的災難。為此他拒絕提供,並且向王莽上書,請求停止派兵,結束征戰。王莽大怒,立即撤去馮英的官職。但過後又想,這樣做會引起當地百姓不滿,於是便假惺惺地對身旁的人說:“馮英如此,未可厚非。”就這樣,馮英的官職總算保留下來,只是改調到別處去當太守。

 

下圖為我在2014.5月在花蓮七星潭漁場拍的鬼頭刀

 

簡介【鬼頭刀】520,最相愛的魚 <<黃世和攝自七星潭漁場>>

 

鬼頭刀,海軍人不陌生,以往在船上演訓任務結束返航途中,老士官長們偶而會在船尾綁上魚繩拖釣,也是海上航行加菜的最佳料理…。

 

「最相愛的魚」是什麼呢?其實牠在李安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露臉過,被飢餓的PI捕到後用小斧頭打昏,原本是素食者的少年因此傷心飆淚。小琉球業餘漁民李益利說:「少年捕到的是鬼頭刀魚,我昨天也釣到一隻公魚,牠努力翻騰掙扎,我同時看到母魚緊緊跟隨游在牠附近不離不棄,心中不忍,決定放了牠。」

 

討海人作家廖鴻基在文學作品中也提到:「船長喚我,去將船尾上鉤的魚給拉上來。舷尾板就定位後,拉繩在手,我看見是兩條魚(鬼頭刀)一起躍出海面,而且,兩條魚頭貼著頭、身體貼著身體,無比親密地幾乎二合一,一起在水面上摔打。我揉了揉眼睛,以為閃光看走了眼,不然,會不會是一個鉤子同時鉤住了兩條魚?拉靠近點,確定是兩條魚沒錯!」...520,形影不離,最相愛的魚,鬼頭刀。


國軍135

 

對此海軍退役上將費鴻波說,後勤與兩棲艦艇速度慢,比較可能釣魚;戰鬥艦艇跑得快,魚根本追不上,艦長也不可能准許釣魚。不過自己過去護航南沙運補,必須在太平島附近錨泊5天,就在艦上舉辦釣魚比賽。退役中將蘭寧利說,如果在台灣海峽等備戰海域,或是執行訓練、操演,或是海象惡劣,當然不可能開放釣魚;只有沒有任務與安全威脅時,船長才可能下令將速度降到8節(14.8km/hr)以下,在船艉放線「拖魚」,能釣到的都是鬼頭刀、旗魚之類大型魚種。

 
海軍將領說,偷閒釣魚堪稱全球海軍「潛規則」,不鼓勵也不會禁止。將領表示,軍艦獨自在海上,出了事長官無法趕來支援,因此海軍格外要求指揮官要能獨立判斷。何時可讓官兵放鬆,何時必須繃緊神經,身為艦長應該知道其中分際。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報載,海軍官員透露,國防部5月在東部外海舉行飛彈射擊測考,紀德級(左營艦)不僅擊中目標,還在輪到上場以外的空檔,釣起一條破紀錄的兩公尺大旗魚。當時全艦都很開心,覺得是雙喜臨門;眾人將大魚送進廚房前,還與它興奮合照…。

我的感想:

當過海軍的都知道,以往任務結束返航途中,或是任務空檔,在船尾拉一根魚繩,拖釣到鬼頭刀,遠遠看那跳躍的白色小浪花,就知道魚已上鉤,全船人雀躍不已,甚至大夥鼓掌叫好,認為這是很好的兆頭,就像飛彈擊中目標、打靶神準命中,那樣的無比喜悅,海軍人的小確幸,在不影響戰備任務的情況下,確能提升高昂的官兵士氣與袍澤感情凝聚,還能加菜,沒什麼不好,長官們抱持的態度,應該是不鼓勵,但也不宜明令制止。

