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軍2


https://youtu.be/0JIqo5zmPJk
若網頁無法觀看,則請點選 YouTube連結網址,前往 YouTube觀看。


韓國人的「軍旅生活」

陳慶德  聯合報 鳴人堂 2015-07-22(上)、29(中)、2015-08-05(下)

學長對我說:「幹你娘勒……有什麼地方比起軍隊,更方便自殺啦?!你怎麼還不趕快去死一死啊?」

(“너 이 새끼 이렇게 자살하기… 좋은 곳[군대]이 어디 있어. 얼른 자살해.")

——2015年4月24日,韓國PX兵自殺者遺書。

晚上十點半,今天算是比較早離開研究室的我,與學長打了通電話約見面,在走回我居住的大學洞的路上,越夜越美麗的韓國街道,已經嗅到濃厚的酒味飄散在空氣中,不時見到喝得醉醺醺的人,一搖一晃,一邊對同行的夥伴高聲量喊著:「我們繼續續攤吧!」身旁的人也附和著:「當然啦!我們第二攤去喝燒酒啦!」

在這樣的夜晚,要留心避免與醉漢們有肢體碰撞,即使不是我主動去撞他,但也要小心意料外的可能衝突——避免與醉漢發生口角,甚至會發生拳腳相向的情況。

在與學長約好的韓國漢堡店Lotteria(롯데리아)門口不遠處,我看到學長一身輕裝的等待著了,便快步趨前打聲招呼,我可不希望在特別強調「長幼有序」的韓國社會,還大搖大擺的讓學長等待,與學長碰頭見面,我以韓國人習慣的動作依序點頭、握手問好,學長還是那句老話,「慶德,喝一杯吧!」。

即使今天是一個禮拜剛開始的星期一,那又如何呢?對於韓國人而言,喝酒是沒有分星期幾的。

我們來到最近韓國很流行的自助式酒吧,也就是「啤酒倉庫」(맥주창고),一進去店內,牆壁上有四五個大冰箱,放滿來自世界各國的的啤酒,其中包含中國的青島、韓國的Cass、日本的麒麟、德國的黑啤酒等等,啤酒的價錢則貼在冰箱的玻璃門上頭,一目了然。在韓國,這樣的自助式酒吧,跟一般要點下酒菜的酒吧相較,價錢更顯優惠,最便宜的當地啤酒,諸如Cass、Hite,2500韓幣上下就可以飲用一瓶180cc的玻璃瓶啤酒,而這樣的「啤酒倉庫」,還歡迎客人外帶食物(唯獨酒精類不行)進去,商家賺得就只是酒錢。

學長選了德國黑啤酒,身在韓國當然要入境隨俗,要喝當然是韓國啤酒,於是拿了最便宜的Cass來喝。當然,除了入境隨俗的理由之外,我也知道,韓國社會中諸如學長、年紀大的長輩都有請學弟妹、後輩的習俗,大家都是學生,等會付帳也不好讓學長破費。

拿好店內免費提供的下酒餅乾,我們倆就這樣面對面坐了下來,學長先開口了:「慶德,聽說你最近在寫韓國文化的文章,小心點,在韓國有人注意到了。」

「是喔,我才剛寫一、兩個月。」我好奇學長怎麼會知道這個消息。

「你啊,可別韓國寫的太壞,韓國人可是很愛『面子』(체면)的國家,當心被韓國人公幹啊!」學長擔心說著。

「呵,學長,韓國語中不是有一句話,叫做『越被人家公幹的人,活得越久』註1,且學長放心吧,我寫文章一向是描述的,別忘記我們是學『現象學』的,描述重於論證,說到這,我倒是擔心我上次寫台灣文化的東西,提到花蓮的『東大門』夜市,不小心在文章加上了我的價值判斷,結果,那篇文章在台灣可是出了亂子!」

