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 三兄妹未來 【2009/01/15 聯合報╱心遠】

有人說,厲害的算命師卜算過去很準,卻很難看得見未來;不過,我確曾遇到一個對未來說得非常準確的算命師,只是當時不知他如此高明。

三兄妹心事難決 算命師活像女人

話說民國六十七年,剛自大學歷史系畢業的我,覺得前途茫茫。而大我一歲的哥哥,自陸軍官校畢業甫一年,因成績優異,被校方留校當助教,但他憂慮升遷機會,將因此遠低於至外島服務的同期校友。

至於小我兩歲的妹妹,雖曾考上令人稱羨的新竹女中,卻因父親愛女心切,不捨小小年紀的她,天天奔波往返中壢新竹之間,所以要求她留在原校的高中部就讀。

結果,妹妹大學只考上實踐家專,跌破大家的眼鏡,加以當時我還在就讀私立大學,僅靠父親一人微薄的公職薪水,實在無法再負擔她的私校學費,只好要妹妹先辦休學,次年再考。

在準備重考的那一年,妹妹有機會至母校當臨時雇員,就一邊工作一邊準備考試。次年,仍考上實踐,此時正巧她的母校有個正式職員缺,妹妹很徬徨,不知該抓住眼前的工作機會,還是去念實踐家專,追求不可知的未來。

我們三個兄妹,各有心事難決,妹妹就聽從同事的建議,帶我們去埔心市場內算命,這是我們首次的算命經驗。

事隔三十年,我仍有三人排排坐在一個陰暗中藥行內長條凳上的印象,當時我們懷著躍躍然、新鮮的好奇心,焦慮地鵠候。那算命師身穿綠衣,面容白皙纖細得不似男人,頭上歪戴一頂綠呢貝雷帽,記得當時,我還在想,我第一次看到外表如此娘娘腔的男人。

我眼前有一群鄉下歐巴桑,耳中聆聽的是滑溜、無法辨識的閩南語。當時我還擔心,如果算命師只會講我們聽不懂的閩南語,我們豈不白跑一趟?另一方面也疑懼,我們會不會一腳踏入素來瞧不起的江湖郎中的圈套內?

說哥娶她賺財庫 論妹良人慢郎中

忐忑不安的心情,直到算命師用標準的國語與我們對話時,才稍獲紓解。首先,他提醒哥哥,說他肝有問題,建議他天天用電鍋清蒸一碗蛤蜊湯喝,還不厭其煩的詳細解說做法。事後,我猜想,可能因為他是中醫師,所以從哥哥發黃的眼睛中看出病癥。

接著他幽默的說:「你不要嫌現在認識的女朋友長得不夠漂亮,她可是你生命中的貴人。娶了她,就等於賺到一個財庫,將來事業、家庭都有依靠。」我們這才知道哥哥已經有女朋友了,哥哥登時雙手亂搖,面紅耳赤的強調她只是學校福利社的小姐,不算女朋友。

談到我時,因不夠精采,所以我印象不深,只依稀記得他說我的事業在北方,找工作一定要往北走,婚姻則掌握在自己手裡,只要我點頭,就可以順利成婚。還說我命中無子女,若真的生下一兒半女,一定要送給觀世音菩薩當義子,才可順利長大。

輪到妹妹時,則令人絕倒。他說:「妳將來的老公,個子不高,有點胖,戴個眼鏡,說話、走路都慢吞吞的。每次出門,妳都在前面,邊走邊回頭罵他:『你走快一點好不好?』聽他說話,一件事還沒講完,性急的人,可能已經腦充血了。如果有人來訪,在門前按電鈴,等他慢條斯理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由房間走到客廳,經過庭院,打開門一看,門外的人早就以為沒人在家而離開了。若遇到家中失火,等他確定起火、穿上衣服、找到鞋子、再慢騰騰出去,四處張望,決定好該向誰呼喊求救時,房子可能已經燒光了。不過,他有官運,將來事業運不錯。」

算命師邊說邊演,一下子學妹妹那個未來老公走路,一下子表演妹妹罵他時氣極敗壞的樣子,逗得我們笑得東倒西歪。瞧他說得活靈活現的,但當時的妹妹閉塞又內向,從沒敢正眼看過任何一個男生。

至於妹妹關心的就學或工作如何抉擇一事,我完全不記得算命師說過什麼。

哥娶她將軍罩著 姊妹現今如預言

回家後,我們講給媽媽聽,大家又大笑了一回。詎料,當時算命師的話,日後卻一一應驗。

哥哥終於娶了當初在軍校福利社工作的女孩。大嫂出身軍人世家,親叔叔是隨政府撤退來台的高階將領。哥哥始終是個沒長大的正義小飛俠,只要認為不符公平正義的事,管你是天王老子,他也要力辯、抗爭到底,在以服從為天職的軍人生涯中屢涉險地,均靠大嫂的叔叔為之緩頰、化解。

好幾次,他在義憤難消之際,衝動的遞出辭呈,也是叔叔幫忙,背著哥哥,想盡辦法抽回。

哥哥在他的庇蔭下,好不容易熬到年資屆滿,得以順利退休,可支領月退休俸,讓生活無後顧之憂。大嫂則在婚後,進入軍校的洗衣廠工作,現在是洗衣廠廠長。今日,哥哥在鳳山有一棟寬敞的房子,兩個女兒即將大學畢業,自己也在大陸的台商公司覓得事業第二春,從事高薪的管理工作,大嫂果然為他帶來一個充盈的財庫。

我呢?是先考上基層特考,在中壢住家附近工作,繼而考上高考,分發至台北。不諳家事,連開水都沒燒過的我,在七年的猶豫中,以當年而言算是高齡、三十歲時嫁給客家籍的老公,果真沒有兒女緣。

妹妹則在日後,經人介紹認識了當時在羅馬磁磚上班的妹夫。

他初次到我家拜訪時,瞧他扶著眼鏡,緩緩的、不疾不徐的說話樣子,一家子都是急驚風的我們面面相覷,他不正是算命先生說的真命天子嗎?不過,專科畢業的他,怎會有官運呢?

沒想到婚後,妹夫因緣際會進入妹妹服務學校新設的職業科任教。職業科裁撤後,他及時取得公民與道德的教師資格,在學校歷任總務主任及秘書等職,也算一直都是個「長」字輩的人。妹妹當時選擇放棄學業,留在學校擔任職員,工作之餘努力念書,取得空中大學的學歷,現在是學校的人事主任。

許多朋友聽我談及這個算命師的異能,不禁心動,恨不能立刻登門求教。可惜,當初我們以為他只是個搞笑的江湖郎中,所以並沒有特意記下他的名字,連那個市場在埔心的那個方向,都完全不記得了。現在想想,只怪我們有眼無珠,竟錯失與這個奇人再次聯繫的機會。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