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jpg

 

眷改悲劇不斷!
揭3大巨獸
如何逼嚇老人搬家

2020-07-29  聯合報 / 總編輯范凌嘉

為開發黃金綠地 放任歷史建築爛光?

面積近13公頃的屏東東港空軍眷村「共和新村」,這是國安局前局長李翔宙、名演員金士傑的故鄉,是東港市區內最大黃金綠地。

屏東縣府雖然公告共和新村為歷史建築,但又下了一個但書,僅限「日本造」才算文資,過去70年住戶增修建部分都須拆除。雖然是歷史建築,但縣府或軍方都不曾修繕,許多當初被認定為文資的老屋,如今腐朽不堪,讓地方人士懷疑縣府故意讓老房子爛光,再用「已無保存價值」解編文資,這樣縣府就可以名正言順開發土地。

怪獸1/軍方投票 操控程序正義

眷村住戶還很怨的是,政府逼他們搬走的手段,不符程序正義。2003年國防部推動共和新村改建,眷改條例規定須經住戶四分之三以上同意,國防部當時是宣布全村152戶、122戶同意,通過門檻;但這個比例排除了軍方自行認定的「違規使用」23戶,這23戶沒有收到違規使用通知,也沒有獲邀參加改建說明會。

怪獸2/北檢調查拖拉 超過住戶救濟期限

後來監察院還為此糾正國防部,指出本案真正的同意比例,應為175分之113,根本未達四分之三門檻。住戶為此控告國防部前部長湯曜明、總政戰局前局長陳邦治偽造文書,希望藉此向行政法院提重審;但北檢慢條斯理,調查了五年多才認定提告對象錯誤,不起訴,此時也已超過五年聲請再審的法定期限,眷戶無從救濟,欲哭無淚。

怪獸3/法律扭曲不公 住戶恐懼中投票

事實上,一開始門檻的設計就非常不公平。眷改條例規定,若某眷村居民表決通過參與改建,反對戶就不能領補償款或優惠購屋,形同掃地出門;許多人擔心表決失敗之後一無所有,只好在恐懼下被迫投票贊成眷改。全台數百處眷村,否決改建者只有五處,由此可見制度造成的扭曲,國家的法律根本在欺壓無依的眷村老人。

全台這樣的悲劇不知凡幾,共和新村只是冰山一角,聯合報做在八版,希望相關話題能引起社會的重視。

★ ★ ★ ★

photo.jpg
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居民奔走,希望能保留眷村風貌,但老舊眷舍已快抵擋不住大自然毀壞而傾倒。 記者劉學聖/攝影

直言集
眷村是歷史後花園
政府為何不顧?

2020-07-29 聯合報 / 本報記者程嘉文

糾纏多年的共和新村拆遷爭議,住戶雖曾獲得監委調查報告與歷史建物認證的背書,但軍方與屏東縣府仍堅持須清空所有居民。公務員須依法行政,政治人物想推動土地開發,也可以理解。然而在法律與人情、文化保存與發展之間,難道真的一點交集點都沒有?

photo.jpg
共和新村面臨拆除,軍方已將一些遷移眷戶夷為平地。 記者劉學聖/攝影

即使軍方先前贏得法院判決勝利,然而不能否認,當年共和新村改建表決過程,充滿爭議。這當然不能率爾認為,承辦官員有圖利或舞弊之嫌。畢竟眷改條例在一○五年修法前,就是表面允許自由選擇,實則利用制度誘迫住戶表態贊成。在此精神下,軍方為使命必達,努力尋找通過改建的「巧門」。承辦人員或許自認忠於職守,但看在眷戶眼中,怎能不覺得是千方百計迫害?

專家會議通過共和新村「全區保留」,縣府公告卻僅認定「四十一戶日式房屋」,甚至排除增修建部分。這種坐視文資「放到爛」的態度,或許出自某些意識形態,別忘了縣府建議軍方在營門口設立日軍戰機造景,激發霧社原住民憤怒抗議的舊事;更重要的是,縣府希望開發這塊鎮內僅存的珍貴土地,更拿出屏東市已有眷村文化園區,不需在東港重複的說辭。

photo1.jpg
共和新村面臨拆除,居民來不及帶走的家具只能丟在一旁。 記者劉學聖/攝影

然而所謂文化資產,不僅是房舍本身,也包括住在屋內的人,在歲月中累積醞釀的故事。近年來國內仍常出現,將某社區、建物認定為文化資產,卻將居住在內的住民清空,然後換上民宿、咖啡館,或是陳列一些外人想當然爾的「特有文化」,如此能算是真正的保護文化?