「花蓮『東大門』?那是什麼東西?」對於習慣買衣服就逛東大門的韓國人而言,真沒料想到到台灣也出現了「東大門」了。

我滑了滑手機,秀出了FB的文章,無奈嘆口氣說:「要不是對自己的國家台灣有愛,我也不會在文章內加上價值判斷吧?」

學長笑笑的,繼續問我,「那你最近寫韓國什麼東西?」。

「最近啊?我寫韓國的自殺現象,已經寫了漢江、學校,以及消失的跳軌自殺,因為我真覺得,台灣人只看到『韓國是個自殺率很高的國家』,卻從來沒有去深入探討之,當然,我是奠立在韓國人發達的被害意識上這一主題進行寫作,但仍有待努力。」

「自殺?被害意識?這一旦被韓國人發現,你可能會出名喔,小心點吧!韓國人可是不太喜歡有外人評價『我們』韓國人的。」學長擔心的說。

「呵呵,沒關係啦,我只是誠實的說出我看到的。說到這,學長,我今天想聽你的故事!」

「故事?什麼故事啊?」學長喝了口酒,意味索然的看著我。

韓軍1  

韓國另一自殺的場域:軍隊

如我在先前的撰文《他人即地獄:韓國人的自殺(他殺)》《二論:他人即地獄:韓國人的「出世」教育》以及《三論:他人即地獄:韓國美麗的地下鐵》這三篇文章,分別探討了韓國人平日練習死亡的儀式——喝酒,死亡場域——學校,以及在當代被韓國人掩蓋的地鐵跳軌自殺等等,不知讀者是否有發現到,這三篇文章都是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人可以從這樣的場域逃出。

例如在職場上被解雇、做生意失敗時,人真有決心,搞不好湊一湊存款、心臟夠強的話,還可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繼續在這樣的「間差社會」奮鬥;學校也是這般,書念不好,但是考試終有結束的一天,學生終有一天離開學校、走出校門,且真的對讀書沒興趣的人,唸個職業學校,學得一技之長,即便日後無法致富、晉升到上流社會,做為人上人,但是把自己搞得漂漂亮亮,搞不好還可以嫁個好老公、嫁入豪門;同樣,地鐵月台上的跳軌自殺,藉由一道道玻璃門被掩蓋死亡的氣息,那麼,我好奇的是,在號稱「自殺率最高的國度」,他們另外一個死亡場域,也是最容易發生自殺的地方,「軍隊」,又該如何看待它?

這裡的「軍隊」、「部隊」,應限制在義務役從軍的「軍旅生活」,跟前面三篇死亡分析不同處,這個場域是韓國人(男生)「被動」、「強迫」進入之,且迄今,2015年服兵役還是韓國國民的義務,男性一成年(十九歲),若是沒考上大學,馬上就要面對完全喪失自由,體會到完全不同於自己過往生活的經驗,一種完全喪失自由、面對疾言厲色的他者,同時也可能是他們人生第一次,也是最無奈的場域——「我們」的部隊,義務役的「軍旅生活」。

「部隊生活啊?……」學長低頭突然沈默了一下……約莫過了30秒,他抬起頭反問我,「慶德,你真的想知道嗎?」

「嗯嗯,當兵是台灣一群男生混在一起,除了女人以外永遠講不完的話題,韓國男生不也是這樣嗎?」

「呵呵,韓國也是這樣沒錯。但是,說真的,我對我自己的部隊生活沒有太好的回憶。」學長說完這句話,喝了口啤酒。

韓軍3  

我看著學長沈默的喝酒,心想還是由我主動提出問題來吧。「那學長什麼時候入伍的啊?」

「什麼時候進去的啊?一般來說,韓國男性大約在大學一年級結束後,就開始進入部隊啊!因為韓國大學第一年,還沒有分科分系,所以男生那時候,大多上大學玩一年之後,為了自己以後的課業發展、生涯規劃,大多在大二時去當兵,等退伍之後才能好好規劃接下來的人生,當然也有人唸完研究所碩士去當兵的,但是他們是服另外一種比較輕鬆的職務,諸如教士兵課業、英文等,雖然輕鬆,但是役期比較長,都三年多呢!」

