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傷心可是不灰心,很失望可是不絕望。

紅靶機的故事/作者:朝澄

三軍大學校舍在台北市大直北安路上時,曾經進去過並在前面庭院瀏覽過的話,大概會記得許多兵器模型之中有一架蘋果紅的小飛機,小到可以放置在汽車頂上。機身上髹著「中國陸軍」字樣。 

三軍大學遷移之後,那架小飛機不知道到那裡去了。(有誰知道嗎?) 

那架紅色的小飛機是一架靶機。使用時是由大飛機帶到高空,大飛機的速度使得小飛機有大量空氣進入、同時點燃油料使衝壓式的噴射發動機產生向後推力。大飛機便將小飛機鬆綁,小飛機就可以自行飛行用為防空火砲的靶子。簡單的只能循一定航線飛,複雜的可以接受遙控改變飛行狀態。三軍大學展覽台上的是最簡單的一型。 

這架靶機當然是從美國買回來的。當然、陸軍不可能拿一架全新的靶機去給三軍大學作展示。要作為校園展示的幾乎都是用過的或是報廢的兵器。例如:戰車、榴彈砲、...、靶機。喂,喂,喂。等一下,怎麼會有用過的靶子,還能拿來展示呀? 

那架靶機的確是用過的,不過也許加油昇空仍然能飛。

大概是民國五十五年前後。 

有一天,海軍「某陽」驅逐艦在台灣海峽中巡弋,沒有任何狀況嘛,艦上氣氛很輕鬆。忽然瞭望兵報告說,海面上有紅色物件離航道不遠。艦長用望遠鏡看了一會,下令放下小艇,派出水兵去把它撈回來。 

當時撈回來的就是這架靶機。 

「某陽」驅逐艦回到基隆,便把這架靶機送到大直海軍總部。讓海軍軍官大開眼界一番之後。最後海軍決定:既然機身上有「中國陸軍」標誌嘛,就備齊公文把這架靶機送去陸軍總部,讓它回娘家。 

這個過程毫無「機密」價值,沒有人去宣揚,結果也就沒有幾個人知道。 

巧的是:「某陽」艦的副長是我親兄弟。只要是他船艦在基隆,有空就跑到我家來喝酒打屁。所以、我斷斷續續的知道這一件事。這一件事的最後發展是這樣的:我老弟說:
「上次告訴你,我們把靶機送回陸軍啦!你已經知道啦!」我說我記得這回事。
我老弟接著說:

「你知道陸軍回給我們一件公文,公文是怎麼說的嗎? 你猜猜看!」

我說,我不知道。猜也無從猜起。

老弟坐直了,喝了我的一大口陳年洋酒,說:

「陸軍回的文說, … 靶機僅供一次使用,… 請貴軍以後不必予以打撈云云。」
 
故事到此應該結束。  

原來、我老弟的「某陽」艦出海巡弋的那幾天,陸軍舉行「神箭」演習,在淡水三芝海岸上實彈射擊,發射一枚「勝利女神」力士型飛彈。飛彈轟隆一聲從地面上呼嘯而上,進入藍天白雲。

第二天,中央日報以頭號標題印著「神箭演習直接命中目標」。新聞記者不可能自己知道直接命中,這消息顯然是陸軍告訴他們的。我自己曾去美國阿拉巴馬州紅石兵工廠摸過「勝利女神」,我知道「勝利女神」不是靠直命中而爆炸,只是接近到附近就炸。不過,反正新聞記者也不懂嘛!就讓報紙唬唬老百姓、振奮民心應屬無可厚非。 

可是、海軍偏偏大老遠去撈回來一個全無傷痕的靶機。中央日報登載的只是道聽途說;「勝利女神」卻是陸軍瞄準目標而發射出去的呀。 

至於海軍後來有沒有在海上、又再看到沒被防空飛彈打中、只是因燃油燒完而飄落下來的靶機。這,我就不知道了。

------------------
作者介紹
------------------
朝澄
退除役陸軍兵工上校,軍中年資30年。美國蒙特瑞海軍研究院碩士,私立西方大學名譽博士,教育部資審教授,曾經擔任助教、工廠軍官、排長、廠長、講師、國防部參謀、副教授、教育處處長、教授。去過金門十次以上、馬祖一次、所有海軍碼頭、空軍基地甚至於樂山雷達站,只是陸軍沒有找過我去講課。軍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不幸身為兵工上尉嘛,當年曾經被一位陸軍上校指著說:你們這些不懂戰略戰術,只會拿螺絲起子的站到後面去。

75年退伍後,在經濟部工業局任外聘專家輔導全省大小工廠做改善,曾經應聘羽田機械公司顧問5年、華泰電子公司顧問5年
------------------

2002/08/07
神仙、老虎、狗
http://www.wretch.cc/blog/chaoyisun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