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問我為國家做什麼,也問國家為我做什麼?( 摘自民國78年3月人間雜誌 )

意識型態轉化,在軍中與軍校中,有不同程度的調適困難。對老的一群人來說,他們覺得「帶不動了」。對年輕的來說,「外面的機會可能更好。」社會進步對軍隊正產生「文化轉變性」的刺激。……民國七十三年許歷農將軍在黃埔建校六十週年的演講「繼志承烈,發揚黃埔傳統精神」中,向軍校學生強調,「要問我們能為國家做什麼?不要問國家能為我們做些什麼?」可是民國七十五年的一份政戰學校碩士論文「我國軍事院校學生政治化之研究」卻指出,近百分之六十的受試軍校生認為「應該問我為國家做什麼,也問國家為我做什麼?」

……社會進步的「文化影響力」開始愈來愈強籠罩「軍事社會」。這樣的從「熱戰機體」漸次到「冷戰結構」的過程,使整個社會徬徨在「戰爭與和平」之間。這樣的矛盾意識狀態,社會的應變力當然遠優於軍隊。因此,軍中文化受到最近幾年的社會文化衝擊也就一日比一日激烈。這個社會要求的不外「公平、機會」,軍隊中要求「公平、機會」的聲音也隨之提高。

摘自1989年3月「人間」第四卷第五期
「台灣職業軍人徬徨在戰爭與和平之間」

2001年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