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而清廉  

今日facebook的動態回顧為2015/02/11【何飛鵬:預官服役時所體會的企業管理】。

之所以叫英雄:比壞人更壞,比好人更好。

尤其是政治改革者更應如此。

【何飛鵬:預官服役時所體會的企業管理】

看完老同學張貼的「馬英九老師:大陸應問台灣到底要武统還是和统?(如留言連結)」一文中「評價馬英九 好學生不一定是好政治家」,憶起商周集團的老闆何飛鵬在商業週刊所發表「從預官服役所體會的企業管理」。

單純而清廉的主管,其實是組織腐化的根源!
1ca5cf14a2ba4602954c1a57a9e650d5

何飛鵬(1952年),台北市人,台灣著名出版者。

1987年共同創辦《商業週刊》

1995年共同創辦電腦家庭出版集團

1996年共同創辦城邦出版集團

2010年擔任台灣數位出版聯盟理事長,與出版界推動「百年千書經典必讀」數位閱讀計畫。

  商周

不食人間煙火的老闆 

兩年的預官,是我進入花花世界的開始,讓我從一個單純的學生,變成理解社會百態、人性險惡的工作者,一個負責伙食採買的小兵,則是引導我大徹大悟的關鍵。

服役時我的工作是連輔導長,全營的伙房歸我負責,而四、五百人的餐費、採買,就是我的重點工作之一。我指派了一個聰明伶俐的充員兵負責,要求他好好到市場上採買。第一個禮拜菜色不佳,我要求他用點創意,變換菜色;第二個禮拜,仍未改善,我繼續要求他改善;到第三個禮拜,仍未見效果。

我的老闆——營輔導長忍不住了,找我去溝通,他直截了當告訴我,這小兵可能有問題:並不是採購沒創意,而是可能拿了回扣,導致買了高價的菜,使伙食費沒有發揮最高的效益!

聽了這些話,我愣在當地,我從來沒想到這個看來單純的小兵,竟然會搞鬼,這是我一次徹悟人性的險惡,但我還是將信將疑。

於是我跟他一起上市場,我自己下去訪價,自己和所有菜販溝通,告訴他們如果查到有任何不法,將列為拒絕往來戶,果然伙食的品質立即改善了。我沒有追究過去,但我確保了日後全營官兵吃到更好的食物,我也避免了這個小兵可能越陷越深。

這個案例讓我徹悟主事者自己清廉,並不能使組織清廉。領導者一定要理解組織內部的實況,要瞭解人性的險惡,要明白社會的複雜,而且要有方法杜絕組織內可能的弊端,否則一個清廉但單純,且不食人間煙火的領導者,可能只營造了自己清廉的形象,而讓組織陷入腐化的深淵。

同樣的劇情在我擔任記者期間,我又看到類似的案例。一家台灣知名的高科技公司,創辦人形象極佳,大家有目共睹,但他單純的相信所有的人,授權各級主管做事。可是公司內負責採購的人,因為老闆單純,又缺乏有效的內稽內控,結果是回扣盛行,許多主管都油水豐富。連我這個不相干的記者,對他們公司內的狀況都時有所聞,業界都感嘆,單純而清廉的老闆,竟然是公司腐化的根源。

所幸這個老闆單純,不沾鍋,但絕不昏庸,在聽到一些傳言後,他開始雷厲風行,不但建立稽核、內控機制,而且在公司內採取最嚴格的工作標準。只要稍有傳言,立即就將涉案主管調離現職,如果經過徹查,確有其事,則永不錄用。

這位老闆還身體力行,不但經常口語告誡所有員工、主管,不要被魔鬼綁架,而且還針對某些特別敏感的單位,下海抽查、追蹤。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這家公司逐漸清明,有問題的人慢慢被逼出公司,而留下來的人,也在已經建立起的清廉、效率的組織文化,逐漸步向正軌。一直到現在,這家公司仍然是全台灣最令我們驕傲的科技公司。

這兩個案例,都說明老闆、領導者的清廉,只是公司清廉的開始。領導者還要理解人性,建立組織的內控系統,只有不沾鍋的形象,只會變成內部盜匪橫行而已。

何飛鵬部落格︰http://feipengho.pixnet.net 本文完

熊玠

馬英九老師:大陸應問台灣到底要武統還是和統

2015年01月13日 新華網

據中評社報導美國紐約大學政治系終身教授、《中國評論》月刊學術顧問、馬英九的老師熊玠昨日到訪中評社並表示,馬英九是讀書的好學生但不一定是好政治家,雖然清廉卻剛愎自用,自己執政沒有達到預期目標的最大原因在於不懂民主規律,忘記多數決的政治規則。熊玠還說,大陸需要轉變對台思路,不能盲目讓利,切不能讓民進黨認為自己可以通過反大陸得到更多好處。

