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川普正在以「台灣牌」對付中國,也正在掂量台灣有多少積木可以借給他玩。我們得瞭解川普的交易風格,並且永遠記得一個交易原則: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圖/美聯社

川普是不是「小明同學」?

20 Dec, 2016 聯合報 鳴人堂 范疇 

小明的故事你聽過很多了,這裡是一個。老師問王同學:你口袋裡有九塊錢,然後你去向小明同學借一塊錢,現在你口袋裡有多少錢?王同學回答:零塊錢。老師大怒說:你根本不懂算術。王同學回答說:你根本就不懂小明。

再來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87年,當時四十歲的川普出了第一本書,《交易買賣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裏面說了一個他小時候的故事。他和小他兩歲的弟弟在玩具間裡玩積木,川普想堆砌一棟大樓,但發現自己的積木不夠,就和弟弟說,你的積木先借我一下,等一下還給你。他弟弟出去了一會,回來後發現哥哥川普把所有的積木堆成了一座大樓,他吵著要拿回自己借給哥哥的積木,伸手去拔那些屬於他的積木,這才發現哥哥川普已經用強力膠把所有積木都黏起來了,大樓已經成型,回不去了。成年後,川普的弟弟提起這件事說:難怪你會變成現在這樣。

台灣借不借?

川普正在以「台灣牌」對付中國,也正在掂量台灣有多少積木可以借給他玩。雖然還未就任,川普的腦中已有一個「中國關係」的雛形社區圖,而在這張圖中處於「水岸第一排」(第一島鏈)的台灣,被他選中為「中國關係」的槓桿點。台灣已經坐上一趟不知終點為何處的雲霄飛車。不論過程如何,我們都得瞭解川普的交易風格,並且永遠記得一個交易原則: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川普的十五項交易原則

瞭解川普的交易原則,其實不難,因為他自己都已經完全說出來了。在「交易買賣的藝術」這本書中,他提出來的原則如下:

交易就是要獲利,而且要為了享受交易過程而交易。

交易的最高境界就像畫家作畫,在白色的畫布上完成作品。

交易越大越好,越大越爽。

不管嘴巴上怎麼說,心裡永遠不能關閉任何一種選項(options)。

不管對方通過仲介開出什麼價錢,永遠說不夠,一直到見到真正做決策的背後大老闆為止。

不管數字上看起來多誘人,最後還是得相信你的直覺;要記得:你這一輩子所做過的最好交易,可能就是那筆被你拒絕了的交易。

守住你的風險下限(downside), 如果那交易帶來好處(upside),好處自然會變成自走砲,不需要你擔心。

選項(options)越多越好,即使在交易完成後,你也得至少準備六種供選擇的進行方案,因為事情在中途很可能發生變化。

瞭解市場,親自調研,不要相信別人給你的數字。

沒有槓桿點就不要做交易。

最好的槓桿點就是你的實力。

你的槓桿點必須是對方想要的,需要的,最好是對方不能放棄的。

有的時候,唯一剩下的交易槓桿點就是對立衝突(confrontation)。

交易成不成很難說,因此,盡可能在同一時段內進行多場交易,這樣交易成功的件數就會增加。

最後,交易談定後一定得如約交貨,不能偷斤減兩。

以上由書中整理出來的十五條原則,幾乎每一條都可以用來衡量川普接下來一張一張「台灣牌」的背後用意。幼年的川普,或許就是一個「小明同學」,但成年的川普,早已比小明高明,而且講究「公平交易」,但對價關係還是由他說了算。

急智戲王,虛實判斷

此外極為值得參考的是,美國大選投票之前,知名的「總統心理學」研究者,美國西北大學教授Dan P. McAdams,在《大西洋月刊》發表的一篇長文,細述了川普的人格特質,其中最重要的一條結論是,川普若成為總統,將是美國有史以來最會演戲的總統,他的演員功力,強過好萊塢出身的雷根總統,而且不需要劇本。

當下,台灣還只是川普手中的一塊大積木,他會嘗試著將這塊積木填放在他心目中的「中國關係大樓」的不同位置,而中國方面,也會制止他將「台灣積木」放在對中國的不利位置,或者通過交易條件誘導他將「台灣積木」放在對中國有利的位置;這樣一來一往,考驗的是台灣自己的立場。事態還在快速變化,但無論如何,台灣必須謹記一件事:川普是急智戲王,他的每一個動作,何者為虛,何者為實,必須做出判斷。上文所整理出來的十五條川普「交易藝術」,或可引為判斷的准則。

