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前美國防部副部長弗盧努瓦博士(Dr. Michèle Flournoy)

1.jpg
課程係後任亞太助卿的坎博博士(Dr. Kurt Campbell)安排並全程陪同

2.jpg
前太平洋總司令布萊爾上將(Adm. Dennis Blair)

3.jpg
政治學大師 杭亭頓(Dr. Samuel Huntington)及他的鉅作,軍人與國家

photo.jpg
經國先生于民國75年10月接見美華盛頓郵報董事長葛蘭姆女士

0.jpg

0-1.jpg
AIT于慶祝四十週年紀念,展出之解嚴談話會議紀錄原文

資料來源:(CNAS網)、日經中文網、故事網、頭條新聞網。

國家安全工作者的責任與課題
弗盧努瓦女士
拒絕擔任國防部長的理性與柔情

葛光越  臉書

葛光越,1947年出生,遼寧省海城縣人。空軍官校50期畢業。1972年3月任空軍第3聯隊8中隊飛行員。1975年1月赴美國受訓。
1979年晉升為少校,代表台灣赴西德參加有關F—104型飛機的後勤會議。1996年12月任“國防部”長辦公室參事。後曾任蔣經國侍從武官,空軍第3聯隊政戰部主任,上校大隊長,副聯隊長等職。1994年1月晉升少將。後任駐法國代表。1997年4月任空軍第2聯隊聯隊長。2000年7月晉升為中將,後任空軍總部政戰部主任。2002年3月任空軍官校校長。

兄葛光遼,1930年出生,空軍官校第29期畢業,曾任原空軍34中隊少校飛行員。1961年11月6日駕P—2V型偵察機侵入遼東半島上空實行偵察時,被解放軍擊斃。
兄葛光燕,1933年出生,空軍官校38期畢業。曾任空軍第1聯隊1大隊9中隊上尉飛行員。
兄葛光豫,1935年出生,空軍官校第41期畢業。曾任空軍第1聯隊71前進中隊上校中隊長。

當年我們第一次政黨輪替的時候,個人奉派率領首屆的十二位將級軍官赴美,到美國喬治城大學,接受政治軍事的戰略專精課程,我們的課程策劃是由當時CSIS(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對外副總裁,後來又擔任過國務院亞太助卿的坎博博士(Dr. Kurt Campbell)安排並全程陪同。後來這些將軍們,有多位派任軍種總司令、國安局局長、大使(含現任駐丹麥代表)當然也有進入國安會,個個都肩負著國安工作的重責大任。

在喬治城外交學院上課,有一天來了一位女老師就是弗盧努瓦博士(Dr. Michèle Flournoy),她是當年(2001年)「四年兵力總檢報告 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的主要撰稿人。課前我們都細讀了這份總檢報告,其中最記憶深刻的幾個字結論就是Contact, Engagement, Prepare now, (接觸、參與、準備(戰)就在現在)。這是她當年定調的美國國防軍事戰略。

大伙都對這位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女士,有著許多的好奇。整部兵力總檢報告的重點在美國因應預算及軍力調整,不能再同時打兩場大戰、一場小戰了,必須減少。但是還是一再提及 Prepare now!課堂上她告訴我們撰寫的過程,這些撰稿人包括她自己,都是呆過艦隊、機場及戰場的人。寫出來的東西盡量貼近實際。Prepare now!在一片和諧氛圍中,讓人家給她貼上鷹派的標籤。

但是回頭來看,我們看到後來退休後多次來台,參加過漢光演習的前太平洋總司令布萊爾上將(Dennis Blair)提到,在三年半任期中到中國大陸去過七次參訪、溝通接觸。第一線部隊長,真的在執行前兩項「接觸、參與」的政策。也形成奧巴馬政府重視亞洲,重返亞洲的前導。

這位在哈佛大學甘乃迪政府學院,長期任教及研究的國家安全政治學者弗盧努瓦博士,在小布希總統後期,大部分政府官員,對新任非洲裔總統都不太放心情況下,2008年曾由她領銜奧巴馬新政府的國防部過渡團隊。由於她的理性強勢作風,贏得多數人的肯定。

