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貼文的初稿,寫好了一段間卻擱置未發,原本想補上「網誌寫作的方向與分類看法」建議,因為眼見不少軍公教的退職人員在網誌中獨獨對「政治」火力全開,而對自身過往的公職專業經驗或看法建議甚少。要不就是,網誌名稱與內容搭不上,反倒是「歌功頌德、新聞、天氣、兌獎、網拍、交通時刻表」等,不搭嘎的全都貼在部落格(網誌)。

近日看完「龍應台__大江大海1949」,在哀慟的心情中想起,是否也該幫自己的父母親與岳母寫網誌,特別是我那已經過世的老岳父(黃埔19期)。因而先將「網誌寫作的方向與分類看法」擱置,爾後再專文論述吧。



知名的軍事小說作家「黃河(海軍備役上校)」在黃河渡網站《我的一天》中論及:----各位已經退休,領了終身俸的軍公教朋友,回頭想想我日復一日的生活,除了寫作這一項,有誰得不到?至於寫作,現今社會都拿「賺多少錢」來衡量工作的價值。成立黃河渡,截至目前為止我整整寫了三年多的「黃河的話」,每週定時刊出,沒有開過一次天窗,從頭到尾沒有一分一毫的收益,你覺得值得嗎?----------

「除了寫作這一項,有誰得不到?」
就我的個人淺見,這句話如今受網路普及之賜,可是要改寫了。君不見「部落格(網誌)、自拍照片」彈指之間皆可瀏覽與創作。因此,請不要擔心自己的文筆不好,看看網路上到處都是年輕人的火星文,而受歡迎的程度則令人咋舌。

我在Facebook的塗鴉牆上發佈一篇「微網誌(140字以內)」並隨文自謙「有所感、故提筆、無內涵、請見諒!」
將軍身份退伍的老同學,則是留言鼓勵:「退休不要管以往那種繁文縟節,看得懂至於內容又不出書投稿,隨性些不是較自然,否則曲高和寡,不是常講球打的好,牌打的好沒朋友,.......隨性就是美。」

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名片拿掉,你還剩下什麼?」
相同地,軍公教退休人員「軍階或職等拿掉後,你還剩下什麼?」
你的兒孫又如何瞭解你?

前行政院長孫運濬的兒子接受媒體訪問時,論及他心目中的父親是個回家亂丟襪子、休息時穿個短褲、喜歡和母親拌嘴的老男人……直到父親去世多年後,從新聞媒體、報章雜誌、網路上看到孫院長的相關報導後,他纔發現原來他的父親是那麼地偉大。

你我雖然沒有那麼偉大,但卻可以自己報導自己。
下圖的「熊貓老爹」,係我個人家居生活地部落格(網誌),請參考

http://yichaosun.pixnet.net/blog 熊貓老爹

 熊貓老爹.JPG

 
寫吧!不要猶豫了。
電腦不會,用手寫辨識系統或是找打字行付費代打,請旁人或兒孫協助上傳部落格(網誌),再不行就付費請人代為上傳吧。這可是比「寫書、出書」要便宜的非常多 (除非你是知名作家,那則另當別論)。

 

說不定,您一戰成名後各大媒體爭相「轉載、推介、引用、出書」。這也就是為何各大電子媒體爭相設立部落格的原因,因為不但無須付稿費、撰稿人還樂此不疲。另外,部落格(網誌)與網站還可凸顯個人的專業與水準,因此在謀職時可說是重要的履歷。至於想把部落格(網誌)用在管理工作上的,請參考我的另外兩個網站與部落格(網誌)

http://sunchaoyi.xxking.com/ 電子豬腦
A.jpg

http://www.wretch.cc/blog/sunchaoyi大陸台商廠管理實務暨旅遊經驗談4ab36e2eaee71.jpg 

 



退休生活 2001年2月 神仙、老虎、狗

本文引用網址 http://homepage.seed.net.tw/web/chaoyisun

筆者每天早上盥洗後,手持一杯現煮咖啡、點選滑鼠、輕敲鍵盤:「收、發」影音郵件並運用ICQ、MSN、8dCALL等共享軟體,實施即時「網路通訊」,節省一筆可觀的長途電話費。然後檢視自己的個人網頁與電子報,過過「主編」的癮。