縱然當初承辦人員手段有可議之處,如今大部分住戶已搬遷,大部分房屋已拆除,也不可能恢復。近十三公頃的土地,大部分也不在如今的文資範圍內。但國防部與縣政府,能否拿出當初推動眷改與推動開發的一半積極度,讓東港這塊承載歷史的後花園,留下一點小小的傳承?

★ ★ ★ ★

photo.jpg
共和新村雖曾被認定歷史建築,但軍方和屏東縣府不曾修繕,任由荒廢。 記者劉學聖/攝影

任眷村文資朽爛?
軍方:沒編經費修繕

2020-07-29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共和新村居民抗拒搬遷,成為眷改條例上路廿多年來,最大的「釘子戶」爭議。依據軍方原始構想,住戶沒有土地房屋所有權、退伍仍可續住的舊制眷村,將隨眷改政策走入歷史。不過,民國111年政策落日後,未改建的近四百戶眷村該怎麼辦,國防部私下也頭大不已。

民國八十五年,立院通過「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成立眷改基金。多個眷村合併改建為新式大樓住宅。原住戶所獲補償款,可選擇直接領取,或折抵購買改建住宅的價款。

眷改條例原本規定,若某眷村居民表決通過參與改建,反對戶就不能領補償款或優惠購屋,形同掃地出門。許多人擔心表決失敗就一無所有,只好投下贊成票。因此數百處眷村,否決改建者只有五處。

這種表面上尊重自由決定,實為利誘威迫的制度,引起反改建眷戶強力反彈,也遭大法官釋憲否定。一○五年,立院通過立委黃昭順提出眷改條例增訂廿二條之ㄧ,讓同意改建眷村的反對戶,仍能享有接近同意戶的條件。

對共和新村居民主張,當初通過眷改的票數作假,國防部宣稱,軍方歷來多次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的判決都勝訴,沒有不依法行政的空間。

共和新村房屋雖被判定文資,但為何政府仍不修繕、任其朽爛?官員表示,眷改基金的法定用途,並不包括修繕保存,政戰局眷服處也沒有編列相關經費。目前唯一可行方式,是與地方政府和文化部合作,由這些單位推動活化使用,例如招商設立民宿、餐廳,或開放民眾「以住代護」等。但以屏東縣而言,在屏東市區的勝利新村已進行類似方案,縣府並無在東港再做一個的打算。

photo.jpg
曾有藝術家在眷村牆上畫出魔女宅急便主角飛來共和新村時,發現眷村被破壞的驚訝表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住戶質疑,改建計畫納入林邊鄉慈德五村,但該村是七十二年啟用,不符眷改條例限定六十九年(含)之前的要件。官員坦言,軍方當初為讓舊制眷村完全走入歷史,的確把「不夠老」的村子納入改建。這種「便宜行事」已踢到大鐵板:位於北市六張犁的慈仁八村,被舉發興建時間晚於六十九年。住戶因此被取消資格,繼續住在舊房子。其他案例另有廿六處,因都已完成或正在搬遷,基於信賴保護,搬遷繼續進行。

★ ★ ★ ★

photo.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當地居民奔走,希望能爭取保留眷村風貌。 記者劉學聖/攝影

文資放到爛?
拆老眷村
爆陰謀論

2020-07-29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屏東東港的空軍眷村「共和新村」,面積近十三公頃,是市區內最大綠地,也是國安局前局長李翔宙、名演員金士傑的故鄉。國防部十六年前推動改建,但遭質疑在意見調查上下其手,包括金士傑一○五歲的父親金英,至今仍有多家眷戶拒絕搬走。屏東縣府雖公告共和新村為歷史建築,却限定僅「日本造」才算文資,過去七十年住戶增修建部分都須拆除。

photo1.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當地居民奔走,希望能爭取保留眷村風貌,圖為共和新村入口大門。記者劉學聖/攝影