有一年,我在救難艦擔任艦長,海上航行常有飛鳥或鴿子停在船上甲板、桅桿或護欄上,原住民一向擅於捕抓這些小動物,也樂此不彼,讓我十分驚訝於他們的技術,因此某次,一位原住民班長還真抓到鴿子,準備進五臟廟,我知道後立刻到下官廳質問,要求他趕快放生,我說:「船尾拖釣大魚,是給船上帶來幸運的,跟這鴿子被你吃了,這兩者可大大不同,海上的鴿子有些是岸上賽鴿,有的綁有腳環,都有主人,況且鴿子、飛鳥來到我們船上,表示我們船上有人情味,是給我們帶來好運的,茫茫大海,飛鳥棲息,是因為牠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地方,可以喘息,你竟把牠們給逮了…,還有,這舉動,會對船上不好,帶來不利。」

航海人的不成文【潛規則】,是一般外人無從得知,也無從理解,通常輪機隊都是拜媽祖,出港前也都會上香,有的艦長更會在每次出港開船前,帶著副長、輔導長、輪機長一同去膜拜,祈求帶給船上平安、任務順利,官廳勤務兵也必須經常準備一些水果,其中則有個禁忌,除了民間一般不能拜的水果外,【蓮霧】也是被禁止的,跑海的人連連大霧,當是不利,這跟中元普渡不能拜鳳梨,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行船走馬三分險】,海軍之所以特別有這些傳統、禁忌、潛規則,無非都與航行安全、任務順不順利有關,外人自難理解。

海軍有些傳統,包括海上拉繩拖魚,都算不了什麼大事,左營艦打靶命中,拖釣到大旗魚,雙喜臨門,本來是官兵士氣大提振,令人高興的事,卻被媒體報導得如此不堪,外人也太不盡情理,事實上美國海軍也拖釣魚啊,有啥大不了的。

海軍傳統很多,以往更有運送屍體不能過龍骨的禁忌,民國78年,我在馬祖北竿,有一位陸軍上士當著全營晚點名,持槍把營輔導長給斃了,那位營輔仔,政校72年班,是我的學長,與我很熟,沒想到在前線死在自己人手上,那位上士也受到軍審,直接在前線戰地,就地槍決,兩人屍骨火化後,隨海軍交通船回台,那個梯次我正好休假也在那船上。

海軍交通船都有個囚室,位於【自艙】,有時沒關犯人,也通常給予安厝骨灰或遺體,如果囚室在右舷,那艦長進港一定會將右舷靠碼頭,以避免骨灰或遺體經過中線龍骨,若不依此傳統,那船上必會帶來不可思議的厄運。

軍艦拖釣到大魚,雖是潛規則,對我們海軍人來說,是大幸運,是好運,也是軍旅生涯最美好的回憶,如同那鴿子停在我的船上甲板棲息,如同在大海航行有一大群海豚跟著你併航,如同水兵服後面的藍披肩那兩個國徽(讓女友摸國徽可以帶來幸運),如同在航行前三大巨頭到後舵房拜媽祖祈福,都是好事,海軍的傳統,全世界都有,例如英國海軍在桅桿上綁掃把,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都有典故與對航行安全、作戰有利、鼓舞士氣的事有關,台灣人,請別小鼻子小眼睛,請擁有跟大海一樣的胸襟,寬容大度,別太苛責海軍了。

國軍139

【古代軍艦也允許水手釣魚...】


這張圖,是我在網路上看到有關『古代戰(風)帆船』的海上生活簡介,其中提到戰船上的水手是可以從事【釣魚】的,甚至還規定時間:

『8點鐘時,船長來到甲板上視察過後,下令開始早餐,水手用餐時間約半小時,之後換班。沒有值班的水手可以睡覺、聊天,甚至【釣魚】,或整理個人儀容,刷洗自己的衣服、吊床等物品。』⋯⋯

這是一個線索,表示自古以來數百年,戰船(軍艦)上釣魚一直都是被允許的,這幾天大家鬧得沸沸揚揚的胡鬧新聞,不應該如此苛責海軍,說海軍紀律渙散,何加之罪?太沒天理,也太小鼻子小眼睛,孤陋如井底蛙,令人嗤鼻。

