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於退伍後任職高雄加工區○○電子廠經理時,一位洽商的客戶在辦公室,當者全體同仁面前,突然立正站好向我敬禮,並高喊課長好;原來他於服兵役時,曾經短期支援過筆者所負責的部門。當日我們相談甚歡,然而也激起了筆者對往事的回憶……

當年筆者調任該單位前,其所屬的部門就已抽調下級的弟兄支援,成立一資訊小組,而負責的軍官並不瞭解資訊,因此該小組的工作只是馬不停蹄的幫幕僚繕打文稿及各項簡報。而筆者到差後,幾經檢討調整並配合陸總部的『戰情資訊化』及『公文系統』的建置,而將打字工作逐漸轉為可供檢索的『資料庫化』。但是,當筆者調昇職務後卻接到『保防官』的查詢電話:經解釋並告知確切的人、事、時、地、物等的佐證資料後,方纔化解一場無妄之災。

在坊間多部熱門的國外軍事電影中,只要當某位軍官遭到告訴時,查察的調查官,一定會清查並比對原告與被告雙方兵籍資料中的獎懲、考績、服役紀錄等。

若『被告』的服役紀錄中並無此項缺失的話,調查官會慎重的告知『原告』,他所控告的長官在『服役紀錄』中所顯示的評語是……倘若控告不屬實,『原告』將會招致嚴厲的『軍法審判』。

2000年 十一月 19日 星期日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