東港共和新村 面臨拆除命運

共和新村原是日本海軍高階官舍,政府遷台後,空軍為因應大量官兵眷屬,將獨門獨院的日式房,每間分給好幾家人,並在村內空地增建戶戶相連的「克難屋」。

民國九十二年,國防部推動共和新村改建,依據當時的眷改條例,須經住戶四分之三以上同意。民國九十三年三月廿八日調查期滿,國防部宣布全村一五二戶、一二二戶同意,通過門檻。

photo.jpg
舊時的共和新村大門,如今只剩單側的門柱尚存。 圖/劉玉珍提供

改建調查惹議 國防部被糾正

居民質疑,共和新村名冊向來是一七五戶,軍方却以「違規使用」排除廿三戶。這廿三戶未收到違規使用通知,也獲邀參加改建說明會。甚至軍方後來延長一個月認證調查期,又允許他們參加改建。

官方在法律戰初期占上風,九十七年與九十九年,行政法院兩度判決住戶敗訴。軍方據此向屏東地院控告住戶不當得利,一百年勝訴確定。

一○二年十月,監院通過委員葛永光、趙榮耀的調查,糾正國防部。監委指出,國防部在無法律依據下,擅自延長認證期,本案真正的同意比率,應為一七五分之一一三,未達門檻。眷戶隨即向北檢控告國防部前部長湯曜明、總政戰局前局長陳邦治偽造文書,希望藉此向行政法院提重審。但北檢經過五年多調查,直到民國一○五年八月才認定,提告對象應為承辦官員而非湯、陳兩人,作不起訴處分。距離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已超過五年聲請再審法定期限。

登錄文資 僅限日據時期建築

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屏東縣府召開文化資產審議會議,委員決議將共和新村全區登錄為歷史建築。不過縣府隨後的公告,却將範圍限於「全區四十一棟日治時期建物」,光復後所建房舍不在列。軍方隨即雇工拆除非日本時代的克難屋,村內公共區域的大樹也屢被挖走。

photo2.jpg
東港共和新村今年通過全區保留41棟日式建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府不修繕 沒一間可住人

國防部指出,雖然不能再「拆房還地」,但違法占用仍是事實,仍會請求法院強制執行。屏東縣府也發函屏東地方法院,指即使列入文資的房屋,住戶增建部分也不在保護之列。如果去除「非文資」部分,沒有一間房子還能繼續住人。縣府或軍方兩年來也不曾進行修繕,許多當初被認定為文資的老屋,如今朽爛不堪。

住戶批評,地方盛傳縣府計畫讓老房子爛光,就可用「已無保存價值」解編文資,進行開發,「我們很難不相信這個傳言的真實性」。

photo3.jpg
共和新村社區發展協會上月遭地方法院判決應歸還土地及建物給空軍司令部,並給付占用期間租金,全案可上訴。 圖/取自共和新村社區發展協會臉書網頁

★ ★ ★ ★

photo.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知名舞台劇導演金士傑父親金英(左)今年已經105歲,大半生都住在共和新村,對於眷村面臨拆除命運十分不捨。記者劉學聖/攝影

共和新村抗拆遷10餘年
「文化資產放到爛」
陰謀論四起

2020-07-28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空軍慶祝建軍百年,邀請如今健在的最年長耆宿,空軍官校第8期畢業的金英,出席特展的開幕典禮。金英另一個著名身分,是名演員金士傑的父親,雖然高齡105歲,仍然精神矍鑠,每天騎著電動四輪車上菜市場。每逢家有訪客,告別時,總要起身送到門口。老先生不忘自嘲,「比我年輕的人都走了,就我還在,想想慚愧啊。」

金士傑百歲老爸金英 空軍老兵該搬去哪

暮年的金英,恐怕要面臨一大打擊。他居住65年的屏東東港共和新村,即將被國防部拆除。從牧師工作退休後,搬回家陪伴父母的長子金士俊說,老人家該搬到哪兒去,是目前最擔心的問題。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 前身是日軍官舍

日據時代日人將屏東大鵬灣建設為水上機場,日軍在東港鎮郊興建數十戶官舍,供高階軍官居住。台灣光復後,政府在此地設立「共和新村」。由於官兵與眷屬數量龐大,每間獨門獨戶的日式官舍,都被分成好幾戶,空軍還在村內空地興建連棟的克難屋。