海軍釣魚,幾十年來都是司空見慣,長官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官兵們釣魚,就如同其他戰鬥技能是一體的,但當然不可能如漁船那樣大量捕魚,畢竟她是戰艦,這幾天長官們大概也腸思枯竭,到底可不可以釣,該不該禁?說什麼要訂定標準規範?媽咪呀,有這麼嚴重嗎?非要隨媒體起舞,這些長官當年,不也釣過魚?...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錯不了,也不必掩飾,上述時間,或許可以給予海軍決策高層參考,甚至列入【艦艇常規】的官兵作息時間內執行,如同延襲當年的值更方式那樣。

這個網站,大抵是以17、18世紀的英國皇家海軍為主軸,介紹水手們每天的生活、工作與作息方式,與現在全世界海軍都仍維持的傳統是一樣的,例如航行與泊港值更,都以四個小時為一更計算,更有所謂航行班的【狗更】,其中第一狗班(First dog )是1600 至1800時,第二狗班(Second dog)是1800至2000時,與我國海軍艦艇常規,也都是這麼實施,商船也是,這是自古以來的航海人傳統。

釣魚,不是什麼大事,只要不影響戰備任務,利用閒暇偶或為之,何須禁止?不只英國海軍,美國海軍更大辣辣,連五百年前鄭和艦隊也釣魚呀,海軍有一些不為人知、也牢不可破的傳統,就像當年郝柏村幹總長,非得要『三軍一家』、『三軍一體』,把現在各軍種軍便服上的【階級】統統改成跟陸軍一樣的條槓、梅花、星星,三軍一致,結果真四不像,我以前常到國防部聯二(情次室)開會,起初老外海軍看我們的階級,真是霧煞煞,軍便服與大禮服階級服飾完全不一樣,例如上校軍便服是三顆梅花,大禮服則是四條金槓,太複雜。

郝柏村甚至還想把梅花加在海軍的夏季白色與冬季黑色大禮服上,但全世界海軍都是在兩袖、或是肩牌上的黑底金色條槓方式呈現,例如少校是二粗一細,中校是三條粗槓、上校是四條粗槓,全世界海軍階級都是如此方式表達,郝柏村改不了,改了就完全不像海軍了,大禮服上的金槓,在當年,海軍絕不退讓,迂腐如郝總長當年的三軍一體政策,也迂腐如現在的記者們、政客們對海軍傳統的無知,不准海軍釣魚,說是軍紀渙散…。

台灣四面環海,自鄭和以降,鎖國一直鎖到現在的民國,現在的台灣,對海軍完全不重視,甚至極盡所能的打壓,抗戰勝利七十週年了,紀念之餘,何曾想過,當年海軍幾乎全軍覆沒,所有艦船不是被炸沉,就是投江沉底,阻敵沿長江進犯,夠悲慘,現在中國大陸海軍、海權已開始崛起,甚至突破第二島鏈,而台灣仍夜郎自大,【大陸軍】主義遺毒到現在仍未休止,包括無知的百姓與名嘴、政客、記者,而國家海洋政策、海權發展,民進黨叫了半天,也只重視海洋上的藍色公路,喊喊口號,看不到真正的國家戰略,還在守勢、接招式、挨打式的國土防衛,而不是把拳頭伸出去,拒敵於千里之外的海空武力發展,還是陸軍主導的國軍體制,這是很要不得的。

海島的國家戰略不重視海軍與海權發展,不可思議,甚至因為省油而不出海、不訓練,很可笑,就像這幾天說海軍在船上釣魚是軍紀廢弛,這不也就像當年郝總長【大陸軍】思維想要改掉海軍制服上的階級、金槓,是一樣的迂腐,無視於世界航海人一致的傳統,無知地令人嘔血,21世紀,台灣人...,可悲!!~~

