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曾彥霖 

城市生存系列-低科技生活:隨行包

授課:零 Zero Combat System
基本隨行包內容物:


糖(提供基礎熱量)
鹽(提供補充電解質)
凡士林、棉花(凡士林塗棉花,可做火種)
打火機

電火布(電器絕緣膠帶)
簽字筆
雨衣

實際上隨行包的內容物會根據災難或危險的樣態與特性,以及自己當下的狀況(家人、環境、資源取得與否)而有所調整,最重要的概念是,必須去認知到不管災難樣態如何變化(有的時候最佳選擇就是待在家中;有的時候移動才能生存;有的時候即使做出當下情境正確的判斷,仍會遭遇各種想也想不到的危險與破壞),災難是一切混亂的總成,資源與能量的大量消耗,如何隨當下時空環境進行可能的(低科技依賴)生產製造與就地取材,而非盲目的囤儲物資(物資的累積有時空環境與保存的限制,過多的物資反而造成過度保守有形物資而又內心輕忽大意,在真正災難發生的時候,人性復歸於求生存的生物性*但同時又保有人性的貪婪與偽裝*這時後物資的持有往往造成殺機),才能增加生存機會。

Q&A

Q:請問暴亂情境當中的生存(例如卡崔娜風災後的暴動與搶劫),假設您今天是超商的老闆,面對暴民,您該怎麼辦?

A:貨物商品的損失跟命孰輕孰重,我會好好躲開危險。

Q:假設您今天是射擊教練,在這樣的情境下,您會如何呢?

A:這不是一個逞英雄或者過度理想化Concerned Citizen,勇敢站出來捍衛街坊鄰里的理想文宣或者影視文學作品的美好想像。帶著自己的武器還有隨行包,好好躲開危險。

Q:那換個角度請教,如果您今天是當地的警長,或者治安官,或者當地具有政治責任的官員,您要如何組織群眾與行政力量呢?

A:你還記得末日之戰的一個場景嗎?布萊德彼特在混亂的超商中看到警察趕快把槍丟開舉手投降,警察完全沒看他一眼,直直走到罐頭區搶糧食,這是一個訊息很豐富的畫面。從這個地方可以思考很多事情。

如果我是當時現場的警察,我只會叫大家各取所需,不要傷人性命。然後趕快撤離。如果我是當地治安官或者行政首長,當真正的災難或者末日來臨時,是不會有什麼行政力量或者組織群眾的,一切就是混亂,亂成一團的暴亂與毀滅性力量。那只有外部更強大的軍事或者武裝力量,才有可能在事態過後重整秩序。

Q:那像《出埃及記》裡的摩西;《詩經.大雅.緜》裡的古公亶父,帶領族人移動生存,您怎麼看待與思考呢?

A:那是經典文獻的記載。但是當代世界的移動生存,基本上是個人低調隱匿的生存與移動,頂多是最小單位的家戶。沒有什麼一群人或者一個社群,裡面太多不確定因素了,今天一個看起來很和善的人加入了隊伍,或許他就是來掠奪的;一群人的移動,也成為更高武力者(一個或一組人)掠奪的目標。

上課筆記:

https://eastseasociety.blogspot.com/2019/11/blog-post_19.html?m=1&fbclid=IwAR2_mHD0lEKYKmsXgP2-L9UFwR8TAKKzskarevMMTC73QdoJg8QHBErM9FA

ZCS防衛技術/概念:
https://www.facebook.com/zerocombatsystem/posts/697205127428157?hc_location=ufi

上文承蒙 曾彥霖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曾彥霖:草綠服的光榮歲月~從草綠到迷彩/新一代國軍弟兄篇

曾彥霖:淺論民團民兵與守望相助隊

曾彥霖:ASI生存概念,體幹班口述憶往,手槍射擊與使用訓練,風險社會與風險管理,以色列的防衛技術,武裝義工團,生火~人類文明的轉捩點,南斯拉夫內戰的求生實錄,觀影隨想,課程情境與心得筆記

曾彥霖:BB槍練習(側身瞄準)

零 Zero Combat System:Red Team 紅隊測試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