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部隊黑暗的「原兇」?

網友於留言板論及「社會遠比軍中黑暗......」「sky 你所表達的方式?目的?」兩文中分別提及:

●很多人一路順利求學,直至畢業方纔便心不甘情不願的進入軍隊服義務役,因此習慣性的將理想色彩套在軍方身上,再加上軍方無「資深士官體制」掌理日常的生活管理與教育訓練,「學歷、經歷」參差不齊的「人際關係」就讓這群剛步出校們的學子們「惶恐不安」!因此,只要有一點不適應,就立刻訴諸「軍方黑暗」。然直至退伍,正式踏入社會多年後,方纔發現社會遠比軍中黑暗.........

●替代役制度實施一年,台北市政府召開跨局處檢討會議。希望內政部能修正改善替代役男制度,由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主持會議,原本會場一片靜默,但在消防局長張博卿發言後,各單位就像連珠炮一樣紛紛跟進,發言抱怨替代役男不具專業,素質參差不齊,卻要站在第一線執行公權力,風險極大,加上管理輔導不易,人力補充的效益極為有限,但問題卻很多,會中有的人說寧可不要,甚至有人表示乾脆統統送到環保局作掃路清潔工。....上面這篇報導,軍方最能「感同身受」.....可是軍方卻不能說!

版主倒是蠻同意該網友軍方無「資深士官體制」掌理日常的生活管理與教育訓練的看法,就拿筆者任職軍旅期間最頭疼的是動輒接到上級的低階幕僚電話後,必須一再的向一批少不更事的上級幕僚、文書兵低頭,甚至是身邊的政戰副職幹部!他們都很年輕,有的是大專兵、少尉預官..............

記得筆者任職旅長期間,晨間保養的師部幕僚少尉○○官,從無現身督導過,但筆者旅上的實況督導永遠是最後一名,某次開會筆者提出該事,馬上遭受該「少尉預官」的蓄意「提報」後,筆者部屬「少校後勤官」則要求筆者忍耐,否則會給他帶來業務上的困擾!其後復又為了一位少尉預官督導軍械時,要求全旅的主官全部佩帶手槍,否則向軍團提報,一時之間全旅的官士兵們95% 都佩掛手槍,因為該少尉預官根本不知道筆者旅上為「動員旅」官多兵少。

筆者規定全旅軍官不得要求伙房兵單獨為某位軍官煮宵夜吃,要煮宵夜就必須全旅官士兵大家都有,但惟獨筆者身邊的副職政戰處長不聽此命令。

的確,國軍的制度是有問題,方纔造成一批批少不更事的年輕幕僚及大專文書兵以自己的想法去指揮「參謀作業」,而這些參謀作業就是弟兄們所謂部隊黑暗的「原兇」.........

試問,若是在國軍各指揮與幕僚階層皆有一批30至55歲上下的資深士官坐鎮期間,而只要有這批看家的資深士官在場的地方,資深軍官行事則較有所顧忌,年輕的軍官也較易進入狀況,而老兵欺負新兵的「學長制」也將就此杜絕。

這就是為什麼在國外的軍士官體制中,上至總司令下至班排長的身邊,一定有群資深士官與各級主官同具指揮權的道理。任何階層的軍官到差時,一定有位與師長、旅長年齡相仿的資深士官帶領官士兵們進入狀況。

2001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