--------------------------------

【海軍的值更與狗更由來】


「值更」是在船上的一種週期性的守護工作。傳統上,將一天二十四小時劃分成七個更勤區段。午夜至凌晨4點為午夜更,晨更從4點到8點,午前更自8到12時,午後更為12點到下午4點,上暮更由4點至晚上6點,下暮更為6至8時,夜更為晚上8點至12點。在值更期間,每半小時,以特定的響次敲擊船鐘作為訊號。

暮更之意義係指船上,下午4點至6點以及晚上6點至8點的值更。在船上,大多數作業必須一天24小時無間斷的執行。下午4至8時的更勤被分割成兩部分,目的在於避免執勤人員每天都在相同時間執勤,以免除無聊、單調的相同工作每日例行性的發生,分成各兩個小時,分別稱之為上暮更與下暮更。如此,則可使水手避免每日的相同性例行作業,因此,這些水手就好像是在閃避如此一種更勤,或是執行一種閃躲的勤務。然而在以訛傳訛的狀況下, dodge就被誤認為 dog,此種更勤亦因此被誤傳為「狗更」。

八次鐘聲,在海軍艦艇上,敲鐘代表著更勤執行的時間。每一更勤有四小時,鐘聲一響代表半小時、兩響一小時、三響一個半小時、四小兩響小時,後以此類推,直到八響完成此一四小時的更勤。完整而安全的執勤完畢後,稱為「八響且一切安好」。此種方式起源於帆船時代,當時水手並無法確切知道時間,故需依賴船鐘報時。計時員以一種半小時的沙漏來控時。每半小時轉動沙漏一次並敲擊出適當的鐘響。

------------------------------------

【古代風帆船的海上生活】網址

http://www.luanjin.com/html/haidaobaocun/boat/506.html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國軍136

海軍老將:任務空檔釣魚無可厚非   2015-10-20 聯合報

海軍紀德級驅逐艦「左營」號(ROCS DDG1803),被爆料於5月間在海上航行時,卻開放士官釣魚,「淪為海釣船」。國防部長高廣圻在立院表示,會查清楚發生什麼事。不過退役宿將則說,如果不是進行戰備或操演、沒有敵情威脅,讓官兵輕鬆一下反而有助士氣。海軍將領則說,不鼓勵相關行為,也不會明文禁止。 

海軍官員透露,國防部5月在東部外海舉行飛彈射擊測考,左營艦不僅擊中目標,還在輪到上場以外的空檔,釣起一條破紀錄的兩公尺大旗魚。當時全艦都很開心,覺得是雙喜臨門;眾人將大魚送進廚房前,還與它興奮合照。應該是最近艦上有人對幹部不滿,因此拿五個月前的舊事向媒體爆料。 

國民黨立委吳育仁以此提出質詢,閣揆毛治國回答,演訓還是要遵守紀律,中間要有清楚分際。海軍出身的高廣圻部長則被記者問,是否曾經在船上釣魚?高廣圻說,「個人對釣魚比較沒有興趣」。 

對此,海軍退役上將費鴻波說,後勤與兩棲艦艇速度慢,比較可能釣魚;戰鬥艦艇跑得快,魚根本追不上,艦長也不可能准許釣魚。不過自己過去護航南沙運補,必須在太平島附近錨泊5天,就在艦上舉辦釣魚比賽。退役中將蘭寧利說,如果在台灣海峽等備戰海域,或是執行訓練、操演,或是海象惡劣,當然不可能開放釣魚;只有沒有任務與安全威脅時,船長才可能下令將速度降到8節(14.8km/hr)以下,在船艉放線「拖魚」,能釣到的都是鬼頭刀、旗魚之類大型魚種。 

海軍將領說,偷閒釣魚堪稱全球海軍「潛規則」,不鼓勵也不會禁止。將領表示,軍艦獨自在海上,出了事長官無法趕來支援,因此海軍格外要求指揮官要能獨立判斷。何時可讓官兵放鬆,何時必須繃緊神經,身為艦長應該知道其中分際。(2015-10-20 聯合報)