「是喔,所以韓國人大多是在大二去當兵喔!這跟台灣情況可是不相同呢。」我附和著。

「對啊,而且你知道,萬一在大一時交女友的話,我可以跟你保證,男生當兵後,女生百分之九十五一定分手啦,什麼天長地久,抵不上當兵時間的折磨啊!」學長笑著說,「而且,當兵前,一定要跟女朋友『來一下』的,不然等你去當兵後,你女友之後『來一下』的對象一定不是你啊!」

「這麼黑暗啊?」,看來學長似乎已經打開話匣子了。

「你們在台灣入伍後,什麼時候放假啊?」學長問著。

「有將近四周的新兵訓練,其中還有懇親會,之後訓練完畢,會放個五天四夜左右的假!」我印象模模糊糊的回憶起在台灣當兵的時光。

韓軍4  

「四週?」學長臉上露出誇張的表情,之後說:「我們韓國人當兵,第一次放假是一百天訓練之後,就是三個月之後!我印象中,也是一百天之後放個五天四夜的假。」

「一百天?」我笑笑的說:「那不是韓國男女談戀愛,交往到第一百天的『百天紀念日』(백일기념일)嗎?」

「之後,下部隊你們又是怎麼放假?」學長繼續問著。

「我的部隊是屬於輪休的,大約兩週放一次,算排休的,而我記得台灣陸軍好像是逢六日就放假吧?」

「逢六日就放假?」學長表示更不可思議,他一口飲完手上拿著的啤酒,「你知道,九個月沒有放假的感覺是什麼嗎?」

「九個月?」我心想九個月在台灣都快當完兵了吧?

「沒錯,我曾經九個月沒放過假,等到放假當天,我走出營區,還回頭望向營區,究竟我的人生是在軍營,還是在軍營外?那種令人困惑的感覺至今依然很強烈。」學長吃了口餅乾,繼續說:「雖然我也是退伍快十年多了,但是,我還記得,我們部隊還有人將近十一個月都沒有放過假,很扯吧?在當時,放個兩次假之後,差不多就快到退伍時間了。」

學長看看桌上的空酒瓶對著我說:「慶德,你等我一下吧,我再去拿瓶酒來喝。」

學長起身往座位後方不到五十公尺的大冰箱走去。

九個月沒休假?有哪個女朋友會等當兵的男友這麼久的呢?九個月都沒見面,搞不好都忘記長相了。

我拿起一邊的手機,查閱韓國目前當兵的役期。

韓國兵役法註2規定,只要是二十歲成年的韓國男性公民有服兵役的義務,隨著兵種不同,服役期限也不同,如同上面言及,碩士班畢業,有一技之長的,勤務較為「輕鬆」,但役期卻達三年之久;再則除非是真的患病、肢殘到無法當兵,就一般情況而言,韓國陸軍服役時間為二十一個月、海軍為二十三個月,空軍則是二十四個月,算一算,大約服役時間,也都要將近兩年之久。

當然,更別提學長在十年多前的入伍,搞不好軍旅生活更長。

而這時,學長拿了瓶新啤酒重新坐回到我面前的座位上……

註1:
韓語俗語:욕을 많이 먹어 오래 살 것 같다. 韓國人用來消遣自己言論遭攻擊時安慰之語。意指遭人攻擊者,可要活得久一點,來見證他的論點是否正確與否。
註2:
兵役法(병역법),韓國於1927年制訂改名所修訂的法令。更多資料請參閱韓國兵務處

韓軍5

*編按:與作者對談的學長拿了新的啤酒回座,繼續韓國人「軍旅生活」的話題,這一篇談到韓國義務役的薪資,你絕對想不到。

我還記得兒子在自殺前,常跟我說:「媽,在軍隊裡,錢包裡不能有錢啊!」

(아들이 '지갑에 돈이 있으면 안 된다'고 했다.)