★ ★ ★ ★

photo.jpg
白宮前國安顧問波頓在新書揭露,台灣在美國總統川普眼中分量遠不如中國大陸,川普常比喻大陸有如他常用的這張白宮大型辦公桌,台灣則是桌上那支筆的小筆尖。(路透資料照片)

范疇
筆尖和書桌
川普世界觀與台灣

2020-06-29 聯合報

范疇 (作者為跨界思考者)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出書—《密室風雲—白宮回憶錄》,提及川普總統在討論中國及台灣議題時,指著桌上的馬克筆筆尖說:這是台灣,然後指著整張辦公桌說:這是中國。

台灣對這事的反應很膝蓋。指望白宮的親美派人士緘默不語,指望中南海的親中派人士則酸不可支。很抱歉,個人認為這種制式化的兩極反應,即使不是一種悲哀,至少也是一種遺憾。這樣說,因為台灣社會好像總有辦法通過一廂情願或嘻笑嘲諷來解決嚴肅問題。

當然,這是一個象徵意義極強的小故事,尤其由一向主張對伊朗、中共、朝鮮強硬的波頓口中講出。波頓是個主張軍事解決伊朗、朝鮮的人,並力推以武力在兩周內強迫中共拆除南海島礁軍事設施,否則就法理承認台灣。他書中說川普沒有世界觀,白宮處於無政府狀態(Anarchy)。這景象,配上波頓書中所形容的川普以利為重、期待習近平助他連任成功,再加上「筆尖與書桌」的小故事,傳達訊息就是:川普在本質上並不那麼厭惡專制國家,只要符合眼前利害。

波頓對川普的重交易、輕人權的評價,我同意。二○一六年川普剛選上,我就寫了〈川普是不是「小明同學」〉一文,並列出川普的十五項交易原則,這點他至今未變。但是,若波頓說川普沒有世界觀,我則強烈不同意;因為,川普雖然有著綜藝表演的特性,但是他的世界觀主軸極為清晰,反映了二戰以來七十年的美國角色翻轉的必然性,只是過去卅年的美國總統看不清新常態罷了。這點,可能連川普本人都未必說得清楚,但是,總統是選來行動的,不是選來論述的。

波頓的形容是:「川普(把世界)看成一個一個點的島嶼,就像是一個一個的地產交易。」這形容我再同意不過;因為同樣在川普剛選上時,我就在〈川普的地產世界觀〉一文中說:「…川普的骨髓是個大地產商,川普主義就是『地產世界觀』;地產的本質,就是一個項目一個項目的評估。」

波頓的觀察,就是我當年觀察的翻版。遺憾的是,波頓講完這結論後,書中並沒有進一步闡釋;但我在近四年前的文中,有這樣的說明:「…地產商不會像其他企業一樣,把產品當作自己一輩子的孩子,而是追求每一個項目的獲利了結,然後協助組建『所有權人管理委員會』,擺脫地產商和該項目的最終責任關係,但若可能則繼續賺管理費。在國際關係上,在『地產世界觀』下,每個國家都可視為一棟大樓,每個區域都可視為一個社區;自己的大樓、社區自己負擔管理費,若需要第三方的服務如保全,對不起,請付費…

在『地產世界觀』下,倘若川普不了解什麼叫『第一島鏈』,那只要告訴他那是『水岸第一排』,他三秒鐘就了解了,用不著長篇大論分析。台灣,對川普而言就是一棟有產權爭議的大樓,他個人不會有什麼偉大的理念來介入產權爭議,但是美國憑什麼不能向這棟大樓出售機電設備和保全服務?何況,台灣是『水岸第一排』內一棟好樓,砸爛了會影響整個水岸第一排的價值和財源。因而,他不會允許任一方做出砸爛台灣的動作,包括台灣自己…」

了解了川普的認知框架,就可掌握他的交易模式。經過這一年來發生的事,台灣不應該糾結於「筆尖與書桌」的論述了,只需做好「水岸第一排」的論述就行了。

photo.jpg        

延伸閱讀:
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John Bolton)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指出川普背棄敘利亞庫德族後,下一個在背棄清單名列前茅的對象是台灣
photo.jpg
photo.jpg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