另外筆者亦擔任網路老師一職,此舉可與廠商 8/2分帳、筆者80%廠商20%,然廣告須自己發;但無所謂,筆者可運用各個不同的套裝軟體,自行製作廣告、名片、教學專案管制表、財務規劃表、教學行事曆..........等,並以網路查詢客戶名單後再使用價廉的「電子郵件」大批發送,而沒有電子郵件帳號的客戶則是運用「傳真軟體」由電腦逐筆自行發送。在編寫資料的同時電腦螢幕上開啟多個視窗,同時收看第四台電視節目及網路報刊的「即時新聞」。

晚間子返家後則連線學校網頁查閱子女成績及相關訊息,並協助子女完成讀書報告資料的「網路蒐集」與「掃描器」「文字辨識」軟體的使用,以節省的打字時間。

平日習慣運用價廉的簡易「數位相機」及「視訊攝影機」擷取相關生活照片並自行列印「大頭照」作為繳交證件資料用。過年過節時將家人的問候採「影音錄放」方式傳送給國內外的親友們。

外出前則查閱即時氣象雲圖,決定是否需攜帶雨具。外出中使用PDA及筆記型電腦,並以筆記型電腦「遠端控制」或「桌面共用」的功能,開啟家中電腦的「視訊設備」或擷取相關資料庫資料。

閒暇時連線免費的「宏碁戲谷」網路與不認識的網友們,打個樸克牌、下盤象棋圍棋或跳棋,打發一下時間並娛樂一番。可惜筆者不會麻將,否則可來個網路「方城之戰」,以預防老年癡呆症的發生。

家中三部「桌上型電腦」與一部「筆記型電腦」已DIY 完成「區域網路」連線,彼此皆可分享家庭網路資料,平日也習慣下載免費的「共享軟體」以補自己的「程式設計」興趣之不足。

你相信嗎,這是「一位備役步兵上校」(筆者自己)目前的退休生活,我可以做到,相信你也可以,朋友!(寫於2001年2月)

上文引用網址
http://homepage.seed.net.tw/web/chaoyisun 神仙、老虎、狗



《我的一天》黃河二○○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本文引用網址
http://www.haodoo.net/?M=hhd&P=home