——2015年5月12日,韓國自殺PX兵母親的訪談。

「慶德,你在看什麼?」學長回到座位上,問著正在刷手機的我。

「韓國人服役時間啊。」

「你們台灣也是義務役吧?要當多久呢?」學長拿起在桌上的開瓶器。

「我記得我那時候是當一年!」

「一年?」伴隨著學長的驚呼聲,開瓶器似乎發出抗議聲一般,「碰!」打開啤酒,他睜大眼睛望著我說,「一年啊!台灣人可真幸福啊。」

「可是,學長你們當兵有領錢吧?」我試圖提出許多問題,除了之前聊到的韓國服役時間將近2年之久以外,會造成韓國部隊內自殺事件頻傳,想必事情沒有那麼單純吧,「那時候,學長每個月月俸大概領多少錢啊?」

「領錢領是有領,但我記得那時候好像一個月領八千多韓幣吧?」

八千多韓幣?若以最差的匯率台幣1比韓元30來換算,不就是大約台幣兩百多塊嗎?學長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兵兩年,每個月基本工資——台幣兩百?

「真的假的啊,學長?那你怎麼活啊?」,我半信半疑的又滑起手機準備搜查資料……

韓國1970年代到1980年代中期,一、二等兵士的薪水大約只有韓幣3000-4000元左右,若以匯率台幣1比30韓元換算,基本上約為台幣100元上下;而從1995年之後,韓國調高月俸,一等兵為8400元韓幣(約台幣兩百八十元上下),到班長為1萬1700韓元(約台幣四百元上下)註1

我想當年學長的月俸應該是落在不到2萬塊韓幣月俸的1995年代吧?

而截自目前2015年,韓國「兵士」(指得是義務役,非軍校出身、職業軍人)月俸,一等兵12萬9400韓元(約台幣四千元上下)、二兵14萬元(約台幣四千五百元上下)、上兵15萬4800韓元(約台幣五千元上下)、隊長17萬1400韓元(約台幣五千五百元上下),即使跟20年前的兵士月俸比起來,多了十倍以上,但是這樣低薪士兵,連韓國國內新聞,也把韓國的士兵月俸跟台灣、墨西哥、伊斯蘭等等國家做比較,批判「韓國的義務役的薪水,是全世界最低的」註2

韓軍6  

「對啊,當兵時間兩年就算了,還領這樣的薪水,真覺得我在軍中到底是為了什麼?但也沒辦法,為了『我們』的部隊,『我們』的國家」學長無奈地喝了口酒,繼續說道:「但是,在軍隊中有錢也沒用啊,沒地方買東西啊。話說如此,我那時候當兵也有個好處,就是香菸錢特別便宜,因為那時部隊還有提供免稅香菸配給(면세 담배 지급)的制度,一包香菸韓幣200塊就買得到,甚至有的還是免費,但是自從2009年之後,這個制度就被廢除了,現在即使士兵月俸調漲,買一包煙也要韓幣4000元以上,根本是月俸全拿來買香菸還不夠用呢」。

聽到此,我想原本不抽煙的男生,來到部隊服役,不學會抽煙排解壓力也不行吧?且直覺得韓國士兵的月俸,真的是低到不行。

「但是,學長你在軍隊內有什麼印象特別深刻的事情嗎?」我又繼續問到,順便提起自己的當兵經驗,「我記得當年在台灣當兵時,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每天要打掃落葉,甚至曾有過一天花四個小時擦一塊鏡子的經驗,真的都快把那片鏡子擦到破了。」

「是喔?打掃、擦鏡子都還好吧?」學長笑笑地回了一句,「你知道什麼是숫누에나방嗎?」

「숫누에나방?」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韓語單詞,雖然我的韓語能力不算差,但是,這應該算是高級韓語單字吧?