著名蝙蝠中隊 不少人是共和新村住戶

共和新村的高峰期,大約有200戶,以東港空軍幼校、屏東空軍基地的軍官為主。由於屏東是空運部隊的大本營,民國四、五十年代深入大陸進行電偵或空投的第34中隊(蝙蝠中隊),不少人是共和新村住戶。東港空軍子弟學校後來更名「以栗國小」,是以34隊殉職的周以栗中校命名。

駐丹麥代表李翔宙上將 最知名新村第二代

空軍35中隊(黑貓中隊)任務被俘多年的U-2高空偵察機飛官張立義,與共和新村有一段因緣。他就讀空軍幼校時,認識家住共和新村的女學生張家淇,兩人交往多年,最後結為連理。張立義歷劫返台,張家淇決定與他再婚,在空軍圈子傳為佳話。

至於繼承父業從軍的眷村第二代中,成就最大的是曾任陸軍司令與國安局長的李翔宙上將,現在是駐丹麥代表。

隨著都市發展,如今共和新村已是市區心臟地帶。在被海岸、河道、魚塭包夾的東港,面積12公頃的共和新村,是鎮內唯一的綠蔭。

photo1.jpg
共和新村居民抗議拆遷改建,希望政府能重視他們的心聲。記者劉學聖/攝影

官方行政作業 居民控有許多瑕疵

如果上網檢索共和新村,可以發現住戶為了抗議拆遷,已經和軍方與縣府纏鬥十餘年。從居民的陳情中,的確可以發現官方的行政作業,存在相當多瑕疵。

民國92年,國防部推動老舊眷村改建,計畫將東港與林邊地區的五處眷村(或零散眷舍)合併,在共和新村原址興建大樓住宅;不同於舊式眷村住戶對土地與房屋只有使用權,改建後的軍宅屬於住戶自有。依據當時的眷改條例,原住戶如果四分之三以上同意,才可啟動改建,否則維持現狀。未於公告期限內搬遷者,視為不同意改建。

駐銷眷改資格、延長調查期 軍方惹議 

93年3月28日,三個月的調查期滿,國防部宣布,全村152戶有122戶同意改建,通過四分之三門檻。但在此之前,軍方名冊上的共和社區住戶是175戶。軍方解釋,相差的23戶,是因為違規使用眷舍,失去參與眷改資格。註銷眷戶資格的作業,必須事先公告,實際上付之闕如,這23戶先前也照樣出席改建說明會,却被突然註銷資格。更奇特的是,後來軍方延長了一個月認證調查期,允許這23戶填寫意願書,參加眷改。

photo2.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當地居民奔走,希望能爭取保留眷村風貌,當地居民也聚集表達抗議,希望政府能重視他們的心聲。記者劉學聖/攝影

慈德五村不符資格 軍方卻也納改建

另一方面,依據眷改條例,老舊眷村係指民國69年(含)之前所興建者。慈德五村是71年由婦聯會興建,72年啟用,不符改建資格,軍方也將其納入改建計畫。

國防部官司3戰3勝 民國100起拆房蓋樓

由於住戶不願遷出,民國95年5月1日與6月8日,軍方註銷住戶眷舍居住證,成為違法占用。官民雙方從此進入漫長法律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7年3月、最高行政法院99年4月的判決,都認定通過眷改之舉合法,判決軍方勝訴。97年,國防部憑著行政法院的判決,向屏東地方法院提出民事告訴,控告住戶不當得利,請求拆屋還地,100年獲勝訴定讞。

國防部乘勝追擊,拆掉了5棟日式眷舍,隨即在基地上蓋起了新式的大樓軍宅共和新城,102年完成。

photo.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當地居民奔走,希望能爭取保留眷村風貌,當地居民也聚集表達抗議,希望政府能重視他們的心聲。記者劉學聖/攝影

監察院調查認軍方造假 誤導眷戶

102年10月,監察院國防情報委員會通過委員葛永光、趙榮耀的調查,認為國防部在無任何法律依據下,擅自延長法院認證截止日,並改變原眷戶總數計算基準,誤導原眷戶認定改建戶已達法定人數,違失明顯,提出糾正。

監院也指出,國防部擅自公告改變原眷戶總數計算基準,使原眷戶誤認為152戶已有122戶同意改建,達法定改建人數。實則原眷戶總計175戶,僅113戶同意改建,雖已占64.57%,但並未達四分之三。相關違失,國防部難辭其咎。

