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國軍一架UH-60M黑鷹直升機2日墜毀新北市烏來山區,釀8死5傷悲劇,參謀總長沈一鳴等人殉職,總統蔡英文指示在台北賓館設置追思活動,現場設置「我想對您說」的板子上,寫滿民眾的不捨與祝福。記者蘇健忠/攝影

【重磅快評】
那些搶食殉職官兵「血饅頭」的人

2020-01-05 聯合報 主筆室

國軍史上最嚴重的高階將領空難,參謀總長沈一鳴上將等八名官兵殉職。這位戰機飛官出身的儒將,在學養戰技、處世接物、個人操守等方面都罕見負評。不分現役與退伍的軍中袍澤,同聲哀傷不已。在可預見的未來,應該沒有任何一位國軍將領,其去世可以引發如此大的痛惜。

參謀總長任內殉職,蔡政府祭出空前高規格。第一時間宣布暫停競選活動三天;第二天召開軍事會談,替殉職官兵追晉階級、追授勳獎章,隨即到沈一鳴辦公室憑弔哀悼;第三天前往東澳嶺雷達站,「代替總長來看大家」,並將官兵寫的卡片帶回台北,親自貼在台北賓館的追思會場。這些史無前例的舉措,家屬與部屬自然備覺窩心,對社會大眾當然也進一步強化「重視國防」、「軍人靠山」的印象。

然而,在距離總統大選前一周,強力催動社會大眾的哀思,並且宣布停止競選活動三天,也是公私兼顧的「綿裡藏針」。總統雖然不跑「競選行程」,但「公務行程」卻不會也不可能暫停。每一項關懷軍人的動作,都具備正當性,也都有替自己選情加分的附帶效果。哀悼烈士的新聞充滿媒體篇幅,更有效沖淡發言人林靜儀的「統一形同叛國」風波。

因此,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批評:「沒辦法,這是典型行政優勢。」總統一系列的敬軍動作,在野陣營看在眼裡,縱使私下吃味,也不可能表達異議,反而必須跟著降低選戰熱度,犧牲掉自己擅長的群眾路線。

總統雖有「蹭」選情之嫌,但是尺度拿捏精準,動作不算踰矩。然而綠營的其他政治人物、友善學者、名嘴或媒體,表現就嚴重出格,完全是見獵心喜,赤裸裸消費罹難將士。

在台北賓館的追悼會場,有立委候選人著競選制服到場,並且盤桓良久,期待攝影機與麥克風的眷顧;現任立委紛紛挖空心思,懷念起「我的朋友沈一鳴」;在電視談話節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名嘴更是誇稱,自己與沈一鳴交情深厚,曾經與他討論過多少軍國大事......

更下作的說法從昨天下午開始流傳,先是有人宣稱,沈一鳴雖是外省第二代,但不是生長在眷村,而是台北市大同區的保安宮一帶。又說當年台海危機時,他陪同國防部長與美軍太平洋司令會談,回答美方問題表示,台灣會戰到一兵一卒。「這跟現在一些退將到中國屈膝求利,高下立判。」

在即時新聞氾濫的年代,這種說法頓時如同野火,出現在多個親綠媒體上,紛紛宣稱沈一鳴「霸氣回應美方」。有媒體深恐讀者「悟性」不夠,不忘強調「於本土色彩鮮明的台北保安宮附近長大,也因家境及成長環境之故,讓沈一鳴對台灣社會有更深刻體會和情懷」。

問題是,在1990年帶數次台海危機期間,我方曾經有國防部長訪美的紀錄?1995、1996年間,沈一鳴正在法國,擔任接收幻象2000戰機的種子教官;1999年「兩國論」,他是駐防新竹的幻象戰機大隊長;都因重大任務忙碌不可開交,都不會是長官挑選陪同訪美的人選。

退一步放寬尺度,就算在台海危機「前後」,沈一鳴曾跟隨國防部「長官」訪美,當時不過校級軍官的他,只是將軍背後提公事包的參謀,有可能在雙方高階將領的談判上發言表態?

再退一步,就算美方突然現場詢問台灣年輕軍官的看法,在當時情境之下,沈一鳴有可能回答「戰至一兵一卒」以外的話?

反之,因為2016年人民大會堂事件,而被不斷批為「親中舔共」的吳斯懷,在扁政府任內擔任參謀本部聯三次長,負責作戰與計畫,才是必須經常赴美開會的職務。在那些場合,美方必會探詢台灣的作戰能力,當年的吳斯懷,難道不曾「霸氣回應美方」?難道會當場唱衰國軍的抗敵意志?

至於提到沈一鳴的身世背景,就更是為了強調,他是少數覺醒「好」外省人,和那些眷村出身的外省人不一樣。這不但顯露某些人至今心底潛藏的福佬沙文主義,以及拚命消費沈一鳴不幸殉職的悲劇,還有搶著拿殉職官兵的鮮血蘸饅頭,忙不迭大口大口咬下的嘴臉。

最諷刺的則是,報導一方面強調沈一鳴的「台派」背景,同時却出現「沙特」、「台軍」等用語,顯示作者根本是從對岸網路抄資料!

沈一鳴的飛行生涯裡,必然看過同袍好友驟然逝去,聽過遺族撕心裂肺痛哭,多次為了妻子擔憂牽掛而感到內疚。儘管每位飛官投身軍旅時,都知道這是可能天不假年的工作,都知道可能逃不過宿命,然而在四十多年軍旅生涯最後歲月,却告別世界與殉職同學提前團聚,恐怕仍非沈一鳴所能預料;看見自己的悲劇變成政客恣意曲解、消費剝削的素材,平日溫文爾雅的沈總長,在天上會不會出現難得的震怒?

延伸閱讀:
唐湘龍:我不只難過,我是憤怒,我就是憤怒,我就是打從心底為「沈一鳴們」不值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