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photo.jpg

照片出處

陳立文
陸軍官校 65 年班

84年,台海的局勢有了些微的波動,自對岸在台灣頭尾兩端各試射了一枚飛彈後,就逐漸有些的緊張了,那段期間,為避免 突發的事件引發不預期的狀況 ,我通知一線營 : "實施驅離射擊時,至少要有連級以上主官在場督導"....

就是在平時的狀態,莒光周邊海域也經常是會有對岸的漁船作業,我們也只有在他們越過警戒線時才會做驅離,一般都是用機槍實施 "對空的警告射擊" ,對岸的漁作船,一般也大多知道警界的範圍,在聽到 警告射擊的槍聲時,大多是會 離開,....

有天,接到一線營傅營長的電話: 有一艘漁作船接近到"東西水道"的警戒區邊緣,經過了三次的驅離射擊,還停留在警戒區的邊緣,此時,西莒也實施了驅離射擊,但那艘漁作船仍停留在原處,因為,那艘漁船所在位置較偏於東莒,屬於東莒的責任區域,既然經過了多次的對空的警告射擊仍無法驅離,那就必須採取射擊它周邊海面的射擊方式迫使它離開警戒範圍了,但,這種的射擊方式是有危險性的,操作不慎就可能會造成誤傷,(在那段時間 尤其是較為敏感),....

要實施這種的射擊,不能在據點內,因為在據點內的射口都是有其特定的射向的,因此 .我要傅營長在據點外的一個展望良好的位置安置機槍,這個狀況我也不太放心由機槍射手射擊,我跟傅營長說 : 這個狀況我來負責吧......

我在實施射擊時,因為對這挺機槍的歸零並不了解,所以,我的第一個三發點放 選擇的離那艘漁船前方較遠的位置,我要傅營長用望遠鏡看著 "彈著點",其實,我在射擊時也能看到彈著,我看得到彈著打出的水花,經過了第一次的三發點放後,很小心的 逐步的 將彈著點向漁船調近,我想是 : 那艘漁船在聽到 槍聲較為密集之後 也看到了彈著在海面上打出的水花,才開離了警戒區域.....

當天晚上,傅營長到我辦公室跟我說 : 張先生打電話問他,為甚麼今天的驅離射擊用的彈藥量這麼多?他向張先生報告說是 我打的,張先生聽說是我打的,就沒再說甚麼了,當天我跟他做固定的電話回報時,他也沒提這件事,畢竟 那艘漁船是驅離了警戒範圍了,也沒有造成誤傷或誤擊.......


一段時間之後,又有一艘漁作船接近東西水道,但它的位置較靠近西莒,我聽到有砲聲,電話詢問一線營營長,傅營長回報說是西莒用火砲實施驅離,我要政戰處長及一線營營長到我辦公室,此時,接到金先生的電話 : 要東莒也用火砲驅離射擊,我向金先生報告 : 這個時機很敏感 ,但金先生很堅持 我 也只好照辦了,我在辦公室先跟處長及一線營營長研究了射擊的方式,瞄準點要選擇較遠一點,避免誤擊......

那段時間,實施驅離射擊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PS:
在使用機槍近迫射擊驅離後不久又有一艘漁船在大浦附近海域,但沒有進入警戒範圍,所以沒做驅離射擊,又,在對岸宣布演習之後,有一艘小型貨輪停泊在東西水道邊緣,也是沒進入警戒範圍,我向南竿的梁先生回報這個狀況,並將我的判斷及做法也一併的做了說明 : 我判斷這艘貨輪停泊的原因是 "有演習的參謀在寫參謀作業" ..

因為,既然宣布了"演習" 就應該有 "演習想定",有演習想定就會有"參謀作業",

我研判這艘貨輪最多只會停留3-4天,因為參謀作業完成後要向"演習指揮部"提報的,要注意的是 "夜暗後可能會有一些的水面下的作業"也不一定,所以在陣地關閉後的夜巡及查哨要有管制的措施,

第二天 金先生打電話問我 : 那艘船停在那裏幹甚麼? 我把我昨天回報南竿的說明又重複了一遍,.....

上文承蒙 陳立文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延伸閱讀:

陳立文:陸軍官校預備學生班(中正預校前身)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入伍生結訓與對入伍教育的看法

陳立文:對陸軍官校「軍事五項比賽、開放抽菸、暑期訓練、閱兵分列、實習幹部」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微積分、熱力學、電路學、物理學、鋼筋混凝土學...對我陸官畢業後任職軍旅的幫助。

陳立文:對「教育班長、助民割稻、南海血淚專案工作、步兵連連長、兵器連連長」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幹訓班隊長、陣地防禦及工事構築示範」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非正規登陸演習、夜戰訓練、山地作戰訓練」的回憶與感想

對金門「碑文與紀念誌彙集、古寧頭大捷紀念活動、專精射擊隊、資訊業務」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對任職「三軍大學 陸軍指揮參謀學院 教官」的回憶與感想

陳立文:台海危機那年,我在馬祖東莒任職指揮官時,被很多人用放大鏡檢視的經驗談

陳立文:營長記大過、士兵發獎狀 

對退伍前最後一個軍職「準則審驗室擴編為準則發展處」的回憶與退伍後生活隨想。

陳立文:對這種人要小心,...我就碰過

陳立文:民國64年,早上四點半起床讀書的陸軍官校同學「向駿」博士

陳立文:民國62年,就讀陸軍官校時,有一位老師是留美後返校任教的官校學長,喜歡雨中散步的享獨意境

陳立文:整建據點與督導時,我會特別注意「射擊台高度」的問題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視導時,帶長官去視導需要整建的據點,這樣,我比起一般的 「業務執行程序」又要照相,又要安排業管單位現地探勘,就省掉了一大堆的執行程序

陳立文:民國84年「前運」東莒,一批「編裝表」上沒有的新式武器,實彈射擊時引起了對岸漁作船隻的注意而聚攏在附近海域

陳立文:民國84年「東莒供水系統整建」的規劃案,執行的並不順遂,實為遺憾....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