104年6月,監察院再度發函國防部,要求答覆東港共和新村改建,涉有不當註銷共和新村原眷戶權益、偽造原眷戶認證簽名、日期及將慈德五村納入改建範圍等諸多缺失等疑點。

國防部回應 為推動改建超限也「難謂違法」

國防部7月函復,對於當初表決造假,解釋是在92年12月29日第一次說明會,部分住戶表示軍方說明不清,93年3月19日再辦了第二次說明會,為讓住戶有充分時間考慮,延長認證期限至4月19日。即使有些住戶是在限期後才提出,基於貫徹眷改條例立法意旨,及共和新村推行改建之目的,接受計入同意改建之列,難謂有何違法可言。

至於並不在眷改條例適用範圍內的慈德五村,為何參與眷改?國防部表示,慈德五村雖啟用於72年,但大半住戶都已完成搬遷,基於信賴保護原則,國防部先前將其納入眷改,已形成合法之行政慣例,應不能撤銷其處分。

住戶告國防部偽造文書 檢方卻拖延逾再審期限

監察院糾正國防部,使得住戶士氣大振,認為監委的調查揭穿軍方玩弄數字的事實,打算要求行政法院再審。但是提出再審的條件,是要先確立軍方確實數據造假,住戶在102年12月,向台北地檢署控告國防部偽造文書,被告為當初的國防部長湯曜明、總政戰局長陳邦治。北檢一直到105年8月才作出不起訴處分,認為住戶所告非人,應該提告本案實際承辦官員。這時距離最高行政法院判決(99年4月)已超過五年的法定期限,無法再審。

眷戶劉玉珍表示,如果北檢在接案後,立刻就以所告非人決定不上訴,他們當然會立刻對承辦官員重提告訴。但是檢方把案子一拖將近三年,超過再審年限,讓住戶完全無法自救。過程當中曾質疑住戶委託律師的代表性,迫使全體提告住戶,必須半夜包租遊覽車從東港北上,讓檢方驗明正身。種種行為都讓人覺得,是官官相護。

photo3.jpg
知名舞台劇導演金士傑父親金英今年已經105歲,過去他曾以這款教練機順練空軍飛官。記者劉學聖/攝影

民國107年 縣府將全區列歷史建築

黑鮪魚觀光讓東港再度興起,縣府迫切希望能對共和新村這塊鎮內唯一大面積土地進行開發。102年起,縣府三度提出都更計畫,都在營建署的都市審查小組被打回票。

107年7月19日,縣府文化資產審議會議,出席委員以9比零通過決議,將共和新村全區(扣除已興建之大樓外)登錄為歷史建築。

縣府急轉彎 從全區變只列日式房屋

一周後的媒體報導指出,縣府決定將共和新村的41棟日式建物,訂為歷史建築,至於國府來台後興建的房舍,還是要拆除。8月5日縣府發函,全區41棟日據時期建物,除國宅部分,全區登錄歷史建築(依據12月公告,包含社區活動中心在內,共有49個門牌號碼列入清單)。

換言之,在縣府文字修正下,保留範圍頓時大打折扣。眷戶表示,據傳縣府高層對審議委員居然失控,通過全區保留,大表不滿,才祭出小手段,從整個眷村變成只限41棟日式房屋。

軍方隨即雇工,拆除非日本時代興建的克難屋。眷村內公共區域內的大樹,也屢傳被挖走情況。

6.png
共和新村(紅框範圍)面積超過12公頃,位居東港心臟地帶。圖/引自Google Earth

國防部:違法占用會要求法院執行清空

對於共和新村被公告為文資,國防部表示,雖然不能再拆房還地,違法占用仍是事實,仍然會請求法院強制執行,將住戶清空。

曾任共和新村自治會長、共和里長的住戶鄭新寶說,國防部分批開始動作,包括查封住戶子女在其他地方的房屋,或由銀行帳戶強制扣款。

增建部分不列文資需拆除 根本無法住人

除了凍結財產,屏東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詢問縣府,社區哪些房屋屬於或不屬文資?縣府答覆,將107年公告列入文資範圍的共和街49-1號與63號,也列入非文資範圍。

至於列入文資範圍的房屋,官方也在日式房屋定義作文章。住戶過去數十年來的增建部分,就不算是文資。

當年獲得分配日式房舍的軍官,都是兩家以上共用一棟,廚房、浴室等都必須增建。加上幾十年來,大家生兒育女,為增加使用空間,紛紛加蓋,這些動作也須通過眷村自治會的批准。