這篇文章談的是平常上班日,我在家是如何過日子。
我只是一個小人物。
小人物如何過日子有什麼重要?
是有一點重要,因為這中間可以看出一些過日子的道理。
尤其是退休的日子。
週一到週五老婆要上班,小孩要上學,早上七點到下午六點,家裡除了我,就剩那隻特別聰明的家犬──熊熊。每天我在二樓讀書寫作,熊熊在一樓看家守門。假如牠來到二樓找我,不是肚子漲了想撒尿,就是肚子餓了想吃飯。
平均來講,我每天跟熊熊講話的句數,超過我家任何人。
退休以後一個人在家生活,養一隻貼心又「不惹麻煩」的寵物,應是首要考量。
雖然是一個人在家,卻因為有熊熊的陪伴,並不感覺寂寞。
接下來就要談一談我每天的生活。
通常我睡到六點半會「自然醒」過來──單單是這一點,我就覺得自己是很幸福的人。
記得在海軍總部上班的那段日子,幾乎每天早上都在鬧鐘的鈴聲中驚醒,先是痛苦地坐在床邊閉目打盹一、兩分鐘,然後才拖著疲累不堪的身子起床。
當然,人性是不知足的。假如能天天能睡到自然醒,就不覺得自然醒有什麼可貴。
不感覺可貴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那種「起床以後沒事幹」的茫然。
假如完全沒事幹,單單是「起床」就是一件難以面對的事情──能體會這心境的人,必然是已經退休的人。
針對這一點,我安排了許多事情給自己做。
起床以後我要澆花(二十坪左右的花園)、餵魚(一池子的錦鯉)、蹓狗、洗衣服、曬衣服,全家上下(四層樓)走一圈,檢查什麼電器沒關,水龍頭或馬桶是否漏水;做完這些工作,大約要耗去一個小時的時間。
沒錯,這些工作跟何時必須起床沒有絕對的關係。也因此,我要求自己盡量比女兒起得早,在她早上下樓之前,我已經等候在一樓的客廳。
等待時我會一面看電視新聞,一面做體操。
直到女兒睡眼惺忪地下樓,我先大喊一聲「小女兒起床啦」,接著是抱抱她,同時稱讚一句:「妳是爸爸的乖女兒。」
從她開始的扭扭捏捏,到現在的面露微笑,我很清楚退休這幾年父女關係改善許多。
女兒出門上學,我就一邊看報紙、一邊上廁所。
大約在十年前,我因為便血而懷疑自己得了腸癌。上網查資料,發現腸癌的症狀之一是大號的習慣改變。
大號還能有什麼「習慣」──我感到莫名其妙!
進一步追查,才曉得健康的人每天都在固定的時間大號。
真是笑話,我活了四十年,從來不曾養成這個習慣。
假如定時大號才是健康,我不就過了四十年不健康的生活?
我壓根就不同意那樣的講法。
沒想到,退休之後每天過著規律的日子,不到兩個月就養成起床以後固定大號的習慣。
接下來八年多,雖不敢說是百分之一百,最起碼一年有三百六十天都是在起床以後大號。
每天能夠定時、從容,一邊看報紙一邊上大號──這是多麼幸福又健康的生活!
便血的狀況也改善許多。
退伍前每個月都會碰到幾次,情況往往很嚴重。
如今是一年碰不到幾次,情況都很輕微。
提早退伍別的我不敢講,保證健康許多,將來也必定多活幾年。
上完大號,接著洗澡。如果天熱就洗冷水,天冷才洗熱水。
洗完澡,渾身乾淨,感到格外的神清氣爽。
這時才吃早餐。
講起來很多人或許難以相信──我的早餐幾乎是千篇一律的燕麥片泡牛奶(請參考《突破逆境的方法》,裡面有更詳細的說明)。
食欲是人與生俱來的生理需求。我也有食欲的需求,然而和尋常人比較起來,似乎收斂了許多。
當年在國外讀書兩年,每天的早餐就是兩個甜甜圈、一杯咖啡──從來也不會厭惡、從來也不會特別喜歡。
整整兩年,我不曾懷念什麼燒餅油條、稀飯豆漿……,或是任何小時候習慣吃的早點。
我不是不懂得享受。可是,假如只為了自己,而且要花太多的力氣,我寧可退而求其次,把吃飯當成是一件工作。
既然是工作,就沒有喜歡不喜歡。
後來年紀漸漸大了,曉得飲食對健康的重要,我就選擇燕麥當早餐。
天天像吃稀飯一樣把燕麥當早餐,還是那句話──從來也不會厭惡、從來也不會特別喜歡。
燕麥吃完再喝一杯不加糖,只加鮮奶的即溶咖啡。
是鮮奶而不是奶球,更不是粉狀的奶精。
試試加鮮奶的咖啡,那可比奶球或奶精都要香醇。
喝完咖啡,再泡一大壺綠茶。
只用一個綠茶的茶包,卻泡了七、八百CC的開水。
我不善飲茶。一斤幾千元或是幾百元的茶葉,在我口中沒有太大的差異。
也因此,我選的茶葉只是大賣場就買得到的普通茶包。
還會特別比較一下,例如哪一家打折、哪一家附贈什麼,反正是什麼便宜就買什麼。
進入喝茶階段通常已經過了八點,此時我坐在電腦桌前──這才是我正式上班的開始。
打開電腦,先是上網看伊媚兒。
退伍之後我很少外出應酬。除非重要急迫的事情,也很少打電話與朋友閒聊。伊媚兒可以說是我與外界唯一固定的連絡管道……;寫到這,熊熊走了過來,下巴暖暖地放到我的大腿上面,兩顆圓圓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著我。