숫누에나방,昆蟲綱鱗翅目家蠶蛾科,雄性全蟲,即所謂的「山蠶娥」,又稱「原蠶娥」(원잠아),簡單的說,就是「飛蛾」,此昆蟲在韓國傳統醫藥學上,多作為藥引子來使用,且在目前韓醫藥材店,也可以看到這種這種把蛾磨成粉,搭配其他藥材,來製成「強壯劑」(강장제),用來補充、回復人體精力,甚至當作男性「威而剛」使用。

「當年,我們長官的老婆,聽到這種蛾的功用,自己也想做看看『強壯劑』給她的先生用,結果我們長官就叫我跟另外幾位弟兄,去山上去抓這種飛蛾,一整天下來,我們整整抓了一大箱,然後呢,我們晚上不上哨,就蹲在部隊外面,把這一整箱的蛾,一隻隻的抓出來,然後用雙手折斷牠們的翅膀、等牠在蠕動時,用手把牠捏扁,把牠的體液壓出體外,變成乾扁扁的死蟲,弄了一整箱『韓藥』來給長官。」

光是在腦海中浮起白色翅膀的飛蛾就讓人覺得噁心,還要經由一道道的手續,把這樣的飛蛾弄成「韓藥」,我想也沒想到,學長在軍隊中還曾經出過這樣的任務啊?真的是……「那沒有帶手套嗎?學長」

「手套?哪來的手套!你不要忘記你是在當兵勒,噁心的是,當我折斷飛蛾的翅膀,用手壓扁牠的軀體,之後蛾軀體內流出來的味道,噁~」學長做了一個噁吐的動作,「從出完那次的任務,我還夢到過飛蛾夢勒,那一陣子,飛娥經常都出現在我的夢中,噁~反正奇奇怪怪的任務還很多。」

「是喔?」我想這樣抓、拆、折、捏飛蛾做成藥材的「公差」任務,真的讓人想都想不到。

韓軍7

「你們一天睡幾小時啊?晚上有出勤的任務嗎?諸如上哨之類的」,這次換著學長發問。

「有啊,有時候我們晚上也會上個哨兩個小時,如守衛基地大門,但是晚上沒排到班的話,一晚弄一弄,大概也可以睡個四到五小時吧?」我印象中,我在台灣當兵經驗是這樣。

「這麼好啊?我記得我那時候最倒楣是半夜2-4點班上哨,因為上哨前一個小時就要開始準備全身裝備,走到衛兵交替處也要半小時,之後上完哨兩個小時,再走回來部隊也要花半小時,然後卸裝備、洗個澡又要半小時,這樣弄一弄上個哨來回就四個小時,所以一天只能睡到兩小時!說到這,那你們又是怎麼睡覺的啊?部隊內有床舖嗎?」

「有啊,有上下舖」我回答著。

「那時我當的是韓國陸軍,在我們部隊內可是沒有上下舖的床,全是左右兩排平整的木板床,大家打通舖睡」,學長滑了手機,找了張韓國軍營內的照片給我看,照片上寢室兩旁木床,中間留一個通道,隨著位階高地,由外往內排,而士兵就這樣一個個睡在左右兩旁木床,「萬一,你睡覺會打呼更慘,因為班長會叫你帶著防毒面具睡覺,讓你不要吵到其他人。」

「帶防毒面具睡覺?用來防止打呼?」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軍中的防毒面具還有這樣的功能啊。

韓軍8 

「而且,因為役期長,每個月幾乎都會有新梯的弟兄進來,這時候你可不能搞錯對方的梯次,所以部隊內還會定期抽考你有沒有背下來對方的名字跟梯次。」學長繼續說道。

的確,別說在韓國部隊內,在韓國人日常生活中,交談的話題前幾句話,一定會有「您幾年生?」這句話,因為韓國人怕的是用錯「敬語」或是「半語」,所以在話題上,韓國人都會單刀直入,先問年紀之後,再好好調整、整理好自己說話的方式。

部隊更是這樣子吧?萬一學長把晚好幾梯的學弟叫大,或者是把比我早進來的學長叫小了,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不是一陣辱罵,就是遭來以往軍隊內陋習——拳打腳踢。

