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令1
 
間隔22年後,重回七哨、同一位置。

寢室

黃清信

七哨E2-038據點,也是排部所在,就在坑道內寢室用三合板隔出三分之一的空間當排部。那位專二期排長只比我早幾週報到,是連上最菜的軍官。新任排長找了班哨羅老哥當傳達,老兵還有幾個月就要退伍,已經可以在班哨內站衛兵納涼養老,就推荐最菜的我去接。

班哨其他老兵探頭來說:太菜了接排傳令不好...,詢問班長意見,他要我自己決定。排傳令(正確應稱為傳達兵),福利不少,尤其是對新兵而言,不必大輪衛兵,每晚只站一班10~12固定班,但是要跟著排長外出查哨,時間就一個小時左右。

排傳令交接,羅老哥先教會我分解結合排長的65步槍,幾天後又教我45手槍,這麼一來擦全班哨的槍枝,全都是我的責任(最菜的擦槍,也是傳統)。

又特別提醒我排傳令可不是奴才,排長丟衣服或被單要你洗,全部就往小店裡送,再把號碼牌給他,讓他知道只可以幫他拿去送洗,但沒有義務幫他洗衣服。他還帶我到浴室旁戰備道石縫中,用手指著:看到沒有,那是排長的黃埔袋之前要我洗,就一直塞在這裡,管他去死!

每天三餐與連傳令、其他排傳令長官桌打飯菜,飯後要收拾、洗碗筷,不必與部隊集合、凸體能、唱歌答數進餐廳。晚點名後,當有老兵跳出來喊出:「比我菜的留下」時,排長會說:黃清信、你過來。當向值星班長舉手敬禮:報告出列時,我就能感覺到,背後無數同袍的目光,早已自動將我「趕出列」,我不在是那種可同甘共苦的袍澤,不在是什麼話都可以明說的戰友。

白天還是要出公差,他們會刻意的酸言冷諷:「怎麼來這裡,沒叫排長安排較涼的公差...」就連梯次相近,早先已經建立起友誼的同袍,眼光也變得異樣了。

幾天後,就向排長說明並請辭,排長二話不說:准了。做回原來自己、真是自在;與大家大輪衛兵、心甘情願;與同袍一起被操、不必當個特別份子。當成為長官眼裡的紅,確是了大多數同袍眼裡的黑,不管紅或黑,我願意站在多數的一邊。

排長也沒有另外再找傳令,只要不是我衛兵時間,排長還是拉著我一同去查哨,排長習慣手上拿支撞球桿,我就揹著65步槍。與排長走在一起從沒有想過要得到任何好處,只有一種理由,排長也是同袍,同袍都需要互助。

查哨,雖然只有一排三個哨,狀況還真多。

我們從不帶手電筒,即使暗夜再黑,我們對環境熟悉,那個哨所鐵門裝有銅鈴或鐵罐;第幾個階梯會有電鈴、釘板;什麼時間衛兵特別會偷懶,都瞭若指掌。

有回到六哨查哨,遠遠看見一點紅光,在暗夜那一丁點光實在是太醒目了,心想是那位仁兄也太大膽了,抽菸也不用手心遮一下,當走近一看我們被騙了,那是個用蘆葦編成的假人。

排長好!!六哨衛兵張O章已經持槍,站在新建廁所屋頂上大聲喊著,把我們嚇一跳。排ㄟ,我老遠就看見你們了...。這欺敵點子不錯,尤其是那支點燃的菸很有創意,會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忽略了周遭動靜,六哨班長三冬的朱O義真不是蓋的話,經驗豐富。

有回查完哨經過海漂站,聽見裡面有人走動的聲音,是有小偷在偷海漂實物!還是真的有狀況!排長輕聲對我說:拉槍機、關保險。我們就蹲在暗處等待了好一會,聲音消失了。

回到班哨要清槍時一看,哇靠!剛才一緊張居然把關保險轉成全自動。排長在旁邊看了直罵:好小子,你在給我混、左右不分,居然連保險與全自動都能給我搞錯了。

排長待我很好,有天已經是陣地關閉時間,排長他直接帶我上小店,叫了兩碗煮泡麵還加了顆蛋,我正吃得納悶時。排長說:今天是我生日...。幾天後排長又丟給我一罐克寧奶粉,清楚記得上頭還印有「軍公教福利品,禁止轉售」字樣。對著我說:剛報到比較不能適應,看著你是越來越瘦,會讓別人以為國家虧待了你...。再過幾天我將回官校支援教育班長三個月,記得喝完了自己再去買...。就是那罐奶粉讓我記得很久,奶粉有價,真情關心無價,尤其是在外島。

排長與羅老哥都在 facebook 社團內,當年真是謝謝您們。


承蒙 黃清信 先生同意,引用他的「臉書」系列文章,特此致謝!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