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上士們!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講到士官升軍官,國防部找1000名上士班長,十個禮拜,約70天就讓他掛少尉軍官的階,舉世譁然,特別是我們這種老軍人,更覺其荒謬。
 

早年我妻也在海軍學校裏擔任雇員,從小就在左營海軍眷村成長,看過許多的軍士官兵,以前中山堂後街滿滿都是軍人,包括我在內(我妻也是),走在人群裡,看每一位軍人,即使穿着便服,也能一眼猜出誰是士兵,誰是軍官或士官,更能分辨哪個是官校正期生,哪個是官校專科班學生,八九不離十,甚至像我這樣也是從士官考入官校正期班,出來的氣質也與中正預校上來的正期生有些差別。  

曾經有那麼些年,空軍S-2T反潛定翼機納編到海軍來,某次在海軍總部開晨會,我做的簡報,看當時與會的那些中上校空軍飛行員,已經換穿成海軍制服,但怎麼看都不像,無論從外表、氣質、談吐、儀態,怎看都不像海軍軍官,陸海空軍各官校出來的,也各有他們不同的味道與氣質風範。

為什麼會這樣?這是由於軍事院校教育出來的學生,軍官也好,士官也好,那傳統所改變一個人的氣質是不一樣的,縱使如我們離開部隊,在社會上發展,官校的養成教育,其所散發出來的軍人氣質,一輩子改變不了,這是無形的老虎皮。所以為什麼世界各國的軍事院校,對於軍官的養成非常重視?西點軍校有其優良傳統,其校訓「責任、榮譽、國家」,更有其嚴格的22條軍規,無非是希望培養成具有領導風範與品格、氣質的軍官幹部。

軍官的養成教育不能馬虎,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70天能培養出怎樣的少尉軍官?以前有許多來自各大專院校的預官們,即使看來撇撇的,但多具有讀書人的氣質(以前大學生少),至少都在成功嶺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他們在部隊裡從事的亦多是輔助(導)的工作,或者依其專長,在軍事院校裡協助有關教育研究工作,當時帶的兵也多是義務役士兵,這跟現在上士們升少尉是不一樣的,這些上士們未來將取代如同當年正期班、專科班軍官的帶兵領導、指揮職的工作,70天,怎夠?

何況以前預官們服役年限短,而這些上士們有可能再晉升上尉、少校或中上校等,國防部若是這樣一意孤行,那將是國軍的大噩夢,未來可有得亂的呢!難怪最懂軍人的退伍袍澤各種反對譁然,難道國防部那些掌權的長官們不懂?

我覺得乾脆也不必70天,徒具形式而已,直接讓他們掛少尉軍官階,這跟猴子耍戲一樣,讓猴子穿上國王新衣,再給他加冕,樣子表面像個國王,但猴子依舊是猴子啊,安徒生童話裡《國王的新衣》(The Emperor's New Clothes),國王即使被兩名騙子愚弄,沒穿衣服光著屁股走在大街上讓國人狂笑,但他畢竟還是國王。

軍官的養成絕不能急就章,是日積月累、嚴格訓練,結合正規軍事教育,必須是時間與血汗、經驗的指導匯成,70天,省省吧,直接穿上少尉軍階比較快,不就得了?我們不反對士官升軍官,但應該與時俱進,不能亂套。台灣有句諺語【仙拼仙,害死猴齊天】,這些上士們一步登天,只會害死他們,也讓部隊大亂,不以規矩,不成方圓,上士們不懂,這難道國防部長官們也不懂嗎?


士官升軍官好不好?

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長。


我首先要聲明,我就是士官轉軍官的一個前例,民國69年夏天,我甫從海軍通校常士班畢業(聯13期),掛電子戰中士階,抽籤上昆陽軍艦,那時我已與幾位各兵科前三名的優秀同學一起報考海軍官校,等待放榜。

當年歐陽位中將(39年班)擔任校長,破例呈請總部核准,從海軍士官裡找兩位進正期班,屬海軍自己「對內」招生,不透過外面軍校聯招,於是我就這麼進入學生總隊(海軍官校正期班,讀4年軍官養成教育,甚至照樣進陸官受三個月入伍生訓練),其他士校同學有一些進專科班(讀2年半),沒考上或有意願轉任軍官的,也在艦隊陸續服役數年後考上,然而絕大多數都是10年士官服役屆滿退伍,回家吃自己(現在的士官幹滿20年則輕鬆自在的多)。