「當初我在我們部隊被稱為『神童』呢!因為僅僅花半天,我就把將近30梯次弟兄,一百多人的名字、梯次全背下來,抽考一次通過,那時候部隊班長還誇我,不愧是出身我們國家最高學府,國立首爾大學的學生啊!」學長笑笑地說起他的風光史。

「是喔?連梯次、人名都要背,這比起台灣背交戰守則、軍歌看來還有點難度喔!」我附和著學長,「那麼學長,在軍中為什麼自殺那麼多啊?是因為學長欺負嗎?還是?」

這次,我單刀直入的切入主題……

「在部隊自殺?當然有啊!但是,慶德啊,我們先抽根煙吧,我再跟你說吧……」,學長掏出他放在口袋的Mild Seven,走進酒吧內為了符應韓國「無煙餐廳」的法令而設置的密閉吸煙區,小小的一間,大約容納三人不到的空間,以自動門隔開,類似透明電話亭設計的吸煙區,學長跟我在裡面,抽起了煙來……

註1:
資料出處,「이데일리新聞」(2015.04.20):來源
註2:
資料出處,「首爾新聞」(2015.6.16):來源

韓軍9

*編按:作者跟學長喝著啤酒,聊著韓國義務役的薪資,這一篇作者單刀直入切入主題,問起了韓國頻傳的部隊自殺現象...

吞雲吐霧之後,學長和我又坐回座位,「慶德,你剛剛問我為什麼韓國軍隊這麼多人自殺啊?這當然是其來有自的,當年我當兵時,軍隊自殺率大約是不到百分之一,但是你可別小看這百分之一,萬一一年入伍有一百人的話,就有一人會自殺,一千人有十個,一萬個就有一百人了。」

這次換學長刷起了手機,在搜尋引擎上隨便輸入「軍隊」、「自殺」等關鍵字,一連串的相關新聞就跑出來了。

「慶德,你看看,2014年8月11日,兩名分別為21歲跟23歲服役於陸軍28師的士兵,相約放假的時候,在首爾銅雀區內一棟公寓陽台自殺,雙雙吊死在懸掛式曬衣架上。還有另外一名也是21歲的士兵,在工兵單位服役處舉槍自盡。」學長把手機拿給我,秀出他找到的新聞,「還有這個,今年2015年4月24日江原道傳出一位才入伍八個月的陸軍新兵,在部隊廁所自殺的消息。」

「軍隊是個自殺的好地方,趕快自殺吧!」

(군대가 자살하기 좋은 곳이다. 얼른 자살해라)

首先印入我眼簾的,是手機上斗大的新聞標題。這起PX兵自殺事件在韓國社會興起一陣軒然大波。我仔細看一下新聞報導,那位以自殺結束生命的士兵,在他的遺書上,訴說著在軍中承受的巨大的壓力;甚至在服役時,學長曾在打了他一巴掌後,只是輕描淡寫的說是失誤、失手,且屢次對他說:「幹你娘勒……有什麼地方比軍隊更方便自殺啦?!你怎麼還不趕快去死一死啊?」(너 이 새끼 이렇게 자살하기……좋은 곳[군대]이 어디 있어. 얼른 자살해)。

這些內容都被紀錄在他的遺書上。

事發後,被害者的母親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言及兒子在自殺前多次跟她說,「當兵時錢包千萬不能有錢,這可是菜鳥、新兵的大禁啊!」。因為母親發現原本不抽煙的孩子,金融信用卡的消費紀錄上竟然出現香菸的品項,疑似是卡片被軍中的學長拿去盜刷。註1

