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photo.jpg
法國士兵在上月布爾古四世演習期間,搭乘巡邏的裝甲運兵車輛。 (法新社)
法國士兵制服上的新月形沙丘行動圖章。 (路透)

別再笑國軍天兵了!
反恐找不到敵人 法軍戰場開心烤蛋糕..

2019-12-22 聯合報 編譯陳韋廷

西非沙赫爾地區近年恐攻事件頻傳,凸顯當地伊斯蘭極端勢力日益茁壯、影響範圍愈來愈大,而自2013年介入當地主導反恐行動的法國,一直在馬利、尼日和布吉納法索三國接壤邊境內,苦於遏止不斷發生的叛亂活動,甚至逐漸陷入不知真正敵人是誰的窘境。

身處三國邊境 法軍枕戈待旦

法新社報導,當夜幕降臨沙赫爾時,法國士兵把他們的裝甲車拉進一處防禦方陣內,像是美國舊西部時期的篷車定居者一樣。 巴蒂斯特上尉說:「我們正建立一個戰略營地,以便能在安全環境中過夜。它像個牛仔營地。」巴蒂斯特指揮的這座臨時基地內大約100名士兵。

但法軍並不是在草原上,而是在西非荒地上面對難以捉摸和殘酷的敵人。馬利、尼日和布吉納法索三國邊境是聖戰士的叛亂中心,叛亂分子沿撒哈拉沙漠南部邊緣向外蔓延。他們的叛亂造成數千人喪生,迫使數十萬人離開家園,並讓世界上一些最貧窮國家遭遇嚴重經濟損失。

法國士兵透過戴於頭盔上的夜視鏡監視營地周圍,手上突擊步槍均已上膛。對法國4500名執行「新月形沙丘行動」任務的士兵來說,當在野外部署時,這樣的場景就會上演。

2.jpg
法國在2013年介入西非沙赫爾地區,圖為當時法國裝甲車朝尼日邊界前進畫面。 (美聯社)

戰車變成營地 士兵苦中作樂

法新社隨軍採訪為期兩周的「布爾古四世」( Bourgou IV)演習,期間士兵們試圖把激進分子從邊境地區的森林與沼澤地中驅離。當地士兵也參與了這次演習。

這趟隨軍採訪發生在13名法國士兵於馬利北部因直升機相撞罹難的前幾個禮拜,這是法軍近40年來在單一事件中最慘重的傷亡。

每天晚上,士兵們把戰車拉入方陣並搭建臨時營地 ,以便能在幾天以來的漫長任務後暫時休息。

一位名叫霍曼的下士在裝甲車上掛了個袖珍鏡子,用刮鬍泡修臉,在數公尺外曾學過烹飪的一名通訊兵及一名步兵,則用口糧中的巧克力烤蛋糕,更遠之處則見到其他士兵在打牌。法軍規定,士兵對外不能報全名。

當夜幕降臨,星星升上天空,臨時營地內的士兵們一一打開了口糧罐頭。這些富含蛋白質的口糧能滿足一整天所需熱量。每個士兵開玩笑地說著自己嘗到的口味。BOAT是法文中臨時營地的首字母縮寫。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軍官說:「當我們聊BOAT時,人們認為我們是在Club Med渡假村。他們沒看見所有的後勤工作、維安及我們在戰區睡覺的事實。」

3.jpg
法國總統馬克宏在直升機相撞事件罹難士兵之一的靈柩前致意。 (歐新社)

睡眠成了奢望 戰場卻零交火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能睡,一些士兵須站崗戒備,手持重型武器戒備。

中士馬丁說:「我們觀察、尋找線索、尋找燈光、確認我們是否被發現。」步兵在拂曉時起床,整天扛著槍和重型裝備,有時他們一晚只能睡幾小時。

在安營紮寨後,士兵們發現一個人躲在不遠處的一棵樹裡,據信此人是個告密者。一名軍官並說:「東邊看到3名武裝人員,西邊看到了1名。」

整個連隊於是開始穿上防彈背心,並開始裝彈,隨後他們發現了卡車並開火了數小時,並認為已摧毀其中一輛,但隔天早晨進行搜索掃蕩時,卻沒發現任何東西,既無卡車也沒聖戰士的屍體。

除這次攻擊以外,布爾古四世演習期間並未發生其他攻擊,但即便夜營時可獲得一些休息,壓力仍一直存在,許多士兵等著返回在馬利東北部的永久基地加奧,並感到不耐煩。

羅曼說:「我們一直在這戒備。我現在雖然在刮鬍子,但若警報響起,我會重新戴上頭盔跟穿上防彈衣,臉上有著來不及擦掉的刮鬍泡。 」

4.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