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彩服 

別誤會、上圖背景車輛不是公發小青蛙車而是個人的私家轎車

小青蛙  

84年筆者任職苗栗大坪頂292動員師874旅長時並沒有配發「小青蛙車」,而集用場內大小車輛十幾部中,能發動的只有幾部大卡車,其餘皆待料,南下考指部受測時支援的「吉普車」於測驗後隨即收回。其後發的「新休旅車」卻統一收繳給師部幕僚使用。理由是,876旅與師部在一起,我旅不但與師部只隔一條馬路,而且是集中的獨立營區,平常用不到車。但是駐點在「大甲東」營區的875旅,同樣也領不到車。

上級說用不到車其實不然,每個月都有台中軍團部與成功嶺的會議和全台各地的示範參觀,再加上自己單位的教召打靶督導、現地戰術、軍校招生、眷村訪視(規定旅長親自到場)等「罄竹難書」工作一堆,因此只好自購民車了。為此師部長官還揶揄我買的是「上將車款」,墨綠色別克自排車。

別克  

但是動員旅有個好處,在動員教召期間,督導人員只敢第一天報到時督導,其餘時間絕對不來督導。因為怕教召人員鬧事時他在現場,顯見召員之難帶遠甚於義務役弟兄。這就是為何含我任職期間的同事旅長與交接的學弟,合計五位旅長中,兩位昇中將、一位昇少將,而我卻以無「戰爭學院」學歷,任期屆滿後優調步訓部兼步兵學校激情過後的冷靜「總隊長」一職,帶領4千餘位「碩博士」預官入伍(學士只有六位)。

86年有位「博士預官生」在聯合報投書表揚我會用電子郵件,但也因為此事種下禍根;步訓部兼步兵學校的少將政戰主任不但質問我「家中電腦為何有電子郵件帳號與學生連繫?」還派政三與政四查我,後來以無法規依據而結案。實則我彙整學生對外包洗衣廠不滿意見給指揮官後,中將指揮官交辦少將政戰主任處理,但是外包洗衣廠背後的金主卻是政戰部上校副主任。

網路 

當軍人用什麼網際網路?

筆者擔任步訓部兼步兵學校「總隊長」一職時,基於「碩博士預官學生」程度高、人數多、溝通不易之現況,且又因不願署名申訴再加上習慣使用「電子郵件」,而呈文「業管單位」,同意筆者家中「電子郵件帳號」開放給學生知道,以利聯繫使用。

初期使用狀況良好,學生並在「聯合報資訊專刊」中撰文表揚該等情事並讚揚國軍之進步與開明,然後期因學生請求代為反映:「對外包之洗衣工廠不滿之情事」至「政戰主任」處,結果筆者卻被戴上「違反軍機保密」的罪名,並勒令家中電腦拒收該等電子郵件,並誘導學校的大家長於會議上公開指責:「當軍人用什麼網際網路!……等語」。
 

然私底下政三與政四的幹部告知:「找不到任何法條可以作為懲處的依據,但是主任卻堅持.....」

待筆者退伍後,爾後的「博碩士預備軍官學生」因無反映管道,而向當時的「行政院長電子信箱」反應疑惑之事,而肇生了不少困擾!

如果有機會,我到想問問當年那位「少將政戰主任」,行政院長是否也違反了「軍機保密」?

以目前的「資訊現況」看當年,真有「啼笑皆非」之感!

艾森豪將軍有句軍事名言說的好:今天一位有成就的軍官最重要的特點之一是:他有能力不斷改變他的工作方法,甚至改變他的思想方式,以適應在國家自衛感的迫使下發揮作用的現代科學不斷給戰場帶來的變化。


2000年 四月 07日 神仙、老虎、狗

樹林  

見樹不見林

筆者擔任步訓部兼步兵學校「總隊長」時,某日中將指揮官召開「非正式」之臨時會議,討論工作計劃;筆者要求參謀即時列印出電腦內「行事曆軟體」之「年度工作計劃」並於報告時分發與會長官,而由該「行事曆」中可以明顯看出未來一年內,各科、各組所賦予下級的年度工作以及相互衝突之時間與地點……等等事宜,而促使相關部門同意檢討及協調更改彼此的年度工作。

然上級之「少將政戰主任」卻強烈指責筆者該行事曆之「年度日期」為何是「西曆」而不是「國曆」?筆者告知該項軟體雖然為中文版,然原版設計者係國外知名之軟體廠商,且為了世界通用之故必須用西曆發行,我個人無能力也無權更改,但可嘗試以客戶名的名義函請該公司順應國情列入版次更新時之考慮。然該上級主管卻回答:一個兵都可以做到的事,你為何做不到?

事後該「少將政戰主任」於「 政戰會報」中強烈指控筆者,並告知與會人員:「只有共產黨才使用西曆!」

( 1.該項會議筆者卻因職務及官科不同而無法與會,係由筆者之「副手」告知該項「階級暴力」之情事。2.該行事曆軟體係Lotus Organizer,而當時之Microsoft Outlook係「初版」,在軟體功能相比較之下而暫未使用。)

2000年 一月 06日 星期四  神仙、老虎、狗

榮民福利  

至於國軍,對於退將擔任軍系立委,
提案通過「軍中外包事業由退伍軍人優先」之事,
乍看之下是在照顧退伍軍人,實則不然。
 

就拿兩件事來說明:

一、我退伍前的上級政戰副主任,就是洗衣場外包背後金主。只要是衣服洗出問題,就要我與幹部出面解釋,讓外包廠商躲在我背後。我不同意,就以黑函與政三出面修理我,而當年的政三監察官,現今搖身一變成為某校洗衣廠的廠長。至於政戰副主任的部屬(福利官)嚇得報考碩士班後離職,而今是某校講師。據他的說法,當年的副主任期別比政戰主任高,因此主任壓不住他之外,再加上政戰主任當年度的少將晉昇保衛戰作祟而自甘為虎作倀。

二、現今國軍最大的外包商之一,背後金主係勒令退伍的政戰幹部,勒令退伍原因係在職時就私下投資搞軍中雜物外包與通關安排。而今退伍後更是光明正大以立法院通過「軍中外包事業由退伍軍人優先」名義,收編現職的學長學弟.......

延伸閱讀:
Casey Chao:從「打什麼,有什麼」「有什麼,打什麼」
之不同,談黃種雄上校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63043741
打什麼有什麼?有什麼打什麼? @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438
國軍人力資源轉型/戰略轉型太快 軍官戰精教育追不上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post/937673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