下文引用網址http://www.haodoo.net/?M=hhd&P=101

海釣

黃河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四海潭垂釣

一九九○年我從艦職調到海軍總部。

總部有一座大池塘,海軍取名「四海潭」。
四海潭的面積可能有兩個足球場大,岸邊有座石橋連通中間的小島,總部各署處的大樓便沿著潭邊建築。
調到總部,我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工作,便發現潭裡魚群極多。偶爾在潭邊散步,瞧見破水而出的大魚,就讓人立下釣魚的大志。
算得上大志,因為總部不准官兵在四海潭釣魚。

想想看,紀律嚴整的軍事營區,官兵三三兩兩坐在潭邊釣魚,成何體統?
不過,我沒理會那麼多。細心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假日高級長官全不在,小島上也有許多隱密的地點。某個星期天,我帶著熱愛釣魚的父親來到總部,兩人藉小島的樹叢為掩護,從早上釣到日落。
魚雖多,上鉤的多半是寬度不到兩、三個指幅的小魚。
那天我們不停地裝餌、不停地收桿、不停地把小魚扔回水中──釣魚釣到這程度,今生還是第一次。
當然,還是會釣到大一點的魚。
所謂大一點,不過是四指幅左右的寬度。像巴掌大的魚,一天可能碰不到兩三次。至於那些不時在遠處躍出水面的超級大魚,只能看得我們望池興嘆。
大魚雖少,卻是令人難忘的回憶 。

第二個禮拜再次出擊,這次加帶老婆和兩個兒子。

第三個禮拜加入大哥。
第四個禮拜連二哥一家人也全數出動。
當釣魚的家人變成男女老幼一大群,再也沒人忌諱什麼。原本還藏身樹叢之後,如今是堂而皇之四處遊走,尋找自認為最佳的釣魚地點。再加上幾個小孩又跑又叫、追來追去,圍潭而建的總部各署處不可能沒注意到小島多了這麼一大群人。
為什麼沒人出面制止?
可能所有長官都有相同的想法──膽敢如此囂張大膽者,肯定是某高級長官的家眷!
嘿,那年我不過是少校,距離高級尚有一大截。

我們從早上喧鬧到黃昏。總部勤務處「少將處長」終於忍不住,決心到小島一探究竟。可愛的是,他不敢明目張膽走過來,而是藉著樹幹掩護,一棵一棵悄悄移身。

我遠遠看到有那麼一個身影過來,以為是哪位好奇的同事,沒當一回事,轉身繼續釣魚。
等處長移身近處,看清我的面孔,這才一跳現身,用既氣又不敢置信的口吻說:「黃征輝,怎麼是你!」
直到今天,我還清楚記得他當時氣急敗壞的面容。
家人雖然不認識處長,但是看看他的年紀,再看看他領肩上的那顆星星,都知道是將軍,也都嚇了一跳。
我急忙道歉,並保證立刻離開。
處長氣過了,左右看看,嘆口氣道:「老太爺都來了,你們就留下繼續釣吧。」
看到沒,這就是海軍長官英明可愛的地方。

更英明的是,幾年以後總部改變政策,容許假日的時候,官兵可以帶著家屬在四海潭釣魚(不知今天是否如此)。

這政策的改變或許和我當年的事蹟有點關係。
不管我多麼想釣魚,在自己擔任艦長以前,從來沒有違規在艦上釣魚。只有在心中暗暗發誓,將來當了艦長以後,嘿嘿……

海上拖釣


一九九八年我派任張騫艦首任艦長,前半年進行成軍訓練,忙得沒有機會實現夢想。等到正式成軍、服勤,開始執行巡弋任務,我就不客氣了。
巡弋的軍艦隨時隨地都在移動,無法「釣魚」,而是「拖釣」。
所謂拖釣就是在艦艉拖一根七、八十公尺長的粗魚線,最後一截全是鋼絲(怕魚咬斷),使用大小和秋刀魚差不多的假魚餌。船一邊開、餌一邊劃過海面,活像一條破浪而出的小魚。
想要追上這種有速度的假餌,必定是很大的魚。小的話有一個手臂長,大的話有如相片。
再幸運一點,可以釣到比人還要高的旗魚。