也有一些進各兵科學校自辦的「專業軍官班」(即俗稱老頭班,如電信、行政軍官班……,讀1年掛少尉階),這些士官轉軍官的同學們,大多也在中年後,以中、少校或上尉階退伍,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幹滿20年領終身俸的(現在更難,10個軍人不到2人能領,不如公教幾乎達100%,而軍官也比士官還難領到)。

早年部隊裡有許多士官轉軍官的管道,這是一件榮耀的事,甚至有些將領、司令、指揮官也是士官出身,我們稱為行伍上來,也給基層多了向上發展與晉升、進修的良好管道與示範。

曾幾何時,自從某長官幹了總長、部長之後,說什麼「士官是士官」、「軍官是軍官」,所有三軍官校的專科班、專修班全給裁了,士官晉升的專業軍官班(老頭班)也沒了,各官校剩下只正期班,還有僅受訓一年即可掛階、完全只招大學畢業的速成軍官的「專業軍官班」(至少也有1年的軍官養成教育),包括原來常備士官班也走入歷史,取而代之的是「士官二專班」,士官轉軍官也幾無管道。國軍各軍事院校改制後,軍事教育每況愈下,加上社會變遷迅速,誘因不足,鐵飯碗失靈,退伍後在沒有優渥保障的狀況下,招生當然不如預期。

某長官的個人獨見,把士官升軍官的管道完全堵住,十多年來,到了今天,濟公部長突發奇想,找1000名士官,10周即可掛少尉階,10周?我有沒聽錯?國軍啊!病急了亂投醫,試問,如果換成是一個醫生的養成教育只有10周,你敢找他看病嗎?講句難聽話,「成何體統」啊,這鬼點子竟是出自國防部,出自濟公部長?這國軍還叫國軍嗎?成何體統啊!何來綱常法紀與倫理體制?

我們當然不反對士官轉軍官,更願樂見,很多部隊裡士官是很優秀的,但怎能如此急就章?軍事教育如兒戲?那將來的後遺症不小,出了事更難收拾,國有國體,朝有朝綱,亂了法制,沒了紀律,失了矩度倫理的軍隊,那還了得?還有,快把軍法恢復吧!快把徵兵制恢復吧!別再輕視退伍軍人,把他們當米蟲,當刀俎魚肉,視如敝屣。士官轉軍官,這速成的體制也救不了國軍,只有一個「亂」字而已。

現在的局勢已非從前,奉勸想轉軍官的士官學弟妹們,別傻了,當士官可幹到58歲,當軍官不僅會讓你焦頭爛額,而且容易出事讓你早退伍,想拿終身俸,門兒都沒有,只有責任更重,事情更多而已,累死你啊,軍官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好幹,這政策是國防部一本萬利的做法,解決短期基層初官荒的燃眉之急,將來讓你早早退伍,也少養你們這些士官。

現在士官轉軍官,已不是什麼榮耀事,是懲罰職,當軍官有什麼好?我們是過來人,那是高風險的管理職,吃力不討好,尤其初官,即使升上高階,那得拼老命的幹,再大的官也得跟狗一樣,特別是對當今聖上,與那些作威作福的政客……。

報紙說「軍中譁然」,很多退伍老學長們也極力反對,我也反對,別傻了,物換星移,時不我予,就現實面,當軍官已沒那麼榮耀,連艦長都讓老百姓喝令下跪爬進靈堂,這國軍已失了軍人魂與領導向心,好好幹你的士官吧,在你的專業領域你會愈幹愈上手,也愈受人尊重,別沒事惹一身腥,別傻了!

上文承蒙 黎樵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尉官荒  
國防部計畫拔擢大批士官轉任軍官,以解「尉官荒」。 聯合報資料照片 記者程嘉文/攝影

士官轉軍官 終身俸不再十拿九穩

2017-08-05 聯合新聞網

國防部為達成政府募兵支票,計畫今年徵求一千多位士官轉任少尉,以解決基層軍官嚴重短缺的窘境。不過也已有軍中官員私下「提醒」,軍官雖然薪資較高,但「職涯風險」也比士官高,如果遭到記過處分,或無法升到少校以上,原本十拿九穩的終身俸,可能反而泡湯。
 

國防部表示,現役士官階級在上士(含)以下,年齡卅五歲以下,具大學學歷與一年以上資歷,或專科與三年以上資歷,近三年考績甲等以上,無記過處分者,可自願申請受訓十周後轉為軍官。七月廿七日公布政策,到月底已有兩百餘人表達意願,報名到八月底截止,國防部目標是增加一千多位新科少尉。

不過在網路上也有軍職網友質疑,依據國軍薪資結構,剛任官的少尉一級,與中士八級、上士三級的「薪點」相同。因此中士或上士轉任軍官,會不會反而降薪?