這樣的事件,在社會沸騰,大批的家長前往相關單位處舉白布條抗議。

布條上那句「我把我的孩子送去當兵,我才是罪人啊」(나는 군대에 아들을 보낸 죄입니다),一語道出父母親把孩子送去從軍的無奈。

但又能如何呢?這是為了「我們」的國家、為了「我們」的軍隊。

韓軍10  

學長拿回手機,繼續搜尋資料,「看看這裡,連網路上都找得到歷年來,韓國軍隊的自殺人數!」

2004年,服役士兵死亡者有135名,自殺的就67位,佔了一半,其中陸軍有54位(占比率的80.5%)。2005年有124名士兵死亡,自殺64位,依舊佔了一半,而陸軍有52位(占比率的81%)。2006年125位死亡者中,自殺的攀至77位,陸軍佔了85.7%,共66位。最新一期的統計資料顯示,1998年到2013年6月,死亡的服役役男約有2270位,其中約有1500名是自殺;也就是說,在韓國軍隊內,平均一年內,有近一百名左右的義務役役男選擇在軍隊中,以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在韓國當兵,傷亡可能來自於出任務因公殉職,或者是整理槍彈時,不小心擦槍走火之類的意外,不然就是北韓莫名其妙的暴走。

譬如,2010年3月26日,我們國家的天安艦遭北韓魚雷擊沈,46人死亡;同年的11月,北韓又突然砲擊國界延坪島,造成軍民四人死亡。但這些都是意外狀況,扣除掉這些因素,我們的士兵不用打仗,自己在部隊會掛掉的原因,有一半都是因為自殺!很誇張吧?」註2 

學長分析著資料,「這也難怪,在韓國軍隊內會發生引起社會注目的『軍紀事件』(군기사고),原因除了在軍隊內槍彈走火、學長對學弟暴行之外,最多的莫過於『自殺事件』」。3

韓國國防部官方曾做出一份,統計韓、美、英三國軍中自殺率的比較報告。若以2012年為基準,韓國當年約有653,000名士兵,自殺約72名,自殺率0.01%;美軍1,360,000士兵中349名自殺,自殺率為0.025% ;英國約205,000名士兵,其中21名自殺,自殺率約為 0.0004%。註4相形之下,韓國士兵的自殺率是多麼的高。

「這可是官方資料,由韓國國防部公布出來的統計數字。但是你也知道,官方資料一定跟現實有很大的落差,」學長對這些資料出處下了一個悲觀的結論,「一定還有更多人在軍隊自殺的,因為軍隊是個封閉的場域、空間,對外也可以封鎖消息的」。

「學長,我看資料裡面還有軍隊暴力行為事件,你那時有被打過嗎?難道現在韓國軍隊還有打人的事件嗎?」我繼續問道。

「當然了,以前學長在我們睡覺之前,不打我們一頓,那才真覺得奇怪。當然現在已經改善很多,但是,學長能整你的方式還是很多。」學長喝了口啤酒繼續說道,「比如睡覺前,要你躺平,但是頭手腳都要筆直抬起來,美其名是要練腹肌,但只要短短五分鐘,全身出大汗,包你就受不了。萬一你的頭撐不下去,不小心靠到木板床,馬上換來學長一頓毒打跟腳踹。」

「這麼嚴重啊?」

「你知道打完之後,學長還會跟你說什麼嗎?『你覺得當兵苦的話,就要比我先進來部隊啊』。」學長回憶起他在軍中被辱罵的情景,「基本上,在軍隊中,講話不帶髒字才奇怪!但這些都還好,軍中讓我最累的,莫過於晚上入寢前的夜行軍。」

「夜行軍?我們台灣也有啊,但是要看部隊的性質,雖然我們屬於站哨型的,但一個月大約也有一次夜行軍訓練。」我也提供自己的當兵經驗與學長分享。

「一個月一次?台灣真幸福啊!我們可是每天夜行軍,每天練習爬山啊。說到這,你有沒有看過邊行軍邊睡覺的士兵?那就是發生在韓國陸軍。」學長娓娓道來他的行軍史,「而且,夏天行軍還好,最怕就是冬天晚上,長官突然興致來,要我們去行軍。你想看看,零下25度的冬天,全副武裝爬山,一次行軍約耗兩、三個小時,因為腳底因為流汗,襪子都快結凍了,就算到達休息基地,也沒有人坐下來。大伙可是趕緊在原地反覆地抬腿、碎步走,保持腳底的溫度,不然等一下再行軍,腳一定會凍傷。」