由於拖到魚的時候軍艦仍然向前航行,魚在海面上下跳躍掙扎,拉扯的力量大到可能把魚頸拉斷,有時到手的只剩下一個魚頭。
斷頸現象發生了幾次,我就下令有魚上鉤的時候,「後暸望」(航行時守在後甲板,負責觀察艦艉後方海域狀況)必須通知值更官。只要不影響任務,值更官可以下令停車,甚至倒車去追海中的大魚。

一艘價值上百億元的戰艦不幹正事,居然倒車去追海中的魚,這是什麼軍艦?
有這想法,實在是不了解一條大魚對船上士氣有多大的影響!
平均來講,一天大約可以拖到一、兩條鬼頭刀。如果運氣好,可能有五、六條;如果運氣不好,兩、三天拖不到一條的機會也是有。
至於旗魚,那可是一年難得碰上一次。

比較容易上鉤的時段是日出和日落。航行時,晚餐之後只要有空,我都會前往艦艉,一邊看著遠方的海面,一邊想事情。
若有魚上鉤,由於在水下的阻力大,魚兒便會躍出海面。
每當看到遠處的海面有魚兒在跳躍,我第一個喊「停車」,然後帶著艦艉的官兵一起收魚線。
收魚線不像岸上釣魚那樣省力,而是幾個人在艦艉來回接力──拚命跑!
一邊跑、一邊收線,手中雖然沒有魚兒上鉤、「魚桿抖動」的那種快感,但是心中的期待更美好。
那麼長的時間,我親手拉上甲板的魚種只有鬼頭刀,總數不超過五條。

南沙海釣

漫長的海軍生涯,最令人期待的釣魚時機是前往南沙群島。
南沙附近的海域長滿了珊瑚礁。由於珊瑚礁會勾破魚網,不容許魚網大量捕捉,因而魚資源豐富。有機會前往南沙,不僅鐵定滿載而歸,還有機會釣到老鼠斑、蘇眉,以及許多我叫不出名字,卻口可至極的魚種。
很不幸,南沙距離太遙遠,即使身為海軍,去的機會也很少。

我在海軍服役二十年,只去過南沙一次。
幸運的是,那唯一的一次就是我擔任張騫艦艦長任內。
啟航之前,我就預告此次任務的「重要性」,並提醒全艦官兵妥為準備。

準備什麼?
在三天錨泊的日子裡,準備足夠耗損的魚線、魚鉤。
那天早上我們準時抵達南沙。錨泊的船位是我事先精心挑選,水深適合釣魚的海域。
什麼海域魚群最多,也是向有經驗的前輩多方打聽的結果──每當討論這問題,海軍都是非常嚴肅、認真的態度!
船才下錨,全艦官兵到艦艉集合,副長正在宣布注意事項,就見我一個人拿了魚具出現在後甲板。
大伙羨慕地望著我。
我對他們揚揚眉,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隊伍之中便有一大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

有時候想想,我好像一個不正經、不守規矩的艦長。可是,我可以保證本艦官兵士氣高昂。別說是從來沒有人逃亡,可能把他們丟下海,他們都會拚命游回來。
南沙海釣那幾天,全艦洋溢著一片歡樂。午、晚餐充滿各式海鮮,什麼清蒸、油煎、紅燒,全船都吃得不亦樂乎。
尤其是第二天晚餐,伙房使用烤箱的大烤盤(長約一公尺、寬約六十公分)盛魚,盤裡有十幾條魚鱗鮮紅、體型像黃魚、寬度約四指幅的清蒸魚。一大盤端上來,餐桌就被蓋去一半,魚身鋪滿青蔥切成的細絲,看得就讓人直嚥口水。吃一口,鮮甜的滋味至今仍令人難忘(真是寫不下去了,現在覺得好餓)。
那肯定是我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清蒸魚!

