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七十六年六月一日是我在汀洲路三總實習的第一天,地點在十字大樓一般外科軍人病房。前一天跟我交班的是一位M81的學長,描述有一個病患從80X醫院轉過來,是空降部隊的傘兵。他因降落時傘沒開,整個人摔進樹林,肚子被樹幹穿破,在80X醫院開刀時將壞死的腸子割除,先暫時做了人工肛門,並在腹部右方做了引流管,用來排除手術後滲出的體液。

我遵循交班的指示,每天替那傘兵的傷口換兩次紗布。幾天過後,看到那個引流管,我的心裏感覺毛毛的,怎麼會有異味,還有一些黃綠色的分泌物。真的很不好意思,實習第一個月就把病人傷口搞成這樣。依正常復原過程,手術後引流管兩個禮拜會被拔掉,但現在分泌物卻越來越多而且非常臭。本來一天換兩次紗布,後來要換三次,然後是四次,每天最後一次是護士小姐在值班 Intern 睡覺前把他Call來換的,因為實在太臭了。説也奇怪,那位傘兵病人並沒有發燒,總醫師也沒責怪我。每當查房時,查到那個病人,我的心總是怦怦地跳。

這樣三個禮拜過去,距離那傘兵第一次在80X醫院開刀快兩個月,總醫師決定要把人工肛門的腸道接回去。第二次手術時,那傘兵的肚子再度被打開。劃開肚皮的當下,手術台上四個人 (總醫師、住院醫師、我、助手小姐) 驚訝得不敢說半句話,氣氛嚴肅持續至少二十分鐘。那傘兵的右側骨盆腔內竟然有「一疊」泛著黃綠膿液的紗布,謎底終於解開!出了手術室之後,總醫師對此事隻字未提,但從那膿臭的引流管我意識到軍醫的腐敗與沒落。軍人生病無法在軍醫院裏感受到友善的關懷,很自然會把那種不愉快的感覺告訴他們的家人,這也難怪許多人不敢進軍醫院看病,「厚軍ㄟ垮,甘醫ㄟ后?」我台語講得不好,這句話是跟病人學的。

我目前任職於台北榮總,有一回我替一位病人做超音波檢查,一眼望去就覺得他是軍人,問他為何不去三總看,那樣不必花錢,他回答 : 在榮總看比較放心。又有一回門診,一位五十多歲的榮民來追蹤B型肝炎,他說以前是在三總看,現在退役了轉到榮總來,從他的語氣中我發現在他的眼中,榮總是遠遠優於三總的,並且慶幸自己以後不必再去三總看病。我知道許多三軍官校畢業的軍官是根本不相信軍醫院的醫官,那些肩上現在掛著星星及以前掛著星星的學長們,難道不覺得慚愧? 還是自我感覺良好? 許多學長位居要職,一輩子依賴軍醫而活,從來沒有在外面混過飯吃,以為軍醫院就這樣做也有病人來,從沒有用局外人的角度來看軍醫,二十多年來一個個都是過水將軍,眼光自然短淺。我民國七十一年進國防醫學院時,台灣民間的醫學院只有台大、陽明、北醫、高醫、中國、中山。我畢業時,成大、長庚相繼掘起,陽明也在榮總立足生根,國防老前輩們打下的江山在後輩學弟的糟蹋下一寸一寸地流失!


本文引用自 http://www.wretch.cc/blog/wleemc/10161632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