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作家吳明益(中)應邀赴紐約暢談著作「單車失竊記」時說,台灣下一代本質已隨時間改變,兩岸緊張對立源於中國不懂台灣文化,而政治人物是始作俑者。左為翻譯,右為伊拉克旅美小說家錫南安東(Sinan Antoon)。中央社記者尹俊傑紐約攝 108年5月9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明益提到,自己認識的一些中國知識分子與作家,非常理解台灣的處境與文化現狀,這些文化界人士的態度與北京當局相去甚遠。

吳明益:中國不懂台灣文化,兩岸緊張都是政治人物造成的

2019/05/09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作家吳明益近期應邀赴紐約暢談著作《單車失竊記》,被問及兩岸情勢,他說,台灣下一代本質已隨時間改變,兩岸緊張對立源於中國不懂台灣文化,而政治人物是始作俑者。

駐紐約台北文化中心與美國筆會(PEN America)合作第15屆世界之聲文藝節(World Voices Festival),邀請吳明益出席「戰爭的沉思」座談會等活動。曾以《單車失竊記》入圍英國曼布克國際獎的吳明益,成為首位獲邀出席世界之聲文藝節的台灣作家。

吳明益7日在座談會上,和法國小說及劇作家羅蘭高蝶(Laurent Gaude)與伊拉克旅美小說家錫南安東(Sinan Antoon)分享各自與戰爭有關的作品,闡述來自不同種族、國家及文化背景的人對戰爭的觀察與反思。

被問到台灣內部是否認為台海可能再起衝突,吳明益表示,台灣文學受原住民文學、世界文學影響很深,幾十年來文化發展出現巨大改變,現在海峽兩岸對立,在於「中國不曉得台灣文化,而台灣下一代本質已經隨著時間改變」。

吳明益說:「這一代作家幾乎沒有受中國作家影響,因為在我成長階段,不可能接觸中國作家的作品,可是政治人物不去理解這種文化面的變局,只純粹從政治觀點思考戰爭、統一、塑造一個強大帝國,可以對抗西方的強大帝國。」

他直言,兩岸緊張現況「完全是政治人物造成的」。

吳明益在駐紐約辦事處受訪談及上述發言時說:「我覺得這不是個能夠善了的事,不是那麼簡單,像我們小時候玩戰爭遊戲一樣,一個國家可以消滅另一個國家,或者說『我就統一了』。沒有這麼簡單。它會變成一個漫長的痛苦,根本沒必要。」

他提到,自己認識的一些中國知識分子與作家,非常理解台灣的處境與文化現狀,這些文化界人士的態度與北京當局相去甚遠。

吳明益去(2018)年3月以《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文學大獎「國際布克獎」,當時的國籍寫的是「台灣」(Taiwan)。不過同年8月,主辦單位卻擅自改成「中國台灣」(Taiwan, China),遭抗議後才更正為作者來自的「國家/地區」而不是國籍,而吳明益再次被列為來自台灣。

吳明益事後也在臉書回應表示,對於國籍問題,他只是表達他的情感,原意不是為了要彰顯或是強調什麼。但反過來說,這件事情在他心中顯然十分堅定,否則他不會在自己的作品被感受的時刻,第一個想到這件事情,「我代表一種聲音,我也堅持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給我的,是我慢慢建立起來的」。

吳明益也提到,「我自己覺得在建構認同的過程中,並沒有敵視、仇視其他的認同,我也很希望台灣走上這條路。因為唯有彼此尊重彼此的認同,最後這些文化才有可能接納彼此的良善、美好的文化的可能性,否則很可能為了民族認同的問題,會摧毀其他一切情感上,或者文化上的可能性,這是最悲哀的狀態。」