看看這時間,應該是牠想外出撒尿。
我才站起來,熊熊就興奮地左右亂竄──明顯地告訴我「站起來」是正確的回應。
牠跟著我的腳後下樓,外出,果然在門口撒了一大泡尿。
再回到客廳,牠一躍跳上沙發,舒舒服服地蜷成一團。
我作勢要掐牠、刺牠、抓牠……,牠理也不理我。
沙發狗──這是我對熊熊最新的認識。
現在再把話題拉回來。
伊媚兒是我與外界唯一固定的連絡管道。假如不是急事,都請透過伊媚兒與我連絡。也由於我不是經常上線,請容許我有一天的回應時間。假如不巧外出旅遊,那可能要等上好幾天。
不管如何,對於讀者的問題,我盡可能在第一時間回應。
處理完伊媚兒,接著才是寫作的時間。
也不一定都是寫作。假如沒有題材,或是暫時缺少靈感,我就讀書。
能夠邊聽音樂邊喝茶(或是咖啡),同時看一本有趣的書,這就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管他外面日曬、風吹、雨打,沒有人吵你、沒有事情煩你、沒有任何應酬,你陶醉於一個作者的思想之中,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內急了就上廁所,餓了就吃飯,渴了就喝水──完完全全從容、自我的生活──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退休以後想要日子過得不空虛,至少要培養一項嗜好。
所有嗜好之中,讀書花費不高又有意義,應列為第一首選。
讀書是一種習慣。
習慣需要逐步養成。
十五、二十年以前,我是什麼書都不讀的粗人。
開始寫作以後,我開始讀一些和寫作題材有關的書籍。
即使有關,經常也讀得我哈欠連連、神遊太虛。
可能我強迫自己讀了十年的書,
這才養成喜歡讀書的習慣。
我什麼類別的書籍都有興趣。至於書籍的來源主要有四個管道──好讀的電子書、購買的新書、市立圖書館借來的書,或是台大圖書館借來的書。
大部分都是免費的來源。
市立圖書館借來的書以小說為主,台大圖書館借來的書以專業為主。
例如寫《玉蠱情》,我向台大圖書館借了十多本和玉有關的書籍;寫《蒼煙鎖海》,借了二十多本和甲午海戰有關的書籍。
隔行如隔山,每寫一個主題都要研讀許多陌生領域的知識。以前必須仰賴實體書,查來查去很耗時。如今網路發達了,大大縮短了查資料的時間。
作家如果不熟悉網路,不曉得哪種資料應該到哪兒去查,就如同籃球選手斷了一隻手、足球選手斷了一條腿。
為了充實小說的情節,除了讀書,另一種途徑是看電影或連續劇。
好比說寫《替天行道》,我看了十幾部和法院判案有關的電影,另外還看了日劇《HERO》。
有時候看了七、八部電影,可能才激發出一個小情節。
也不是說所有「上班」時間我都處於工作狀態。若是碰到好節目,例如王建民出賽,我可是什麼事都不幹,專心地坐在電視機前看他比賽。
有時候也會觀看有線電視播放的好片子,或甚至前往郊外走走。
假如在寫作,我的耳邊必須有音樂。
那種鴉雀無聲的環境,我的靈感也是悄無聲息。
邊聽音樂邊寫作,思緒反而比較容易集中。
一旦投入寫作,我不是什麼事都可以置之腦後的作家。偶爾要應門、偶爾要接電話、偶爾要出門辦事、偶爾還要照顧一下瓦斯爐上燉的肉湯。
可恨的是,每個月平均會接到十幾二十通的詐騙電話。
接多了詐騙電話,還真讓人訝異這些騙徒的想像力。
如今我是以不變應萬變──管他是不是詐騙電話,只要在電話上談到和錢有關的事,一概相應不理。
即使是馬英九親自打電話要我去領錢,也是不理。
如此這般,一直「工作」到十一點或下午一點。
彈性很大,完全看當時的靈感以及體力。
我絕不勉強自己坐在電腦桌前。
如果累了,想睡,必定提前午餐。
我的午餐非常簡單。
還記得二十年前,當時我服務於海軍總部,有一天前往中科院開會。中午路經僑愛新村,臨時回家,看到父母吃的中餐──簡簡單單的幾道剩菜,看得我差點沒當場流下眼淚。
如今退伍了,才發現自己比他們當年吃得還要簡單。
父母還會熱幾道剩菜。
我連剩菜都懶得熱,通常是一杯沖調式「納豆蕈菇湯」(健康食品,又稱元氣湯),再看冰箱剩下什麼。
不是剩下什麼「菜」,而是一塊麵包、一只燒餅、一個包子……,那種丟進小烤箱、微波爐,幾分鐘之內就可以吃的食物;吃完以後也只要清洗一個杯子、一個盤子──從開始到結束,大約十分鐘就能搞定一切的簡單午餐。
午餐結束就刷牙,洗臉,上床,伸一個大大的懶腰睡覺。
我的午睡不長。假如睡得沉,二、三十分鐘就足夠;假如半睡半醒在思索什麼事情,通常也不會超過一個小時。
午睡起床先用冷水洗臉,提振自己的精神,再喝一杯咖啡。
邊喝咖啡邊看電視新聞,了解今天發生了什麼大事。
