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1.jpg

林逸 

陸官53期 中正預校69年班
現職:管理「
逸間民宿

緊張卻不怕死的歲月-----
還有---原來...老共也怕死----
還有那個熊熊出現的軍艦打是不打?

74年亮島上只要匪船越界6000公尺以內,一定毫不客氣軀離,剛下部隊一切都很新鮮,只要觀測所通報有匪船在責任區越界,一定立即奔至據點督導射擊,剛開始衛兵都顯得既緊張又興奮,因為當兵可不是經常有射擊50機槍的機會,這下逮到機會可不會隨便錯過,於是瞄準匪船按下壓板,砰!砰!砰!砰一輪子彈少說2.30發即朝著匪船飛,每每要打個三..五輪,匪船才會心不甘情不願離去,然後可以看到衛兵臉上充滿得意的勝利滿足笑容朝著我笑,只不過當有次運補彈藥大家扛的要死不活後,弟兄射擊後臉上再不會出現笑容,而是每一輪射擊都自動標準的二至三發點放,因為子彈打得越多,運補時扛的就越多,老鳥和菜鳥就有這點不同吧

有一次在驅離射擊時,匪船不像以往一樣船頭朝外駛離,只見匪船突然大量冒起黑煙,在原地轉圈圈,我尚未反應過來,衛兵倒是馬上轉頭緊張的說,排ㄝ..排ㄝ..我打到船了怎麼辦,我心想..怎麼辦?要是老共過兩天大舉來犯...兩岸打起來我看你怎麼辦............就在衛兵無助望著我,約30秒後只見那匪船以九十度大轉彎急速逃離現場,難道.....船長和衛兵一樣都是菜鳥?

再有一次正在操課時旁邊據點正在軀離射擊,那衛兵打了半天,非但船沒軀離,距離倒是從6000變快5000,我和連長想說從沒看過這麼囂張的匪船,二話不說叫了幾位弟兄來到57戰防砲陣地,瞄準好放!砰一聲整門砲跳了起來,幾乎呈九十度(還好沒壓到我們),只見匪船旁邊頓時濺起水柱,在還沒反應過來時背後呼的一聲砲響,一團火球飛越我們上空朝匪船而去,轟一聲也在船旁濺起一道水柱,原來是砲兵也不甘示弱用40高砲打了一發.....那魚船以我們沒見過的速度飆離

八月某一天熱得要命,LCU運補後我在十一號據點和幾位據點指揮官同桌用中餐,米彩短褲打赤膊是全連平日(操課外)共同服裝,沒想到其中一位指揮官米彩短褲也不穿,而是穿著紅色BVD子彈內褲一起吃飯,正想唸他兩句時衛兵來報,發現匪船團,問他距離多少,回答一萬多公尺....要衛兵持續監控,我等繼續吃飯,一會衛兵又來報說距離剩八千,當即要據點指揮官和我奔至四管50機槍處,我的媽呀!沉悶轟隆隆的引擎聲下眼裡看的不是三艘...也不是三十艘...是黑壓壓一片好幾百艘的船團.....莫非上次真打中人家來報仇啦....

那船團分成大小不同的隊伍,有尖兵在前,有側衛在兩側,每個隊伍中間是一些較大艘的單、雙帆漁船甚或鐵殼船,一些船上有顏色不同的旗幟,一看便知是訓練有素,再以高倍望遠鏡一看,還可清晰發現船隻前後架設口徑大小型式不同的槍枝火砲,船團橫切我防區朝島尾而來...這一戰可非同小可啊......成功還是成仁...誰開第一槍還是第一砲呢

距離5000公尺...尖兵船已通過我軀離射擊距離,沒等到指揮部射擊命令,我已要三個據點指揮官和我各負責一挺50機槍...在我一聲令下數十發子彈朝匪船射擊,間隔10秒後又是一輪子彈射去,再10秒又打一輪,在望遠鏡觀測下,船上老共居然會在我射擊時往船邊躲....原來老共是怕死的...

每當我對尖兵船團一陣射擊後..尖兵或側衛船團居然都會重新編隊,不知是十幾還是三十分鐘後,船團朝閩江口蜘蛛島方向離去....現在想起那個年輕氣盛、不知死活的蠻幹,還好老共當時沒有反擊............要不然---

那個老共東海艦隊(約四、五十艘吧)有一次浩浩蕩蕩出門逛大街,全島進入坑道戰備,經過驅離警告射擊鳥都不鳥我們(不知是沒聽到還是霧大還是故意想幹一架),約一千公尺外,從濃霧中突然竄出一個灰灰的龐然大物,終於面對面了,打不打?軍事教育七年多,天天唱我愛中華,喊打倒萬惡共匪,光復大陸,要不怕死,不知死,犧牲成仁,學的是部隊作戰,就在這一刻要見真章了,八百公尺、七百公尺、越來越近,都快撞上來了啊!還沒聽到射擊命令,挖勒---難道要等對方先開砲嗎?緊張到心都要跳出來了,旁邊忽然傳來一位游姓弟兄脫口而出“挖耐哈衰,還剩一個多月退伍!”------沒人回聲,弟兄們以堅毅中帶有恐懼、無奈、慘白的表情朝我看來!
五百公尺了,還不打嗎?
那個船沒開砲也沒繼續靠近,就延著岸邊大搖大擺朝島尾北方而去-------好可惜啊~沒能幹上一架,哈哈哈這句是我現在隨便開開玩笑,當時的心裡感受---現在不大會形容耶~

以下轉貼砲兵學長的回憶

林排所經歷,記載詳實,印象深刻,艦隊朝亮島開來,40幾艄,非常壯觀的,開到離亮島不超過3000公尺,從18000公尺開來,6000公尺驅離射擊,中共不予理會,請示上級,沒人給答案,只說一切依戰備規定!
那就是擊沉,固安作戰規定那是司令官、陸總、國防部的權責!
結果,以托字訣
林逸 如開砲,可能是第三次世界大戰!
最後艦隊轉往韓國,那就是中共飛行員陳寶忠(不知姓名是否有錯)駕最新穌凱27抗奔自由(南韓)人送台灣,機留南韓,美方派人前往處理,最終機還是送返中國!
因此我是萬幸,不然打也有罪,不打也有罪,所以那時心中就有不如歸去!
長官有幾位可以信任!


@後來指揮官為了安定大家,發明二句話----人少上不來,人多站不下
哈哈哈!怪怪的

@記錄人生 在老年痴呆前

上文承蒙 林逸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我的二連在哪裡?人事官想了一下說---在26公里外那個小點就是你連上亮島!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吃兩年鹹稀飯配罐頭,沒水沒電沒女人看的日子

林逸的亮島奇異記:我的第一次~抓水鬼記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