若有機會執行南沙任務,許多艦長為了做人,都會挑選全船魚獲中較好的魚種,返港後分送高級長官。
我也很想做人。可是嘴巴貪,心又不夠硬,沒送一尾魚給任何長官。
返回左營,我只剩下滿腦袋瓜子的記憶,一直留到今天

上文承蒙 黃河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黃河渡」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美軍156

美水兵演習也垂釣軍艦變「海釣船」20151022日 中時電子報


假如水手在艦上釣魚就等於把軍艦變成「海釣船」,那麼美國無疑擁有全世界最大、數量也最多的海釣船,即使在演習期間,美國水兵也照釣不誤。 

 

美國海軍主動發布照片,兩棲攻擊艦「班哈姆.理察」(Bonhomme Richard)號上,官兵一字排開釣魚,有的站著,有的坐在露營椅上,怡然自得。後面還有一排人,不知是觀摩還是準備接班釣魚。美國若有類似台灣那般水準的政客,一定加碼問道:露營椅哪裡來的?你們把任務當休閒嗎? 

 

「班哈姆.理察」號排水量逾4萬噸,是我國海軍「紀德」艦的5倍有餘。艦上載有AV-8「獵鷹」攻擊機,還有各型直升機,官兵千餘人。如何維繫士氣,是指揮官的重要任務。 

 

另一張海釣照片攝於美國海軍「大黃蜂」(Wasp)號,釣者正要甩竿,神情專注。「大黃蜂」號也是4萬餘噸的兩棲攻擊艦,配備之一是可從事戰鬥、支援等任務的MV-22「魚鷹」傾轉旋翼垂直起降飛機。 

 

還有一張照片攝自第7艦隊旗艦「藍嶺」(Blue Ridge)號。當時美國與澳洲正舉行「護符軍刀」(Talisman Saber)演習。這項演習係2年一度,規模極大,參演官兵達3萬人。兩國官兵不但一道演習,還一道忙裡偷閒釣魚。 

 

一位曾在「拉法葉」艦服務的退伍水兵鍾先生說,演習或操練,一次總要5天甚至更久;任務結束時,艦上的新鮮食物早就吃得差不多了;這時候若傳來消息,「士官長釣到大魚,等一下有魚湯喝了」,士氣勢必為之一振。尤其是從冷凍食品轉換為熱騰騰的鮮魚湯,那個滋味真令人難忘。 

 

鍾先生說,印象中,是在艦尾放幾根線釣魚,沒看到像美軍這樣使用專業釣竿的,「美軍那樣規模很大,收穫應該更豐富」。也有曾在國軍服務的人士說,國軍不是機器人,工作之外需要休閒;何況機器人也要保養、維修。 

 

一位曾在陸軍服役的人士說,即使在戰時,官兵也要休假;公餘從事正當的休閒活動,應予鼓勵才是?不然難道要官兵改看波多野結衣? 

 

這次各級長官沒有跟著無聊政客起舞,做了最佳示範。不然日後要規定:飛行員在空中只准看目標、飛行路線、儀表,如果看了其他的藍天綠地,一律以「把軍機變成了觀光機」究辦。(中國時報)

美軍157

美軍155

延伸閱讀:
兩位前艦長談軍艦釣魚 海軍傳統潛規則外人難理解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03456
黎樵:回應「綠水海軍」/海的胸襟 vs 小鼻子小眼睛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09015
黎樵:海軍國際禮儀與誰才是募兵最強有力的先鋒?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1933111
黎樵:別太苛責,談部隊醫護人力之不足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049058
黎樵:【海軍軼聞】挨罵的藝術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218258
黎樵:募兵之難,究其原因,是未做好募兵的生涯規劃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271928
黎樵:在書中讀自己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406938
黎樵:任職「大漢艦第13任艦長」的回憶與感言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444087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