多半是狗屁倒灶的政治事件。轉了四、五台,罵了三、兩聲,咖啡喝完就上樓到書房,打開電腦繼續工作。
我早餐、中餐吃得簡單,量也不多,大約下午四點就會出現飢餓感。
如果餓了,就下樓吃一些水果。好比說一根香蕉、一小串葡萄,或是一粒橘子、蘋果。
如此這般就可以撐到晚餐。
往日三個小孩都要回家吃晚飯,我就工作到五點半左右,然後動手準備一家五口的晚餐。
為了簡化手續,晚餐都是單一選項──蛋炒飯、牛肉麵、炸醬麵、焗雞肉飯、意大利肉醬麵、海鮮麵……。我快手快腳,通常半小時可以搞定晚餐;而且邊烹飪邊清潔,完成時廚房也不會太亂。
我有一點做菜的興趣和天分,做出的成品通常在水準之上,從不曾遇到家人抱怨「不好吃」的場面。
誰敢抱怨,下次就換誰做!
如今老大、老二讀大學住校,小女兒在岳家吃晚餐,老婆從台北開車回家的時間難以控制,許多時候就我一個人在家吃晚餐。
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晚餐多半是冰箱裡面的剩飯剩菜。
偶爾心情好,下廚動手做,也必定是簡單的晚餐。
費時費工的晚餐,只有週六、週日一家人都回來的時候。
那兩餐肯定是滿桌的菜餚,再視用餐的人數配上一、兩瓶紅酒。
我對食欲的控制可收可放。單單為自己開火動刀動鏟,我寧可不吃。
由於晚餐的習慣,我體重的變化成為周而復始的循環──週日晚餐以後大約七十六、七公斤,週一開始逐漸下降,直到週六早上最輕的七十三、四公斤。
強力克制了五天,放縱兩餐就前功盡棄,真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啊!
晚餐以後,原則上我不再碰電腦。
對我而言,坐在電腦桌前就等同上班。
雖然不上班,還是有家事要做──餵狗、蹓狗、倒垃圾,和回家的老婆和小女兒聊幾句,然後一邊運動一邊看電視。
以前我是走電動跑步機,每天快走二十分鐘,可以走得一身大汗。
走了兩、三年,跑步機故障了,如今換成踩健身腳踏車。
踩腳踏車比較緩和,大約十五分鐘,才熱身就收手,然後去浴室洗澡。
假如天氣冷,沒有絲毫流汗的感覺,也可能省略不洗。
晚上不洗澡的次數,一年應該不到三、四十次。
洗完澡,大約在八點到九點之間,就到了我躺上床,舒舒服服地讀書,同時暖呼呼地陪養睡意的時刻。
人一生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待在床上。
也因此,我對床墊、枕頭、被子的要求絕不妥協。
只要睡得不舒服,就毫不考慮地更換。
許多人捨得為偶爾搭乘的汽車花上幾百萬元,為何不願意為長時間躺在上面的寢具花個十幾萬元?
別說十幾萬元,七、八萬元就能夠買到很不錯的寢具。
回頭看看你的寢具,總共花了多少錢?
不必買多麼高貴的床,重點是枕頭、彈簧墊、被子,再加上床頭音響、床頭燈──用一點心去布置、花一點錢買喜歡的物品,躺在床上讀書就如同置身天堂。
我不強迫自己讀不喜歡的書。讀了三、四十分鐘假如還是覺得沒興趣
,管他別人說多棒,絕不再往下看。
我也不勉強自己硬撐。只要感覺睏倦,不管當時幾點,必定倒頭就睡。
我最常入睡的時間在十二點左右。
如果睡得早,半夜醒過來,也可能開燈繼續往下讀。
甚至清晨四、五點,忽然有了靈感,立即起床寫作也有可能。
反正退休在家,沒人管我,也不必做給誰看,凡事隨性。
雖說隨性,我大部分日子過得極有規律──何時睡、何時起床、何時洗澡、何時上廁所,什麼時候做什麼事,吃什麼、吃多少,喝什麼、喝多少……,幾乎像個機器人一樣缺少變化。
我很滿足這種生活。
各位已經退休,領了終身俸的軍公教朋友,回頭想想我日復一日的生活,除了寫作這一項,有誰得不到?
至於寫作,現今社會都拿「賺多少錢」來衡量工作的價值。成立黃河渡,截至目前為止我整整寫了三年多的「黃河的話」,每週定時刊出,沒有開過一次天窗,從頭到尾沒有一分一毫的收益,你覺得值得嗎?
如果是你,你願意嗎?
有位朋友批評我是一個「極沒有生活情趣」的人。
我從不這麼認為。
不過,我承認自己過得平凡平淡。
然而在平凡平淡的同時,又感覺怡然平靜,心底隱隱然地有一股幸福感。
幸福的感覺有時候不在於你擁有什麼,而在於你付出了什麼。
想想看我為家人的付出。
想想看我為黃河渡網友的付出。
有人值得你付出,不就是一種幸福嗎?

黃河 二○○九、三、二十七

神仙、老虎、狗  http://chaoyisun.pixnet.net/blog

上文承蒙 黃河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黃河渡」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