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ng
 

二戰中太平洋上空激烈狗鬥場面留下的軌跡。

AI控制戰機狗鬥與資深飛行員空戰誰能贏?

2019-10-30 16:50:52 來源: 網易談兵

作者白孟宸

10月21日,美國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DARPA通過其官方網站宣佈,有八支隊伍通過“人工智慧狗鬥挑戰賽”第一輪初選,將在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期間,完成由DARPA確定的三項驗證人工智慧演算法操縱無人機進行近距離格鬥的試驗。

所謂“狗鬥”,是指戰鬥機在目視距離內進行的近距離格鬥。當然,考慮到“人工智慧狗鬥挑戰賽”主要驗證人工智慧演算法是否可以控制無人機完成“狗鬥”,因此整個比賽完全是通過虛擬實境技術實現。為保持公平,DAPRA給出的開源的空氣動力學模型,最終的視覺化類比作戰環境是1997年便已經問世的FlightGear系統。

據DARPA介紹,2019年11月八支隊伍將在巴爾的摩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進行第一輪試驗。試驗中各參賽隊伍的AI演算法將會操縱一架F-15C與DARPA的假想敵AI進行虛擬對抗。2020年1月,將在同一地點進行第二輪試驗。

在完成初步試驗後,八支隊伍將帶著自己改進後的AI演算法進入內利斯空軍基地。在這裡八支隊伍將會讓自己AI演算法操縱戰機與其他隊伍的AI進行對抗。在循環賽中積分最高的兩支隊伍,將會迎接最後的挑戰——他們的AI演算法將要與駐守內利斯基地的美國空軍武器學校的空戰教官進行虛擬空戰。

1.png
AI提升能力路線圖(美國防部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圖片)

DARPA方面認為,讓美國空軍的頂尖空戰教官作為挑戰賽的“最終BOSS”,有助於提升戰鬥機飛行員對AI技術和演算法的信心。事實上,美國空軍的DARPA從來沒有想過讓AI演算法徹底替代戰鬥機飛行員。相反,“人工智慧狗鬥挑戰賽”僅僅是DARPA“空戰革新計畫”的一個環節,整個計畫的目標是構建一種人機協同的新型空戰體系。在新系統中,戰鬥機飛行員將包括近距離格鬥和超視距空戰在內的各項任務目標下達給操縱本機和無人僚機的AI,並監督AI完成任務。這種方式類似於三代戰機廣泛採用的數位電傳操縱技術,即飛行員向電腦下達飛行目標指令,由電腦來實際負責戰機的操縱。

此前國內曾經將“空戰革新計畫”表述為“無人僚機”專案,但在DARPA的計畫中,AI不光會作為有人駕駛戰機的僚機,還必須具備完全自主編隊作戰的能力,甚至可能反過接手戰鬥機駕駛員的大部分駕駛和作戰任務。

當然,從操縱飛機升級到能夠打贏生死決於一瞬的近距離格鬥,兩者的實現難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被DARPA選中,通過“人工智慧狗鬥挑戰賽”初選的八支隊伍,幾乎可以代表美國作戰AI開發領域的最頂尖水準。其中既包括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波音公司下屬的“極光飛行科學”公司以及喬治亞理工學院,也有EpiSci這樣成立不到十年,卻能夠參與到美國陸軍5G網路框架構建的高科技創業公司。

1.png

2.png
曾經的一次人類飛行員與AI的空戰測試中,儘管飛行員經驗豐富,依然完敗。

有西方專業媒體指出,美國空軍和DARPA推動AI技術能夠獨立完成空戰,既是為了向美國空軍的有人駕駛戰機提供無人僚機,也是考慮到中俄歐紛紛推出自己的無人戰機方案,部分型號已經進入裝備驗收流程。美國空軍很可能在十年後便會在戰場上遭遇敵方的無人戰鬥機。因此讓戰鬥機飛行員儘快學習與AI進行超視距空戰甚至是狗鬥,是未雨綢繆的必然選擇。

事實上,中俄的無人機威脅不光迫使美國空軍加快AI空戰技術的研究,也使得美軍各軍兵種開始認真考慮裝備反無人機武器。美國空軍便在本月初接收了第一套陸基高能鐳射反無人機系統。這套系統由雷神公司研發,美國空軍宣佈相關裝備將優先配發海外基地。

1.png
“阿爾法狗鬥”試驗與DARPA提出的“馬賽克戰”的聯繫(美國防部國防高級研究計畫局圖片)

而且,在DARPA的作戰體系革新技術路線圖中,推進AI空戰技術發展的“空戰革新計畫”被視為構建美軍未來“馬賽克作戰模組”的關鍵步驟。近年來,美軍逐漸從網路中心戰理論向全域作戰體系發展,但在這個過程中,美軍發現海陸空和陸戰隊的現有作戰體系彼此難以直接融合,也無法直接實現資訊化作戰所要求的的“互聯互通”,美軍將這種狀態形象地稱之為“拼圖”,即每一個模組必須與特定模組相連。而“馬賽克作戰模組”要求在構建未來有人無人配合作戰的新體系過程中,各作戰平臺採用標準化的資訊介面,包括未來不同兵種的作戰平臺在戰場上可以直接實現“互聯互通”。由AI控制的無人機將成為美國作戰部隊的眼睛和利爪,使得美軍裝備的火力優勢和隱身優勢得到最有效的發揮。

原文網址:
https://war.163.com/19/1030/16/ESOI4V7R000181KT.html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