作家吳明益回應國際曼布克獎「改國籍事件」:這是來自台灣的聲音,而我堅持它

《單車失竊記》入圍國際布克獎,吳明益:很榮幸國籍寫「Taiwan」

在《單車失竊記》中,吳明益從尋找一輛1993年父親失竊的單車出發,交錯描述1941年日本入侵馬來半島,重現人們與動物、森林同遭傷害的戰爭。其中一段故事關於緬北戰爭,帶出原名阿妹的大象顛沛流離來到台灣,最後成為林旺的往事。

吳明益說,林旺故事源自一名護送牠到台灣的老兵記述,畢竟數以百萬計的人捲入戰爭,不會有人記錄每個人的反應,難得有人記錄大象的反應,就成為後世對那場戰爭的重要認識窗口。

他表示,人類不完全理解戰爭為何反覆出現,也許就是因為沒有真正面對戰爭中每個人的創傷。太多歷史與小說記載戰役勝敗,卻缺乏仔細記錄每個士兵的反應,「我覺得這是我們這代小說家的責任」。

談到作品散發的強烈台灣認同,吳明益說,當代作家接受世界文學教養,容易失去所占獨特地位,「在我看法裡,愈本土就愈世界,愈有可能在世界上找到一個位置,原因是你深刻認識成長環境,包括歷史、生態等各種知識,就會變得更獨特,更容易在世界舞台上被注目」。

吳明益認為,未來寫作題目就算源自世界,材料仍須有在地性,作品才有風格。

對於著作被翻譯成其他語言、在國際舞台發光,吳明益說,寫作時完全沒想過,純粹是意外,就算著作不再被介紹到外國,自己頂多就回到原本寫作狀態。

他援引中國作家莫言的話說,作家很像春蠶吐絲,不會想到有天會吐出一條絲綢之路,盡力吐絲就對了。

至於新作,吳明益透露想寫關於花蓮縣秀林鄉和平村的故事,結合二戰期間日軍在台挖掘軍事坑道與1990年代水泥產業東移的背景。他說,題材已構思6、7年,尚未動筆,為了取材,接下來可能需要實地探勘洞穴。

吳明益2月底受邀參加於法國南特(Nantes)舉辦的亞特蘭提斯國際文學節(Festival Atlantide)中也表示,文學是所有藝術作品裡面最難交流的一類,因為有語言符碼的問題,所以文學翻譯在現代社會裡面多少也呈現了文化強勢、弱勢和輸出、輸入的問題,他認為台灣的文化工作者應該把握每一個機會到國外去,跟願意閱讀你作品的讀者面對面的接觸。

主辦單位的總監也表示,作家之間的對談是政客之間沒有的,並表示吳明益已經不再只是屬於台灣的作家,已經是一位屬於世界文學的作家。吳明益指出,「現代作家的知識是來自於世界,不再只是來自於地方而已,所以現代作家寫作的作品,同時會具有世界文學的本質。」

吳明益4月無預警宣布,臉書個人專頁將不再發表文章,並逐一刪除5000名臉友,貼文未提及特定原因,引發書迷關注。

被問到把臉書專頁變為「廢墟」的動機,吳明益解釋,他曾用社群媒體經營與學生和陌生人的關係,前者用於課程討論、與學生關係產生質變,後者有如槓桿,從事社會或環境運動時如有私心,可藉這種槓桿讓自己變得更有名、更具影響力。

47歲的吳明益說:「我只是覺得人生差不多要結束了,就是到了一個走下坡的階段。珍惜最後一些時光,好好跟自己還有想做的事情相處,這是最核心的理由。」

photo.jpg
作家吳明益(左2)應邀出席第15屆世界之聲文藝節「戰爭的沉思」座談會,分享著作「單車失竊記」,並闡述對戰爭的觀察與反思。台上與談者由左起為翻譯、吳明益、伊拉克旅美小說家錫南安東、英國衛報世界版主編柏格(Julian Borger)、法國小說及劇作家羅蘭高蝶(Laurent Gaude)及翻譯。中央社記者尹俊傑紐約攝 108年5月9日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