評價馬英九好學生不一定是好政治家

熊玠對中評社說,馬英九是個讀書的好學生,但好學生不一定是好政治家,“乖孩子、好學生”在長大後就會手軟,雖然他清廉,但是在做抉擇時猶豫不決,同時在有些時候,還會走向另一個極端——剛愎自用。

“擇善固執也是剛愎自用,但馬英九卻不能選擇‘善’。”熊玠提到在有一年,十幾個“台獨”單位於《紐約時報》刊廣告,鼓吹“台獨”,這一消息傳到馬英九的那裡,他的表態竟然是“台獨廣告並不重要,成不了氣候”,這是一個馬英九剛愎自用的體現;另外一個案例,馬英九當初競選國民黨主席勝了王金平,彼時就有人勸馬,畢竟王金平的年紀更大,要想辦法給輸者以禮遇,但馬英九並沒有這麼做,反倒是掀起了“馬王之爭”,導致王金平後來在“立法院”對他處處作梗。

蔣經國剛出來的時候,每個禮拜都要去拜見黃少谷,因為黃少谷是老蔣總統的智囊,儘管他那個時候年事已高,對蔣經國的佈局已幫不了多少,但蔣經國還是堅持去拜訪,為的就是要做給別人,“當時有人就拿當年黃少穀的故事來勸馬英九,但是他不聽。”熊玠說道。

“因此到了最後別人會說,藍營在‘立法院’最大的反對黨是國民黨。”熊玠說對中評社說,國民黨在“立法院”的人數超過三分之二,但最後所有馬英九要過的法案都通不過去。

馬英九要懂得民主是多數決原則

熊玠認為,馬英九希望做“全民總統”,卻忘記民主是多數決原則的政治,事情總永遠是由多數黨決定。通常來說,“立法院”能達到三分之二票就可以做了,但馬英九不會,他一定要徵詢所有人的意見,錯就錯在這,最後綠票沒有得到,反而把自己的鐵票丟了,同時,這一點也會被民進黨抓住不放。

“馬英九的三個拳頭包括‘對外關係’、‘國防’和兩岸事務,而他卻把第一任陸委會主委交給了一個非國民黨人賴幸媛。”熊玠說,賴幸媛作為台聯的人,由她來掌管兩岸關係後一旦出了事,負責的人就不知應該是馬英九還是李登輝了。

“馬英九隻懂法律,卻不懂民主政治學的規律。”熊玠對中評社說,民主政治的規律就是多數決的政治,譬如說,陳水扁做“總統”時敢摘除“大中至正”匾額,改掛“自由廣場”,這就是多數決,但馬英九做了“總統”後卻不敢改回“大中至正”;再譬如,由於反對黨的挑剔,馬英九決定取消軍公教人員退休金的所謂“18趴”利息待遇,這就無形得罪了一批國民黨歷來軍公教的鐵票。這本是反對黨的離間計,但居然國民黨高階層如此“合作”地甘願中計,如此一來,馬英九不但沒爭取到綠票,反而把國民黨內的鐵票丟了。

“反對黨應該做‘忠實’的反對黨,然而民進黨卻是以拖垮臺灣經濟為代價。”熊玠對中評社說道。

大陸對台政策不要盲目讓利

而對於大陸的對台政策,熊玠提出了兩點建議:第一,不要盲目讓利。民進黨向島內民眾灌輸的意識是我們如果認同,大陸會讓利;我們如果不認同,大陸更會讓利,因此,大陸不能對臺灣盲目讓利;第二,大陸不能給臺灣“是”或“不是”的選擇,而應該給他們“A”或“B”的選擇,即,這不是“統一”還是“不統一”,而是你們到底要“武力統一”還是“和平統一”。

“當然,我過去也曾對鄧小平建議,對臺灣要尊重她的尊嚴,不能做出‘施捨’的姿態。”熊玠說,對於北京來說,中央和地方心理是可以這樣想,但卻不能這樣講,要參考諸葛亮七擒孟獲的典故。(記者楊犇堯黃蔚)

延伸閱讀:

亟需軍事革新亦或軍事革命?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錄(上)

如何落實「國軍軍事教育改革」公聽會紀錄 (下)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