到了2016年川普上任前夕,她就在她主持的新國家安全中心(CNAS),發表管理國家安全的九項課題:包括評估形勢、選出合作團隊、新定機制、注意軍事行動是否造成美國公民危險、訂定國安流程與總統之關係、制定國際報告、建立預算協議、確定健康軍文國安團隊以及大力投資於訓練國安人員等九項工作。(CNAS網)

從2009年2月至2012年她擔任近四年的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在2011年第12輪中美國防事務磋商結束後她就表示:「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五角大廈不應把中國當作敵對方。在南海爭端問題上,美國不會選邊站隊。」對於中國的崛起,她的評論是:「我必須說明的是,美國沒有試圖遏制中國。美國歡迎中國的崛起。中國的崛起對整個亞太經濟都有益,美國也從中受益。」(日經網)

她時時提出,中肯且理性的政策,事實上她是以整體國家安全的思維,來擬定政策,師從她的哈佛老師「軍人與國家」及「文化衝突論」的作者,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的思路中思考,杭亭頓在《軍人與國家》就提出了一個警告:美國的自由化社會需要一個專業軍事機構,深植於保守的現實主義,來加以保護。為了維持和平,軍事領袖必須將「人性的非理性、懦弱和邪惡視為理所當然,也視為意料之中的事」。

自由主義人士很擅長改革,卻不擅長處理國家安全。「多采多姿又創造力十足,優秀出色,但僅限於國內事務,」杭亭頓寫道,「當應用在外交政策與國防方面時,自由主義變得軟弱無力。」他解釋,「外交政策非關生活在同一套法規下的個人之間的關係,而是攸關著大部分無法可管的領域裡,國與國、和其他族群之間的關係。」(故事網)

對於軍文關係,杭亭頓認為對軍事專業最適宜以「客觀約制」(objective control)作為文武關係的形式。以盡力擴大軍官團的專業主義,清楚界定的軍事的自主性,來達成目標。

這也形成弗盧努瓦,後來拒絕按受歐巴馬總統,任命她擔任美國歴史上首任女性國防部長的背景,表面上的理由她以回家照顧孩子來拒絕,實際上,主要原因是歐巴馬政府與國防部一直存在的緊張關係,特別是白宮對國防部的項目和策略所進行的「微管理」(micromanage),以及對國防部涉及的外交政策深且廣的干預。(頭條網)

她的明智與理性,讓她獲得許多的掌聲,2019年10月在史坦福大學講座中她就指出:『我們需要保持清醒的頭腦。美國與中俄都有合作的機會,在氣候變化、核不擴散、朝鮮甚至伊朗等問題上,美國需要中國的合作。美俄重啟軍備競賽是愚蠢的。2021年2月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要儘速復談,創新與移民是促進經濟成長的基本動力。』這都是以國家穩定、繁榮為基礎的國安政策。(日經網)

這使我想起 經國先生在公開重大決策,解除戒嚴後,面對華盛頓郵報集團,國際新聞主編艾金克詢問:請教閣下,未來歷史學家,如果要撰寫這段歷史,閣下認為您有什麼政績是最值得他們寫進歷史的。

總統回答:我想什麼都沒有,我只是一個工作者,幾十年來並沒有多大的貢獻,我心中念念不忘的是中華民國的生存與發展,以及人民的幸福。有兩點是我一直在做的,第一是要使台灣的人民人人能夠『安居樂業』,生活很好。第二要使台灣復興基地能夠更為堅強,並且未來能使十億大陸同胞,都能享受中國人應該享有的權利,並且使他們在經濟上能夠『安居樂業』。我們的總目標還是光復大陸,過去如此,未來目標還是如此。

弗盧努瓦係當年希拉蕊如當選總統後,國防部長的第一人選。我們細細品味她的思考模式,居然也和 經國先生國安政策有一股相同的味道:就是要人民能夠『安居樂業』。弗盧努瓦可以為了家庭拒絕出任美國國防部長,也以更高的理想,國家穩定發展,人民安心生活,『安居樂業』的相同目標而努力,真值得我們深思學習!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