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退俸  

變調的終身俸 亟待年金改革


2016-06-18 聯合報 黎建南/自由作家(高雄市)

年金改革勢在必行,否則必將財政崩潰,禍殃子孫。但討論軍公教退休俸與勞保年金所得替代率是否公平時,應弄清二者性質不同

為何軍公教所得叫薪俸,勞工叫薪資?軍公教領退休俸,勞工是退休金?

軍公教負絕對忠誠義務,所以不能罷工、組工會,加班再多時數,也只能領加班費;但擅離職守者甚至可判死刑。因為必須絕對忠誠,鞠躬盡瘁至衰老不堪任職,國家予以俸養。勞工負與資方簽訂的工作義務,發現工作危險不幹,頂多負民事賠償責任。

軍公教在職領薪俸、退休領退休俸,乃國家以俸祿酬謝絕對忠誠之人,但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必須省支儉用,確保為國忠誠一生者,免於饑寒為原則,每月所領都是國家支付,全民埋單,惟超過十萬元(國民所得兩倍)均無正當性,應予刪除。

事務官乃國家考選具資格,受對國家忠誠之訓練;政務官是配合政黨,無一定資格限制,只忠於政黨政策,故民主國家均無政務官領取退休俸之權利,但台灣政務官不但享退休俸,還以高薪核算,讓終身俸原則變調,應立刻停止。

退休俸,理應至衰老不堪再奉獻才能領取,所以日本除非傷殘,多為工作四十年以上才能領取;但台灣公教職廿五年,軍職廿年即可領取,致很多四五十歲退役者,領取終身俸,又謀新職,除增加國家財政負擔,也占去新人工作機會。不但讓退休俸宗旨變樣走調,也重傷國家財政與世代人力平衡。

也有藉單位升格,躍升職等而「過水升官即退休」及圖高階退休俸的一日將軍,其違背忠誠原則,不但不能領高階高職退休俸,連終身俸都沒有資格領取。

台灣健保,世所羨慕,一些向外國宣誓效忠取得外國籍者,利用我雙重國籍漏洞,回台享健保福利;其中有人得知曾當兵四年,若無產無業可月領榮民「就業年金」一萬五千多元。但這些外國人明明外國有產有養老金,還吃定退輔會查證不易得逞。還「呷好鬥相報」,淘空台灣財政,政府能不嚴查,遏止嗎?

年金制度要改革,政府本身要清楚,也要讓人民清楚,真正為國家奉獻一生者,國家有俸養義務,舉世皆然,其性質是國家制度。而其他年金,是互助及自助,其性質是保險,國家站在輔導,補助角度,當然,最後都得靠國家財政大水庫。

今天,財政困竭,節流固然重要,但防漏更重要,防止違反「終身俸」精神及原則的變調手法。詐領、濫領、多領的軍公教,手法不忠不誠,已喪失領終身俸資格,應立刻刪減或取消。

唯有如此,在減少替代所得,或現職者增加繳納保費,才會心服口服,配合政策改革,搶救台灣財政。

#########################

過水上將  

過水上將  2007年10月

【作者:公孫策 商業周刊第 1039 期 2007/10】


根據立法院預算中心的報告,阿扁當總統以來,共晉升了二十四名上將,且平均任期只有一年半左右就退休了,國家每年要為這些「額外酬庸」的退休上將多支出兩千萬元(相較於中將退伍)。

民進黨立委不久前還拿榮民退養金(每人一萬三千元)大做文章,若與阿扁酬庸高級將領相較,民進黨可稱得上是劫貧濟富了!

但是在我看來,國庫支出浪費只是這個問題的初級問題而已,也就是只觸及表層,還有更嚴重的問題藏在內層。

軍隊是用來保家衛國的,國家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高級將領是應該在那「一時」指揮軍隊打仗的。如今,有一批高級將領不是為了保國殺敵而晉升上將,而是為了退休俸祿來過這一趟水(否則不應該幹一年半就急急忙忙退休)。

《齊孫子》(孫臏兵法)列舉將帥二十項招致失敗的特質:「三曰貪於位,四曰貪於財」。相傳出自唐朝開國名將李靖的兵法口訣《李衛公(兵要)望江南》中第二首:「統軍帥不可比鹽梅,相政乖虧猶可救,朝綱雖失亦能回,兵敗國傾危。」第四首:「銓大將,須要素司兵。非是等閒虛舉職,莫將兵柄任狂生。輕擁甲兵行。」兩位兵法宗師在一、兩千年前就已經做了告誡,阿扁卻全都犯了。問題是,萬一發生戰爭的話,這些「過水大將」能指揮大軍打仗嗎?阿扁一邊騙老百姓說「美國會幫台灣打仗」,另一邊卻在扳指頭算「若匪軍來犯,能撐幾天?美軍來援又需要幾天?」;一邊不停挑釁北京,另一邊卻不停的任命新的將領(當然同時也批准原來的將領退休),造成「軍無宿將」的危險境況——他到底要不要台灣人活命?

當然,我可以體會阿扁最怕的就是國軍的「宿將」,他一直認定這些老將都是國民黨餘孽,好像隨時都會軍事政變似的。於是他致力於調動將領,讓「將不專兵」——坦白說,使將不專兵的原理是正確的,但是國家領導人得有一套領導統御之術,阿扁既無能「杯酒釋兵權」,也無能「去年殺韓信,今年殺彭越」,他只有一招——發錢(年金政策、外交政策皆是,治水政策就差沒拿鈔票去擋水),恭請他不敢信任的高級將領「先升官,再退休」,但問題是我們似乎看不出哪些是扁系將領,因為任期都不長,而任期不夠久就難以掌握全盤。

《呂氏春秋》中的一則。齊國有一個人以僕從為業,當主人遇難而死時,他並沒有為主人殉難。某日他在路上遇到一位老朋友,朋友問他:「你沒有殉死嗎?」回答:「是啊!我給人當僕從是為了賺錢,可是殉死就不能賺錢了,所以不死。」問:「你這樣做,還有什麼臉見主人呢?」回答:「你以為死人還可以見活人嗎?」

阿扁是個很懂人性的律師,可想而知他充分體認前述故事所點出的人性,因此他不相信有人會為他死忠盡節,於是他能做的就是不停的調動。如此的不停調動造成的危機在國慶日當天「一葉知秋」——憲兵在現場發傳單,傳單則來自總統府典禮科,而軍方長官都說「事前不知道」。如果真不知道,那就是將領指揮不動軍隊,或說將領並未下令,軍隊也會聽文官命令行事,那是多麼危險的事情?難道我們的國家安全就交在這種指揮系統的軍隊手上?

不過,話還得說回最前頭。國庫遭虛耗(不論是因為貪污,還是酬庸)是初級問題,卻絕非不重要的問題。孫臏對齊威王說的強兵之道,第一就是「富國」。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733

延伸閱讀:
國軍與退輔會「僱員」,絕大多數都領有終身俸;
為何不限制,只開放給未享有終身俸者?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2263597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