也有人指出,上士以下的士官,可到五十歲退伍,士官長可到五十八歲,基本上不犯嚴重過錯,都可到達領取終身俸的廿年門檻。軍官卻須依階級決定退伍年限,少尉與中尉十年、上尉十五年、少校廿年、中校廿四年、上校廿八年。如果轉任後只升到上尉,先前擔任士官又不到五年,加起來總年資不滿廿年,就無法領取終身俸。

另外士官轉任軍官,比照專業軍官班或軍校自費生,成為預備軍官,在服務第六年之後,才能申請轉為常備軍官。其間如有記過以上處分,就無法轉為常備;或是當時國軍不缺乏員額,也有可能拒絕轉服常備。由於國防部一口氣「製造」上千位軍官,未來年資將同時「到點」,升不上少校或無法轉常備的風險,恐比現在還大。

對此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指出,軍官的升遷關卡與退伍年限,的確比士官嚴格,但國軍仍鼓勵優秀士官願意自我挑戰,相關的權益問題,也一定會向當事人詳細說明。

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  

美軍「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被國防部選定作為高司軍官幕僚「軍官團」研讀叢書。翻攝國防部官網

搬美軍為士官轉軍官辯護 國防部自打臉

2017-08-02 聯合新聞網

士官免讀官校受訓十周轉任軍官政策,「速成」普受各界質疑,國防部今天再度發出長文,以這項作法美、日、韓也有,非我國獨特作法為由,為政策辯護。但從國防部要求自家「軍官團」研讀的美軍叢書,美軍卻早就揭示這項作法效果不佳,損害原本應和基層在一起的領導幹部。國防部指定高司軍官研讀的美軍叢書,打臉國防部自己的政策說法。

國防部和各軍種司令部都有設置有「軍官團」,並悉心安排先進友邦軍隊出版的戰史、軍事典章制度、科技叢書供高司軍官幕僚研讀。這本「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就是美軍榮譽勳章得主衛斯理.福克斯(Wesley L .Fox)的著作,被國防部列為所屬軍官團研讀的刊物。

國防部今天發稿為政策辯護強調,經參考美、日、韓等國家軍官補充亦採多元管道,其中可由士官接受不同訓期之兵科訓練,即可轉任軍官,國軍推行士官轉任軍官之決策,並非獨特作法。而且自106年7月公布辦理甄選作業迄今,有意願的士官甚為踴躍,顯示獲得高度認同。

不過,這本平常用來教育國防部高司幕僚的「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第56頁就明白指出:由於當時(美軍)陸戰隊需要更多步兵部隊,需要的少尉步兵排長多過正式軍官所能補獲的人數,而陸戰隊解決之道是讓5000名上士以上階級的士官暫時擔任軍官,這雖有助解決少尉軍官不足的問題,卻嚴重損害陸戰隊中間領導階層—基層單位與陸戰隊員在一起必要的領導幹部。

「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一書指出,這些美軍陸戰隊5000名士官一經任軍官,原職務就由那些因欠缺經驗和拙於領導他人、原本不能升遷的資淺者取代;在陸戰隊待沒多久的中士,也在這波快速補員的策略中快速獲得晉升。當然,這種戰時作法已經用過多次,但仍舊會對部隊、團隊造成危害,由於脆弱的領導階層發生軍紀問題,陸戰隊司令下令讓軍官待在營區或城鎮內的休閒區,以維護陸戰隊的軍紀和安全,這等於要求軍官執行中間領導幹部的職責,形同在作高階士官的工作。

photo  
這本平常用來教育國防部高司幕僚的「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第56頁就明白指出美軍陸戰隊士官快速轉任軍官産生的弊病。圖/翻攝畫面

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  

美軍「形塑領導力的六大要素」被國防部選定作為高司軍官幕僚「軍官團」研讀叢書。圖/翻攝國防部官網

photo  

軍官來源
但使龍城飛將在—民國40年代至60年代的陸軍基層軍官的來源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