換言之,即使是公告為文資的房子,每一戶都和1930年代日本人剛蓋好時,有一定程度差異。以金英家來說,包括廚房、改用抽水馬桶的廁所、兒子居住的廂房,都必須要拆掉。去除非文資部分後,沒有一間房子還能繼續住人。

photo4.jpg
屏東東港共和新村面臨眷改拆除,多年來不少團體與當地居民奔走,希望能爭取保留眷村風貌,但有不少日式眷戶已經逐漸傾毀亟待搶救。記者劉學聖/攝影

雖列文資但房舍失修 「放到爛」陰謀論四起

雖然日式房舍已被公告為文化資產,兩年來不管縣府或軍方,都不曾撥款對這些文化資產進行修繕。

記者親自走訪當地,發現克難屋房舍都已夷為平地。至於日式房屋部分,如果居民已經遷出的,軍方搭起鐵絲網圍籬,也雇人除草,但對建物本身任其朽爛。即使是還有人居住的房屋,由於居民對未來不敢樂觀,不願花錢修繕,常出現屋頂已經損壞、罩著大塊塑膠布防雨的殘破景象。

共和新村發展協會前會長王立皓說,曾有日本建築師到社區參觀後表示,這種老式眷舍當初的設計壽命,不超過35年,如今用了80多年,你們的父母,真的花了很多心力去保護它們。如今這種任其毀壞的情況,老房子還能撐多久,實在令人不敢樂觀。

王立皓說,上周與軍方的協調會,官員表示,如果社區不拆掉,我們如何利用?他指出,地方上盛傳,地方勢力迫切想染指這塊土地,官員目標就是讓老房子全部爛光,就可以用已無保存價值之名,趁機宣告解編文資,整個區域進行開發,我們很難不相信這個傳言的真實性。

★ ★ ★ ★

photo.jpg
舞台劇導演金士傑父親金英今年105歲,大半人生都住在屏東共和新村,如今眷村面臨拆除讓他十分不捨。 記者劉學聖/攝影

說不完的眷村人事…
105歲空軍英雄 能搬去哪?

2020-07-29 聯合報 / 記者程嘉文

空軍慶祝建軍百年,邀請如今健在的最年長耆宿,空軍官校第八期畢業的金英,出席特展的開幕典禮。金英另一個著名身分,是名演員金士傑的父親,高齡一○五歲的他,仍然精神矍鑠,每天騎著電動四輪車上菜市場。每逢家有訪客,告別時,總要起身送到門口。

暮年的金英,如今面臨居住六十五年的屏東東港共和新村,即將被國防部拆除。從牧師工作退休後,搬回家陪伴父母的長子金士俊說,老人家該搬到哪兒去,是目前最擔心的問題。

日據時代日人將屏東大鵬灣建設為水上機場,日軍在東港鎮郊興建數十戶官舍,供高階軍官居住。台灣光復後,政府在此地設立「共和新村」。由於官兵與眷屬數量龐大,每間獨門獨戶的日式官舍,都被分成好幾戶,空軍還在村內空地興建連棟的克難屋。

共和新村的高峰期,大約有二百戶,以東港空軍幼校、屏東空軍基地的軍官為主。由於屏東是空運部隊的大本營,民國四、五十年代深入大陸進行電偵或空投的第三十四中隊(蝙蝠中隊),不少人是共和新村住戶。東港空軍子弟學校後來更名「以栗國小」,是以三十四中隊殉職的周以栗中校命名。

空軍三十五中隊(黑貓中隊)被俘多年的飛官張立義,就讀空軍幼校時,認識家住共和新村的女學生張家淇,兩人交往多年,最後結為連理,歷經波折的愛情故事在空軍圈傳為佳話。

至於繼承父業從軍的眷村第二代中,目前最為人所知的是曾任陸軍司令與國安局長的李翔宙上將,現在是駐丹麥代表。

★ ★ ★ ★

2020/07/29  14:23 補紀

photo.jpg

photo.jpg

https://youtu.be/bJw7QrmglYw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鳳山自宅~東港共和新村
2020/07/29早上轉貼聯合報有關「東港共和新村」拆建的新聞專題後,因好奇而驅車前往共和新村一探究竟。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