的確,韓國是個下雪的國度,在冰天雪地裡行軍,台灣人確實在很難想像。

「腳凍傷?那能去看醫生嗎?」

「看醫生?你在開玩笑吧?在軍隊內只要還能走路,就不需要看醫生。」學長斷言之,「所以,凍傷或者自己身體上有什麼病,都是放假之後,自己去外面找醫院看。但是,好笑的是,所有的病都會在放假的時候痊癒。我記得我撐了九個月之久,放假那幾天,不是先去找醫生,而是去找酒吧每天喝酒度過,因為韓國軍隊內可是不能喝酒的。」

不愧是韓國人,當兵放假喝酒度過。但是也不能怪他們吧?當兵這麼苦、壓力這麼大,九個月放假後的第一口啤酒,想必是特別的甘甜吧?

「但是,更好笑的是,當我我恢復了平常老百姓的身份,首爾冬天零下4、5度就讓我冷的受不了。想當年,氣溫只要是零下10度左右,天氣稍微放晴時,軍隊的人可都是穿短褲短袖出來跑步運動的,現在回想那時的情景,九個月沒放假、零下10度我穿短褲短袖運動,我是不是瘋子啊?」學長順手用右手對著自己的右腦,畫了幾個圈,表示「腦袋秀逗」。

韓軍11 

「但是,你別以為在軍隊中才會自殺,這種肉體壓力跟精神壓力可是一路跟著到退伍。我有一位朋友在『海軍陸戰隊』(해병대)服役的朋友,好不容易撐到退伍,但好像之前在軍中受到的壓力太大,即使退伍了,過沒多久,他也自殺了……」

說到這,我跟學長都沈默了……跟學長一席的對話,讓我真實的體會到韓國軍隊的面貌;從入伍當兵、領的月俸、到軍隊內各式各樣、奇奇怪怪的處罰,不僅對人的肉體造成傷害,甚至對人的精神也是種壓力。這也是為什麼時常傳出韓國人跑去美國生小孩,因為美國是「屬地主義」,在美國出生,就有美國護照,這讓那些韓國人能避免成年之後當兵。甚至一些韓國藝人,或者「有才能」的人,都會想盡辦法來逃兵役。

但是,我想他們逃的不是兵役,而是死亡……

當兵是為了什麼?為了「我們的國家」?但是,為什麼「我們的國家」卻無法保護入伍服役的孩子呢?韓國政府有試圖解決軍中頻傳的霸凌事件,以及自殺事件嗎?

「你覺得當兵苦的話,就要比我先進來部隊啊」。

這句話似乎道盡了服役期間長達兩年左右義務役的辛酸。

「幹你娘勒……有什麼地方比起軍隊,更方便自殺啦?!你怎麼還不趕快去死一死啊?」

PX兵遺書內這句出自部隊學長的言語,血淋淋地揭露出,迄今韓國人仍無法解決的自殺場域——部隊的黑暗面。

韓國人的自殺,是寂靜的、是無聲的,因為他們已經適應此現象,即使在軍中,自殺事件頻傳,但是,又能如何呢?為了「我們」的國家、「我們」的部隊……

我打破沈默,「學長,夜深了,差不多該走了吧?」我看看手錶,半夜一點了。

「不續攤嗎?時間還早呢。」學長問道。

「續攤?可以啊,只不過這攤酒錢要算我的……因為,我聽了你的故事。」話一說完,我拿起了帳單,搶先一步來到櫃臺前把酒錢給結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感謝啦,下一攤讓我來請吧!」學長說著。

「燒酒?」。我問著

「콜~當然囉。」學長爽快的答應。

註1:
消息出處:쿠키뉴스(2015.05.13):來源
註2:

消息出處(2014.8.14,為韓國國防部表格引用):來源
註3:

消息出處(2010.04.29):來源
註4:

消息出處:來源

    全站熱搜

    神仙、老虎、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